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八九七 敵人是熟人  
   
八九七 敵人是熟人

葉空笑道,"傳洪荒深處有一座黑龍城,里邊住著上萬的妖獸,都是化形期的妖修,在那里妖獸的材料便宜之極,而我們這邊的廉價物品在那里又非充貴,所以大家都,只要找到黑龍城,販運一些物品,就一輩子吃喝不愁了.)"

曹慕色驚道,"還有這種事?"

曹俊鋒卻搖頭道,"不太可能,上萬妖獸,全部都化形?不可能不可能,化形期就相當于我們人類的元嬰期,上萬的元嬰真君,這是多麼強大的力量?若是它們出來,整個滄南都要被它們占領."

李觀華笑道,"原來葉宗主也聽過黑龍城的傳,其實我也和俊鋒道友一樣,是不相信的.不過,俊鋒道友的擔心又是多余的,因為洪荒的屏障對人類強大,對妖獸更加強大,所以根本不同擔心妖修會出來."

眾人點頭∏些洪荒的屏障不但阻礙人類探索洪荒,同樣也阻礙了妖獸從洪荒出來.所以這些艱險屏障對人類還是有利的.

這時劍風又開口道,"我和你們觀點不同,我是散修,酬在外行走,聽了不少這方面的故事,我覺得黑龍城還是存在的,畢竟洪荒中那麼多妖獸,洪荒的面積又是如此浩瀚,有什麼事不會生呢?還有上古典籍里那些強大的生靈,龍,麒麟,朱雀這些神獸都絕種了嘛?顯然不可能,所以洪荒深處有這樣的妖獸之城也是大有可能的."

曹俊鋒一聽,感興趣了起來,問道,"找到黑龍城就能找到龍嘛?"

劍風笑起來,"我也只是根據外邊的各種傳分析,當不得真."

李觀華又道,"我可是聽了,去黑龍城可是要有地圖的,沒有地圖,洪荒那麼大,找個幾百年怕也找不到."

劍風搖頭,"其實我覺得應該是令牌或者靈引更加可能.畢竟地圖是可以複制的,如果真的有這種地圖,這麼多年,應該早就流傳開……"

葉空聽了心里一動,覺得劍風的大有可能.他想起自己儲物戒指中的那塊玉符,怎麼看都不像是地圖,若是令牌或者靈引,倒真的很有可能.

他們聊了一會,就已經出了陰冥風的范圍.入眼是一番奇異景象.只見大片的山巒,山上各種高大蒼翠的古樹奇樹,幾個人抱不過來的大樹上爬滿干粗的滕蔓,而在樹干之間,則飄浮著各顏色的浮游光點.

"真的很神奇很好看."曹慕色贊歎道,又問那些飄浮的是什麼?"

"那叫魂魄浮游."劍風道,"洪荒獸的壽命實在漫長,所以幽冥鬼司也沒有記載,它們死後,冥界也是不收的,就只有飄浮在天地之間,無家可歸,就跟埋在土里的僵尸是一個道理."

曹慕色本想伸手去抓那些色綠色的不規則浮游光點,又聽他跟僵尸一樣,嚇得趕緊收回手.女兒家的表,看得葉空都心頭一蕩.

陳舒敏聽是洪荒獸魂魄,則趕緊問道,"既然是洪荒獸魂魄,那應該是好東西,煉器煉魂都是可以的,為什麼沒人要呢?"

李觀華笑道,"這些東西都存在的時間太久了,靈力早已喪失,早就成了無用之物,所以也無人收取."

劍風看著遠方又道,"再有半個時辰也應該到了,看來我們可以在天黑前趕到那里."

葉空此刻儼然是大家的頭,他吩咐道,"那就是半個時辰後我們將有一場激戰,大家都休息一下,補充下靈力."

不過顯然,敵人並不想讓他們休息,葉空話音未落,對面快飛來十數點遁光,而最快一個,身影忽閃忽閃,顯然是元嬰真君在使用瞬移之術.

劍風驚道,"大家准備,就是他們打傷我搶奪寶物!"

頓時,李觀華等人全都吐出法寶,曹俊鋒干脆踏上飛劍,就准備脫離飛舟去迎擊對方.

可葉空看見來人模樣,卻是一陣愕然,忙道,"莫慌出手!"

對方人等中領頭的元嬰真君也一眼看見葉空,一個瞬移就出現在甲板前端.

"葉……嘔!"來人張口還未話,就先噴出一口鮮血.

劍風道,"就是他打傷我的,葉宗主趕緊出手啊!"

葉空也只有苦笑道,"莫慌,都是熟人啊."

原來面前老者竟是之前認識的昊陽宗當家元嬰李厚臻真君,不過此刻,李厚臻也好象受了傷.

李厚臻取出一顆丹藥服下,喘了口老氣.他也看見了劍風,尷尬笑道,"老朽見過葉宗主,沒想到十年不見,葉宗主修為精進如此,老朽慚愧……"

葉空也不想跟他扯淡,問道,"這位劍風道友是我的朋友,也是在幫我尋找冰蠶母和音木,你將他打傷,得給我一個交代……還有,你這是生了什麼事,因何受傷,也道來."

