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九零四 困仙陣符  
   
九零四 困仙陣符

"這是?"葉空等人都拿起桌上玉瓶,拔開瓶口的木塞,頓時一股濃厚之極的靈力湧了出來.

眾人都為之色變,這一瓶的液體,其中的靈力竟然比上品靈石還要磅薄許多.

巨榕妖王很滿意葉空等人的表,笑道,"這種靈液我稱為天地靈液,乃是我用自身身體,吸取天地之靈氣淬煉而得,可以是靈力提純液化又濃縮以後之精華,縱然是元嬰後期大修士,靈力枯竭時,只需一滴,便可瞬間補滿所有靈力……"

"一滴就可以瞬間補滿!"陳舒敏驚呼出口,其他眾人看向瓶的眼神也都變了.

巨榕妖王道,"正是,此物用在對敵而靈力空虛時,那是再好不過,一滴就能瞬間補滿,要比吸取靈石快上數倍,堪稱救命良藥!"

葉空點頭,問道,"此液怕是來之不易吧?"

巨榕妖王點頭道,"不錯,此物雖然淬煉方法簡單,也不要成本,可是卻非常耗時,給你們的這些,乃是本妖王剛開靈智時,耗費數萬年淬煉.而現在,我是沒心思再做這些費時費力之事了."

葉空詢問是想多要點,可巨榕妖王這一,他也不好意思開口了.

葉空也不客氣,直接把靈液收進儲物戒指中,道,"前輩既然如此大禮相贈,那麼就照前輩所,殺了黑煞,元嬰和獸丹全部交由前輩."

巨榕妖王滿意點頭道,"葉友如此爽快,也不枉本妖王美意,真的,要不是化形在即,我還真有點舍不得呢."

眾人都哈哈大笑,將靈液都各自收下♀樣對他們來也是很滿意的,就算得到了黑煞的元嬰也沒什麼用,哪有這些靈液實惠?

接著各自出謀劃策,以圖一舉擊殺黑煞.)

"轟!給我把這一塊都轟開!哼,今日老夫就算將這片沙漠翻個底朝天,也要將你等殺死!"黑煞怒氣哼哼的指揮墨蛟大力轟擊面前的層層樹木.

黑煞是親眼看見大玉離開,所以他有侍無恐,除了大玉,其他人對他不是什麼威脅.

而此刻,葉空卻在地下石室的一個角落里布陣呢.

和李觀華制作尋靈引一樣,葉空也布下一個禁制,自己一個人在其中作法.有人葉空這也太氣了,讓大家看看有什麼要緊?有這種想法的人去修仙界,那就死得快了.

這不是大方氣的問題.別看這些法門,有時候是能救命的,如果讓別人知道,不定就是致命的!更何況,葉空在里邊所作,關乎到他最大的秘密.

巨榕妖王看著那一片禁制,不由得疑問道,"葉友在干嗎,他能行嘛?"

本來巨榕妖王想的是,用樹枝把葉空等人從秘密通道送出去,來個突然襲擊,擊殺黑煞.

可葉空卻否定了.黑煞現在身陷樹海中,必定心防備,想要偷襲他,可謂難上加難.

所以葉空道,等他一會,他去制作點東西.

雖然巨榕妖王覺得葉空這子不簡單,兩個獸寵都那麼厲害,可對葉空臨時去制作個東西,還是不太相信♀臨時制作個什麼東西,就能滅殺黑煞嘛?

曹慕色展顏一笑,道,"前輩,無須擔心,葉空他每次都有驚人之舉,他能行,就能行."

"哦,這樣最好."巨榕妖王雖然點頭,可心里還是半信半疑.

又等了好久了,葉空這才有點疲倦的從禁制中走出來,倒不是他故意拖時間,而是第一次制作這種中品符咒,成功率實在太低,失敗了好多次,這才成功了一次.

"成功了?"李觀華等人忙上去問道.其實他們也很擔心的,大家都收了巨榕妖王的好處,若是滅不掉黑煞,估計巨榕妖王就不會這麼客氣了.

葉空抬手拿出一張符咒,點頭道,"忙了半天,就是搞了這個."

眾人一看,只見這張符咒並非由符紙所作,而是以靈力厚重的洪荒獸皮制作.符咒四四方方,上邊密密麻麻刻繪著各種古怪字樣和線條,那些線條繁雜無比,就連云符宗出來的曹慕色和曹俊鋒都搞不清這是什麼符.

"這便能滅殺此獠?"巨榕妖王還是有些不信.

葉空笑道,"這符並不是攻擊符咒,當然不能滅殺黑煞.不過,這符是一種早已失傳的陣符,只要將其迅打在外邊,然後誘黑煞走入,將其牢牢困住,然後大家一湧而上,將其絞殺."

"你會煉制陣符!"曹慕色和曹俊鋒都非常吃驚◇符非常繁瑣複雜,就算他們云符宗也早就將陣符的煉制方法遺失,不知道葉空為什麼會制.

