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仙武異能 長生不死 第一百三十七章 不明飛行物  
   
第一百三十七章 不明飛行物

第一百三十七章 不明飛行物



李斯!"嬴叫道.

"臣在!"

旁邊,一名身著寬松長袍,略微消瘦的男子恭敬的走出兩列.

李斯看上去非常俊秀,可雙目之中專『含有一股漠視蒼生之威,當然,在嬴的面前,李斯終究只是個臣子,再大的威懾,也對嬴無用.

"可查出鍾山根處?"嬴淡淡的問道.

一聽嬴的問題,一旁敖四海一陣古怪道:"鍾山我早就查過了,生于天狼島,百年前只是一個凡人而已,後來加入大羅天朝,實力最多也只是初入帝極境!"

敖四海的都是實話,可這些實話,又不是嬴想要的.

嬴對于信息的來源,要求非常嚴格,並不只是聽別人乒的是

聽自己人,況且,別人的也不一定有自己人的仔細.

"是,略有探出!"辜躬身道.

"哦?"嬴看向李斯.而一旁敖四海卻是眉頭一皺.

"鍾山,來曆不明,凡人期間,根骨極差,後因機緣得一枚破禁丹,正式踏上修行之路,一路所過,披荊斬棘,無所不順,立大?王朝,入大羅天朝,兩朝同運,是大羅天朝中,唯一可以再建運朝之人,其因為古神通最寵公主,古千幽.實力皇極境巔峰,若如敖至尊所,應該達至帝極境初期,此人智慧超群,大羅天朝之時,一策天崩計劃,兵不血刃覆滅一大帝朝,與大離涅凡塵有莫逆之交,與鳳族舞九天有隱含之約,萬丹大會獲萬古聖台,國獸帝玄鎩,巔峰天極境,實力不可測,不久前更是與長生界為敵,長生界三大天極境動用誅仙劍,雪神滅世大陣圍殺鍾山,最後不得而終!"李斯稟報道.

"不可能的,這相當于五名天極境圍殺鍾山,怎麼可能不得而

終?"敖四海驚訝道.

敖四海一開始聽李斯談鍾山時,心中還有些不舒服,鍾山已經被自己查的清清楚楚,還有什麼好的?隨著李斯無比細致的出鍾山時,敖四海才心中一陣郁悶,因為一些東西居然是自己不知道的,可聽到鍾山被相當于五個天極境圍殺而無事後,終于叫了起來,怎麼可能?

"這是事實!"李斯不理敖四海的打斷.

"鍾山手下人才濟濟,重大要員,無一不是人中龍鳳,不,有些不

是人!"李斯道.

"呃?"敖四海一陣意外.

"暗皇執星辰珠!"李靳道.

"星辰珠?"嬴微微皺眉.

"正是曆古十**寶的那枚星辰珠,傳乃是大千世界一位超級大能,生生煉化一顆星辰而成,鍾山更是得到幽冥天的▲太極圖’.其義子鍾天,執掌大明寺,第九軍團長,或不是人!"李靳鄭重道.

"或不是人?"嬴皺皺眉-道.

"第九軍團長,王骷,天極境,根據那日傳來它與龜壽對峙的

?天’的對比,他應該不是陽間生靈,而是陰間的某種死靈!"李斯細

無巨細的著.

"死靈?天極境?"敖四海這次真的震驚了.

這是一卒皇朝嗎?一個皇朝居然有兩個天極境,這,這讓那些帝朝何以堪?

"至于鍾山自身,雖修為不顯,但實力卻堪比天極境!"李斯繼續

面無表的稟報道.

"天極境?鍾山怎麼可能實力達到天極境?"敖四海一臉不信.

"事實就是如此,前不久冰封-帝朝,面對三大天極境時,除了鍾山下屬的牽制,鍾山可實實在在與奴青惠對決過,結果,奴青惠完敗!"李斯鄭重道.

"咝咝~^~~^~^~~~~~

敖四海不停的抽氣,這鍾山太誇張了吧?這才多久?百年?百年就達到如此高度?完敗奴青惠?

"嗯!"嬴點點頭.

"不過,鍾山最大的勢力,不是這些下屬,而是他的一眾皇

後!"李斯繼續道.

"皇後?"敖四海微微一鄂.

"鍾山共有四皇後,前不久抵抗一眾天極境,就是為了四皇後,四皇後悲青絲,仙人後裔,其先祖段時間內,為天下第一高手,成仙之後,留下一個傳承率最低的冰系血脈傳承,前途無量,三皇後古千幽,原大羅天朝公主,智慧異常,與虎族有血脈契約.二皇後天靈兒,有朱雀護身,更重要的是,她姓▲天’."李斯道.

