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仙武異能 長生不死 第一百二十六章 分外強勢  
   
第一百二十六章 分外強勢

第一百二十六章 分外強勢



鍾山一聲高喝,在整個祭天廣場如平地一聲巨雷,炸的無數人耳朵一陣轟鳴.

鍾山在所有人的印象中,都是非常有頭腦的人物,或者他的算計如妖孽一般,即使在九死一生的況下也能算計出一條活路來.

可他怎麼敢一個人來?又來的如此理直氣壯?忽然,幾乎所有人都想到了先前炫的回報,'天’,鍾山真的擁有天?

"前輩,鍾山修為幾何?"荊雪神皺皺眉頭聲問道.

荊雪神聲音雖,可身後大殿內的三大天極境強者肯定聽的清清楚楚.

"皇極境,第十重!"龜壽了一句.

大殿內再無第二個聲音,顯然是默認了龜壽的話.

皇極境,第十重?

得到這個消息後,荊雪神露出一絲邪笑看著鍾山.真的是皇極境第十重?還真敢啊!好大的氣魄!難道擁用這修為乍我們?如此大的魄力,難怪神鴉道君

要除之而後快!

不過,既然知道了你的實力,縱然你巧舌如簧,舌綻蓮花,也休想改變你今日的命運.

"貧道荊雪神!今日我長生界之人大婚,鍾山你貴為一朝之主,何故來此搗亂?你想要與長生界為敵不成?"荊雪神踏步上前,一聲沉喝.

荊雪神話,其他人自然不再開口.

"荊雪神?哼,是你偷襲青絲,封印他的修為的?"鍾山雙目咄咄逼人的直視荊雪神.

見鍾山只有皇極境修為還在自己面前拿架子,荊雪神一陣不爽.

"是又如何?"荊雪神一聲沉喝.

"是,就夠了!"鍾山眼中一冷,如看死人一般.

"你是下來受死,還是要我上去斬了你?"鍾山大刀一豎道.

"哈哈哈哈哈"

荊雪神一陣狂笑.

"死到臨頭,你還如此狂妄,今日就你一人來此,就我一人,足以讓你有來無回!"荊雪神一陣狂笑道.

荊雪神的不屑是有理由的,皇極境第十重?荊雪神自己可是帝極境第八重!絕對壓倒性差距,這樣的實力碰撞,根本毫無懸念.

狂笑之際,荊雪神飄然從朝天殿上飛了下來.

四方將是在冰軒揮手之際,全部退到遠處.

這里荊雪神自認足夠對付.

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下方廣場!無數軍人,祭天廣場外無數百姓,朝天殿內三大天極境,朝天殿門口一眾長生界人,悲青絲,所有人心態不一地看著鍾山.

這其中,只有悲青絲是為鍾山擔心.

荊雪神一身白衣,緩緩飄落而下,甚至,連武器都沒有拿一件.

因為荊雪神清楚一點,在絕對的實力面前,一切智慧都是浮云,鍾山就是這樣,皇極境?即使是皇極境第十重,也只是皇極境而已,在帝極境這道天塹面前,永遠只是由同而已.

"你是下來送死了?"鍾山露出一絲怪異笑容.

難道沒人對他過我的實力嗎?當初在皇極境第五重的時候,就力挫沖天太子,難道沒人告訴荊雪神嗎?真的下來受死了?

荊雪神當然沒聽過沖天太子之事,否則打死他也不會下來了,因為那沖天太子的修為就與他相當,甚至更強.

"哼,送死?皇極境也敢口出狂你在神州的確名氣夠大,可那名頭只是智慧而已,在絕對實力面前,指揮根本什麼都不算,今日就是你的死期,當著天下人,我也不欺負你,我讓你三招!"荊雪神也張狂的道.

荊雪神這一句張狂,也注定了他的悲劇!讓鍾山三招?若是帝極境最巔峰之人著這話,或許也沒什麼,你讓鍾山三招?

鍾山看向荊雪神,已經不是先前的仇恨了,而是一種古怪,一種怪異!讓我三招?

而且,荊雪神那話聲音還特別大,轉眼之間傳遍四面八方,甚至傳的祭天廣場外圍的百姓都聽得清清楚楚.

人們激動的看著接下來的一幕,甚至看到的場景與眾人心中期待的相不相同,那就不是眾人考慮的了,因為激動人心的時刻已經開始了.

鍾山也不廢話,長刀一抽.

天條!百二重浪!

鍾山抽刀應荊雪神之約,狠狠一刀斬了下來.

斬出來的一瞬間,一道千丈刀罡悠然而出,刀罡攜帶一往無前之勢,向著荊雪神狠狠地斬去,百二重浪,那可是已經能夠顫動空間的絕世一刀了,就連昔日的沖天太子在全力戒備的況下,也被生生壓制的瘋狂一刀.

