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八七三 時間倒流  
   
八七三 時間倒流

"反了反了!你們全都反了!"作為中等金仙的姬樓還是非常害怕的.

可彭文考卻冷冷笑著,"你們這些下界修士,人多就了不起嘛?在我眼里,你們不比那些凡人強多少!紫滄星真是盛產反賊的地方啊!好!既然如此,你們就全都死吧!"

彭文考完,全身一振,高聲喝道,"化身~成萬!"

眨眼間,天空出現了一大片彭文考,這些不是虛影,不是幻像,每一個都是實實在在的彭文考,每一個都有同樣的戰斗力.

"現在你們還想倚多為勝嘛?"最前邊一個彭文考哈哈大笑,接著一揮手,冷酷道,"殺光,一個不留!"

可就在這生死時刻,山頭上卻已經站立了一個耋耄老者,老頭兩眼昏花,還穿著一條髒兮兮的圍裙.

"文考,我了多少次,不要隨便下界!現在我話等于放屁了麼?"老頭聲音淡淡的,一點都不響亮,可卻又仿佛在每個人耳邊一般.

葉空低頭看去,驚訝地現,老頭竟然是萬家城賣餛飩的洪老?萬家城的餛飩很出名,很多人都吃過,所以眾人都驚訝了,不知道此老何時到來,也不知道他是何方神聖.

彭文考眉頭一皺,冷聲問道,"你是何人?"

餛飩老頭身形一晃,現出真容,竟是一個中年斯文儒生的模樣,方面大耳,五綹黑須,黑眉斜挑,不怒自威.

看見此人,不可一世的彭文考嚇得忙收了化身,大步從空中踏下,站在其面前抱拳長揖,恭敬道,"侄見過洪伯,這些年父帝經常提起,請洪伯有空去西陵星坐坐."

想不到此人本名也就是洪伯.洪伯冷哼道,"坐坐,老四大概巴不得我死了才好."

彭文考驚慌道,"沒有沒有,不但我父帝,其實二伯三伯五叔六叔,都想見大伯呢."

"好了."洪伯揮斷彭文考,道,"我再一次,不經我允許,擅自下界者,我必殺之!特別是紫滄星,你們在紫滄星搞的玩意還不夠麼?"

彭文考看上去很懼怕洪伯,趕緊行禮,"是是是,我這就走."

"慢著!殺了我泗水城十多萬無辜百姓,豈能讓他輕易走tuo?"曹光憤怒地擋住彭文考,對洪伯道,"這位前輩,此人乃是我等生死大仇,我們絕不能讓其離開!"

眾多弟zi也吼起來,"絕不能讓他走!"

彭文考怒道,"ma的,你們真想死不成?"

"文考!"洪伯喝住彭文考,又對曹光笑道,"無妨,還有救."

眾人全都驚訝了,城里百姓都死得不能再死了,仙人來也救不活,這洪伯有什麼本事呢?

只見洪伯走到山頂平台邊沿,看著腳下埋在冰雪中的泗水城,吐出四字.

"時間~倒流."

眨眼間,泗水城上方立即又聚起了一片白茫的冰雪.接著,那冰霜雪雨慢慢地變.厚厚的雪層,快地變薄……

葉空驚訝地看著這一切,泗水城方向,仿佛象一段dV按下了倒退鍵,剛才的一切,全部重現,只不過,是倒著播放.

時間倒流的非常快,沒有一會,泗水城的街面上的積雪就消失了,倒塌的房子又豎了回去,凍僵的護衛又回複了生機……當一切如同潮水一般的退去,在場所有人都驚訝地張大了嘴.

"時間同步!"洪伯又是一聲輕喝,泗水城又回複了人來人往,仿佛剛才的一切只是一場夢而已,街頭上擾攘的人群依舊在擾攘,青年的女子在街頭走動,碼頭工人在碼頭上搬運麻包,屋里老人還在教訓孩子……

沒有人知道,他們剛才已經經曆了一次死亡.

而這一切,是所有修士都親眼看見的】個人都回頭重新打量著這個洪伯,每個人的心頭都有疑問,這是什麼仙法?實在太過強大了!有了這種仙法,天下何事不成?

不過彭文考卻面如死灰,看看下邊的泗水城,又看看洪伯,自you自主地一字一句道:"時~間~法~則?"

洪伯對他淡淡的微笑,點頭,"沒錯."

彭文考再不停留,也不管姬樓,扭頭就走,直往天空最頂端那張仿佛黑色嘴一樣的裂口走去.

"彭太子,等等我."姬樓匆忙跟上,兩人走到空間通道前,他才低聲問道,"時間法則是什麼東西?為何我在仙界從來沒聽過?"

彭文考心不在焉地回道:"我也是聽,今天還是第一次看見……想不到洪伯閉關十多萬年,竟然真的感悟到了基本法則,看來他在這一界停留的時間不會太久了,我得趕緊回去告訴父帝."

"這一界?仙界還是下界?"姬樓趕緊跟了進去,按照洪伯的力量,絕對是仙界中人,不可能是下界之人,不過姬樓又不敢確定.

