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仙武異能 長生不死 第一百三十章 困奴青惠  
   
第一百三十章 困奴青惠

第一百三十章 困奴青惠



"暗皇!見過烏泰至尊!"暗皇沉聲道.

"暗皇?"鳥桓冷眼的看向暗皇!眼中閃過一絲古怪.

因為烏桓看的出來,這個自稱暗皇之人,面對自己居然沒有一點畏懼?他也只是一個皇極境而已,居然有如此魄力?怎麼可能?他瘋了?

瘋了?自然不可能,因為鳥柱居然從暗皇身上感受到了一絲的威脅!威脅?怎麼可能?今天真是活見鬼了!

這鍾山到底還隱藏多少實力?

到現在都沒拿下鍾山,而且鍾山的後手居然一個接著一個,仿若不

要錢一般的狂灑.

雪神滅世大陣,絕仙劍,三大天極境,這麼豪華的一個組合,居然

到現在都沒奈何得了鍾山?

眼前這忽然冒出的一人,又讓自己產生了一絲威脅?真的活見鬼了!必須快點解決,解決眼前之人,再和奴青惠一起斬殺鍾山,否則,時間一長,指不定還有什麼大變故!

"就憑你皇極境,也想攔著我?"烏桓一聲沉喝.

"職務所在,你不動則我不動!"暗皇如實的道.

烏桓先是眉頭職責所在?眼前這人也是夭幬皇朝之人7你不動則我不動?鳥柱露出一絲冷笑.

"好大的口氣,我就看你怎麼動?"鳥柱一聲冷哼,探手一掌向著?

暗皇拘了過來.

烏桓一宇打出,虛空之中凝顯出一個百文金色手掌,仿若攜帶天威1一般,抓向暗皇.那一宇之強,居然帚出了陣陣空間皺紋.聲勢滔天!

暗皇沒有著急,從暗皇背後-,忽然飛出一個黑色的球體.球體越變越大,漸漸的,居然達至百丈大.

黑球,仿若充滿了厚重無比之力,好似捅有雷霆萬鈞之量,緩緩飛?起,卻又帶出陣陣空間波紋.

大手與黑球相撞.發出一聲超級巨響,強大的聲波,震得空間又是

一陣抖蕩.

可,詭異的一幕展現在了所有人前,烏桓打出的金色手掌消失了j??而黑球,仿若根本沒有改變過行跡一般,繼續升空.一股龐大的壓迫砍天而蔣q

"星辰老妖?這是星辰老妖的'星辰珠".?"烏桓驚叫道.

"好見識,此珠正是星辰珠,我想,你現在應該不覺得我的口氣木

了吧?"睛皇淡淡道.

"星辰珠,曆古十**宣之一,怎麼會在你手中?星辰老妖是不可?"!送人的,除非,除非他死了?"烏桓眼中一瞪道☉

"不錯,運正是家師遺物,那又如何?抓在我手中,依舊是曆古十**寶之一,鳥柱至尊,勸你不要再動,否則為了主人,拼個玉石俱焚,我也要讓你留下終生難忘的回憶!"暗皇沉聲道.

玉石俱焚?烏桓心中一緊.

暗皇執掌星辰珠,就仿若荊雪神執掌絕仙劍一般,絕對有與自己吖

板的可能.

主人?他居然稱鍾山為主人?這個鍾山太可怕了,星辰老妖的弟子,都被他收服了!星辰珠,太強了,它可是曆古十**寶之中,唯一一件從大千世界流落進來的法寶,昔日第一次面世,就是與開天斧一次最強碰撞.

強大的碰撞之後,二者不分勝負,至此莫定了其恐怖之成,傳了多少代,一直是天下強者眼饞的寶貝,又是天下強者最不想面對的寶貝.

星辰珠鎖定烏桓,烏桓也冷眼看著,鳥柱未必怕這星辰珠,畢竟操縱之人實力太低,可就這修為又能對自己產生威脅,令烏桓有種投鼠忌器的感受.

烏桓連落魂鍾都沒取出,而是就這麼冷冷的看向暗皇!

又一個天極境,被繭縛而起.

不遠處冰軒瞪大了眼睛,這一切看起耒,多麼的不立賣.

鍾山真的有那麼大能量嗎?

