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八六五 若蘭的信  
   
八六五 若蘭的信

曹慕點頭,"其實上次仙帝來云符宗,我就知道沒事,可我卻還是ren不住要擔心……"

葉空笑道,"不做虧心事,不怕鬼敲門,你就是虧心事做多了,剛才還捏我的弟zi,不定她哪天也拉個仙帝的爹出來嚇死你."

"切,哪有那麼多仙帝,你當仙帝是你靈田里的草?"曹慕白了葉空一眼,又道,"我不捏她,你會出來麼?"

她話剛完,就覺得自己pi股上一動]人哈哈笑著,學著她的口氣道,"我不捏你,你會走嘛?"

"死混蛋,我現在就走."曹慕走了幾步,又想起什麼,扔回一個木盒,罵道,"還給你下流東西."

葉空打開一看,現正是自己當初制作的女用安慰法器,而現在已經斷成了兩截.

"喂,慕大姐,你真是太強了,居然把這玩意都夾斷了."

急匆匆離開的曹慕腳下一絆,差點沒一個跟頭栽倒.

"我摔斷的!"

"那我修好給你送過去."

"不用,需要我自己會做."

"不是,你已經適應了我的尺寸,我怕你自己做尺寸大不合適,要不把我的原型物品拿出來給你參照……"

曹慕扔出法器,眨眼就沒影了.

葉空抬頭歎道,"其實我也挺BT的啊,唉,BT年年有,今年特別多……"

在他感歎間,門口人影一閃,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門外,來人正是葉空等待了幾天的馬曉緯.

馬曉緯已經到了築基頂峰,本來准備這次高門大會回去就閉關結丹了,沒想到葉空回來了,其實對于當年的事,他也很後悔,若不是那天他硬拉著煉若蘭去看熱鬧,也不會生後來的事.

所以他一直很自責,現在又要來面對葉空,真是不敢來,可是不來又不行,拖拉了幾天,終于還是來了.

"曉緯老弟來了,快坐."葉空把木盒子收起來,招呼馬曉緯坐下,笑道:"幾年沒見,你更加成熟了,連胡子都留了起來,不像我,還是十七八歲的樣子."

馬曉緯笑道:"我喜歡成熟一點的樣子,所以一直都沒用定顏丹,等我到了三十幾歲的時候再用吧."

這時有畫音魔宗的女弟zi送上靈茶.馬曉緯又笑道:"葉老兄到哪里都不缺mei女啊."

葉空搖搖頭道:"哪里,這是宗里的弟zi,你可別想岔了,你喜歡也可以追嘛,你也二十好幾了,也是可以找道侶了."

兩人都笑了起來‰當年,葉空第一次跟煉若蘭去靈藥山,認識馬曉緯,兩人都是十幾歲的年齡,轉眼已經十來年過去,再不是當初那個青春懵懂的年紀.

馬曉緯歎道:"想當初你還是煉氣中期,我也才剛築基,現在你已經是結丹前輩了……哦,我還沒有恭喜你結丹成功呢."

葉空笑道:"你也到了築基頂峰,隨時可以突破嘛.我給你准備了一份禮物,還請收下."

葉空取出一個儲物袋,里邊是一些滄南少見的天材地寶,還有一枚金丹丸.

按道理靈藥山是滄南的煉丹專家,好丹藥多的是,馬曉緯開始沒有在意,等拿出金丹丸一看,吃驚道:"這是什麼丹藥,靈力盈動,晶瑩朱潤,居然比我們靈藥山的金丹丸還要好上幾成,只是其中血腥氣濃了些."

葉空笑道:"這是我在那邊偶然得到的金丹丸,聽成功率可以達到九成以上,剛好送與兄弟結丹所用."

馬曉緯笑道:"那就謝了."

兩人寒暄了一陣,馬曉緯始終不提煉若蘭的信,葉空實在等不及了,才開口道:"曉緯老弟,若蘭,她最近怎麼樣?"

馬曉緯臉色一白,苦笑道:"若蘭她當然好了,一朝得勢,省卻數百年時間,哪象我們苦苦xiu煉."

葉空突然有種不祥的預感,眉頭一皺,問道:"曉緯,若蘭到底是怎麼了?為何我回來至今,每次提起,他們都吞吞吐吐支支吾吾?"

馬曉緯取出一塊玉柬輕輕放在桌上,"這是若蘭留給你的信,你先看了再."

"哦."葉空忙接過玉柬,神識往里一探,里邊開頭是一篇詩.

"楓葉千枝複萬枝,

江橋掩映暮帆遲.

憶君心似西江水,

日夜東流無歇時……"

看到這里,葉空仿佛看見了,一個孤獨窈窕的身影,獨自站在武安河邊,靜靜地捏著手中的一枝楓葉,等待著愛人的歸航.

繼續往下看.煉若蘭寫到:"自從滄北一別,曆經數載,每日念君,卻無君之消息.不知君在何處,卻知君之辛苦.也想過仗劍千里,追尋君之腳步,奈何妾身卑微,無通天徹地之能,只有默默思念默默等待.

