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仙武異能 長生不死 第一百一十一章 倒黴不斷的色空  
   
第一百一十一章 倒黴不斷的色空

第一百一十一章 倒黴不斷的色空



看了一會酣暢淋漓的色空,鍾山淡然一笑,眼神之中閃過一股冷冽!

八極天尾無法攻破天地之牆般的春秋冊,尾巴在春秋冊上不斷的拍打,誅戮陷絕四柄凶劍,雖然比之昔日強出了很多,但終究還差了點.

若是以前色空催動春秋冊,或許因為力量不支而被破開,但是,現在卻不存在這個問題,色空的力量好似無窮無盡一般.

上有混沌劍氣,下有浩然正氣劍,色空一時間變的極為張狂.

"來啊,鍾山,你不會一直做那縮頭烏龜吧,出來啊!"色空興奮的叫著.

鍾山冷冷的看著這一朝得志的人面孔.深深的吸了口氣.鍾山不想拖太久,因為"塚,之大陣中,終究不是長戰之地.

右手背于身後,食指,中指之間,忽然出現了一個黑色的漩渦.

神通,潰,.

"鍾山,你出來啊,躲在龜殼里當王八啊!"色空依舊叫著.

腳下一踏.

"呼!"鍾山向著春秋冊射去.

射去的同時,八極天尾的一條尾巴與鍾山同步,為鍾山擋住天上的混沌劍氣.鍾山的一動,色空眼中一亮,鍾山他沉不住氣了?

"好!"色空興奮道.

在色空看來,鍾山只要脫離八極天尾,必定馬上身死.

"轟n∼n∼n∼∼∼∼∼∼∼∼n∼n∼∼∼∼∼!"鍾山轟然沖到了春秋冊邊緣.

"哈!"色空露出一股嘲諷之色,你那八極天尾都攻不開春秋冊,僅憑你?

手中法訣一捏"春秋冊頓時要轟出超強巨力.

可就在這時,鍾山的神通"潰,出手了.

右手一伸,一個微型黑洞般漩渦撞向春秋冊.

頓時,漩渦勢如破竹,浩然正氣劍觸之即滅,好似世上已經沒有東西能夠擋住這個漩渦了一樣.

"怎麼?"色空眼皮一跳.

遠處,觀戰的彌天聖人也是雙眼一眯.又是"它,?

上次,凌霄天庭,鍾山就是用這個"法術,一舉震退熒惑的"天孔,的,當時彌天雖然注意到了,但鍾山僅僅出手過一次,驚鴻一瞥,根本看不出東西來.

這是鍾山的什麼手段?

"嘭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!"

鍾山指尖漩渦忽然印在了春秋冊之上.

沒有多大物理沖擊,甚至色空都沒感受到一絲的反震.

可就在那一霎那"彌天聖人看到了,鍾山雙指碰到春秋冊的一霎那,以雙指為中心,一圈黃色光暈沖擊而開.

黃色光暈?

"氣數?"彌天聖人驚駭道.

這一刻,彌天聖人終于明白這是什麼法術了,根本就不是法術,而是一種極為霸道的神通,一種從來沒有出現過的神通.

攻擊的是對方,氣數,?

氣數是人之本,是萬物之本"一旦氣數沒了,就徹底一了百了了,可鍾山居然掌握這麼詭異的神通.這,這怎麼可能?

彌天心中的危機感越來越大.鍾山他還能留嗎?

彌天危機感變大,而色空卻是陡然頭皮一麻.

因為那一霎那間,春秋冊忽然失去控制了一般,自己與春秋冊的聯系陡然一陣紊亂.

怎麼回事?怎麼會這樣?

色空心中忽然產生一種大恐懼,先前那種不祥的感覺再現了.強壓著恐懼,色空快速聯系春秋冊.

這一刻,春秋冊失去色空控制,頓時縮了起來,從一堵天地之牆,快速變,!

終于,色空再度聯系上了春秋冊.

可此刻的春秋冊,已經失去了它的優勢,因為,八極天尾的嘴巴已經比春秋冊大了.

"啊雞!"

八極天尾興奮的一口咬下.

"轟!"

一口吞下春秋冊,陡然再度切斷色空與之聯系,色空心神猛的一震蕩.

"不!"色空驚吼的叫道.

因為色空收集過資料"只要到了八極天尾嘴里的東西,就別想拿出來了.

那可是春秋冊,祖版的春秋冊啊!

春秋冊在八極天尾口中強烈搖晃,可這一幕,以前也不是沒有過,搖晃有用嗎?

"啪!"

戮仙劍狠狠的甩向色空.

一聲巨響,色空渾身猛顫.強大的鴻鈞力量,將戮仙劍的威力撞開.

可此刻,色空的臉色卻變的難看了起來,甚至,驚悚了起來.

不是因為春秋冊被吞,因為色空發現一件更加恐怖的事.

鴻鈞的力量,是一次性的?

"不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!"

色空驚吼了起來.

可得理不饒人的鍾山卻是踏著八極天尾瘋狂的沖殺了起來.

混沌劍氣沖刷鍾山,虛空破碎,色空卻好似不敢應戰了一樣,一時間節節敗退了.

遠處,彌天露出一絲疑惑的神,怎麼回事?色空怎麼不戰斗了?

