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仙武異能 長生不死 第五十一章 鬼車  
   
第五十一章 鬼車

第五十一章 鬼車



"不應該泣麼快啊,五色神石封印不該這麼快被破的,最少還能再拖一天,為何會這樣?"太乙聖王皺眉道.

太乙聖王雖然驚訝,但整個人還是處于心之中.

"轟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

∼∼∼!"

鬼島之處,一聲超級巨響,一股龐大的力量沖天而上,轟然間將滿天流星雨沖垮了一般,龐大的血海,好似無窮血液之力正被封印內凶魔吸收一般,全部彙聚而來.

一股恐怖的戾氣逼迫向四面八方.攝的剩下強者瑟瑟發抖.

好似一種天怒氣息一般,太恐怖了.鍾山站在遠處,驚疑不定的看著鬼島之下.

好強大的氣息!好邪惡的氣息.

不,應該是好"凶,的氣息,感覺著這氣息,鍾山總有種感覺,就是很像自己凶吉雙瞳中的凶瞳.

好似與生俱來的凶兆,或者,里面的強者,也能給別人帶去凶兆.

什麼怪物?

"吟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!"

封印之中,忽然傳來一聲尖銳的鳴叫,不像鳳吟,又無比難聽.而就這一聲鳴叫,好似已經傳達到了外界一般.

天空忽然變為原樣,遠處海景再現,大陣撤去了?

大陣撤去了,而剩下的強者,只剩下數百萬之多,只剩下十分之一了,這些活下來的修者,當真有種喜極而泣的感受.

大部分調頭向著四面八方逃去.心豐陰影太甚了.

也有少部分的修者留了下來,他們要看到最後,最少不能讓心理陰影一直增加下去.

遠處鬼島消失了,只剩下一個濃郁的黑氣大洞"四周海水好似故意避開的一般,不敢靠近.

黑氣大洞之上一聲鳴叫之後"緩緩的升出一個百丈高的漆黑不知名物體,看似非常妖異.那黑色物體之上,黑氣籠罩,看之一眼都有種心驚肉跳的感覺.

"呼!"

當里面凶魔再出來一點時,所有人才知道"先前百丈高的物體,是一個冠,一個如鳳冠狀的大冠.

一個黑色的丑陋鳥頭,鳥頭的雙目睜著,森藍色的雙目放射出耀眼的藍光,藍光直射眾人心神之中,讓人有種非常難受的感覺.

這就是凶魔?

"吟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!"

凶魔再向上升,一聲難聽的鳴叫之後,所有人微微一鄂,因為,從封印之中,再度冒射出數個頭來,與第一個出來的頭一模一樣.只是,每個頭上的"冠,都要出一些.

但每個頭的雙目,都是泛著藍光,讓人看了心寒.

漆黑的頭"一共有九個,不,應該是十個,可是,第十個頭卻沒有了,好似那個頭斷了一樣,血肉模糊"暗色的血液好似隨時滴出一樣.

少了一個頭的凶魔,只有九個鳥頭.

但就這九個鳥頭就讓鍾山看到了一股強大的威脅.

鸞粉蓮已經變為子藍色,鍾山一退再退,想要離開這里.

"吟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!"

九頭同時對天長鳴,一聲長鳴"天昏地暗,龐大的海域上空,盡數被黑氣籠罩"大凶之兆,攝人心魄.

而隨著這一聲鳴叫"凶魔一展翅膀,沖天而上,如一只大鳥,卻有十八個翅膀,全身暗,兩根長長的羽尾,看似極為的凶意.

"吟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!"

鳴叫之際,好似黑暗世界降臨,遮天蔽日,讓幾乎所有人都是一陣心寒.

龐大的怪鳥冷眼注視下方,好似下方盡皆螻蟻一般.

忽然,怪鳥目光看向了太乙聖王.

一股強大的凶意直沖而來.

"轟∼∼∼∼∼∼∼!"

太乙聖王周側,忽然一個巨大的罩子罩下.罩有九根肱骨,每根肱骨之上都有一條火龍.鍾山知道,前世太乙真人的法寶,九龍神火罩,元始聖人所增.

強大的罩子罩住太乙聖王,熊熊火焰繞在外圍,護住太乙聖王,而在九龍神火罩外,黑氣沖刷不止,怪鳥好似知道太乙聖王這些年的看護五色神石一般,無比的惱怒.

"是它,是它!"太乙嘴唇瑟瑟顫動一下,眼中充滿了驚駭.

"凶鳥?九鳳?"紫霄教主看到怪鳥之後,臉上一陣驚慌.

"應該不是九鳳!"太初聖王馬上否決道.

"不是九鳳?"

"雖然很像九鳳,但是沒發現它有十個脖子嗎?只是九個頭而已,而且從來沒有凶氣如此隆重的九鳳!"太初聖王搖搖頭道.