這些,這些龐大的力量,居然都不是鍾山借來的,都是他自己的?

第九軍團長王骷?仆人暗皇?還有那棲靈塔內的兒與還有鄖帝玄

鎩,遠大秦皇朝豈不是可以與天朝叫板?

就在此時,悲青絲露出一絲淡淡的笑容,腳下一踏.飛天而起.轅眼飛離朝天殿,站立在暗皇,王骷,棲靈塔三者中央地帶!

"悲青絲,你怎麼能動?"冰軒瞪著眼睛催訝道.

"朝天殿內,一日了然,我自然就能動了!"悲青絲笑道.

一日了然?烏桓出來的一瞬間,朝天殿再也阻擋不了神識,內部

已經空空如野,悲青絲自然不需要再裝作人質之狀了.

"原來你早就解開師尊的封印了?"冰軒臉色泛黑道☉"

悲青絲露出一絲冷笑,就不再理會!

黑色沼澤之中.

鍾山忍受著黑泥越來越強的沖刷,周身上下,黑泥殘繞之力越來越強,即便以鍾山的肉軀,都好似有些受不了一般.

面對著纏縛之刑的鍾山,奴傘惠一直冷眼看著.

"力道怎麼樣?"奴青恿露出一絲冷笑.

"還行!"鍾山忍著劇痛笑道.也許太痛了,痛到鍾山面部都扭曲

了起來.

還行.奴青惠聽到這聲音之時,不知為何,忽然想起了另一個深沉的聲音.

是古神通的聲音,前世的奴青惠與古神通游曆天下之時,奴青惠肉?為太妖嬈,惹來無數貪婪之徒,古神逛一一擋了回去,但全身卻滿是你痕.

"你還好吧?"奴青惠問道.

"還行!"

一樣的回答,奴青惠一個恍惚,仿若回到從前,那時古神通身邊!!!,沒有其他女人,古神通就是這麼回的.

恍然間.奴青惠再.看鍾之時,卻發現,眼中的鍾山陡然間變了變成了古神通.

古神通?這是古神通?

奴青惠眼睛一陣迷離.全身忽然一陣燥?熱,一股從來沒有過的,胯欲從內心深處忽然爆發而出.

奴青惠心中豁然一驚,一咬舌頭,強烈的疼痛,迅速讓奴青惠清醒

好多.

"遺萄"奴青惠醒來的一瞬間,就驚叫道.

奴青惠直感覺全身燥熱無比,一種強烈的**直沖腦海.

不行,必須諱《止,奴青急快速逼著體內的鸞迷霧.

可,就在逼著體內迷霧之際,奴青惠忽然感覺後背被一指一點,繼而,一個手臂從後面繞到前面,曆在自己右胸之上,繼而中心的一個穴位,被又一點.

僅僅一霎那,奴青惠發現再也阻止不了體內的迷藥了一般,無盡逮藥直沖體內四肢百骸,一種酥軟使得奴青惠頓時沒了力氣,只能兩眼水汪汪的看著不遠處,同時以強大的意志力不斷提醒自己,讓自己不至于沉迷.

奴青惠全身泛軟,面部湖,可理智還沒有喪失,一眼看向原鍾山之處.

原先的地方,鍾山已經消失不見,鍾山沒了?

鍾山在奴青惠剛才一恍惚之間.掙脫了黑泥,並且在奴青惠沉迷古神通的一霎鄖出現在奴青惠的身後,一前一後,兩個食指點住奴青態的兩個要穴,更是鸞迷霧噴薄不已.頓時讓奴青惠失去了行動能力.

天下第絕對不是浪得虛名的,況且鍾山現在更是鸞天經第七重!奴青惠即使天極境,也受不了.

"你最好殺了我,否則,事後我一定殺你!"奴青惠眯著迷離的

眼睛發狠道.

可是,這時出的話,哪有一點殺氣,更好似在呻吟一般.讓人憑空更多出一股占有欲.

鍾山此刻,臉上非常的冷酷,十年河東,十年河西,現在輪到自己了.

"蠢女人,你放心吧,對你,我暫時還沒興趣!"鍾山一聲冷哼.

"你!"奴青惠眼睛一瞪,帶著嬌喘的怒道,可這一聲嬌喘,更催

的鍾山腦海一陣轟鳴.

