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仙武異能 長生不死 第十七章 再斗子路  
   
第十七章 再斗子路

第十七章 再斗子路



"趕盡殺絕?顏回之仇,孔裂天之仇,你有放過一人?子路冷冷的道.

很明顯,子路動了殺心,萬里迢迢從魯疆趕來,不就是滅殺鍾山嗎?

閻羅殿中,閻羅王暗叫一聲好,而其他人也無人看好鍾山.

祖仙,那可是聖人下的極致,鍾山能敗古仙,而在祖仙面前,那只能找死!鍾山死定了.

"既然如此,那就來吧,讓我看看,你子路到底有沒有那個本事!儒門,在我斬殺你後,會不會有更老的家伙來為你報仇!"遠處大殿內傳來鍾山的冷喝.

聽到鍾山的話,不子路,就是四方修者,無不張口愕然.

"剛才鍾山了什麼?我沒聽清!"閻羅王有些不可置信道.

"鍾山要斬殺子路!"陸判一旁巴結的道.

"鍾山瘋了嗎?"

所有人都認為鍾山的是笑話,但這一刻卻沒人笑的出來.

"哐!"

一聲巨響下,鍾山所在大殿被強力的拉開了.從內部緩緩走出了鍾山一行.

躲"是不可能躲的掉的.既是如此,那就放手一搏.

"怎麼,你真的想與我斗?凌霄天庭一役的苦頭還沒嘗夠?"子路冷笑道.鍾山走出來了,眾人跟隨其後,雖熱站在下方,但那股傲氣卻讓四方修者覺得,這個鍾山有著頂天立地的偉岸.鍾山看了看子路道:"我與儒門本仇怨不大,但,無知的你們卻一而再的將仇怨加深,記住了,以後若是我出手滅了儒門"一切罪責盡在你身!"鍾山的聲音不大,卻充滿了一股冰冷的寒意.

四周靜悄悄的一片"閻羅王等人早己張大了嘴巴.

"這鍾山莫不是瘋了?他出手滅了儒門?"閻羅王不可置信道.

"他是這麼的!可有孔子在世,誰能滅了儒門?"陸判一旁驚歎道.

"鍾山也太狂妄了!"

子路冷冷的看著鍾山,不知為何,聽到鍾山的話,子路心中好似忽生感應一般.

"無知!"子路冷聲道.

完"子路探手一掌向著鍾山打來.

虛空凝現出一個巨大的白色掌印!

白色掌印呼嘯的向著鍾山所在壓去.

除了閻羅王露出冷笑之色,其它人都搖搖頭,顯然認為鍾山死定了.

"昂!"鍾山的身體,陡然發出一聲古怪的龍吟.

龍吟一出,鍾山周身氣息轟然暴漲,探手一掌迎天而去,開天掌印,所向披靡!

"轟∼!"

一聲巨響"兩個巨大掌印虛空一聲碰撞"轟然間,空間再度一陣抖蕩.子路的一掌被開天掌印消除了.

子路眼皮一跳.

"不對,風塚疆域與四大部洲相隔這麼遠"你不可能調動大天下之勢的,你是怎麼做到的?"子路露出一絲不信道.

此刻,鍾山周側,一條龐大的黃金神龍護體"真龍護體,鍾山借用大惜天下之勢!

相隔太遠"無法調動大天下之勢"可鍾山貴為帝王"對自己的安全就放任不管嗎?來到群魔亂舞,強者無數的四大部洲,鍾山沒有一點准備嗎?

大惜氣運與其他聖庭氣運略微不同,大峭有兩條十九爪氣運金龍.一條守護大"聚攏天下氣運,另一條帶著無盡力量入鍾山身體,兩條氣運金龍相輔相成,只要凌霄天庭那條氣運金龍茁壯強大,鍾山體內的這條自然不會枯竭!

"要不要試試看?"鍾山冷笑道.

話間身形竄起"向著子路射去,子路臉色微變,但心中終究充滿了極度好奇.

在氣運云海中留下本命法寶"在遠處調動一朝天下之力,這不是不可能的"但最多也只能相隔一兩個疆域.

而鍾山卻隔了這麼遠!

探手,子路也又是一掌試探而出.

這一次,子路並沒有打出大手印.

而是與鍾山一掌貼在了一起.一掌出,子路貌似已經試探出了鍾山底細一般.

"不過如此!"子路冷聲道.

子路頓時明白的究竟!同時也測出了鍾山的實力.

此刻,鍾山就算真龍護體"實力最多只是初入祖仙的實力.離自己還差一大截.

"是嗎?"鍾山冷笑道.

那一瞬間,天空忽然出現一團巨大的桃色煙霧,桃色煙霧轉眼包裹二人.

子路先是微微一鄂,繼而臉色一變,因為子路發現,這桃色能量極為霸道,詭異的沖破自己防禦,鑽入自己體內.

