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八六七 第三塊令牌  
   
八六七 第三塊令牌

"大玉,什麼叫喝了想尿尿的酒?怎麼回事?"

來到隔壁曹慕色洞府,大家坐下,江武藝就迫不及待地問道.而曹慕色也是一臉冰冷坐在一邊,葉空和江武藝以及白潔兒荒唐,她也能接受,大家都是成年人,可如果對龍靈兒這個姑娘……那就實在太混蛋了.

不過事顯然並不是她們想象中的那樣,大玉了是在合歡宗喝個歡前急,然後就覺得難受了,事如此這般一,江武藝和白潔兒都松了一口氣.

不過江武藝又煩惱起來,皺起秀眉道:"夫君會不會因為我們誤會他而生氣呢?最信任他的若蘭姐姐走了,而我們又不相信他,他會不會心里難受?"

白潔兒笑道:"不會的,他不會那麼心眼,再了,我們讓大玉不要回去告訴他就行."

曹慕色也點頭道,"葉空現在緒不太穩定,龍靈兒,你就不要把這事和葉空了."

可誰知大玉卻抬頭道:"不行,公子讓我要做一個誠實的孩子,我不能瞞著公子,你們想瞞著公子,你們都不是好人."

大玉完就跑走了,三個女人你望我,我望你,沒想到大玉居然理直氣壯的拒絕她們,最後還把她們給教訓了.

曹慕色苦笑道:"這孩子倒是和那子一樣的憨實."

其實大玉也不是憨實,別看大玉才是十來歲的樣子,可是存活在這個世上的時間比她們加起來還長.等大玉出了曹慕色的洞府,輕哼一聲道:"不是就不想讓我和公子做那個事麼?哼,整天就看你們做!"

屋里三個女人躊躇一會,突然白潔兒咯咯笑起來:"武藝妹子,你也別擔心了,他不會生氣的,大不了今天晚上你主動一點,學著我那樣,他就開心了."

江武藝一聽頓時滿臉通了起來,啐道:"不知羞,我可不會象你那樣."

白潔兒也了臉,笑道:"那有什麼關系,我開始也不習慣呢,可是有了一次就習慣了."

兩人遮遮掩掩的話語,聽的曹慕色一頭霧水,問道:"你們在什麼啊,我怎麼聽不懂?白潔兒你到底跟葉空哪樣?"

兩女都不回答,而是咯咯笑著互相打鬧了起來,曹慕色老祖更加好奇了,故意沉臉道:"到底是哪樣,師尊我也是過來之人,可不要任由他亂煉邪功,那樣對女子傷害會很大的!"

曹慕色擔心的是葉空求提升修為心切,對兩女使用什麼邪門的采補gong法,這才非要問個究竟.

江武藝知道師尊誤會了,可是那種事又不出口,只好一把將白潔兒推了出來,低頭道:"你經鋤他那樣,還是你."

白潔兒雖然在這種事上大方一點,可是讓她,也是非常的為難,磨蹭了好一會,才低頭聲道:"就是……用嘴巴……"

曹慕色雖然是過來之人,可是對某些方面還是很白癡的,聽到這里還不明白,追問道:"扭扭捏捏什麼啊,快,用嘴巴干什麼?"

看見師尊這麼白癡,白潔兒就再難往下了,求救似的去看江武藝.江武藝也沒辦法,只好著臉,湊到師尊的耳垂邊低訴了兩句.

很清楚的,就看見曹慕色老祖那精致可愛的耳垂一下就的要出血了.

曹慕色只覺得血都湧到臉上,心里好像有只鹿砰砰亂撞,開口啐道:"什麼亂七八糟的事,怎麼能那樣做,嘴巴是吃飯的……真是無恥!下流!無恥下流!下流無恥!"

不管她們.此刻的葉空可是大喜過望.因為在他不要靈石的提示下,李浩天很快就已經找到了一個不送的靈石的家伙.

"青靈門當家元嬰顧子豪請求拜見,附,已准備紫滄令牌一塊,明,此牌為青靈門開山祖師傳下,至今過二十萬年,雖無人參透其中奧秘,卻是天下之至寶……"

可憐顧子豪拿著寶物還生怕人家不要,又在後邊稀里嘩啦加上一大段話.而葉空聽見紫滄令牌,頓時瞳孔都收縮了.

"什麼什麼,什麼令牌?"葉空也不管李浩天怎麼看了,直接送李浩天手中搶過拜帖,等親眼看見上邊寫著紫滄令牌幾個字,這才點頭笑道:"想不到還有好幾塊啊."

李浩天有些莫名其妙,宗主聽見幾億靈石都沒這麼失態,這塊自己從來沒有聽過的牌子,竟然能讓宗主失態?

"好幾塊?什麼好幾塊?"李浩天嘀咕一句,不敢多,問道:"那此人見是不見?"

"見,當然要見!馬上就見!"