色空不戰斗了,是不敢戰斗了,到了這一刻,色空才發現,剛才吸收到體內的力量,也只是鴻鈞,力量,而已,用一點,少一點.並不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.而且"自己修為依舊還是古仙境,並沒有被這股力量推上祖仙.

操縱聖人法寶,這消耗的也更加快,快出大多了.

色空驚恐了,剛才盡力壓制鍾山,現在反過來了一樣.

怎麼回事?這種力量怎麼會是一次性的?為什麼會這樣?

忽然,色空想到了自己的神通"那個畏懼鍾山的神通.自己的神通沒有錯.錯的是自己的認知.

吸收鴻鈞力量應該將自己修為沖擊到祖仙境才對,可是沒有,這股力量非常邪門,它只是一次性的?

一次性的?特殊的力量?

一時間,色空心中忽然產生一股可怕的念頭.

就是鴻鈞故意的,他故意封印這種特殊的力量,他當年故意這麼做,難的…………!

難道鴻鈞幾十萬年前就著手算計我了?這些都是鴻鈞的安排?

一個激靈!

色空眼中盡是驚懼.

對面,踩著八極天尾的鍾山卻是一直看著色空的神,從色空的神中,鍾山看到了意外的東西.

而色空忽然變弱,讓鍾山更加懷疑起了自己猜測一般.

混沌劍氣的數量漸漸變少了,色空感覺到自己的力量在快速流失.

看著眼前鍾山,色空臉上頓時出現無盡的苦澀,繼而眼睛一.

"爆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!"

色空一聲巨吼.傾盡全力將力量推入元始幡.

元始幡的力量轟然暴漲"對著鍾山方向狠狠的沖擊出億萬混沌劍氣.

"轟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!",虛空搖曳,一個百萬里的巨大黑洞驟然沖擊而出.

空間緩緩彌補,直到一炷香後,黑洞才慢慢平靜下來.

半空中,八極天尾消失了.鍾山盤膝坐于虛空之中.閉目,好似在修煉一般.在鍾山面前,是色空腰部以下的部分.色空在最後一刻,被絕仙劍一斬兩斷.

那雙腿慢慢的化為一個巨大蛐蜻的肉狀.極為的惡心.

幻姬一晃到了近前.

"鍾山,色空死了?","沒有,我放他走了!",鍾山沒有睜開眼睛,淡淡道.

"啊?放他走?你不是要殺他的嗎?還有皇後,大第一皇後就是那元始幡…………!",幻姬極度不理解.

"我知道,我心里有數"不要打擾我,周圍有敵人,心!"鍾山了最後一句,周身就冒出一個巨大的光繭.

有敵人?幻姬臉色一變,四處查探了起來.

不遠處,彌天聖人看到色空離去,又盯著鍾山,眼中一時難以決定一般.

紫霄宮的力量,居然是那種虛幻的一次性力量?鴻鈞的算計?他到底算計什麼?自己要不要跟去?還是留下來滅了鍾山?

盯著鍾山,彌天天人交戰,直到色空徹底離開了彌天視線,彌天才將目光轉向鍾山身上.

看到鍾山周圍的光繭,彌天雙眼一眯,可是,這,這不可能!

彌天差點叫了起來.

古仙八重天!

古仙九重天?

鍾山突破了?鍾山居然突破了?怎麼會這樣?

一股驚悚之意在彌天心中湧現,這個鍾山太可怕了,太可怕了,不能再這樣下去了.一股強大的殺意從彌天眼中迸發而出.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"怎麼會這樣?怎麼會這樣?"

只剩下上半身的色空抓著元始幡,一邊遁逃一邊不信的叫著,假的?居然是假的?鴻鈞的力量居然是假的?

色空看著斷去的下半身,臉上盡是驚懼之色,若不是最後孤注一擲將力量全部濯注元始幡,今天就死定了.

春秋冊也被鍾山奪取了,力量是假的,自己又弄出這樣.

"我怎麼這麼倒黴啊!"色空苦澀的叫著.

斷肢,色空不怕,色空本體是蛐螓,斷肢可以長出來.

也就這一會功夫,色空下半身長出了長長的蛐螃肉軀,但是,重生的下半身無法變形了一般.變不成人腿了.

"怎麼會這樣?我怎麼這麼倒黴!",色空再度苦澀道.

沒辦法只能修養了,只有修養好長一段時間才能恢複.

慢慢飛入下方一個山谷,帶著一顆倒霎的心,色空准備遁入大地.

可是,倒要的事還沒結束,色空手中的元始幡,忽然間顫動了起來,好似剛才一股力量灌注進去後,元始幡反抗色空了一樣.

無窮黑氣從元始幡中冒出,任憑色空如何控制,元始幡就是不理會色空,好似快速吸走四周天地元氣一樣.

一股巨大的壓迫氣息從元始幡中冒出,好似里面忽然出現一個絕世凶魔一樣.

色空剛剛倒下的汗毛,這一刻忽然間全部豎了起來.

神通示警,大危險!和剛才鍾山一樣的危險.

色空神識根本無法探入,只能瞪著眼睛,不信,不可置信的看著,心中暗呼今日倒黴透頂.




上篇:第一百一十章 八極天尾的焦急     下篇:第一百一十二章 賤人色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