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八八八 閉關十年  
   
八八八 閉關十年

葉空看了看,那玉符片收了起來.他也不想去那什麼黑龍城賺靈石,更何況,這玩意畫的實在是太差勁了,就是些看不懂的線條,照著這樣的地圖,估計沒去到黑龍城,先到了云遙了.

除了這塊玉符片,另一樣讓葉空關注的是一只的幡旗♀是一塊墨綠色的三角形幡,上邊用金線繡著不少的古怪符文,葉空一個不識,看上去更是增加了不少神秘的感覺.

這面幡旗是非常精致的,和葉空儲物戒指中那只百魂幡,簡直是天上地下.葉空取出百魂幡一抖,青光閃現,一只白脖青狼出現.

"這是一面很不錯的獸魂幡,制作很精良,一看就是名師之作."嘯風狼王看了一下以後道.

"獸魂幡?"葉空點點頭,又道:"如此精致的獸魂幡,也不知道里邊是何獸魂,威力如何?"

嘯風狼王大嘴一咧,咧出一個很詭異的笑容,想話卻又沒好意思.

葉空鄙視道:"好了好了,別擺這幅表,跟灰太狼似的,煉化以後讓你住進去,獸魂就歸你了."

嘯風狼王被猜中心思,嘿嘿笑了笑,安心等待葉空煉化獸魂幡.

三天以後,陣法中.葉空手中法訣一打,獸魂幡巍然掉落,穩穩插在面前地上,一面大幡迎風招展,氣勢磅礴.

葉空煉化以後心里有些後悔了,想不到獸魂幡中竟然有一只洪荒獸的獸魂,不過那只洪荒獸此刻正在睡覺,怎麼呼喚都喚不醒.怪不得當初白煞也沒使用這面強大魂幡,估計他也是無法喚醒那只老虎外形的洪荒獸.

"我當是什麼洪荒獸,這叫魘虎,整天都在睡覺,不過等它醒了還是很強橫的.它最厲害的就是那雙眼睛,只要看著它的眼睛,就會被迷惑,神志不清,最後也跟它一樣的大睡不起,一覺睡到死."

"哇,這麼厲害?"葉空更加後悔.

不過嘯風狼王這家伙完以後就嘿嘿一笑,化成光團鑽進獸魂幡,"這只魘虎歸我了,等吃掉這個魂魄,我也距離化形不遠了!哈哈哈!"

嘯風狼王吃掉魘虎的魂魄開始消化,葉空的所有事都基本安頓好,于是便抬手一掃,把桌上東西都收進儲物戒指,然後安心的閉目打坐.

……

時光荏苒,歲月如歌.颯颯西風吹落一山花,又有春燕早早往南飛.修仙無日月,一打坐間,便是數年不經意的過去.

轉眼間,花開花落五次,五年時間,對于滄南大陸來,不過是滄海一粟罷了♀五年可以是滄南大陸最過平靜的五年,各家的當家的元嬰都在閉關修煉.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,結丹老祖也都跟著修煉,築基真人也都閉關了起來,就連那些煉氣修都也有樣學樣.

大家都在閉關,可以這五年的關鍵詞就是閉關∵在大街上看見一熟人,你最近在干嘛?閉關啊≤之這年頭,你不閉關都不好意思出來見人.

開個玩笑.不過大家確實都在閉關,當然了,有閉關的就有出關的.

云符宗山頂,突然被一陣氤氳之氣籠罩,氤氳的氣流中,有金光似金線一般的射下,伴隨著隆隆的雷聲,一個年輕男子的背影出現在半空.

云符宗弟子都出來觀看,有人驚呼,有人失落,這種天象顯示,有人結丹成功,出關在即.

有人成功的出關,卻也有人不成功的出關.

混元宗某個靈氣的充裕的島洞府中,一個方臉的高大漢子睜開眼,面上有煩躁之色,顯然他的修煉並不成功,可以這五年沒有絲毫的進展.此人正是混元宗元嬰長老李浩天,也不知道為什麼,他一打坐,就會產生心魔,就老是想起當年那個凡人女孩,對他,終身不嫁,只等君回……

其實哪一個修仙者沒有一點刻骨銘心的事呢?仙人凡人,本來就是走在兩條直線上的人,只在偶然的時間交錯,交錯一次,以後再無相見之日.

李浩天五年沒有修為進展,心中有些煩躁,開口道:"還是去看看她娘家的後人吧,斯人已去,關照關照後人,也算良心有個安慰."

李浩天站起身來,一揮大,陣法頃刻消散,他走到靜室門前的一面大鏡子前,想略微整一下儀容【在鏡前,鏡中映出一個高大的男人身影.

"如果她現在還能看見我就好了."李浩天不由得感歎.

可這時,突然鏡中一閃,出現一個青銅人臉.

"自我介紹一下,我叫萬里輪回鏡,我可照萬里,可看你前世今生,李真君,難道你不想看看你心中的女子,此刻投胎在哪里,是吃苦還是享樂,身邊又有沒有男人,你能不能再續前緣呢?"青銅人臉開口笑道.