"是."李浩天剛想去找那顧子豪,突然背後又傳來葉空冰冷的聲音,"今天這事,誰都不能!"

李浩天再傻也明白此牌關系重大,趕緊低頭道:"屬下明白."

葉空在青冥谷得到了第一塊紫滄令,又在混元宗得到第二塊,每塊都隱藏地那麼握和隱秘,所以就算目前葉空還不能參透此牌的功用,也明白此牌的價值.

沒一會,顧子豪和那個叫史江的結丹長老被帶了進來.

雙方寒暄了一下,史江也賠禮道歉了,葉空自然是大度的擺手,很快就進入了正題.

顧子豪笑道:"我青靈門當初乃是上古五大宗派之一,和混元宗那是兄弟宗派,關系可不是一樣的好,混元宗是老大哥,我青靈門那就是兄弟……"

顧子豪這番話和那天一樣,可是得到的反應卻不一樣.

葉空哈哈笑道:"是嘛?那是二十萬年以前的事,不過今日,顧真君比我年長,那就不是我的弟,那是我的大哥啊."

顧子豪心里大喜,沒想到這麼快就拉上關系ˇ道:"此次我們對靈獸山那個高門位置志在必得,想當初,我總是被靈獸山擠下高門,今日搶回,也是天經地義."葉空點頭,"好."靈獸山這次肯定要被擠下了,競爭激烈的也就是青靈門和英仙門,要目前的青靈門還是有些實力的,一名大修士,兩名元嬰中期的客座長老,還有兩名剛入元嬰的本宗長老,若是自己支持青靈門,倒也沒有什麼問題.

葉空又問,"那麼顧大哥,我想問一下,當初上古五大宗派,到底是什麼況呢?"

顧子豪得到葉空肯,心中高興,趕忙道:"當初上古五大宗派,以混元宗為,下邊有青冥宗,靈藥宗,尸陰宗,青靈宗.混元宗屬性為金,青冥宗屬性為木,靈藥宗屬性為火,尸陰宗屬性為土,我青靈宗屬性為水.當時稱為金木水火土五大宗派."

"金木水火土五大宗派."葉空點點頭又問,"那青冥谷就是當初青冥宗的傳承了?"

"沒錯."顧子豪點頭道:"靈藥宗來到滄南才改名叫靈藥山,這些都是上古典籍中記載.而且青冥谷gong法為木,靈藥山煉丹為主屬性自然為火,尸陰宗以死人為xiu煉方法,屬性也是土,這些都證明了他們是上古五大宗的傳承."

"原來如此."葉空不住點頭.心里已經鬧翻了天—非這紫滄令一共是五塊?金木水火土各有一塊?如果得了青靈門這一塊,那就是靈藥山和尸陰宗各有一塊了.

這紫滄令大家都參悟不出來,莫非是五塊令牌合在一起才行?不過想要從靈藥山和尸陰宗搞來令牌,好像難度不.

看著葉空1eng,顧子豪也不敢打擾,等了一會才又道:"老夫托大就叫葉宗主一聲兄弟吧……其實老夫今天來,還有另外一件事的……"

"哦……"葉空立即明白了,顧子豪大概是要問gong法的事,不過葉空從來是不見兔子不撒鷹的,裝作不知,問道:"還有何事,顧大哥那邊能幫上忙的,我絕不推辭."

顧子豪忙道:"聽葉兄弟這次從滄北帶回不少宗派的全本gong法……"

"原來是這個事,不過……我好像沒看見有青靈門的……恩,好像又看見了,這樣,我回頭找一下吧."

葉空這口氣,顧子豪哪有不明白,趕緊掏出紫滄令牌道:"那就有勞葉兄弟了,這塊令牌乃是我先祖所傳,至今無人參透,就贈與葉兄弟,為我倆,以及青靈門和混元宗的友做個見證."

葉空對這顧子豪大為滿意,為人實在,還很會話,當下略微推辭一下,便把紫滄令牌給收下了.

顧子豪目的達到,帶著史江離開.

出了洞府,史江忙道:"師尊,我禮物送了,若是那子回頭沒有我宗gong法,那不是虧死了?"

顧子豪搖頭道:"既然他敢收,我料他就必有gong法!再就算沒有gong法,明日我總奪回高門之位,也值得了!"

史江歎道:"也只好這樣了,消他一萬年也參悟不出吧."

顧子豪笑道:"你良心倒是不錯."

其實顧子豪猜錯了,葉空還真沒注意到有沒有青靈蒙ong法,關鍵是這紫滄令牌,就是明搶也要搶過來嘛.不過好在,葉空回頭在那堆玉柬中一找,還真的看見了青靈門,也算沒有對顧子豪食.

葉空獨自來到靜室,取出其他兩塊紫滄令牌,把三塊一一排在桌上,輕聲歎道:"紫滄令牌……我到底何時才能找到你們背後的秘密呢?"

上篇:八六六 高門開大會     下篇:八六八 當眾挑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