此刻倆人已經踏入空間通道,來到仙界.彭文考冷哼道,"當然是現在這一界!"

姬樓雖然早有心理准備,可以聽彭文考出,他還是吃了一驚♀一界?仙界?他在仙界停留的時間不會太久?天吶!難道他要去……

姬樓又驚道:"那洪伯到底是什麼人?"

彭文考冷哼道:"不該你問的,就不要問!"

"洪伯,你到底是什麼人?"此刻,葉空也在問出同樣的問題.

彭文考等人走後,洪伯並沒有接受各大元嬰的邀請,而是簡單的寒暄以後,帶著葉空走在了泗水城的大街上.

大街上依然的熱鬧,沒有人知道片刻前生了什麼,他們還是一樣的生活,一樣的過日子,一樣的做生意,一樣的象以前每一天一樣.

洪伯看著街面上的人,淡淡的微笑,很隨意地回答道:"我是仙界的接引人."

"接引人?接引下界飛升的人?"葉空有些不相信.雖然他沒去過仙界,可是想想也不可能,這種接引的工作肯定是那樣最低級的仙人才會干,而洪伯一招嚇走彭文考,這種實力怎麼可能只是一個接引人?

洪伯笑道:"確實是接引人,或者接引使."

"那所有人飛升到仙界以後都由您接引嘛?"葉空又追問.

洪伯道:"不一樣,東南西北中五大仙帝各有不同,有的提供接引使,有的不提供,有的接引使是十八品仙將,還有的接引使是隨便找來的下等仙人……還有根據飛升的對象不同也不一樣,有的人飛升有人接,有的人飛升沒人接,還有的人飛升接引他的是鐵獄山的酷吏,恩,就像前段時間飛升的那個卿列偉……"

葉空暈倒;"接引卿列偉的是鐵獄山的酷吏?"他之前聽武鷂仙君曾經過鐵獄山,那一聽就不是個好地方,"鐵獄山是……"

"仙界關押犯人的場所."

葉空好笑,"想不到卿列偉那子算東算西,最後沒算到,自己一飛升就做大牢."

洪伯笑道:"誰叫他一下帶那麼多人飛升?"

"那洪伯您這個接引使,是屬于東南西北中哪個仙帝府呢?"葉空又問道.

"我不屬于哪個仙帝府,我只接我該接的人."洪伯依舊在笑,不過目光卻灼灼看著葉空.

葉空的心里沒來由的一跳,又心問道:"那麼接引使大叔→該接的人,又是什麼人呢?"

洪伯道:"去仙界以後可以接我班的人."

葉空笑了起來,"接引使大叔,大家飛升都是想成為仙人,永享仙福,誰願意飛升上去做十八品仙將呢?之前我認識一個養馬的仙人,也是十八品仙將……這麼的官,估計沒人愛做."

洪伯笑道:"十八品?那也算個仙將了,你做夢啊,我連十八品都不是呢,我根本就沒品."

葉空愕然,"那你就更沒戲了,大叔,不是我打擊你,你要接的人估計不是那麼容易找."

"是啊."洪伯看著遠方道:"確實不容易找啊."

"那洪伯……既然子有幸認識你,能不能……能不能請你教我點仙法呢?"葉空很心地又問.

"你想學什麼?"洪伯站定,饒有興趣的問道.

"時間倒流."

洪伯搖頭,"你學不會."

"滅神光."

洪伯搖頭,"這種低級法術我早忘了."

"天道之力."

洪伯還是搖頭,"各人的天道之力都有不同,教你是害你."

"化身成萬,縮地成寸,越界通道……"

洪伯還是搖頭.

葉空郁悶了,又道:"那洪伯你給幾樣我能用的仙器防身吧."

洪伯笑笑,卻問了葉空一個問題,"你相信天命麼?"

"天命?"洪伯的問題太跳躍,葉空想了一下,才回答道:"我相信有天命.我來到這片大陸,遇到五行升仙經,走上修仙之路,又得到五嬰大fa和五把飛劍的制法,後來又成為影族之主,這一切都是那麼不可思議,仿佛冥冥中早有安排,所以我相信有天命!"

洪伯點頭道:"既然你相信天命,就該知道天命早有安排,就象你遇到我,我救了泗水城的人,這些都有天命安排……你又何必在意那些仙器仙法呢?"

"洪伯,你的有點道理,可是……"葉空又皺眉起來.

洪伯笑道:"可是遇到仙人不要點東西對不起自己?好吧,那我也不能那麼氣,給你點見面禮."

葉空被人猜到心思,有些不好意思,不過聽見洪伯要給自己東西,他還是高興了起來.

洪伯道:"我能給你的只有一句話!那就是,你是天命之人,天命接我班之人,好好xiu煉,我等你……"

洪伯完,他的身形開始變淡,那淡淡笑容也漸漸的留在葉空腦海中.

"喂,大叔,你這是什麼見面禮,拜托,我不要做十八品仙將,更不要做沒品的仙將……"

上篇:八七二 冰雪之力 網     下篇:八七四 仙界仙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