君見到此信時,若蘭已身處上界,此為不得已行之,往君莫怪.知君胸中有大志,來日必定一飛沖天,飛升仙界.當日靈骨山一誓,此生不渝,若蘭定會守誓相待,不管千年萬年……望君努力xiu煉,你我早日想見.若蘭也會刻苦xiu煉,等有日也有貫通上下界之能,便會下界與君相會.

當年君,痛快痛快有痛有快,若蘭相信,你我努力,必有得到永遠幸福的一天."

看到這里,葉空突然想到了在星舟上,易曼影所之事:仙帝下界,巧遇自己的後代血脈,並帶上仙界,一朝飛升,省卻數百年苦修……當時葉空還很羨慕地自己怎麼沒遇上,可誰知,這人竟然是煉若蘭.

"這到底是怎麼回事!"葉空怒吼道.雖然煉若蘭的輕松,可是飛升也不是那麼容易,煉若蘭這一走,很有可能就再無相見之日.

馬曉緯低頭道:"那日,東方仙帝又下界找女兒朵朵,大家都去爭相觀看仙帝的風采,若蘭師姐本來不想去,可是我看她每天默默等你,一個本來活潑的人變得沉默寡,于是我就硬拉著她去湊熱鬧.

誰知,仙帝一眼就看見了若蘭師姐,並認定她是自己當初留下的血脈,仙帝留已經很多年,按道理應該血脈越來越稀薄,可若蘭師姐卻是仙帝血脈異常純正……仙帝大喜,認為這是天意,給他送來了優秀的後代子孫,當下便認若蘭師姐為女兒,要帶師姐去上界.

可是師姐怎麼可能答應∩帝,去了上界不但可以直接xiu煉仙法,省去數百年的修仙,而且師姐血脈之精純,仙帝所有的子孫都無法比較,因此仙帝甚至,只要師姐跟他走,等有一日他飛升去神界,師姐就既有可能成為女仙帝.

可是師姐依然不允.後來仙帝得知,師姐不走是因為在等葉老兄你,于是仙帝又找到若蘭,只要師姐跟他走,他就負責把你從魔人那邊救回來.若蘭師姐這才答應,于是一年後,你就回來了……"

"胡八道!"葉空大怒道:"我回來是經曆了無數激戰,又得了別人幫助,和仙帝有毛的關系!"

馬曉緯歎道:"現在想來,仙帝怕只是一時之,不過他是仙帝,誰知道仙帝也會假話,我們那時候都信了,煉祖師還,想必葉友就快回來,混元宗也有了主,可是過了大半年也沒見你回來……"

"混蛋仙帝,混蛋的煉凡塵,你們個個都是混蛋!滾,全部給我滾!"

沒有人可以理解葉空的心,本來他以為自己成個混元宗宗主,在滄南現在也是有地位的人,應該可以踏著彩云去和煉若蘭相見,兩人一起幸福的生活……可沒想到居然一下出個仙帝,眼看到手的幸福就煙消云散了.他滿懷消,卻落得一腔失望.

雖然他也在想,若蘭不用修仙直接飛升,應該祝她的.可是他實在無法接受愛人離開的事實,也受不了再等待個幾百上千年.他已經快瘋了.

他在憤怒以後又開始自責,若不是他固執,黃子萱不會死.黃子萱不死,也不用和煉若蘭分別≡己不用去云遙,也不會生這麼多事……

葉空洞府之外∏些中門下門的當家元嬰也在等待∵門的元嬰們有的不心把消息泄露了,于是他們也聽了,所以一個個都過來,想問一下自己宗派的全本gong法有沒有,又要多少錢.

可現在葉空正是怒極之時,哪有時間接待他們?別他們,就是江武藝她們,葉空也是不見的,只是把自己鎖在一個jin制里,任誰呼喚也不出來.

整整一夜過去,所有人都擔心了一夜.江武藝,白潔兒,李浩天都在陣法外擔心了一夜,生怕葉空一蹶不振,或者一時氣憤,做出什麼驚天動地之事.

天色漸明,一道傳音符送陣外射入,穿過果林,直奔洞府大廳▲在檀木大椅上的李浩天抬手接住,神識一探道:"是曹光真君的傳音,問今天高門大會,宗主參加不參加了."

江武藝搖頭歎道:"誰不知道若蘭姐是他最在乎之人,現在若蘭姐走了,唉……你去吧,他不會參加了."

李浩天點點頭,剛站起來.

卻現門外已經站定了一人,一襲青衫,淡定而從容.

"參加,為何不參加?"

眾人大喜,忙迎上去,江武藝眼圈道:"你想通了,那真是太好了,我們都擔心你邁不過這坎呢……"

葉空扭回頭,凝神看著初生的太陽,讓金燦燦的朝陽照在他的臉上,輕聲道:"若蘭,我不會讓你失望!你無法追尋我的腳步,就讓我追尋你的腳步吧!"

上篇:八六四 高門評定規則     下篇:八六六 高門開大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