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仙武異能 長生不死 第十章 大軍壓境  
   
第十章 大軍壓境

第十章 大軍壓境



大秦天庭,朝都廣場!

嬴負手抬頭望天!

"是墨子,辭去了聖位!"鬼谷子沉聲道.

"辭去聖位?"嬴皺眉道.

"墨子道場傳來消息,墨子的族人和核心弟子都已經消失,墨子道場現在亂作一團!"鬼谷子道.

"派人盯緊了,並且查探有哪些勢力關注墨子道場,算了,不用查了,關注墨子道場的也只有他們,那邊的人,可以撤回來了!"嬴淡淡道.

"是!"

"大崝那邊如何了?"嬴沉聲道.

"陽間正在全力收取天洲,西洲,對玄洲徐徐滲透,陰間,正在收取陰間西洲!百年內,盡收其效!"鬼谷子鄭重道.

"呵,他到是大開大合!"嬴淡笑道.

"鍾山運氣極佳,西洲姬宮涅殞落,地洲原本是帝玄鎩和熒惑主場.收取極為順暢!"鬼谷子點點頭.

"嗯!將南洲,玄洲兵力撤回,全力收取黃洲!"嬴沉聲道.

"是!"

"陰間,也好久沒動了,該動動了!"嬴沉聲道.

"是!"——

陰間,西洲!大雍天庭朝都!古正一書房!

"嘭!"古正一一掌拍在書桌之上,眼中怒氣四射.

"連丟四個疆域?這已經是第六個疆域了!"古正一怒道.

"天帝,是祖仙,我們的一個祖仙,背叛了!"一個官員臉色難看道.

"背叛,為什麼要背叛?他們怎麼會背叛?"古正一怒道.

"前線來報,是大崝主帥王靖文,王靖文扣押了那祖仙的摯愛,逼囘迫其背叛的!"

"為了一個女人?"古正一眼睛一瞪道.

"不,那背叛的祖仙是個女子,王靖文扣押了他的男人!"

古正一:"………………!"

"卑鄙的王靖文!"一旁又一個官員怒斥道.

"報!"書房外傳來急報之聲.

眾臣歸列,看向沖進來的一個侍衛.

天帝開會,非重大急報,不得擅闖的.

"什麼事?"

"前線來報,大崝主帥王靖文,在燕平口擺宴,宴請我軍主帥,我軍主帥赴宴,宴中賭戰,我軍賭輸兩個疆域."那侍衛道.

"什麼?混賬,賭戰?賭輸了兩個疆域?"古正一眼睛一瞪道.

"是!"那侍衛戰戰兢兢道.

"滾!"古正一怒喝道.

"是,是!"那侍衛戰戰兢兢的退了出去.

書房囘中再度陷入了沉寂.

"天帝,看起來,應該是王靖文設的圈套,故意騙我軍主帥入甕的."一旁君天下深吸口氣道.

"王靖文,又是王靖文!"古正一咬牙切齒道.

"天帝,可要向荒古家族總部求援,此刻已經八個疆域被大崝所奪,荒古家族應該可以插手了!"君天下問道.

"不必!"古正一倔強道.

君天下看看古正一,最終微微一歎,什麼也沒.

因為君天下看出古正一的心思.

大雍天庭,實際上成立之初,已經脫離了荒古家族,並不屬于荒古家族的產業,而是他古正一一個人的,在這里,古正一最大.

先前,也只是與九殿合作而已,僅僅是合作.

可一旦向荒古家族求援,就是變相的再度加入荒古家族,古正一也再度臣服荒古家主了.

"給我將王靖文的所有資料,調出來!"古正一深吸口氣道——

西洲的北面.

大崝大軍主帥大營設在一座高山之巔.

王靖文坐在一個高山平台上,輕輕的不斷彈奏著古琴.

"叮叮咚咚………………!"

古琴聲音非常急促,琴聲中,好似有著千軍萬馬壓境一樣,讓王靖文身後的一眾下屬聽的有種喘不過氣來.

琴聲如心聲,現在王靖文的氣勢就是如此,琴聲所向,逼指千軍陣.士氣如虹,不敗之師.

"叮!"

琴聲一頓.王靖文停了下來.

起身,一個侍女馬上遞上熱毛巾.

輕輕擦了擦手中,王靖文看向一邊的落星塵.

"王大人,這是什麼曲子,聽起來,好像有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."落星塵驚訝的問道.

"曲名'十面大網’!"王靖文有著一股意氣風發的笑道.

"十面大網?和王大人您的布局一樣,十面大網,灑向大雍天庭?"落星塵敬佩道.

王靖文微微一笑,沒有多.

"王大人,其實,您作為主帥,完全可以留在昌京,通過老鼠傳信,了解四方戰果,再不斷指揮啊,為何要以身犯險,親臨戰場呢?"落星塵不明白道.