確實,他的話還是很有誘惑力的,李浩天在那一霎那恍惚了.是呀,如果能找到她現在的輪回之處,再續前緣多好,就算她投胎做了男兒,那也可以收作徒兒,也算對她有個交代……

看著李浩天恍惚,青銅人臉又加把勁道:"還有啊,其實李真君,我覺得你完全可以做宗主,想你一個元嬰後的大修士,你為什麼要聽一個剛結丹的家伙指使呢?你想看看你的未來嘛?我可以讓你看,讓你看看你有多麼的風光……"

青銅人臉到這里,李浩天突然笑了起來,"我我這五年老是有心魔,原來是你這家伙在搗亂……哈哈,用你的話,我一個元嬰後的大修士,我愛聽誰的,就聽誰的,我用聽你指手畫腳嘛?我覺得葉宗主在,我們混元宗,我李浩天,將來才會風光!失去了他,我還會風光嘛?如果他不回來,混元宗現在怕是已經淪為中門下門了吧!"

青銅人臉忙道:"不是不是,李真君,你聽我,我有最好的修煉方法,我有最強的法訣,我可以保證你在短期內化神,我還能讓你擁有你想不到的財富,你相信我,沒錯的,咱們不靠葉空那子也能風風光光……"

李浩天譏笑一聲,反問道,"就如同之前海天宗的孫晉善一般?"

青銅人臉忙叫道,"意外,那絕對是個意外."

"意外?呵呵,總之你破大天我也不會相信你!老夫活了幾百年豈會受你蒙騙?去死吧!"李浩天一抬手,將鏡子擊得粉碎.

而那個青銅人臉也化成一道虛影,飛出島洞府,直入云霄.

"唉,看來這些老家伙確實不太好騙啊."青銅人臉在虛空中歎了一聲,又自自語道,"天命之人,哼,我就要讓你的天命之人死掉或者被我誘惑!算了,我再去轉轉,找個雛兒來騙一騙."

此事一過,混元宗又陷入平靜,李浩天也沒出去,心魔已去,他沒必要出去,只是給葉空的洞府了一份傳音符,便又開始閉關了.

轉眼,又是五年過去,五年又五年,一共是十年過去.

這天,對著混元宗方向的烘上,駛來一艘巨大的木帆船.此船長約兩百步,船頭離水面也有幾米高,是一條高頭大船,此刻風帆全部豎起,接著順風之勢,馳往混元宗方向.

船頭上正站著一對修士男女,男子年輕儒雅,相貌英俊,特別是告別少年的青澀,露出些許成熟男子的氣勢,看得那些船家女子心神搖拽.

而那個女子更是美貌的不可方物,特別是她的美麗中帶著成熟,成熟中帶著豐滿,那高高又挺拔的胸脯,堪稱完美.

不過這兩人卻並非一對.

"姑姑,還有數日就可以到混元宗了,您也不要著急,行船就是慢了點,不過駕法器飛行也忒累了."男子站在船頭,任風吹撫大.

被叫做姑姑美貌少*婦笑道,"十年不見我那兩個徒兒,很快就要見面,如何能不急?"她完又反問道,"俊鋒,莫非你不想看見你那好友?你們可是有十六七年不見了."

這個男子正是曹俊鋒,他聽曹慕色到葉空,心中想起當年友,立即笑道,"我當然也想見那子,想不到他也結丹了,還在我之前……"到這里,曹俊鋒臉上笑容突然消失,眼中閃出些精芒,冷道,"我以為我資質不錯,修為最快,我倒不相信,他一個五行雜靈根憑啥比我快!哼,我結丹以後又花費五年時間,修煉到結丹二層,我倒要看看,他此刻是何修為!"

曹俊鋒完,還用手在船欄杆上猛力一拍.

曹慕色有些吃驚于曹俊鋒的態度,她收回看著遠方烘的視線,美眸打量了一下曹俊鋒,這才教訓道,"俊鋒,你們同輩之間,互相不服,互相比較,你追我趕,力爭上游,這些姑姑明白,也認為是好事……可是你別忘了,你和葉空他們,是多年好友,是有深厚的友誼和同門之的……"

曹俊鋒笑了起來,好象又換回了一個人一樣,他笑道,"姑姑,我和那子的感還用您,哪次他惹事以後,哥幾個不是毫不猶豫站在他身邊?"

曹慕色臉上有些恍惚,點頭道,"哦,那就好."雖然她信了曹俊鋒的話,可心里還是有些不安,特別是曹俊鋒剛才不經意間露出的那個凶厲眼神……

不過想想,曹慕色還是覺得自己多心了.曹俊鋒雖然資質不錯,可是從性格還是比較軟的,應該不會出什麼過份之事.

正在曹慕色心中暗自思量,船後的遙遠天際,迅追來一道巴掌大的烏光.

那烏光越來越近,個頭也越來越大,等到了近前,才現是一只大絲毫不亞于木船的飛舟.

"轟!"飛舟度極快,帶起的氣流也多,當那黑色的弧形底部從帆船上方經過,出巨大的氣流聲.

飛舟從帆船上空一擦而過,直飛向遙遠處.不過奇怪的是,那飛舟竟然又是一個漂亮的甩尾,在天空劃出一條弧線,又對著帆船飛來.

"下邊可是云符宗曹家道友?"飛舟上走出一對穿著格紋道袍的中年道侶.

上篇:八八七 坐化崖     下篇:八八九 修為大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