"天?天家後人?"嬴皺眉道.

"或許,陽間的唯一後人!"李斯鄭重道.

"嗯!"嬴點點頭,顯然比較重視.

而敖四海此刻卻張了張嘴巴,但最終沒有打斷李斯.

"至于鍾山的大皇後,甘寶兒,卻是最讓人在意的.也需要聖上慎

重對待的."李斯道.

"哦?居然讓朕慎重對待?"嬴看向李斯眼中閃過一股幽光道.

"甘寶兒,萬古丹宗,宗主!"李斯躬身道.

"萬古丹宗?"嬴看看李斯,想到等他下文.

"萬古丹宗或許太遙遠了,不過,根據徐福參加萬丹大會帶回來甘

寶兒畫像,臣知道,此女不得不重視!"李斯凝重道.

"哦?"

"聖上請看!"

李斯翻手間,取出一個記憶水晶,投影之下,寶兒的畫像栩栩如生

的展現而出.

看到這個畫像,嬴的瞳孔不覺一縮.

"是她?"嬴眉喜微皺道.

"應該不是她!"辜斯搖搖頭道.

"這些時間,我專門成立一個偵察堂,只為甘寶兒,甘寶兒應該不是當年的她,不過,又有著一絲關聯一般,在大?王朝晉級皇朝之時,甘寶兒生命受到威脅之際,大千世界一位大能隔空撕開兩界壁壘,強行救了甘寶兒!"李斯躬身道.

聽的李斯講的云里霧里,敖四海眼中盡是迷惘之色,他們的是

誰?

嬴輕輕閉目,微微思索,最終睜開眼睛道:"甘寶兒是她,她不是

甘寶兒!"

敖四海古怪的看看嬴,什麼是,什麼又不是?什麼亂七八糟的?

"聖上,你是…………!"李斯眼中閃過一股驚駭道.

"不錯,敏萬年不見了,當年她飛升大千世界,原本以為她太急功近利,可沒想到,大千世界才是她的歸宿,居然煉到▲篡命衍生’的程度,不可覷啊!"嬴眯著眼睛道.

"篡命衍生?真的是篡命衍生?她居然練就了這種逆天的」神

通’?"李斯眼中也閃過一股驚駭之色.

敖四海詭異的望著這對君臣.

"篡命衍生?神通?什麼是篡命衍生?什麼是▲神通’?神通?"

敖四海眼中閃過陣陣詭異.不明白,沒聽過啊!

"聖上,我們當如何處之?"李斯眼中閃過一股怪異.

"大?正在晉級吧?"嬴想了想道.

"是!"李靳點點頭.

"特大?晉級帝朝成功,你就代大秦出使大?,去仔細打探

番,並且向鍾山要回龍族傳刊印璽!"嬴開口道.

"臣遵旨!"李斯馬上道.

"多謝大秦聖上!"敖四海也長呼口氣道.

對于敖四海來,只要傳世印璽回來,一切都不重要.

近半年乇行之後,凌霄天庭終于飛出東海,正式進入神州大地地

界.

飛向一個帝朝之時.一個軍營之中.

一群將軍正在議事,忽然,一個哨探模樣的人沖了進來.

"啟稟主帥,東西-三百萬里外,百萬里高空,忽現不明飛行物!"哨據道.

大殿內一眾將軍都是頭上冒出一股黑線,這哨探新來的不成?怎

麼打探消息的?百萬里高空?不明飛行物?

"混賬,東面三百萬里外,根本不是我朝地界,高空飛有什麼東

西?關我朝何事?"

"還有,百萬里高空?那肯定是絕世強者,就憑你也能看到?你這

修為,看到十萬里高度飛行的強者已經是極限了,你敢騙我們?"

"不明飛行物?既然你都看到了,難道看不清形貌嗎?"

隨著一眾將領的冷笑,那哨探額頭出了大量冷汗.

主帥一直冷冷的看著,這個哨探,是誰訓練出來的?這麼胡鬧?不

知道現在有要事商議嗎?

"主帥,各位將軍,人所句句屬實,只要諸位出這大殿.就能親眼所見,軍營中很多將士都已經停下訓練,看向那高空了!""那哨探馬上叫道.

"呃?"一眾將領微微一鄂.

眼前哨探所肯定是一派胡,可他為何那麼肯定?眾將領帶著一陣疑惑對哨探再度一陣打量,只有一名將領走出大殿外了.

那將領出了大殿,就仿若定在那里一般.

"主,主帥,真的有不明飛行物!"那將領站在外面,仿若木頭樁

似的,張著嘴巴,一臉的不可思議.

