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八七九 八門金光陣  
   
八七九 八門金光陣

譚懷笑道,"無妨,只要趕上就沒事,其實我們也是剛到沒有多久,倒是墮天真君到了不少時間."

葉空趕緊又一抱拳,"墮天前輩,有勞了."

墮天擺手道,"其實我也是沒辦法,我得把肉身給提前安頓好嘛……好了,閑話不,我們進去話."

墮天一話,後邊幾個尸陰宗弟子立即動了起來,只見他們各自取出一面三角旗,很詭異地做了幾個動作,又互相交錯了幾個方位.

本來荒涼的石頭山上,竟然多出了一個屋,石頭屋非常,不過里邊卻有一條通向地下的台階.

譚懷不由得感歎道,"墮天真君確實大才,這等以修士為陣眼的幻陣,竟然我都沒看出來."

墮天哈哈笑道,"這等雕蟲技,你就別取笑我了,若是你沒看出來,又怎麼會知道我早來了些時候?"

譚懷老祖也跟著笑起來.葉空不由得感歎,這些老家伙都成精了,聽他們話絕不要當真,不管是誇你還是罵你,可能都是騙你.

沿著通道走下去,便是一個非常寬大的石室,這里已經是山腹之中,這是墮天提前命人開辟出來的,修士開辟個這種山腹洞府也並不費事.

墮天笑道,"我讓弟子們隨便弄的,簡陋了些,大家莫要嫌棄."

依彤咯咯笑道,"我們都是來幫葉宗主忙的,又不是來享受的,只要能用就行."

葉空忙道,"不錯了,已經很不錯了,墮天真君真是有心了,葉我衷心感謝."

墮天擺手道,"我還得謝你降價給我全本功法呢,這點事不算什麼,我倒是消快著結束,我好回去閉關修煉."

譚懷道,"我也等著趕緊回去閉關呢."

依彤笑了起來,"那大家就做准備吧."

走進洞府中最大的石室,室中最惹眼的是一具白玉大棺材,大棺材四平八穩放在石室中央,顯得觸目驚心.幾人走過去,只見棺材蓋是透明的,可以看見里邊一個年輕女子正靜靜躺著.

女子面色潤,呼吸平穩,精制的鼻翼有節奏的微微扇動,飽飽的大眼雖然閉著,卻也可看見長長睫毛的顫動.

這正是葉空他們選定的肉身,和原來的黃子萱倒有幾分想象,這也是選擇她的原因.

葉空和江武藝對視一眼,確認一下.

其實奪舍並不是最重要的,最重要的幾個環節都在依彤真君那∪,她要在黃子萱的魂魄來到這一界,准備投胎時,將其三魂七魄收進葉空從滄北找來的凝神玉髓.

因為那三魂七魄已經在冥界被洗去記憶,所以在收進的同時,就要把雪魄珠中黃子萱殘留的魂魄也一起導入凝神玉髓.

再接著經過一段時間的融合,在凝神玉髓中讓魂魄和記憶完全結合成為一體,成為一個整體的元神.

最後,才是奪舍的過程.

這地下室只是為了將來凝煉和奪舍使用,而阻截黃子萱的三魂七魄還是得在室外.

所以依彤真君點頭查看了一番,則又去了室外,開始布置起來¤截冥界出來的投胎之魂,這種神通絕對是非同一般,依彤真君也絕不會免費交給別人,所以她在布置前,又讓她合歡宗弟子先布下一個迷陣,然後她獨自進入布局.

這下葉空他們就閑了起來,站在外邊聊天.

葉空道,"這陣法套著陣法,可卻都是迷陣,沒有強有力的防禦陣法,若是有人在關鍵時刻打擾,那就不好了."

"要什麼強有力的陣法?"墮天失笑道,"我們三個元嬰後的大修士在這里不比什麼陣法還要更加有力?而且這里乃是渺無人煙之地,既沒有礦石也無天材地寶,所以不會有修士的."

譚懷前後看看,卻搖頭道,"這里雖然荒瘠無比,沒有靈氣也無出產,可越是這樣越可能有邪修妖修躲藏,我們還是心為妙."

墮天有些不悅,丟下一句,便走回石室."要弄你弄吧,知道你們七星宗陣法強,也不用這樣顯擺吧?哼!"

譚懷也不理他,招呼來自己手下弟子,開始布陣.他先飛到空中查看一下地形,嘴里也不知道念叨了什麼,計算一下,便下來讓築基弟子們去忙活了.

