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八八五 原諒昊陽宗  
   
八八五 原諒昊陽宗

一個時辰後,八門金光陣上方的黑云消退,冥界陰氣已經全部消失一空,月亮,星星都露出了臉.

握過後,墮天和譚懷一直在打坐,也可能在嘀咕大玉的身份,總之他們看向某人的目光又已經不同了.

在這些元嬰老怪的眼中,一次又一次提升葉空的地位,可每次葉空有所動作,都會讓他們覺得又一次輕視了這子.

年輕人不可輕視呀.譚懷心里嘀咕著.

葉空也不管他們在想什麼,也盤腿坐著,手中拿著大玉搶來的儲物袋♀個儲物袋是白煞酬使用之物,上邊的神識非常牢固,不是一時半會就能煉化掉的.

最重要的是,黃子萱況不明,葉空也實在沒心去煉化這玩意,所以干脆就放進儲物戒指中,安心等待.

月落日生,陽光普照,又是一個蠻荒邊沿的早晨,村子里邊的村民渡過一個無眠之夜,外邊那麼大的動靜,聾子都能被吵醒!

現在天空明亮,村民們也戰戰驚驚地走出家門,他們驚訝的看見,在數十里外最高的那個石頭山上,屹立著一座八面體金光燦燦的大陣.

更驚訝的是,原本那些高高在上的昊陽宗仙師,都低著腦袋,安靜站在山下,有七八個仙師甚至跪在山下,一動不動.

"那個跪著的

老仙師不是馬長老麼?"有村民認出了領頭跪著的一人.另一個村民道,"聽馬長老已經是什麼金丹老祖了,非常厲害,在昊陽宗里也是核心人物了."金丹老祖,核心長老,這樣的人都跪著,那山上金光大陣中……眾多村民都嚇得伸伸舌頭,不敢多."昊陽宗當家元嬰?"墮天翻了個白眼,看著眼前這個干瘦的老者,元嬰四層,剛入元嬰中期,在墮天眼里還不夠看."正是,老兒李厚臻便是."干瘦老者賠著笑臉道,"昨天夜里確實是誤會,今日特來賠罪……"墮天沒理他,擺手道,"別跟我這些,這里我了不算."李厚臻一來就看見大陣里三男一女,兩個男修士都是大修士,另有一個結丹男修和一個築基女修,又看見墮天頭戴高冠,一看就是人上人的角色,還以為墮天是老板.

可誰知墮天他了不算,李厚臻又把目光看向穿著格紋道袍的譚懷.可譚懷一直在打坐,根本不睜眼,李厚臻也不敢去打攪☆後只有那一對正在低聲話的男女了.李厚臻只好又來到青衣少年面前,指指譚懷,低聲問道,"這位友,敢問那位前輩可是混元宗的葉空前輩?"這李厚臻一直在閉關,又身處蠻荒,今天一出關,便聽中土正道聯盟出了個厲害人物葉空,而他的弟子們,現在就把這個葉空給得罪了,所以現在就把譚懷當葉空了.依彤真君就要出來,葉空心里緊張,哪有時間跟他廢話,擺手道,"昊陽宗的?一邊呆著,若是子萱有個三長兩短,誓殺你等雞犬不留!"對昨晚之事,葉空已經是恨極了△知道老子在救人,還要來攪和?簡直連人性都沒有了.所以不管是昊陽宗或者陰煞宗,葉空都是殺之而後快的.聽葉空這種口氣,李厚臻心里大怒,心道,你算哪根蔥,一個才結丹的老祖而已!我給你面子是因為你的長輩在這里,否則我一個元嬰中期的怕你?

李厚臻雖然心里生氣,可臉上卻不敢表露,只好尷尬地站在一旁,進退兩難.倒是江武藝看不過去,雖然昊陽宗有些責任,可責任不大,更何況人家一早就來致歉了.江武藝委婉道,"李真君,我夫君脾氣不好,心里又十分擔心此事成敗,此刻還是莫要打擾他為好."脾氣不好?一個剛結丹的敢對元嬰修士脾氣不好?你不是找死嘛?李厚臻心里又腹誹了一句,後退兩步站在一旁↓在這時,幻陣中走出一對合歡宗弟子,接著又是一對,四對男女走出,依彤這才走了出來.眾人都連忙過來,葉空當先一步,問道,"如何?"葉空真是緊張的要命啊,要知道他去滄北,曆經九死一生,得到凝神玉髓,目的可不就是救活黃子萱.而昨天夜里又生那麼多事,他不得不擔心.江武藝也是緊張的要命,緊緊抱著葉空胳膊,生怕聽見什麼不好的消息支撐不住.依彤真君也沒回答,而是一抬手,從云中露出一個細長的紫色礦晶,這就是被依彤打磨過的凝神玉髓了.此刻礦晶中,一個親切的面容,正在對葉空等人微笑.