而巨榕妖王則歎道,"怪不得不管是妖獸或者植物,大家修煉都要化作人形……確實,人類雖然身體因素最弱,可卻是最聰明,搞出如此多的輔助之物."

葉空笑道,"能不能行還不知道呢.等會我先出去,大家聽我號令!"

外邊黑煞嘴上依然在狂嘯,可心里卻有些乏味了♀樹妖的身體實在太過驚人,這滿滿一沙漠的大樹,自己究竟要殺到何時呢?

而且前邊殺完,後邊又補上,這完全是無用的行為.

"姓葉的,你給老夫出來!"黑煞邊打邊罵,前邊一條墨蛟開道,而他的身周卻補滿了黑色煞氣,那些剛伸出來的枝條,碰到煞氣,立即就會枯萎黑,仿佛被燒焦一般.

"給我轟,使勁轟!"黑煞又怒吼道.

正在他打得來勁,突然有所感應.他放出的神識感應到側面密林里有人.再一感應,現竟然是葉空躲在其中,正在觀望自己.

嘿嘿,子想偷襲我?我就給你來個反偷襲!黑煞不動聲色,繼續用神識鎖定葉空.

不過葉空卻並沒有動襲擊,而是插下一杆陣旗,就迅離開.

子,想要給我布陣?我饒你不得!死去!

黑煞一個瞬移,便現身在密林中.而葉空驚地目瞪口呆,連逃走都忘記了.

"嘿嘿,子,你死期到了!"黑煞手中一掐法訣,毫不留擊在葉空身上.

奇怪的是,那個葉空竟然毫不躲閃,而是*詐地笑了起來.

"不好,上當了!"黑煞心中一驚,想要瞬移離開,可那個葉空卻在身體崩潰前,把一張符咒扔在他腳下.

那符咒頓時高亮起來,接著轟地一聲,符咒炸開,四周的景色都扭曲了一下,仿佛一層光幕散開去.

"子,搞出個假分身,送來一張符咒,好象沒有什麼殺傷力嘛?"黑煞疑惑地左右觀看,現一切都沒有改變,自己還是自己,周圍還是密密麻麻的巨樹.

不過等他再用瞬移,卻現自己怎麼都離不開這方寸之地.

黑煞驚慌失措,可任他走路,飛行,或者瞬移,卻始終無法離開這方寸之地.

"葉空!你這卑鄙兒!你用何妖陣困住老夫?等老夫出去,必殺你全家,滅你滿門!"黑煞在陣中瘋似的呼喊.

陣外,葉空等人也通過秘密通道出現的周遭.

七星宗的李觀華平日對陣法有些研究,可卻從來沒見過如此奇陣,不由得問道,"一般困陣,不是迷幻之陣,迷人視野神識,讓人無法尋到出路;就是強力禁錮之陣,讓人費勁打砸才能脫困……而你這陣卻獨辟蹊徑,似幻陣卻又不是幻陣,看不懂,看不懂,不知此陣可有名字?"

葉空道:"有,當然有,這陣叫做方寸困仙陣."

"方寸困仙陣?果然好名字,好陣法!"

葉空笑道:"這畢竟是陣符設置的陣法,不是真正的陣法,所有是有時間限制的,大家還是趕緊動起來,把那黑狗給滅了!"

黑煞被困在陣中,不能打人,只能挨打.所以少頃之後,他便一命嗚呼了♀方寸困仙陣果然強橫,就連他脫體而出的元嬰,都逃不出這方寸之地.

接著,葉空收了他元嬰,取了他儲物袋,這便和巨榕妖王開始了分贓.

按大家約定好的,黑煞的元嬰和所有獸丹全部都給了巨榕妖王,而剩余的法器和靈石就由眾人平分.雖然黑煞沒有什麼值錢的法器,不過畢竟是元嬰後期大修士,靈石和各種妖獸材料還是有不少的,大家也了一筆財.

巨榕妖王此刻是大喜過望,他是收獲最大的一個.別看他自稱什麼妖王,可是他窮的可以.平日里就靠敲詐過路的修士獲得一顆低階的獸丹,或者自己捕殺一些來喝水的妖獸,何曾得到過元嬰後期大修士的元嬰?這兩顆元嬰被他吸收了以後,他也可以化成*人形了.

此時,巨榕妖王已經收回了全部的分身,露出了沙漠,它依然站在湖邊,蒼老的聲音笑道:"我的朋友們,接下來,你們有什麼打算呢?"

葉空道:"不瞞前輩,在下此次進入洪荒深處,目的就是那根音木,現在音木無蹤,我的獸寵又一去不回,在下當然要在此等她回來."

"原來如此."巨榕妖王點點頭,又道:"那條水龍能不能回來,我不敢.不過……如果你想要那根音木,我勸你是不要指望了."

葉空面色陡變,忙道:"為何?"

巨榕妖王冷笑兩聲,道:"你可知那龍狐是何人?他口中所的城主又是何人?"

上篇:九零三 過路的龍狐     下篇:九零五 見寶起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