"以身犯險?哈哈,不是險,我只有親臨戰場,才能有切身體會到古正一的感受,我要讓古正一在絕望中走向毀滅.我要享受這個過程,我要看到他的絕望!"王靖文眼中充斥了仇恨.

"這古正一看來真的是天囘怒囘人囘怨."

"古正一,呵,你不懂!我的妻子,我的女兒,我的妹妹,我整個家族,呵呵,太多的仇恨,從現在到古正一死,我要讓他天天在噩夢中渡過!"王靖文寒聲道.

"是!"——

古正一書房.

"又是王靖文,又是王靖文?混賬!"古正一怒斥道.

"天帝,十年了,我們已經失去十二個疆域了,三分之一西洲被大崝所奪.陽間更是節節敗退,被大崝全部趕回陰間了!"君天下沉聲道.

古正一眼中已經布滿血絲,盯著君天下,眼睛通,一陣憤恨.

"天帝,不能再等了,通知荒古家族總部吧,讓他們支援!"君天下誠懇道.

古正一面部一陣複雜,不願,可又有著被囘逼無奈的感覺.

"報!"

一個侍衛沖入書房.

"什麼事?"古正一眼睛一瞪.

"北方出事了!"侍衛臉色悲痛道.

"什麼?又是什麼事?難道又是王靖文?"古正一煩躁道.

"我軍主帥,被王靖文氣的嘔血至死了!"侍衛沉痛道.

"什麼?主帥死了?"一眾官員驚叫道.

"氣死的?"君天下充滿驚愕道.

要是被戰死,被偷襲,君天下還能接受,可被氣死?這,這要多大的憋屈才能造成這種效果啊!

"是,數名祖仙檢查了,主帥的確被氣死的!而神魂,更是因怨氣,沖擊的混混沌沌,沒有救了!"侍衛沉痛道.

"王靖文,又是王靖文.他到底什麼來曆,一個大千世界的智者?不可能,他到底什麼來曆?"古正一煩躁無比道.

"下去吧!"君天下對著那戰戰兢兢的侍衛道.

"是!"那侍衛馬上退了出去.

"天帝,前線主帥被氣死,前線定然將有大面積失守,還是求援荒古家族吧!"君天下再度開口道.

"呼窿!"古正一忽然頹然的坐了下來.

"天帝?"君天下看向古正一.

"去吧,求援去吧!"古正一極度頹然道.

"是!"君天下鄭重道.

"你們都出去,朕想一個人靜一靜!"古正一頹然道.

"是!"眾人紛紛退了出去——

十日之後!

古正一書房!

"朕不是以命牌傳信了嗎?新主帥還沒有掌控全局?"古正一沉聲道.

"應該是王靖文散播各種混亂謠,我軍老主帥的部下都鬧著緒.而且王靖文已經布軍攻取另外三個疆域,前線一盤散沙.這……!"一個官員臉色難看道.

"一盤散沙?是王靖文拆散的吧,又是他,又是他,這王靖文,到底什麼來曆!"古正一怒道.

"嘭!"

古正一憤怒的拍碎了書桌.

一眾官員戰戰兢兢,不敢多.

"天帝,君天下聖人求見!"殿外傳來通傳.

"回來了?讓他進來!"古正一道.

很快,君天下走入書房.

書房囘中,所有人都看向君天下,而君天下的步伐卻略顯沉重一般.

"如何?荒古家族的人呢?"古正一有些期待的看向君天下.

"天帝,臣想單獨稟報!"君天下神複雜道.

"嗯?"古正一臉色微變.

"你們下去吧!"古正一道.

"是!"眾官員紛紛退去.

書房之中,只剩下古正一和君天下二人.

"怎麼回事?荒古家族是不是遇到什麼了?"古正一疑惑道.

"是,荒古家族,不肯出兵!"君天下神複雜道.

"不可能,古永瓻蝏禰i能不出兵?這可不是命牌傳信,而是你親自去的啊!"古正一不信道.

"不,臣沒有見到古永!"君天下神複雜道.

"嗯?"

"古永琣b閉關之中,任何人不見,閉關好久了!"君天下古怪道.

"還在閉關?荒古家族那麼多祖仙,調出一點來,不行嗎?"古正一問道.

"不,嫡系一脈,此刻極不好話,誰也不願出來.必須護衛古永!"君天下神複雜道.

"你了我們的況?"

"了,臣甚至誇大其詞,,陰間西洲覆滅在即,可是,荒古家族嫡系根本不顧,好似古永琲熙o次閉關,比我們整個西洲疆土都重要一般!"君天下神複雜道.

"呼!"

古正一怔怔的坐了下來!

PS:求月票!




上篇:第九章 墨子辭聖位     下篇:第十一章 滅門之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