葉空口氣如此強硬,早有昊陽宗人不滿,不過立即有人拉住,低聲一,那些激動弟子都不敢什麼了.

李厚臻抹去嘴角血跡,笑道,"我們去里邊聊吧."

李厚臻怕再被葉空呵斥,當著手下丟老臉.葉空也不難為他,點頭,大家走進艙里.

眾人坐下,李厚臻才道,"葉宗主,要老朽身受這一擊,也是為了宗主你啊."

在大家疑惑下,李厚臻又道,"當年,葉宗主你得罪了那黑白雙煞,這兩人懷恨在心.他們開始想逃去黑龍城,可大概沒找到路,幾年以後就又回來了.他們恨你和墮天等人,可又不敢去找穢氣,只好把仇結在我們昊陽宗頭上,我們沒有幫助他們,反倒對你們大獻殷勤,于是這些年……"

葉空笑了笑,李厚臻確實是個老滑頭.雖然他的倒也有可能,但是今日他受傷,明顯是奪寶而受傷,現在卻成為自己受傷.

葉空當下冷哼打斷李厚臻的訴苦,問道,"這麼李真君是傷于黑白雙煞手中嘍?"

李厚臻點頭,"正是."

葉空又問,"是因為搶奪冰蠶母和音木受傷吧?"

李厚臻也心里郁悶,本想訴苦一下,讓葉空內疚,沒想到這子兩句話就撇清了關系,這子怎麼就這麼精呢?

當下也沒法子,李厚臻點頭道,"正是."

葉空又問,"那現在冰蠶母和音木何在?"

葉空是開門見山,句句直接,李厚臻不好推搪,從儲物袋中取出一個黑色袋,道,"音木被黑白雙煞搶走,我就搶到九顆冰蠶母,葉宗主若是想要,拿走便是."

李厚臻此刻已經不高興了,我辛苦搶來,還因此受傷,你拿走便是,還他娘的對我這種態度.

葉空手一揮,那黑色袋就飛到李觀華面前.而他口中道,"李真君,不是我想要,而是此物本就是我的,若不是你攙和,劍風道友取得也定會交給我!"

李厚臻受了傷,還被晚輩訓斥,也怒了,回道,"葉宗主此不對,你還沒來,怎麼算是你的?若不是老朽我拼命挨了黑煞一擊,這九顆冰蠶母都要被他們取走!"

葉空冷哼道,"若不是你們攙和,黑白雙煞如何會得知?黑白雙煞明明是跟蹤你們而來,你還好意思跟我擺功勞?我還沒追究你把我音木弄丟呢!"

李厚臻頓時張口結舌,確實,黑白雙煞就是跟著他們去的,若不是他們搞出這麼大動靜,黑白雙煞根本不會知.

李厚臻又坐下來,嘀咕道,"天材地寶,有實力者得之♀冰蠶母對本宗也有大用,老朽聽到消息,總不能不聞不問吧?話這位劍風友,也從未提你大名."

"好了好了."葉空一擺手,他也只是點到為止,畢竟李厚臻也是一門之主.他又取出一塊玉柬道,"你中了他們的陰煞,這東西怕是不好消除,這里有我上次從白煞那取得的他們的功法,你看看,應該可以及早消除."

黑煞是元嬰後期修士,那陰煞極難消除,李厚臻本來還擔心此事,現在有了黑煞的修煉方法,也好了許多.

葉空道,"這功法就當葉某取你冰蠶母的酬勞吧."

不過此刻李觀華卻苦笑把黑色袋又還給李厚臻,道,"我要冰蠶母的絲囊,這冰蠶母尚未成熟,哪來絲囊,唉……"

李觀華完,搖頭沮喪坐在一邊.

葉空怒道,"李真君,你真是……這冰蠶母還沒成熟,你急個什麼勁呢?"

李厚臻苦笑道,"不是我急啊,是黑白雙煞急.冰蠶母沒成熟,可音木先到了出世的時間,木音已經繚繚響起,黑白雙煞怕引來別人或者妖獸,所以突然出現搶奪……我也只有不顧一切去搶冰蠶母了,更何況,我拿回去煉制冰蠶丹,成熟不成熟,關系不大."

他完,接著又道:"其實我們昊陽宗要此物也是有大用的.我宗以修煉火屬性的昊陽功法為主,可是這功法又太過強橫,經常有弟子走火入魔,以至于被自己的昊陽火所傷,甚至很多不治身亡."李厚臻面色淒然,又道:"不過這冰蠶母煉制的冰蠶丹,對此卻有奇效,只要一顆下去,魔症立解,這一顆冰蠶母可以煉制十枚冰蠶丹,九顆就是九十枚,可保我昊陽宗弟子上百年,所以老朽這才拼了命都要搶到."

上篇:八九六 散修劍風     下篇:八九八 雙煞出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