"-!是顏禍水,若是換個女子,你現在只有兩個結果,一個是

衩寂殺,一個是被我辱!"鍾山壓住心中的一絲燥熱沉聲道.

"你敢?"奴青惠再度怒道.

"我有何不敢?你為魚肉,我為刀俎,我想怎麼樣,就怎麼樣!"

鍾雙眼一瞪.

一瞪之下,奴青惠好似真的有些怕了一般,閉口不再頂撞.

"因為,你是奴青惠,所以,今天我不會殺你,也不會辱你,你記住了,今日你能夠平安,不是圈為我憐香惜玉,而是因為紫熏與念悠悠!"鍾山冷聲道.

"你想怎麼樣?"奴青惠迷離著眼睛道.

"我不想怎麼樣,我只是想罵罵你,你真是胸大無腦的女人!"鍾

山盔出一絲鄔笑道.

聽到鍾山罵她胸大無腦,奴青惠頓時變得無比敏感,馬上感到右胸處壓著的那一個強壯的手臂,原先桃的臉上,更加的了,朐大無腦?奴青惠瞪著鍾山.

"不是嗎?呵呵,你來殺我?你殺我可曾想過後果?你以為我是鄖

麼好殺的?"鍾山冷聲道.

"呼呼"奴青惠嬌喘不已,可保持的清明卻不斷瞪著鍾山.

"我知道你清醒,所以我的你還能聽得到,我保持迷藥的這個撩

送量,這樣,我們才可以好好談談,我你胸大無腦錯了嗎?我來問

你,今天,就算我被你殺了以後,你會承受什麼樣的後果,你想

"後果?哼!"奴青惠一聲冷,鄉.

"你很倔強,可是,你想過沒有,我身後還有什麼?我身後是大幅皇朝,一個屬于我自己的大瞞皇朝,你殺了我,就算毀了大秦皇朝,大秦皇朝是帝玄鎩的希望,帝玄鎩會放過你?戒的那些親信,他們會放過你?就像剛才的王骷,你能擋得住幾個?"鈐山冷聲道.

鍾山完,奴青惠原先的憤怒,卻是化為一絲沉思.

的刺激下,思考起來的女人,看上去更加有味道,雙眼迷離.讓人忍不住想要欺負一般.

"起來,這麼長時間了,我還沒看過你是什麼樣子!"鍾山笑

道.

鍾山雙手分別點在奴青惠背後與**之間,只能用嘀巴咬開奴青惠的面紗,輕輕一扯.

奴青惠從剛才思考之中,頓時一陣清醒,一臉怒氣的看向鈐山,那

樣子好似要待鍾山吃了一般.

看到奴青惠的臉,鍾山不覺倒吸口涼氣.

天下居然有如此精致的面龐

…妯主仿若將一切美好都給了她一般,此美如畫,居然讓人有種無法自拔,鍾山看之一眼,就馬上閉日,不敢看了,太昝擊了.

這一份沖擊,差點讓鍾山心境一陣不穩,不過,鍾山總算強忍了下汞.顏禍水啊!

深吸口氣,鍾山才壓下心中的燥動,感受懷中的柔香,還有手臂處的柔軟,鍾山一陣心猿意馬,捱搖頭,鍾山憑借強大的意志力再度清醒了.

"不要以為我錯了,你可曾想過,殺了我以後,會有多大的災難?帝玄垛,王骷,還有涅凡塵肯定會為我報仇,舞九天也肯定會,還有一些你不知道的人,你可曾想遷,你能承受的了鳴?"鍾山如實的著.

奴青惠眼中迷離,卻咬著嘴唇,盯著鍾山,一種仇恨,一種迷茫.

"你都沒想過?呵呵,酡大無點也不錯!"鍾山嘲諷道!

"哼!"奴青惠一聲冷哼.

"再,你剛才除了用黑泥纏著我,並沒有用其它武器,我想你也.""是感受到我的威脅了吧,感受到我身上還有能夠威脅到你的東西吧?鍾山冷笑道.

奴青惠一皺眉頭》在那泛春的臉上,眉頭一蹙,更有一番美的韻味.

奴青惠不愧為女人中的極品,一顰一笑,一嗔一怒,都帶著無窮女."人味,讓人看之不忍移眼.

