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八九四 路遇蜇龜  
   
八九四 路遇蜇龜

那邊曹慕色也站起來道,"你們都走了,我在山上也沒意思,索性也跟你們一起去."

"你也要去……"葉空一皺眉.

曹慕色怒道,"怎麼?別忘了我也是結丹八層!"

葉空忙笑道,"我沒有看師尊的意思,只是你們都是來我這做客的嘛.算了,既然都要去,那就去吧."

李觀華道,"多一個幫手,多一份力量,我看事不宜遲,早日出吧,來混元宗這邊我也耽誤了些時日."

葉空點頭,"那就出."

幾人上了李觀華的飛舟,各自安排靜室住下,飛舟離開混元宗沿著海域向西方飛去.

靜室中,一個白衣的青年男子正手握一方銅鏡,面上滿是沮喪之色.

這正是曹俊鋒,本來他信心百倍的,想去混元宗得瑟一下,沒想到葉空竟然一下到了一個讓他仰望,根本無法追上的地步,這下曹俊鋒是真的失落了.

"一下比他低了六層,以後想過他怕是沒戲了."曹俊鋒歎了一聲,跌坐在蒲墊上.

鏡上的青銅人臉浮現出來,嘎嘎笑道,"這就失落了,絕望了,喪失信心了?沒必要,完全沒必要."

曹俊鋒望著屋頂道,"相差一層兩層還有消,相差六層還怎麼追上他?"

青銅人臉冷哼道,"找個機會殺了他不就得了?"

曹俊鋒立刻翻身坐起,盯著青銅人臉問道,"你是不是跟葉空有仇?怎麼開口閉口不離殺了他."

青銅人臉一愣,接著尷尬笑笑,道,"我是上古遺寶,你也是知道的,我怎麼會認識那子呢?我這樣是為你好啊,你想,你既然無法越他,那就只有殺了他……"

"可他是我的朋友,也沒有仇恨,我根本沒有理由殺他!"

"他比你強,這就是理由!"

"天下比我強的多了,難道我都一一殺了?"

"……"青銅人臉愕然,愣了好一會,又笑道,"我這不是安慰你嘛,你反倒問到我頭上來了,我殺他有什麼好處,我是為了你啊!我為了恢複你的自信!為了幫助你!"

曹俊鋒低頭道,"對不起,萬里輪回大叔,是我錯怪你了."

青銅人臉這才心里感歎了一句,好孩子啊,還是好孩子容易騙.

飛舟向西飛行,一路無話,半月後進入了烏孫國境內.飛舟下方的景色也變得荒涼起來,到處是高高低低的石頭山,綠色很少,有也是薄薄的一層.

按道理,這種地方應該是干燥缺雨的,可這一天,他們竟然現了一座被洪水圍困的城.

站在飛舟上,可以看見遠方一片暴雨如梭,灰蒙蒙的一片,洪水肆虐,把一座的城池困成一座孤島.

其實孤島里也並不安全,洪水從四個城門縫隙滲進來,無數凡人軍民在排水,可他們那一桶桶的度根本趕不上洪水湧進的度.

在城四周,已經是一片汪洋,無數的村莊和農田都消失了蹤跡,而暴雨還在不停地下,洪水還在暴漲,城里的人生死堪憂.

曹慕色最先看到這些,把大家叫去飛舟前方,道,"這些凡人生死就在旦夕之間,既然我們遇上,就停舟幫幫他們吧."

曹俊鋒道,"幫,當然要幫."

李觀華雖然心急,可也不能這樣看著這麼多人喪命吧,也道,"我等修道之人,講的是義助天下百姓,澤備世間蒼生,理應出手,否則和邪修魔修還有什麼不同?"

眾人都看向葉空,等他最後確定.

葉空當然是願意出手的,他本來就是那種路見不平敢于出手的人.

飛舟很快停在無邊暴雨的外圍,幾個人影撐起靈力護盾,象幾只橢圓形的光球,鑽進無邊大雨中.

那些忙碌的百姓看見以後,立即興奮地喊起來,"仙師來了,我們有救了!"

葉空等人進入風雨中,只見洪水肆虐,仿佛來到了大江大河上,那些洪水帶著泥沙,所到之處一起被沖刷一空.

大樹瞬間傾倒,房屋頃刻覆滅.城中百姓哭喊聲震天,有的爬上屋頂,有的四處尋找水缸,還有的干脆倒地呻吟等死.在強大的自然力量前,人類的力量是如此的渺.

葉空等人都撐起靈力罩,根本不會被這些普通的雨水所影響.進入城中上方,看見那些如同螻蟻一般的百姓都在磕頭,求仙師出手.

大家立即分散開來,葉空去退洪水,李觀華和曹俊鋒去布陣退雨,而曹慕色則去救那些受傷的百姓.

城中上萬百姓,就看見一個青衣少年腳踏飛劍,全身被光團包裹,高站在城頭上方的天空,宛如天仙下界.