那將領眾將領也動搖了,一個個的走了出去.

如剛才那將領一般,一個個看著東方,露出了極度不可思議的神.

"哦?居然讓朕慎重對待?"嬴看向李斯眼中閃過一股幽光道.

"甘寶兒,萬古丹宗,宗主!"李斯躬身道.

"萬古丹宗?"嬴看看李斯,想到等他下文.

"萬古丹宗或許太遙遠了,不過,根據徐福參加萬丹大會帶回來甘

寶兒畫像,臣知道,此女不得不重視!"李斯凝重道.

"哦?"

"聖上請看!"

李斯翻手間,取出一個記憶水晶,投影之下,寶兒的畫像栩栩如生

的展現而出.

看到這個畫像,嬴的瞳孔不覺一縮.

"是她?"嬴眉喜微皺道.

"應該不是她!"辜斯搖搖頭道.

"這些時間,我專門成立一個偵察堂,只為甘寶兒,甘寶兒應該不是當年的她,不過,又有著一絲關聯一般,在大?王朝晉級皇朝之時,甘寶兒生命受到威脅之際,大千世界一位大能隔空撕開兩界壁壘,強行救了甘寶兒!"李斯躬身道.

聽的李斯講的云里霧里,敖四海眼中盡是迷惘之色,他們的是

誰?

嬴輕輕閉目,微微思索,最終睜開眼睛道:"甘寶兒是她,她不是

甘寶兒!"

敖四海古怪的看看嬴,什麼是,什麼又不是?什麼亂七八糟的?

"聖上,你是…………!"李斯眼中閃過一股驚駭道.

"不錯,敏萬年不見了,當年她飛升大千世界,原本以為她太急功近利,可沒想到,大千世界才是她的歸宿,居然煉到▲篡命衍生’的程度,不可覷啊!"嬴眯著眼睛道.

"篡命衍生?真的是篡命衍生?她居然練就了這種逆天的」神

通’?"李斯眼中也閃過一股驚駭之色.

敖四海詭異的望著這對君臣.

"篡命衍生?神通?什麼是篡命衍生?什麼是▲神通’?神通?"

敖四海眼中閃過陣陣詭異.不明白,沒聽過啊!

"聖上,我們當如何處之?"李斯眼中閃過一股怪異.

"大?正在晉級吧?"嬴想了想道.

"是!"李靳點點頭.

"特大?晉級帝朝成功,你就代大秦出使大?,去仔細打探

番,並且向鍾山要回龍族傳刊印璽!"嬴開口道.

"臣遵旨!"李斯馬上道.

"多謝大秦聖上!"敖四海也長呼口氣道.

對于敖四海來,只要傳世印璽回來,一切都不重要.

近半年乇行之後,凌霄天庭終于飛出東海,正式進入神州大地地

界.

飛向一個帝朝之時.一個軍營之中.

一群將軍正在議事,忽然,一個哨探模樣的人沖了進來.

"啟稟主帥,東西-三百萬里外,百萬里高空,忽現不明飛行物!"哨據道.

大殿內一眾將軍都是頭上冒出一股黑線,這哨探新來的不成?怎

麼打探消息的?百萬里高空?不明飛行物?

"混賬,東面三百萬里外,根本不是我朝地界,高空飛有什麼東

西?關我朝何事?"

"還有,百萬里高空?那肯定是絕世強者,就憑你也能看到?你這

修為,看到十萬里高度飛行的強者已經是極限了,你敢騙我們?"

"不明飛行物?既然你都看到了,難道看不清形貌嗎?"

隨著一眾將領的冷笑,那哨探額頭出了大量冷汗.

主帥一直冷冷的看著,這個哨探,是誰訓練出來的?這麼胡鬧?不

知道現在有要事商議嗎?

"主帥,各位將軍,人所句句屬實,只要諸位出這大殿.就能親眼所見,軍營中很多將士都已經停下訓練,看向那高空了!""那哨探馬上叫道.

"呃?"一眾將領微微一鄂.

眼前哨探所肯定是一派胡,可他為何那麼肯定?眾將領帶著一陣疑惑對哨探再度一陣打量,只有一名將領走出大殿外了.

百度搜索

那將領出了大殿,就仿若定在那里一般.

"主,主帥,真的有不明飛行物!"那將領站在外面,仿若木頭樁

似的,張著嘴巴,一臉的不可思議.

那將領眾將領也動搖了,一個個的走了出去.

如剛才那將領一般,一個個看著東方,露出了極度不可思議的神.




上篇:第一百三十六章 李斯     下篇:第一百三十八章 天下之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