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九零七 噬靈毒瘴  
   
九零七 噬靈毒瘴

巨榕妖王忙著搬家.所謂人挪活樹挪死,巨榕妖王要想換個老巢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.

當然了,葉空也沒閑著,他就在沙漠一側布下了八門金光陣,每天和曹俊鋒曹慕色呆在陣中打坐,等待大玉回來.

不過大玉一走以後再無消息,這讓葉空的心里也不由得擔心起來.一是怕大玉戰不過龍狐,二是怕大玉找不到回來的路.

眨眼間,半個月的時間過去了.

這天,巨榕妖王終于搬好了家,他又鑽出了土面,對著八門金光陣方向喊道:"葉友,葉友."

"什麼事?"葉空走出八門金光陣問道.雖然經曆了搶寶事件,可是他和巨榕妖王之間倒也沒產生什麼仇恨,不過,象當初那麼親密無間是不可能了.

巨榕妖王道:"你還在等你的那條水龍啊,我勸你不要等了.要不你就打道回府,要不就去尋找吧∏龍狐是黑龍城主的干兒子,你那水龍必定跟著他去黑龍城了."

聽著他們對話,曹俊鋒也走了出來,他是巴不得葉空趕緊啟程去黑龍城的,所以他也道:"我看也是,不如我們一路找過去,若是大玉回來,也有機會現,若是不回來,就請巨榕老前輩幫忙傳個話."

曹俊鋒被巨榕妖王騙過一次,完又對巨榕妖王冷聲喝道:"若是你敢不傳達……哼哼,我也做一次愚公,一年挖不完,我就十年;十年挖不完,我就百年!終有一日,必將你挖個干乾淨淨,寸草不留!"

曹俊鋒這段話完全是學的葉空,不但一字不差,而且語氣口氣都和葉空完全一樣.

不過巨榕妖王卻笑道:"伙子,你嚇不到我的.若是葉友,我會害怕,可你,我卻只覺得好笑."

曹俊鋒怒道:"為何?"

"殺氣!"巨榕妖王冷笑道:"沒錯,是殺氣.雖然你跟他學的一字不差,可是,你的話里卻缺乏一種堅定無比的殺氣,沒有這種力量的支持,再狠的話到你口中,也不再狠."

曹俊鋒心里不服,低頭哼了一聲,自自語道:"我難道就不如這家伙麼?"

巨榕妖王這回又道:"你這句話,我倒是感覺到了殺氣."

葉空擺斷他們,道:"前輩,你不用挑撥離間的.其實我知道你為什麼想趕我們走……你不就是想閉關了,怕我們再搞事打擾你麼?放心,其實你不,我也准備走了,呆在這里等,實在不是個事."

巨榕妖王被葉空猜中心思,色厲內荏地道:"我才不怕你們搞事,隨便你們怎麼搞,我又不怕你們."巨榕妖王完,又了一句話,接著便整條身子縮進了地下.

巨榕妖王留的話是:"再提醒你們一下,黑龍城主是一條黑龍.他修為如何,沒人知道.不過倒是有人,他本來已經渡劫飛升了,不過……也不知道為什麼,那條黑龍死活不肯飛升,硬是壓制著自己的修為,所以……你們如果要跟黑龍搶東西,那就等著死吧,哈哈哈……"

聽他這一,剛剛從陣中走出的曹慕色面色變得蒼白.如果巨榕妖王沒有謊,那黑龍至少是大乘後期的妖修.要跟一個大乘後期的妖修做對,這,不是找死麼?

不過,任他是大乘後期還是金仙仙帝,葉空的堅定都不會動搖,若是此刻放棄大玉回去,那還是人麼?明知必死也要去,這才是我,才是葉空!

當天,葉空等人就踏上了尋找黑龍城的路途.

又是大半個月過去.

洪荒深處♀里到處是密林,到處是參天古樹≤林中隔一會便有一聲沉悶的獸吼響起,讓人頓生恐懼.

