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仙武異能 長生不死 第九章 再見簫忘(求月票!)  
   
第九章 再見簫忘(求月票!)

第九章 再見簫忘(求月票!)



"南宮勝為什麼不離開這里?"仙仙好奇的看向鍾山問道.

不止仙-仙,此處無數強者也是這個想法,南宮勝為什麼不離開?非要在這里等待一個又一個強者,等待一方又一方勢力不成?

就算仙人,來打擾的多了也夠煩的啊,況且,敢打他主意的人,哪個不是驚天強者,手握強勢法寶?畢競,就算天極境強者,在仙人面前也不夠看啊.

就像之前,葉傾城在天極境中,也算是強勢的高手,就這樣一個強勢的高手,還需要借用強大的截仙劍才行.

南宮勝為何不走?是有什麼預謀嗎?當初南宮勝得』地書》的消息,又是誰透露出去的?難道是他自己?若是他自己,那他不走也有可原了,可從剛才對待不老界的態度來看,這消息明顯不是南宮勝透露出去的,肯定另有黑手預謀的.

"南宮勝不離開這里的原因,我或許知道!"尸先生忽然道.

"哦?"眾人一起看向尸先生.

"地書,不是那麼好學的,傳聞有人得到了一部地書,可卻什麼也看不到,空白的一本書,根本什麼字也沒有.打開地書,需要特殊的方法,每本地書的又各不相同!南宮勝留在這里,或許就是為了打開地書吧?"尸先生想了想道.

"每本地書?什麼叫每本地書?"寅落日驚訝的看向尸先生.

寅落日驚異的看向尸先生,每本地書?難道還有很多不成?可尸先生並沒有回答.

"看,那是什麼?"仙仙-忽然指著天上叫道.

眾人隨著仙仙望向天空,天空因為剛才的戰斗,已經變得百萬里無云了.

晴朗的夜色高空之中,點綴著無數的星辰,當然,眾人都知道,所謂的星辰,都在大千世界,這些只是大千世界檜映射而已.

可看著那滿天星辰,眾人馬上發現了奇異之處,就是有些星辰,特別的亮.有些星辰卻暗出很多.

而且,這些星辰又詭異的一會暗淡,一會明亮,一閃一閃,分外奇特,幾十年了,鍾山都沒有發現星空星星這一詭異變化.那只能明,在此處看天上星星視覺效果與其它地方不同?

這是人為的!

想到這里,眾人豁然一驚,很明顯,這肯定是南宮勝所為,他在勾連星辰之力?

"我想起來了,沉浮血海中的無數海島,是不是就像天上的星星?一個海島沉下,一個星星黯淡?一個海島上浮,一個星星發亮?"古千幽忽然驚訝道.

"南宮勝借沉浮血海的特殊地形,勾連大千世界的星辰之力,用于破解』地書》?"鍾山深吸口氣道.

鍾山完,眾人都是一陣死寂般的沉默.

這,這太誇張了吧?

眾人沉默了一會之後,還是古千幽最先開口道:"南宮勝陣法造詣,當今天下第一,無人可比,就算有記載的曆史之中,也沒有人達到他這個陣法造詣.陣法研究,堪稱變態!"

古千幽的感歎,眾人紛紛認同,陣法創造一個▲自我’,勾引出一個▲天劫’,這些已經令所有人震撼了,可僅憑借一個陣法,一人淡然操作,就能勾引大千世界星辰之力,這份陣法造詣,已經不能用強悍來形容了,妖孽!太妖孽了.

"我-們怎麼辦?"仙仙看向鍾山道.

"兩大天朝,兩大聖地,這龐大的陰間勢力中,剛來了一個不老界而已,肯定還有強大勢力趕來!"寅落日道.

"嗯,我們再等等!或許還有什麼變故!"鍾山道.

鍾山一語,眾人自然紛紛點頭.

如此盛況,豈能錯過了?就算什麼也得不到,就這次所見所聞也足以令眾人滿足,況且強者的戰斗,必定給予啟發無數.

鍾山帶著眾人站在外圍之中.同時看看四方強者.

強者無數,不過鍾山並沒有冒然選擇拉攏某人.畢竟,報不一定是真實的.

只是在此期間,仙仙又發現了十幾名不同的狼將,在狼王荊天賜,還有仙仙的命格之急下,一眾狼將紛紛拜服,在仙仙強勢之下,只能乖乖簽上血繼宣誓!

至此,認仙仙為狼族至尊,陰間至尊.

當然,仙仙要成為狼族至尊,並不需要每個人狼都簽,只要簽上每一脈狼的始祖級別的就足夠了,就好像尸斑狼王荊天賜,有了它的血繼宣誓,他這一脈自然因為荊天賜而聽候仙仙調遣.

仙仙的勢力瘋狂擴張.

眾人一等,就是二十天的時間,忽然,酒老頭眉頭一挑,右眼眼皮瘋狂跳動了起來.

"不,不好!"酒老頭忽然驚訝道.

