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八八二 各有貪念  
   
八八二 各有貪念

在他們已經開始放松打哈哈的時候,葉空也已經飛了過來,看見雪岩獅被困在萬年尸毒中無法脫困,他也松了一口氣.不求殺死雪岩獅,只要再困住它們大半個時辰,那也就沒事了.

"有勞二位,我回去了."葉空點了個頭,又快返回.

畢竟大陣那邊沒人防守,就怕有人會調虎離山,所以葉空匆忙返回.

葉空剛一走,墮天的臉色突然一變,好象現了什麼不好的事,他的眼睛立即轉了過去.竟然驚訝的現,圍困著雪岩獅的萬年尸毒正在越來越淡.

"收!"墮天的這些尸毒來之不易,趕緊收了回來,收回來才現竟然少了一半.

墮天頓時大怒,冷聲道,"何方道友,有本事出來一見,不要在本君面前玩這些手段,哼,雪岩獅何時也學會收我的萬年尸毒了?"

確實,雪岩獅根本沒有收取尸毒的能力,而且這兩獅連靈智都沒開,它們可能會使用收尸毒的法寶麼?

聽墮天一,躲在暗中的兩人傳音道,"大哥,他是不是現我們了?"

"不可能,別理他,再加一把勁,讓兩獸纏著他們……剛才那個葉空,你也看見了,不過剛結丹,馬上讓天一出手搞定他!"

"好的,大哥,我已經感覺到了,那些陰煞不但有我們這一界的陰煞,還有很多來自冥界的億萬年陰煞,不但可以給我們修煉用,將來還可以用來煉制級厲害的法寶法器."

大哥笑道,"這些冥界陰煞並非這一界之物,只被陣法強行吸在這里,等她施法完畢,陰煞還會化成絲絲縷縷返回冥界.可若是被我們吸來,無法返回……嘿嘿,施法之人將來必遭天譴!"

二弟笑道,"他們得天譴,我們得寶物,當真是好算計,大哥,我越來越佩服你了."

兩人完,手中法訣連打,而兩只雪岩獅則更加瘋狂起來,立即就把墮天和譚懷纏住了.

另一邊,被尸陰宗築基弟子圍困的張天一妖異的長眼微微一挑,流露出一些輕蔑.他已經得到了命令.

要開始了嘛?嘿嘿,師尊那邊不過是個剛結丹的修士而已,那就讓我出馬吧!

與此同時,遠處無名山上,黑色陰云中已經有道道金光如線,從下邊的八門金光陣中射出,直插濃厚的陰氣云層,這是依彤真君使用神通開始探察黃子萱的魂魄了.

"異寶要出世了啊!大家快搶啊!不能讓外來的修士搶了我等的機緣!"張天一突然大喊了起來.

昊陽宗等人一看,個個也都激動起來,象這麼大的天兆,會出現個什麼異寶呢?不定這機緣真的是自己的呢!

不過他們還是不敢動,畢竟還有個大修士的威脅呢.他們昊陽宗能存在至今,很大程度就是緣自隱忍,平日里就連黑煞和白煞也不敢得罪,又何況是墮天這樣的大修士呢?

他們不動,可有人動了,張天一一邊起哄,一邊就吐出了法寶.別看張天一外表白淨,瘦瘦高高,一身白底鑲金邊的長衫,象個有錢的讀書人.可法寶竟然是個圓圓的缽盂,內里汙濁不堪,血腥味十足,若是換一個不是修煉陰煞的人,真的不忍心把這玩意往嘴里吞.

張天一法寶出口,再不等待,對著眼前尸陰宗弟子一指,喝道,"收!"

這只陰煞缽盂雖然外貌肮髒,可端的是厲害,瞬間變得水缸般大,把面前的尸陰宗弟子直接收了進去.

"啊!"那尸陰宗弟子一聲慘叫,竟然一下變成了膿血.

其他的尸陰宗弟子大驚,吼道,"大家快!他們想沖進去!師尊交代,全部殺光!"

尸陰宗弟子們雖然都只是築基弟子,可是這些築基真人都也不錯,一個個帶的僵尸都不簡單,其中竟然有相當于結丹水平的銀尸.

銀尸當先,後邊十來個鐵尸,由尸陰宗弟子操控著殺了過來.

張天一吼道,"馬道友,莫非你要束手待斃不成?事已至此,不如殺將出去!"

姓馬的老者心中叫苦不迭,知道被這子綁在了一輛戰車上,可是卻還又沒辦法,那些僵尸毫不留,自己和弟子們總不能枉死在這吧?

"昊陽宗所有弟子聽令,由我擋住銀尸,其他人殺出去!"姓馬的一聲喝出,立即放出法寶,和銀尸站在一處.

其實姓馬的老者和昊陽宗弟子也都是有些私心的,若是他們真心想要撇清關系,只要合力將張天一殺了即可.

可是眼看異寶將要出世,誰不眼,誰不想趁亂搶奪,若是得到異寶,哪管別人死活?一起沖吧,殺吧,誰得到異寶那是誰的機緣!