一刀帶出一點點的空間波紋.

恐怖如斯的一刀斬下,幾乎所有圍觀之人的嘴巴都張成了'o’形.

被這恐怖一刀鎖住的荊雪神,更是臉色狂變,再也不複先前的從容,倉促之間,馬上食的取出一柄長劍迎了過去.

"轟"

刀劍一聲最強碰撞.

恐怖的撞擊,頓時將荊雪神丫的下沉一米之多,而大地上,被荊雪神卸力之下,也出現一道道巨大的蜘蛛紋裂縫.無數碎石沖天而起.

長生界幾乎所有人都是頭上冷汗直冒,這他娘的是皇極境?

煙霧繚繞的內部,荊雪神更是慘不忍睹,鍾山一刀太強了,倉促之間,根本來不及用全力反抗,手中的那柄祭煉已久的八品寶劍,此刻已經暗淡無光,全身衣服,有著大部分被炸碎,暴露出的皮膚之上,也是無數撕裂的痕跡,荊雪神抓劍的手腕處震出大量鮮血,七竅更是溢出鮮的血液.

荊雪神雙眼暴瞪,一副不可置信,這是皇極境第十重?見鬼去吧,這是皇極境第十重?一股不在自己掌控的未知恐懼瞬間彌漫行頭.更有一腔郁悶堵在心里,剛才若不是自己托大,何至于搞得這麼狼狽?

鍾山的強勢一刀起到效果的一瞬間,朝天殿內的三大天極境強者幾乎同時睜開眼睛站起身來,怎麼會?

三人不可能看錯,神識查探之下,鍾山的確只有皇極境第十重的修為,可剛剛那一刀是?

在三人驚訝之際.

"不好!"龜壽雙眼一瞪,扭身向外而去.

外界,鍾山的第二刀緊隨而至.

天魔淬體第六重!

天條!三百重浪!

鍾山瞪著眼睛,手中大刀'噩夢’再度一刀狠狠斬下.

氣機鎖定,荊雪神逃無可逃!強勢的一刀,帶出比先前大出許多的空間皺紋向著荊雪神狠狠一刀斬下.

若是先前帶出的空間褶皺波紋,入池塘中丟入一個石子產生的漣漪,那現在,簡直就是往池塘中丟下一塊巨石.

恐怖的氣勢,直逼荊雪神,荊雪神恐怖無比的的看著這一幕,怎麼也想不到鍾山會有這麼強,太強了,荊雪神心中的郁悶早已化為一股悲劇的後悔!

這一刻,即使荊雪神可以全力反擊,也仿若抵擋不了一般,只能動用秘法,使出最強之力反抗,同時希望朝天殿內的三大天極境能夠拉自己一把.

荊雪神看著這一刀,有種想哭的沖動,下次,若是還有下次,再也不玩火**了,若戰斗,絕對全力以赴!

可,這生死面前,還有下次嗎?

龜壽出來了,龜壽要去救荊雪神,奴青惠與烏桓見龜壽前去營救,也就放心了,可是,下一刻,奴青惠與烏桓都是雙眼一瞪,眼中露出一副驚訝之色.

趕出門的龜壽,忽然身形一止,因為在龜壽面前,憑空出現一個黑袍身影,那一個黑袍身影迅速擋住了龜壽.

龜壽驚訝的停了下來,因為龜壽發現,眼前之人居然有著與自己一樣的氣機.

天極境?

"轟?"

鍾山那天條!三百重浪!正式轟然斬到了荊雪神處.

比之前更加恐怖的威力,震得整個冰封城都是一抖.

無數百姓的目光.都從四面八方聚集向了鍾山一刀之處,那一刀吸引了幾乎所有人的心神.

一刀過處,祭天廣場無數宮殿現在還剩下六個,其他全部坍塌,滾滾煙塵籠罩鍾山,直到煙塵散盡,再無荊雪神的氣息,大地之上,一到千丈長的恐怖地溝,一刀斬出的峽谷!崢嶸的展現在所有人面前.

荊雪神沒了,只能在那一道峽谷四周看到一柄短劍,還有一攤血跡.

鍾山一刀,強至若斯!幾乎所有人都狠狠抽了口涼氣!

看著半空中呈揮刀之勢的鍾山,幾乎所有人都咽咽口水,鍾山那霸道的形象,深深的印在了所有人的心中,幾乎所有人的心髒都是一縮,只有悲青絲,臉上露出強烈的喜悅之色.

一刀過後,四方久久不語.人們震撼的看著鍾山的強勢一刀,也同時發現了朝天殿東的一絲不協調之景.

一個白發白衣老者,凌空對著

一個包裹在黑袍中的身影.遙遙相對,分外凝重.




上篇:第一百一十三章 大鬧婚禮     下篇:第一百二十七章 第九軍團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