"聖人法寶元始的法寶?,怪鳥忽然發出人,語也中充滿了凶怒之意.

"你已出封,元始聖人已死,你想怎麼樣?"太乙聖王完全沒有了以往的強勢.只是瞪大眼睛驚駭的看著.

就在這時,怪鳥的那個斷脖之處,一滴暗色鮮血忽然滴出,滴向九龍神火罩.

看到那一滴血滴來,太乙聖王臉色大變.九龍神火罩上的神火沖天而上,可是,這神火怎麼也蒸不干那滴血,那滴血速度好似更快了一般,轟然間沖到九龍神火罩處,穿罩而入,轉瞬滴在于太乙聖王的身上.

太乙聖王驚恐的看向怪鳥.眼中怒氣一閃,可是,不知為何,卻強忍著不讓自己發怒一般.

探手間,太乙聖王收起了九龍神火罩,腳下一踏之際,虛空中忽然凝顯出一個巨大的祭壇.太乙聖王的天地祭壇,天地業位,生位的天地祭壇.

天地祭壇一出,那一處天空頓時變得晴朗而起.

紫霄教主與太初聖王同樣快速踏出天地祭壇,一時間,虛空中三個祭壇看上去極為的紮眼.

怪鳥看著天地祭壇,眼中藍光大放.

而就這會功夫,從遠處也快速飛來一大群人.約有一千人,為首一個正是人尊.

"當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!"

人尊頭頂,混沌鍾忽然一聲巨鳴.

聽到這鍾聲,怪鳥頭一轉,一起看向人尊.

"人尊,見過,鬼車,大人!"人尊道.

"拜見,鬼車,大人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!"

人尊帶來的人一陣恭謙.

盯著人尊,怪鳥,鬼車,深深的看又看.

"鬼車大人,這些人都是天地業位"生位,之人,現在這段仇怨,還是先放下吧!"人尊勸道.

"你是什麼東西,我做事還要你教?"怪鳥鬼車眼中一寒道.

人尊沒有畏懼,而是淡淡道:"我放你出來的!"

"那又如何?你想命令我?"鬼車冷聲道.

"不是我命令你,是神皇的命令,出封之後,不得造次,聽我安排!"人尊沉聲道.

"神皇?"鬼車冷眼道.

人尊探手一揮,混沌鍾飛向鬼車.

鬼車一爪接住混沌鍾.而混沌鍾中忽然一股能量傳向鬼車一般.

鬼車十八目忽然閉起,繼而再度睜開.將混沌鍾拋還給了人尊.

看著人尊,鬼車的十八頭都深深的吸了口氣.

繼而,鬼車一扭頭,狠狠的又看了一眼太乙聖王.

"該走了,再不走,就會有聖人前來了."人尊道.

"吟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!"

鬼車仰天長鳴,一聲長鳴之下,面前虛空忽然出現一個大洞,內部陰沉沉的一片.

"進去!"人尊對著一眾下屬道.

"是*……"

人尊帶來的所有人快速沖入其中.

"鬼車大人,我先進子!"人尊了一聲,踏步沖入其中.

進入那陰沉沉的大洞的一霎那,人尊對著鍾山方向,深深的又看了一眼.

人尊進入之後,鬼車才一展翅膀飛入其中.

進入的瞬間,鍾山也看到鬼車對自己投來的一瞥目光.

鬼車進入虛空中的那個大洞後,大洞緩緩消失.

"呼*……"

鍾山遠處的九尾郡主忽然長呼一口氣.

"嚇死了,剛才連話都不出來!"旁邊蘇阿佛馬上叫道.

"壓迫太重了*……"九尾郡主點點頭.

"鍾山,你沒死啊?"九尾郡主忽然看到鍾山,臉上一喜.

一群人向著鍾山飛去.

"噗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!"

不遠處的太乙聖王忽然一口逆血噴出.臉色變的極為難看.

"太乙聖王,你受傷了?"紫霄教主眉頭一皺道.

在別人看來,鬼車根本沒有實質傷害太乙聖王的啊,只有那一滴自己的血.

"那是大凶之血.鬼車之血,擁有帶來黴運,衰運,凶兆之能."太初聖王道.

"鬼車之血?鬼車?他是誰*……"紫霄教主眉頭微皺的看向太初聖王.

"上古凶獸,九鳳的始祖.最好不要惹他!我現在終于知道了,聖人不是怕他,而是不想惹他."太初聖王無比感歎道.

"諸位,告辭了!"太乙聖王道.

完,身形一晃消失在了所有人前,不敢再做絲毫停留.

對著太乙聖王離去的方向,紫霄教主深深的看了一眼.




上篇:第五十章 吞五色神石     下篇:第五十二章 聖人降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