"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,不錯,還有東西沒拿出耒,你根本殺不了

我!你就是一個蠢女人."鍾山冷笑道.

奴青惠瞪齋鍾山,恨不得將鍾山生撕了.

看懂了奴舌忠的眼神,鍾山冷笑道,"你以為我那麼好心給你教?我沒事未教導你?我閑的慌?哼,若不是圖為念悠悠與紫熏,森才懶得這些!"

"今日不死,來人必斬你首!"奴青患嬌喘的威脅道.

那一份軟綿緯的威脅,聽在鍾山耳里又是一陣癢癢的感覺.

"斬我?就憑你?哈啥哈哈!"鍾山一陣大笑.

奴青惠依舊瞪著鍾山.

"哼,你不會以為是長生界為你出頭吧?"鍾山一聲冷哼.

奴青惠眉頭一皺,看向鍾山露出一股複雜.

"長生界?哼,若長生界真為你著想,那來刺殺我的,就只是神鴉道君了,讓你來,你只是個替死鬼而已,你殺不了我也罷,殺了我,你就是凶手,而不是長生界,長生界會在乎你?別做夢了,你就是一個?胸大無腦的棋子而已."鍾山冷笑道.

"你,你放屁!"奴青惠此刻春,怒交雜,居然破滅荒的了個粗

"呦!你還會罵我了?我還錯了不成?你以為你有多麼了不起嗎?天極境?天極境了不起嗎?在天下大勢面前,天極境算十,屁!"鍾山一聲喝罵!

鍾山這一聲喝罵,聽的奴青惠心中一呆,天極境算個屁?

"哼,別以為天極境了就了不起,亂世一起,天極境也是飛灰,要二不然,你們今日三大天極境,加上絕仙劍,雪神滅世大陣,相當于五個天極境對付我,我為何沒事了這天下,不只是個體實力強,就最強!"鍾山露出一絲不屑道.

"你!"奴青惠瞪向鍾山."

"長生界?長生界奴青惠道君?我告訴你,憑你現在這個性格,緲使是道君,也有很多人可以欺辱你,以你的容顏,我想,想要欺辱你的人,太多大多,你以為天下人真的那麼尊你?"鍾山冷笑道.

奴青惠眯著眼睛,可配合上現在的一股春意,卻更似勾引鍾山一般.

"呵呵,你胸大無腦一點不錯,我有大秦皇朝,我有大幅皇朝一眾勢力做後盾,我有全狠族保護我,我有大離夭朝做鲑朝,天下大勢之中,我善緣無數,你呢?你有什麼?"鍾山冷笑道.

"你有長生界?這個隨時可以賣了你的長生界?哈哈,以前你還有?".七星堂,大羅天朝的七星堂,我想,現在已經被長生界收編的差不多了吧,你一無所有,你只有兩個人.一個紫熏,一個念悠悠!其它.你一無所有.還一直孤傲的以為你天下無敵?蠢!"鍾山喝道.

一聲罵喝,讓奴青惠又是一陣沉默.

"在以前,古神通在世,沒人敢動你,你可以孤傲,你可以清高,現在呢?誰都敢欺負你,誰都敢打你的注意,別自以為了不起!能夠微辱你的人太多太多!最少,我就隨時可以!"鍾山沉喝道.

鍾山完,奴青惠又是一陣長長的沉默.

奴青惠有種心力交瘁的感覺?一方面是鸞迷霧的寤道效果,另一方面是鍾山.次次攝心的恐嚇.

"今日我這麼多,只是為紫熏,僉悠悠所,雖你轉過世了和紫熏沒有關系了,可我不希望哪夭看到紫熏與念悠悠的傷心,你好自?:為之!"鍾山冷冷的道.

繼而.鍾山緩緩從奴青惠體內抽取鸞迷霧.

奴青惠滯斯恢複了清明,身形一擺,逃出鍾山胸膛,可能用力過夭,右乳在逃避之時刮在鍾山手瓜之上,又是一陣生疼.

獲得自由的奴青惠迅速躲開鍾山,站到遠處.

Z:五千大章了,出力了,求月票!




上篇:第一百二十九章 兌鼎之身     下篇:第一百三十一章 迷霧蓮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