"成功了!"葉空大喜.江武藝則驚叫一聲,丟開葉空跑上來,流著淚道,"子萱,太好了,太好了,你現在魂魄都找到了嘛?"黃子萱在里邊點點頭,就聽依彤道,"回頭她就要奪舍了,不要讓她心太激動."那邊譚懷捋著山羊胡子,微笑點頭,而墮天則是歎道,"幸好成功了啊,也算我等昨夜沒有白戰一場."依彤皺眉道,"昨夜是何人這麼不長眼?兩個元嬰後期大修士在這,也有人敢惹事?就聽見外邊轟隆隆的聲音."墮天一指李厚臻道,"還不就是這些不長眼之人."李厚臻嚇了一跳,忙走出來,苦笑道,"見過幾位前輩,昨夜我昊陽宗幾名弟子確實不長眼,惹惱了各位,現在我已將他們帶來接受前輩們處罰,絕不姑息!""處罰?"依彤笑笑道,"讓我們葉宗主決定吧,我還有事."依彤拿著凝神玉髓,走進地穴中.不過臨走時,黃子萱倒是良心好,在玉髓中喊了一句,"葉空哥,不要為我再造殺孽了."

李厚臻此刻再不知道誰是葉空,那就真傻了.他心里一驚,暗叫僥幸,沒想到這個才結丹的少年才是真正的大老板啊!幸好,幸好剛才沒對他什麼過份的話,唉,閉關太久,眼神都不行了."葉宗主,剛才老朽冒昧了◎夜確實是我昊陽宗弟子不是,現在我已經將他們都帶來了,任憑您處置,問昊陽宗絕不會心生怨恨,這里還有點禮物,祝賀您道侶獲得新生……"李厚臻著,遞上一只儲物袋.其實葉空本來不想饒了馬姓老者,他們當時的目的絕對是想搶寶,而不是逃走,這是兩個性質的問題.不過黃子萱了,不要再造殺孽……那就不造吧,我葉某人這次也聽人一次勸.葉空接過儲物袋,道,"既然如此,便放過昊陽宗一回,那個姓馬的,讓他以後心為是,凡事不要被寶物沖昏大腦!"李厚臻心里一松,忙謝道,"是是是,我這次回去就讓他閉關思過,讓他感激葉宗主大人大量.""還有……"葉空又道,"你昊陽宗可以放過,可陰煞宗卻絕不能放過!那黑白雙煞和一干弟子,勢必斬盡殺絕,一個不留!"

葉空這樣,也是稱了墮天的心.墮天忙道,"的沒錯,剛好我們還要在此停留月余,黑白雙煞,誓殺之誓殺之!"李厚臻心里一喜,其實昊陽宗也是飽受陰煞宗欺壓,滅了陰煞宗,對他們只有好處,沒有壞處.他忙道,"那陰煞宗所在就在蠻荒中的一處地下,我去過一次,此宗弟子不多,而且都是些女子,除了黑白雙煞和他們的弟子張天一,其他都是任他們取用的女子,我們這就過去.""好!"老熟人變成老仇人,那簡直比一般的仇還要恨上三分,墮天迫不及待跟著李厚臻等人去黑白雙煞的老巢.而譚懷則忙著命人重新設置八門金光陣,把陣頂空門封閉.雖然黃子萱的魂魄已經招回,可是這才完成關鍵的第一步,接下來還要在凝神玉髓中溫養數日,找個狀態最好的時間讓她奪舍,然後還要觀察些日子,等身體和魂魄融合,還要測試靈根是否能修煉,一共還需要個把月時間.八門金光陣布置妥當,這里就安全多了,就算黑白雙煞再來,也無法攻入了.其實黑白雙煞已經遠遠看過了,現沒有什麼可乘之機,也只好悻悻離去.畢竟,白煞現在又受傷了,以他們現在的實力,根本什麼事都做不成.看著遙遠處山上的金色陣法,黑煞背起白煞走進怪石嶙峋的蠻荒中,"滄南已無我倆立足之地,我們還是進蠻荒尋找黑龍城吧,地圖雖然沒了,可大致方向我記得."地下,臨時洞府中.洞府最寬大的大廳門口,葉空和江武藝靜靜站立,看著大廳中央,依彤真君正在布下道道禁制,隨著她手中法訣連掐,大廳中央形成一塊由懸浮著的符文包圍的空間.空間中央,一口白玉大棺材安靜躺著,在棺材上方,凝神玉髓靜靜地浮著,一動不動.依彤忙完,走出來道,"好了,我們能做的只有這些,下邊就看她自己的了,應該不會出什麼問題°們就別在這呆著了,反而會影響她的緒."依彤完又道,"我有點累了,我去打坐恢複一下.""有勞了."葉空忙拱手行禮,送走依彤,接著,他就跟江武藝也去了一間空房間.

上篇:八八四 我很厲害的     下篇:八八六 子萱新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