"你找死!"子路一聲冷喝.

同時手中一股巨力,要將鍾山沖飛.

巨力是強,鍾山也的確被沖飛了.

而在那一瞬間,子路也看到了鍾山一只垂籃的眼睛.

絕世凶瞳,開!

一束藍光頓時沖入子路身體.

"轟∼!",一聲巨響,鍾山被轟飛了出去.

大一甩之間,桃色煙霧轟然散盡.而這時,子路的臉色也變的極為難看了起來.

因為子路犯了一個極大的錯誤,絕不能讓敵人近身,剛才就是自己太好奇了,所以忘記這個警,讓鍾山近身,貌似中了鍾山圈套了.

好在沒有受傷!

沒有受傷,子路現在心極為糟糕.

下方閻羅王等人沒看出所以然來,但是子路他知曉啊,最少剛才那藍光,子路在風塚疆域時就如雷貫耳.

自己貌似中了鍾山的瞳術!那只厄運之眼?

還有,桃色能量是什麼?

一揮手,子路身形一動要進入天道之中"准備以天道之力驅逐自身的負面影響.

可是,就在乎路一揮手之際"心神忽然一陣搖曳!身合天道沒有成功?

來了?厄運來了?

子路忽然感覺心中一陣燥熱.

這是怎麼回事?燥熱?

子路以為是鍾山凶瞳的造成的負面影響,但,不對啊,當年雪梅老祖也是中了凶瞳,他不走進入天道了嗎?

自己的心定不平來了?心不定"如何感應天道,身合天道?

"他進不了天道了!",鍾山落地之時大叫道.

"開!",念悠悠忽然開口道.目光直對子路!

嗡!

金光掃過,讓子路只感覺周身衣服頓時化為了黃金衣,並且,又是一股古怪的能量瘋狂的鑽向自己的身體.

不好!

子路顧不得其他,探手取出自己的春秋冊.

春秋冊一出,天地盡是無窮文字,文字包裹子路"護在乎路周側!

子路要將體內負面影響逼迫出去.

射!

落星塵探手一只血色長箭射向子路!

"轟!"

血色長箭,摧枯拉朽般的摧毀大量文字,同時轟擊在了春秋冊之上.

"祖仙器?",子路臉色一變.

同時,子路終于知道自己犯了一個錯誤,就是太低估眼前一群人物了.

而這時的鍾山已經再度暴起,雙手呈斧狀轟然劈下.

"開天一式!",浩瀚的開天一式,天空轟然出現一柄百丈巨斧,向著子路狂斬而去.

這一斧出"虛空一陣恐怖的抖蕩,甚至在斧刃之處產生了一絲絲黑線.破開了一絲的空間.

子路雙掌變成了黃金色,正在逼出體內負面效應,根本無法躲開一般,春秋冊一展擋在乎面前.

"轟!",先前地藏王戰斗時井成的強大空間震蕩,再度出現了.

天空都產生了大量的褶皺,轟鳴聲將閻羅城四方再度一次細致碾碎閻羅殿中"閻羅王一陣縮脖子,這個鍾山是妖孽嗎?

四方修者早已屏住呼吸,向著遠處瘋狂退去.

"轟!"

春秋冊受到重擊,子路感同身受,體內氣血一陣翻騰"也許凶瞳帶出的負面影響造成的,氣血翻騰的極為恐怖.子路沖擊的差點吐血.強忍著氣血翻騰,而此刻"雙臂也變成了黃金之色.心中那股燥熱更甚了.

射!

射!

射!

落星塵的血箭不斷.子路郁悶不已!

"吼!"

子路怒了,怎麼也想不到會被這幾個"螻蟻,逼成這樣.

眼中凶光一閃"狠狠的看向落星塵之處.

"開天一式!",鍾山又一斧子砍到了.子路眼中一狠,不再理會鍾山的一斧子.子路要先殺了鍾山這些下屬,再專程對付鍾山.

開天一式被春秋冊攔住"子路卻是一瞬之間沖到了落星塵等人面前.

要徹底滅殺這群人.

射!

九星連珠再現,九道重擊化為一條直線直沖子路.

"轟!""轟!"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第九道的時候,終于撕開子路防禦,在乎路肩膀之處,留下一道深深的溝痕.

"天厄棋局!",南宮勝一踩大地.

大地上冒出萬千巨石,好似形成一個大陣一般忽然護住眾人.

但子路實在太強了,巨石陣能攔住子路?

子路轉眼間到了眾人面前.

此刻念悠悠已經倒下,黃金瞳術消耗太大.加上子路氣勢壓迫,根本無力反抗.

落星塵的軒轅弓也失去了遠程攻擊的優勢.滅頂之災降臨!




上篇:第十六章 趕盡殺絕     下篇:第十八章 敗子路,凶名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