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八九零 一之仇  
   
八九零 一之仇

最後還要一下的是琵琶珠空間,隨著葉空境界的提升,琵琶珠的空間也擴大到了千畝的方圓,變成薄膜的邱國鋒也舒服了兩天.不過也是短期的,葉空境界提升的快,也趕不上它長大的快,也不知道最後會長成一個什麼模樣.

不過隨著空間的變大,葉空也看出來的,這空間的地面還是有著淺淺的弧度,看來這還真的是一個星球♀讓葉空有些感歎,如果等空間完全打開,真的是一個星球,那自己不就是什麼創世神麼?和開天地的盤古是一個級別的啊.

葉空等級提升以後,符咒大全里又打開了不少頁面.中品下階和中品中階的符咒全部都出來了.中品下階的符咒主要是制作符寶類的符咒,實際作用就是把法器或者法寶的威力煉化進符咒中.而中品中階的基本都是陣符,和下品的靈修坐陣陣符不一樣,中品的陣符非常強大,可以把各種陣法靈文煉化進入,使用時,只要以靈力激活,眨眼時間就會布出一個強大的陣法.

其實陣符還是蠻強大的,只是葉空來到滄南大陸,對陣法這玩意一直都不太精通,目前所會的,也不過是靈修坐陣這類的簡單陣法,如果讓他為了陣符去鑽研陣法,那是不可能的,所以他只好暫時作罷.

不過他也對中品上階的靈符充滿了好奇.中品下階是把法寶的威力壓縮進符咒.中品中階是把陣法的威力壓縮進符咒∏中品上階,又是把什麼壓縮進符咒呢?

葉空把琵琶珠送進時光塔,又取出黑衣魔宗的令牌,心念一動,便出現在黑衣魔宗那黑色的屋里.

"尊貴的臨時長老,弟子九五二七號,歡迎回到黑衣魔宗,在這里……"來到黑衣魔宗,芸茜好聽的聲音響起,對葉某人已經換了稱呼.

不過貌似他不太感冒.

"又弟子又長老,什麼玩意兒."某人哼了一聲,問道,"可有留?"

"沒有."

"那我的存款可有變動?"

"有,作為臨時長老,您每年的供奉為十萬塊靈石,十年增加了一百萬靈石……"

"待遇不錯.)"葉空點點頭.

卻聽芸茜又道,"您的支出是每年十萬塊靈石,十年也是一百萬,由十七號長老劃走."

葉空大怒,"這個老子,屁事都沒有辦,就記得扣靈石,十年沒有一句留給老子,卻劃走一百萬?"葉空來回踱了兩步,道,"給我個信息給十七號,問他到底怎麼回事?"

巧的是十七號正好在,立即就回了信息.尋找黃詩詩的任務沒取消,市井魔宗並沒有放棄尋找,當然每年扣靈石.另外十七號又了,現在已經略有眉目了,要不要取消任務?

"日他先人板板,沒有眉目的時候我都付錢了,現在有眉目了,我還取消個毛啊?"葉空也不在乎那點靈石,擺手道,"讓他繼續查吧,恩,再加一句,靈石要多少都可以,必須趕緊給我找到黃詩詩,我可舍不得她做五十年的建築工."

等芸茜給十七號了信息,葉空又問道:"其他就沒有信息了?那個八七二六號弟子也沒有信息?"

八七二六號就是法魔宗的潘東真君了,葉空還在等他去五行仙府的消息,如果是葉空一個人去,那就太勢單力薄了,而且,葉空連怎麼去都還不知道呢.眼看距離開府之日還有七八年,潘東如果有心,應該會來一個消息.

不過很遺憾,根本沒有消息.葉空也只好歎息一聲,沒辦法,修為低啊,人家看不上.不過既然人家不想帶,葉空也不可能主動個信息過去詢問的,其實葉空內心還是有點傲氣的.

出了黑衣魔宗,葉空直接傳送去了滄北幻境之城,十年過去,諸凌飛的化神也應該出關了吧.

當葉空來到幻境之城,諸凌飛正和凌紫秋聊天呢.看得出,這些年來,她們相處的還是不錯的.

好久不見,諸凌飛看見葉空居然有些靦腆,凌紫秋在諸凌飛耳邊咯咯笑著了幾句,便把諸凌飛推了過來,然後她便先行離開了.

"恭喜主人境界大幅提升."諸凌飛看見葉空一下提升了八層的境界,也是有點吃驚的,這種修煉度,就算是云遙的那些魔修也是望塵莫及的.

"哦,我要先恭喜你化神成功."葉空點點頭,在大椅上坐下.

諸凌飛送上一杯靈茶以後道:"那還不是托主人的福,若不是來到滄南認識紫秋姐姐,我哪有這麼快化神?光是化凡的一途,就得花費我幾世上百年的時間."

葉空點頭又問道:"你是啥時候出關的?"

