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九零五 見寶起意  
   
九零五 見寶起意

"你可知那龍狐是何人?他口中所的城主又是何人?"

聽了巨榕妖王的問話,大家都凝神來聽,不知道這龍狐乃是何方神聖.

巨榕妖王冷哼道:"那龍狐乃是黑龍城城主的義子,他口中的城主,便是黑龍城城主,同時也是洪荒外圍地帶一百萬里的掌控者!"

"啊!"眾人聽了都不由得心驚.

先,沒想到的是,居然真的有黑龍城,本來葉空那張地圖百試不靈,大家都已經絕望了,認為那真的只是一個傳而已,而現在看來,竟然真的存在這個黑龍城.其次驚訝的是,這黑龍城城主竟然如此了得,掌控著洪荒外圍一百萬里的地面.不過這洪荒外圍就有百萬里,那內圍呢?還有核心呢?那洪荒又有多大,其中的厲害角色又有多少?最後,大家就驚訝于那個龍狐的身份,居然有那麼強大的後台和靠山,想要從他手中奪回音木,簡直就是虎口拔牙!

劍風酬在外行走,騙子遇到的多了,所以馬上質疑道:"前輩,你如何知道,莫非你去過?"

劍風的問題很關鍵,巨榕妖王無法離開這一畝三分地,他怎麼會知道的如此清楚呢?

巨榕妖王冷哼道:"本妖王活了那麼多年,這點事還不知道嘛?雖然我沒有親自去過,不過這麼多年,我的樹下,來來往往那麼多人,聽他們話,也能知道不少事!再,我純屬友提醒,根本沒有騙你們的必要."

劍風冒犯了巨榕妖王,葉空馬上道歉道:"不好意思,我這位朋友就是一問,並沒有不相信前輩的意思.只是我們此行另有一個目的,就是想去黑龍城看看,可又不知道這黑龍城到底在何方,還請前輩指引下道路."

"年輕人啊,真是……"巨榕妖王認為葉空不死心,還要去找音木,他搖頭歎道:"在洪荒中,沒有地圖,沒有道路,也沒有參照物,所以非常容易迷路.)最重要的是,在黑龍城的周圍,有一圈天然的禁制,任誰也無法破除♀層禁制被稱為噬靈毒瘴,進入以後,如果沒有專門的路引令牌,任你怎麼走,也走不到黑龍城.對于人類修士更握的是,進入噬靈毒瘴內部,靈力會無法調用,修士也和凡人無異,而其中卻有無數的握妖獸,所以對你們來,進入噬靈毒瘴中,那是九死一生!"

"原來是這樣."眾人都吸了一口涼氣.

眾人中,除了葉空是最想去黑龍城的,另一個想去的就是曹俊鋒了.

聽巨榕妖王路引靈牌,曹俊鋒忍不住追問道:"前輩,敢問路引靈牌是不是一塊長長的上邊畫著一條黑龍玉符?我們也有一塊,可是不知為何,卻無法使用."

巨榕妖王精神為之一振,頓時道:"那給我看看."

葉空眉頭一皺,不太願意拿出來,畢竟和巨榕妖王也並不熟,君子無罪,懷璧其罪,這個道理他還是懂得的.可偏偏曹俊鋒卻非赤信巨榕妖王,又催促道:"拿出來給前輩看看,看看如何使用,我們也可以去黑龍城啊."

葉空也沒辦法,只好一抹儲物戒指,將那塊玉符拿在手中,道:"前輩,就是這塊玉符,這就是通往黑龍城的路引靈牌麼?"

巨榕妖王倒是很有風度,並沒有急著從葉空手中要過玉符,而只是遠遠看了一眼,道:"沒錯,當年我也曾見過那些妖修拿出來過,這塊玉符就是通往黑龍城的路引靈牌."

眾人聽了都大喜.

不過巨榕妖王又道:"不過有了這塊玉符,也只是給你們指明了方向,進入噬靈毒瘴以後,還是會喪失靈力.而且更重要的,聽到了黑龍城以後,一塊令牌只允許一個人進入."

"啊!"眾人全都長大了嘴.)若是還有這種規定,那除了葉空,其他人就沒去的必要了.

唯一不死心的是曹俊鋒,他忙開口道:"那麼前輩,其實我只想到黑龍城附近而已,進不進城無所謂的,我現在想問的就是,為什麼這塊令牌我們無法驅動?莫非還有什麼專門的驅動法訣不成?"

巨榕妖王笑道:"法訣是沒有.不過我還聽,這路引靈牌是黑龍城為了城內的妖修所鑄,並不是為人類修士所鑄,所以煉制鑄造時並沒有考慮人類修士的因素,因此用靈力是無法驅動的,只有妖力,才能讓其聽話,指路!"

"哦,原來如此."眾人都恍然大悟,怪不得他們用盡辦法都沒有反映,敢必須是妖修才行.

這時巨榕妖王道:"來,拿來,我給你示范一下."

巨榕妖王從頭至尾就沒有露出覬覦之色,而且他又這樣索要,葉空還是臉嫩了一下,猶豫以後,還是把路引靈牌遞了過去.