不過姓馬的很快現自己又被耍了.本來他由他抵擋銀尸,那是因為張天一在和銀尸大戰……想必兩個結丹老祖戰銀尸沒問題吧.

可誰知,他才和銀尸一交手,張天一立即收手遠遁,把抵擋銀尸的任務整個都交給了他.

"張天一!你……"馬姓老者幾乎要氣得吐血.

"馬兄先抵擋一二,張某先去前方給你們打探消息."張天一得意一笑,腳尖一點,飛劍載著他從尸陰宗弟子的頭頂飛過,直向無名山頭殺去.

姓馬的蠢貨,你們昊陽宗的去做炮灰吧!張天一得意一笑,架著遁光飛近,眼看就要來到山頭附近,那漫天的滾滾煞氣,就在眼前了!

異寶,都是蠢貨!這里最大的異寶就是這滿天的冥界陰氣,這才是陰煞中人最看中的寶物!

正當張天一自以為得計,可是一個人卻站在了他通向無名山的路上.一個青衣少年,一腳踏著一把飛劍,高高站在空中,冷眼看著張天一,眼神仿佛在看一個死人.

張天一心中大怒,這是老子經常用的眼神,你一個剛結丹的拽什麼拽?

他不服地冷哼道,"前方的道友莫非就是混元宗宗主葉空?"

葉空冷道,"既然知道我名字,看來你也是有備而來.好吧,你死的不冤枉,准備受死吧!"

張天一哈哈大笑,"別他娘的自以為是了,宗主怎麼樣,你不過就是一個剛結丹的而已,告訴你,我張天一不但是結丹中期,而且我的實力比一般結丹中期還要略勝一籌!"

張天一認為自己很牛了,別看老子結丹中期,可實力已經達到結丹後期,那是你一個剛結丹修士只能仰望的存在!

可那個葉空卻貌似一點沒害怕,面色和眼神一點沒變,仿佛剛才張天一的話,他沒聽見似的.

"不管怎麼樣,你還是結丹期的實力……那我也告訴你……"葉空嘴角浮起一絲笑意,"我從來就沒把結丹期的放在眼里!"

狂,太狂了!一個比一個狂!那就手底下分高低吧!

沉碧烏金劍!

葉空右腳一抬,腳下銀色飛劍橫空飛來,穿越過滾滾陰氣,化成一道筆直銀光直射張天一.

張天一也不敢大意,忙又指揮他的陰煞缽盂迎上……

鐺!一聲清脆的撞擊聲.沉碧烏金劍竟被阻擋,劍尖抵在缽盂的外沿口.

"傳中混元宗宗主的級飛劍,不過如此."張天一冷哼.

自從葉空大戰6振,兩把級飛劍法寶也因此出名.特別是紫玉烈水劍,這交對6振造成傷害,卻讓那些圍觀弟子吃到苦頭.

張天一用自己的缽盂擋住葉空飛劍,心里又是得意一番,正道聯盟的修士果然個個沒有見識,這麼一把普通飛劍,也流傳成級飛劍?那我的缽盂,豈不是級牛叉大缽盂了?

不過葉空卻依舊微笑,"是嘛?"

葉空完,沉碧烏金劍銀色表面上,突然有細碎的金光高亮起來,那些星星點點的金光從劍尖到劍尾次第閃過,銀劍表面仿佛有一層金水流過.

在下一秒,沉碧烏金劍仿佛湧出一股強大的沖勁,向前推動──咔!劍尖竟然刺進缽盂壁上分毫.

張天一悶哼一聲,法寶受損,他也因此受傷.

不待他話,沉碧烏金劍表面金光又一次閃動──嗑~一聲金鐵摩擦之聲,劍尖整個嵌入缽盂外壁.

而且,沿著裂口,缽盂壁上又延伸出無數蛛網樣的裂紋.

"收!"張天一不敢再和他硬頂,否則缽盂遲早要裂成幾半.

他收回缽盂托在手中,陰森森道,"看來傳非虛,此劍確實非同一般……"張天一著,竟然端起缽盂,如同飲水一般,將剛才尸陰宗弟子所化膿血一口喝下.

看見這一幕,就連冷靜的葉空也不由得皺眉,覺得惡心.可張天一卻無所謂地笑笑,張開滿是血汙的嘴,道,"那就讓你看看我們陰煞宗的神通吧!"

"血汙化劍!"張天一的腹部向內猛地一收,一開口,一道腥臭的血汙噴出,而那道血汙,竟然隱隱形成一把長劍,直刺而來.

這血汙化劍有兩種功效,一種是攻擊對方,同時還可以汙人法器,使對方法器法寶和主人斷絕心神聯系.

看著那血汙長劍射來,葉空心念一動,收回沉碧烏金劍,同時左腳一抬──紫玉烈水劍!

紫玉烈水劍離弦而去.

上篇:八八一 雪岩獅     下篇:八八三 借尸還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