"怎麼了?"鍾山忽然凝重的看向酒老頭."我感到了

凶兆,有凶兆,大凶之兆!"酒老頭馬上道.

"太凶之兆?"鍾山心中一緊.

"從來沒有這麼強烈過,大凶之兆,比上次食腦獸還恐怖!"酒老頭再度道.

"比食腦獸還恐怖?"鍾山眼中一緊.

這可不是好事,食腦獸?上次面對食腦獸可是九死一生,最後才逃出生天,現在居然比食腦獸還恐怖?那接下來的危險程度可想而知?

"陛下,我們怎麼辦?"酒老頭馬上盯向鍾山.

顯然,對于這個大凶之兆,酒老頭眼中充滿了畏懼.

深深的吸了口氣,鍾山.陣沉思,看了看古千幽和仙仙.二女自然聽鍾山的.

看看二女,鍾山眼中一陣堅定.

"你們全部回朝!快!"鍾山道.

"回朝?那你呢?"古千幽擔憂道.

"我?我留下了!"鍾山肯定道.

"可是………………!"古千也臉上盡是擔憂.

"天下之大,又誰能攔得住我嗎?"鍾山盯向古千幽.

娟大的口氣,鍾山的口氣聽的寅落日和一眾狼將狼王都露出驚疑

之色,這口氣太大了,眼前除了南宮勝,應該沒人敢有-如此口氣吧!

可眼前的鍾山愣是了,而鍾山的這一群親信卻是一陣沉默,好似

默認了一般.

寅落日驚奇的看看鍾山,眼前之人真的那麼強?先前自己猜的果然是真的,他肯定還有後續手段.

鍾山自信?鍾山自然自信,影軀的攻擊力暫且不,就影軀的防禦,影軀無視陣法禁錮,可遁地,可藏.于別人影子之中,就憑這手段,誰傷的了?

"嗯!"古千幽點點頭.

"鈐山,你要心!"仙仙也是道.

"嗯,那你們速速退去!寅至尊,你呢?"鍾山忽然看向寅落日.

寅落日若跟大家一起回去,鍾山自然放心,有寅落日,這一路安全絕對有保障.雖然荊天賜,酒老頭都是帝極境,尸先生更是有著天極境的僵尸安全已經沒有問題了,可再多個寅落日,鍾山會介意嗎?當然不會.

"我?我可要看看究竟,到底什麼大凶之兆!"寅落日看看酒老頭,眼中透射出一股古怪.

這是修'運’嗎?斷凶吉?寅落日雖然與古千幽續約,但並不是臣服于古千幽,就好像帝玄鎩和鍾山簽約一般,二人關系對等,自然沒有什麼大約束.

見寅落日不肯走,鍾山皺皺眉頭,只能一陣無奈.

看看眾人,尸先生,酒老頭,仙仙,古千幽,荊天賜,還有二十個狼將.

深吸口氣,鍾山沉聲道:"你們馬上回朝,記住,此行回朝,一切聽候古千幽調遣,誰也不得違令!"

"是!陛下!"眾人馬上應道.

這是下令,自然嚴肅對待.

這些人中,以古千幽智慧最高,鍾山自然將首腦的任務交給了古千幽.

古千幽點點頭,正待帶著眾人離去之際.

"少爺,是他,是那個叛徒~~~~~~~~~~~~~~~~~

忽然一個驚喜聲音傳來,聲音所指方向,剛好就是鍾山所在方向,人還沒走,麻煩就來了.

眾人循聲望去."天家人?"酒老頭心中一驚的叫道.

來人有近五十人,一個個身著白衣,周身散發出柔和的烏-光,一臉的傲氣,左胸之處,繡著金邊字▲天’

五十人神態不一,其中一人一臉驚喜的直指酒老頭.其它人一起看了過來.

而這時,鍾山看過去也是眉頭一皺,因為這一群人中,有兩個最為顯眼.

其中一個人,看上去非常年輕的樣子,手中抓著一根翠綠色的手杖,看上去非常的儒雅,頭發後梳,非常的灑脫,面容俊秀無比,面部有著一股倦意,好似還未睡醒,一臉的慵懶之色,只有眼睛之中,偶爾透射出一股精亮的智慧之光.雖然看似普通,可卻有一股詭異的氣度,或者是貴氣,一種上位者才有的貴氣.

那個指著酒老頭的人,就是對著此男子喊的,顯然,這個男子,就是那所謂的天家少爺.

一群人,也以此天家少爺為首,他一人的風度,就蓋過了所有人一般.讓其他人都顯得黯然失色.

這是其一,另一個引起鍾山注意的,不是他有多麼的耀眼,而是鍾山認識他的面孔,一個陽間的熟識,自己和他也淵源頗深.

簫忘!那個昔日的對手,如煙與劍的丈夫,簫忘!

PS:第三更了,還有月票嗎?




上篇:第八章 天劫     下篇:第十章 十倍乃至數十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