譚懷此刻設置的陣法當然不是那種用陣盤陣旗臨時拉出來的,而是比較牢固和正式的大陣,那些築基弟子找好方位,平整地面,接著就會安置下一個盤形陣眼,陣眼上刻著密密麻麻的神秘符文,在陣眼中心伸出一個如同燈芯樣的細柱子,柱頭略大,那是安放靈石的地方.

譚懷一邊布置,一邊道,"葉宗主,此陣名叫八門金光陣,布置起來相對並不太難,只要找准位置,放下我七星宗的特制陣眼,連那些複雜的口訣也不要掐的,來,我教你認位置."

葉空一愣,沒想到譚懷願意把七星宗的陣法教給自己,雖然只是一種陣法,可譚懷既然拿得出手,那就不會太垃圾.

于是葉空和江武藝跟著,學習了一下尋找方位,安排陣眼.葉空他們也是聰明人,學了一會,也就明白了,如何尋找位置,預設陣眼,移動陣眼,確定方位.

不過葉空卻明白了,譚懷為什麼教自己這種陣法,那是因為此陣需要的陣眼乃是七星宗特制≡己如果想要,就得向他譚懷索要些特制陣眼,估計到時候對方就會開口講條件了.

葉空是個聰明人,也刻意防著這些老家伙,不過有時過聰明了也吃虧啊.譚懷教他這個,主要是為感謝他便宜出售全本功法,至于特制陣眼,譚懷也只想占個人,只要葉空開口索要,他立馬送上.

不過郁悶的是,葉空學完以後,並沒有開口,譚懷總不能主動倒貼吧?那也太吃飽了撐的不是?

"這八門金光陣,啟動後會出現強大的金屬性防禦陣法,就算來幾個元嬰,想攻破此陣也是不可能的."譚懷著,指指天空道,"不過上邊,我卻留下一個空門,因為這里是依彤真君展施引魂術的需要,同時也是黃子萱魂魄進入的地方,所以此處不能封閉,但是此處也是陣法的薄弱環節,晚上,我們幾人著重就要防禦這里."

他們話間,依彤真君已經走了出來,笑道,"布置個防陣還是需要的,我這招魂引魂大*法動靜確實大了些,那些修士還以為是靈寶出世的天兆呢."

准備工作全部就緒,譚懷又一算,道,"時間還有三個時辰,到了子時陰氣最甚的時刻就快了."

時間還有一會,大家便盤腿開始打坐,靜待那一刻到來.

幾個時辰,對修士來眨眼的事,日落月升,四周一片寂靜,幾棵不知道死了多少年的古樹,一輪圓月掛在枝頭,已經是午夜子時了.

依彤站起來,取出雪魄珠,道,"你們再告個別吧,雖然我還是有把握,可也不能打包票,也是有可能出現意外況的."

依彤這樣,江武藝的眼圈頓時了,走到雪魄珠前,和里邊的黃子萱相視,一下都不知道什麼了.

倒是黃子萱道,"武藝姐,別擔心了,我相信葉大哥的努力和大家的努力不會白費……就算有個三長兩短,也不要怪依彤真君,我知道大家為我都很盡力……還有,武藝你要好好照顧葉大哥."

黃子萱最後一句感覺跟交代遺似的,讓江武藝的眼淚滾滾而下.

而葉空則是有力的拍拍江武藝的肩,然後堅定對黃子萱道,"子萱,你就放心吧,我們一定會成功!"

黃子萱受他語氣鼓勵,眼中也閃過一絲亮色,"我相信你!"

接著,依彤道,"好了,我進去了,招魂和初步融合可能需要三個時辰左右,特別是最開始時的一個時辰,這是引來魂魄最重要的時候,受不得一點打擾."

"各位道友,有勞了,葉我感激不盡,等子萱獲得新生,各位都有再生之恩."葉空趕緊抱拳,給三人各自一拜,這種時刻,是最關鍵的時刻,別看葉空的堅定,他的心中也緊張.

依彤對大家點點頭,有叮囑了一句:"最開始的一個時辰最受不得打擾."她完,身形一轉,走進幻陣之中,開始作法.

"大家全部散開,方圓百里靜止人進入."譚懷立即向手下的築基真人命令道.

"可是那幾個村莊都在百里之內……"有一個築基修士躊躇道.

墮天開口罵道:"那就不要讓他們亂亂動!安心睡覺,放個屁也不行!"

七星宗和尸陰宗的築基修士也都趕緊點頭,只留下幾個七星宗弟子控制八門金光陣,其他的築基真人們全部都飛了出去,四散開來,心防衛.

"我也出去看著."江武藝向葉空點點頭,也飛了出去.

陣里,墮天,譚懷,葉空三人分別坐下,盤腿打坐,隨時准備防止不測.

上篇:八七八 還是吃虧了     下篇:八八零 驚人天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