葉空取出水火葫蘆,打出一個法訣,水火葫蘆一下變大,高懸空中,偌大的一個青綠色葫蘆如此神奇.

葉空又抬手一指,口中喝出一字真,"收!"

就看見城外的無邊洪水,仿佛龍鯨吸水一般,形成一條老粗的水流,被吸進水火葫蘆中.

這邊源源不斷的吸水,那邊李觀華已經站在城中最高建築的屋頂,祭出本命法寶,青玉寒霜劍一分而二,二分為四,四分為八,越分越多,最後在天空形成一個宏大的襟,劍尖直指天空.

李觀華又取出不少靈符,遞給曹俊鋒,道,"等下聽我號令,你就把這些靈符打向天空,每四把劍中間的空地打出一張,要快!"

曹俊鋒接過靈符,立即飛走.而李觀華則站在襟中央,聚起靈力,慢慢催動襟.

只見他身周橢圓形的靈力罩慢慢高亮起來,金色的光芒從中射出,而那些懸著的飛劍也全部都明亮了起來,天空一下布滿金色的輝光,在無邊大雨中也是那麼耀眼.

等到所有飛劍被點亮,李觀華又喝道,"給我起!"

他大向天空一揮,那無數把飛漿時出光線,嗖的一下,無數條金光從劍端射出,直插云霄,將天空中的濃厚烏云鎖定.

接著李觀華喝道,"俊鋒道友!"

曹俊鋒立即明白,挨個在每把飛劍之間,往天空打出玉符∏玉符開始沒有什麼效用,可是碰到烏云,立刻出轟的一聲巨響,這一塊烏云隨即就被炸地煙消云散.

因為李觀華布下的鎖云陣法禁錮,周圍的烏云也根本無法流回,所以曹俊鋒便有時間扔出玉符,分塊擊潰天空中的烏云.

轟轟聲不斷響起,天空中被擊潰的地方越來越多,慢慢的青天太陽全部都露出了臉.

忙活了兩柱香的時間,天空中烏云已經消了個七八成,李觀華靈力不支了,雖然他是結丹後期,可這樣的陣法太過強大,全靠靈力供應,當然無法長期堅持.

漸漸地,有些飛劍暗淡下來,最後喪失靈力,被吸進李觀華頭頂的主劍之中.

不過這也沒關系了,黑云基本消散,事的也起不了什麼作用,最多也就是下場毛毛雨而已.

葉空那邊的水也吸地差不多了,水面慢慢下降,露出了滿是泥沙的地面,斷成數截的大樹,被沖帶來的斷瓦殘垣.

不過當水勢消退,葉空突然感覺到一陣妖氣,不過等他再放出神識尋找,卻又無法現了.

大約半個時辰以後,洪水完全消退,天空一片晴朗,雖然很多房屋沒有了,很多人也死了,可是畢竟城里的上萬人是薄了.

葉空和李觀華曹俊鋒落于城中,獲救的百姓們全都磕頭感謝仙師,如果沒有這幾位仙師,他們今天必死無疑.

而曹慕色則帶過來一名中年男子,那男子是此間的城守.

城守給葉空等人磕頭道,"謝仙師救命之恩,還請仙師去我等府上坐坐."

李觀華出身貧寒,對這些當官的沒好感,冷哼道,"你們這些官吏,就知道魚肉百姓!也不知道作些正事!洪水如此巨大,為何早不做准備?"

那城守大叫冤枉道,"仙師錯怪了,你看看城外那些沙袋防水牆,俱是下官這幾日命人修建的,只是那妖實在太過高強,我等凡人根本沒法應對啊."

葉空想到自己剛才感覺到的妖氣,開口問道,"什麼妖獸在此作怪?"

城守答道,"是蜇龜."

聽是蜇龜,李觀華立即搖頭,苦笑道,"原來是那玩意,沒辦法,你們還是遷城躲避好了."

葉空沒聽過這玩意,忙開口問道,"蜇龜又是什麼東西,很厲害嘛?我打不過嘛?"

李觀華笑道,"不是打不過,是找不到!這蜇龜是凡界的三十六種災獸之一,所謂災獸就是給人帶來洪水,地震,沙流,風暴等等天災的妖獸,而蜇龜就是帶來洪水的妖獸.

這些災獸人人恐懼,人人憎恨,要不是它們各有秉方法,估計早就被修士殺滅了♀蜇龜的秉方法就是蜇殼,它有了蜇殼保護,不但可以隱去身形,還能穿梭于土中,還不留一絲痕跡,所以任你再高的修為,也無法現它."

那城守點頭道,"正是如此,以往也有仙師救過我們,他們也是如此這般到,遇到這蜇龜只有躲它,無法殺滅,要想不洪水,就得每年春夏季多弄點人類尸體放在城外山上供它享用◇今年,城中也沒有什麼死人,我總不能殺人去喂它……于是便有了這場無妄之災."

曹慕色蹙起秀眉道,"這蜇龜倒確實不好對付."

上篇:八九三 花刀不德鳥     下篇:八九五 逆生化龍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