"兩年前."諸凌飛低頭道,此刻的她沒有化神神君的高傲,倒是有點媳婦一樣的楚楚動人.

"恩,若是我早出關還來早了."葉空又點點頭,又道:"那你的化神結界是什麼?"

"你看看便知."諸凌飛完一抬手,雙手靈活地掐出一個法訣,然後雙臂一展,仿佛把什麼拉伸開……

瞬間,葉空覺得自己來到了一片青山之上,自己正坐在山頂的一塊青牛石上.山頭上綠樹成蔭,低矮處有花草,而遠方一條大江穿越在山峽之中,大江上有著水墨畫一般的白鷺,飛舞盤旋.

葉空道:"原來和李晨琬的結界一樣,也是水墨畫的結界."

這時諸凌飛的聲音傳來,"主人,不一樣的.她的結界是以畫和詩為主,而我這個純粹以畫為主,在這個空間里,我想畫什麼,就畫什麼!"

諸凌飛的聲音一下高亢起來,葉空突然感覺到一種不太好的感覺,忙道:"凌飛,好了,我知道了,你放我出去吧."

葉空覺得有些不妥了,他沒有帶琵琶珠,就連諸凌飛的本體畫也留在琵琶珠中,此刻若是諸凌飛想要對他不利,他根本沒有壓制手段.

諸凌飛的笑聲在整個結界里回蕩,高傲而肆虐.

"哈哈,主人,你還想逃走嘛?在我的結界里,我就是主人,我了算,一切都得聽我的!我畫什麼,就是什麼,這就是……化神之威!"

葉空惱道:"諸凌飛,你要干什麼?莫非你要叛我不成?"

葉空已經取出了黑衣魔宗的令牌,若是諸凌飛真有什麼動作,他就只有先回去黑衣魔宗再了.不過諸凌飛接下來的話讓他安心了一些.

諸凌飛道:"叛你?我還不想,再我知道我根本沒法殺了你……就算殺了你,我的本體也不保,我沒必要和你同歸于盡……再了……"諸凌飛悠悠又道:"再,你還是我的第一個男人,也是最後一個男人."

"那你什麼意思?"葉空被她搞的莫名其妙.

這時諸凌飛聲音一尖,道:"當日你如何對我,我便如何對你!"

她的聲音一完,葉空身邊草地上立即鑽出數條藤蔓一樣的觸手,觸手快如閃電,眨眼就捆住了葉空的手腳,接著,觸手猛地收縮拉伸,幾條觸手快拉開,一下把葉空呈大字型縛在青牛石上.

再接著,平滑的青牛石上也有了動靜,葉空的脖頸,四肢處,都伸出黑色的鐐銬一般,咔嚓一聲,把葉空死死固定在青牛石上.

這時,剛才在大江上盤旋的白鷺飛來,停在葉空的身邊,嚦嚦怪叫著,用那尖尖的長嘴咬扯葉空的衣服.

葉空大怒,吼道:"諸凌飛,你要干什麼?"

"你強bao我一次,我也要強bao你一次!"

雖然葉空和諸凌飛也不知道生了多少次關系,而且諸凌飛也沒有取他性命的想法,可是這樣的況還是讓葉空很惱火.失去了自*,被女人強x,傳出去怎麼做人?就算不傳出去,以後怎麼面對諸凌飛?

"你再這樣,我要反擊了!"葉空看著自己衣服越來越爛,一張嘴,吐出兩把法寶飛劍.

飛劍一個盤旋,就把身邊的幾只白鷺都擊散了♀些白鷺都是虛影,一擊之下,便化成細碎的光影.

"沒用的!結丹期修士的法寶,也想在神君的結界里顯威?"諸凌飛冷哼一聲,接著,葉空看見了讓他驚呆的畫面.

只見山的後邊,一下湧出千萬只白鷺,白茫一片,不知道有多少只.

那飛劍再厲害,也殺不掉這麼多,而且那些白鷺也無所謂生死,所求,不過是叼走葉空一塊衣服而已.

沒一會,葉空就已經衣不遮體了.

"諸凌飛!再這樣,你必死!"葉空大吼道.

不過這樣的威脅,諸凌飛卻無所謂,"死就死,能把這一次償還,死也值得了."

甯可身死,也要把自己強x一次,遇上這號主,葉空也是沒轍,索性停止抵抗,道:"算了,諸凌飛,當初我是對你用強過一次,也罷,就當是償還于你……不過這次以後,你我再無恩怨瓜葛,我也不殺你,等會回去,我便將你的本體畫送還于你."

其實葉空的倒是本心的話,若是真讓諸凌飛得手,他也無法面對這女人了.不過諸凌飛目的不是殺他,而且兩人還有過那麼多次關系,葉空也不至于下狠手毀了諸凌飛本體畫.

沒想到,葉空放棄了抵抗,諸凌飛倒停止了進攻.

"不行!我失身于你,你休想不負責任!"

上篇:八八九 修為大增     下篇:八九一 孩子不好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