一根大樹枝如同大手一般,把路引靈牌接過.接著巨榕妖王放出妖力,就看見那令牌出了璀璨的白光,漂浮起來,仿佛一盞指路明燈,遙遙地指向西邊.

"果然是路引靈牌!"巨榕妖王心中一陣大喜.

別看他一直裝作世外高人毫不在乎的模樣,可其實他的心里也是很想得到這塊令牌.畢竟,他化形已經看到了消,到時候,他當然想要去黑龍城看看.至于眼前,不過是幾個結丹老祖而已,能奈我何?

巨榕妖王一下就動了歪心.

"各位稍等,我拿去研究一下."巨榕妖王話音未落,整個大樹便嗽地一聲縮進了地低,不知去向.

這邊眾人還沒來得及高興,卻突然生這種事,頓時都傻眼了.

葉空大怒,喝道:"前輩,我等是相信于你,你怎麼能利用我等的信任干出卑鄙的事?我不要你研究,將令牌還我!"

曹俊鋒還是不太相信剛才慈祥的巨榕妖王怎麼會搶人東西呢?忙拉著葉空道:"葉空,不要跟前輩這樣話,他是拿去研究,不定馬上就拿回來了,你激怒他,他就真的不會給我們了."

葉空罵道:"俊鋒,你不要這麼幼稚好不好,象你這樣是很容易被騙的!他明明已經搶走了!他就是利用你我的輕信搶奪寶物!"

這時.

"哈哈哈哈……"巨榕妖王的蒼老笑聲在沙漠上,"卑鄙,不卑鄙我也修煉不到這個地步!娃娃們,這就當給你們的一個教訓吧.以後不要那麼容易相信別人!算了,我也不想殺你們,你們都回去吧,去黑龍城路途遙遠握重重,還不如給本妖王日後使用,日後你等再從這過,本妖王也認你們是朋友,給你們免費喝水,哈哈……"

"朋友?我們沒有你這種無恥人的朋友!妖王,將令牌還我,否則我對你不利."葉空冷哼道.

曹俊鋒被人欺騙,心中更是憤怒,張口吐出逆生化龍劍,飛起半空大喝道:"樹妖!你太卑鄙了,枉我還以為你是慈祥的爺爺,你還我令牌,否則曹某此生定要討個公道,不休不止!"

所有人都把法寶吐出,准備一戰.

不過那巨榕妖王卻哈哈大笑道:"我就是不出來,你們能奈我何?元嬰後期的大修士我都不怕,害怕你等?若非本妖王心慈,早就將你等殺死在這里!朋友們,還是離去吧,洪荒之內,不是你等能呆的地方."

巨榕妖王是鐵了心不給,後來干脆都不回話了,也不出頭,就留了一片沙漠給葉空他們,任他們急的跳腳.

其中最急的是曹俊鋒,這事也是因他而起,若非他非要將玉符拿出來,也不會惹人覬覦,而且幼稚的人被人騙了以後會更加的憤怒.他不停的大聲吼罵著,可奈何巨榕妖王根本回聲都不給他.

可這時,葉空卻仰頭哈哈大笑了起來,眾人驚異間,就聽葉空大聲道:"妖王前輩,那些元嬰後期大修士不能奈何你,那是因為他們不知道你地底的老巢!現在我們都已經去過你的老巢,我相信,只要我們去了那里,抓住你的魂魄,看你還能躲到何時?"

一直沒開聲的巨榕妖王聽到這話,立即又開聲了,"輩,我念你等之前和我合力抗敵,所以才不計較,你不要逼得本妖王下殺手!而且……那地底是有我的老巢,可是,你又知道那老巢在哪里?有本事,你把整片沙漠都挖地三尺好了!"

巨榕妖王這一,大家的心里都如同透水一般的涼錯,大家都去過巨榕妖王的老巢,可是老巢在哪里呢?沒人知道.大家當時都從通道被拖進去,根本也不知道方向,又如何知道在地底的什麼部位呢?

可是意外的是,葉空卻依然哈哈大笑,"別人不知道,我卻知道!本來我不想做那卑鄙之事,可是你逼著我做,那就不要怪我了!今天葉某非要挖出一條通道,硬是把你這老強盜給挖出來,讓我的嘯風狼王大飽口福!"

巨榕妖王冷哼道:"子,你不要給我玩這一套,想詐我?告訴你,跟我玩,你們還嫩了點!"

"你不信?哼,老子兩個蛋,那就玩玩看!"葉空也不管他,直接放出法寶,開始挖地.

後邊的曹慕色和陳舒敏聽他這麼下流的話,都是臉上一,不過也都放出法寶,跟隨葉空的兩把飛劍,直挖下去.

"玩就玩,誰怕誰."巨榕妖王冷哼了一聲.

不過很快,他就坐不住了.因為他現,葉空所挖的通道,竟然筆直的指向自己的老巢所在,開始巨榕妖王還認為葉空不過虛張聲勢,可是葉空的方向一直都沒改,如果這樣挖下來,終有一日會挖到自己的老巢.

"停!"巨榕妖王大吼一聲,"輩,你是如何知道方向!!"

上篇:九零四 困仙陣符     下篇:九零六 索回令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