這時,天空中飛來四道遁光.

遁光度飛快,眨眼間便已經來到密林上方的天空中.來者正是葉空等人.

曹俊鋒前後左右打量一番開口道:"在洪荒中確實很容易就迷路,飛了將近一個月,可我看這里和月前的景色也差不多嘛."

曹慕色撩撩鬢角的一絲垂落秀,笑道:"要不洪荒中握,好在有路引令牌的指引,這一路沒有遇到什麼強大的妖獸,否則亂打亂撞,走進強大妖王的領地,我們就麻煩了."

她的沒錯.有那路引令牌指引方向,所以這一路上走的都是前人走過的路線.中階下階的妖獸倒遇到不少,可高階的妖獸,或者妖王,那就沒有遇到,這也算他們的幸運了.

不過就算中階的妖獸,有的也很強大,若不是有葉空和他的狼王,曹慕色相信自己是無法安全過來的.

葉空也前後打量了一番,道:"你們有沒有現,最近這兩天遇到的妖獸明顯少了,越是少,明我們越是接近黑龍城,至少接近噬靈毒瘴了,大家心點."

曹俊鋒和曹慕色聽,都點了點頭.

葉空又道:"狼王,你把路引拿出來再看看方向錯了沒有."

自從知道這路引令牌只有妖修可以催動,每天查看方向的任務就交給了嘯風狼王.

"好嘞."嘯風狼王取出路引令牌,妖力催動,那令牌浮起,令牌的頂端,正指著正前方.

葉空點頭,"看來沒問題,方向對的,我們繼續前進."

可是飛了半日以後,突然三人都感覺到頭重腳輕.嘩啦一聲響,四個人都栽倒在密林中.

"媽的,怎麼回事?我的法器竟然失效了."嘯風狼王開口罵道.

葉空笑道:"我看八成啊,已經進入了噬靈毒瘴的范圍之內了."

曹俊鋒郁悶道:"明明是毒瘴,可是我根本沒有看見什麼毒瘴,也沒有感受到跟其他地方有什麼不一樣嘛."

曹慕色則是哈哈笑道:"還好我們飛的不高,要不摔死了,還要被人笑話."

葉空笑道:"那麼恭喜你成為滄南第一個摔死的結丹後期老祖."

"滾!"曹慕色嬌嗔一句,沒好氣地一粉拳☆近大家在一起的時間長了,曹慕色也放開了師尊的架子,倒越來越象個動人的姐姐.

曹慕色這一拳捶出去,覺得有些不妥,趕緊收回手,回頭去看曹俊鋒.只見曹俊鋒趕緊扭開頭,她這才著臉兒站了起來,撣撣自己的衣裙,罵道:"這些進入的前輩,也不知道在這里立塊牌子,方便後人."

葉空笑了笑,站起來道:"大家看看,靈力是不是確實無法調用,還有儲物袋是不是無法打開了."

大家把靈力一提,現靈力果然無法調動,葉空也感覺到自己氣海中的五顆金丹仿佛冬眠了一般,一絲靈力都提不上來.

而嘯風狼王則是大驚道,"不是靈力無法使用?怎麼連妖力都無法使用了?這噬靈毒瘴也太過分了吧,那我如何使用路引令牌呢?"

"什麼,連妖力也無法使用?"眾人都吃驚不,本來他們還指望著進入噬靈毒瘴就讓嘯風狼王出手,可誰知竟然是如此局面.

而葉空則是皺著眉頭問道:"那你們的儲物袋能打開嘛?"

曹俊鋒和曹慕色都是搖搖頭.失去了靈力就跟葉空剛去云遙的時候一樣,變成了一個凡人,當然無法使用儲物袋.

可葉空卻奇怪的是,他的儲物戒指卻能打開,看來五行散人前輩留下的都是好東西啊.

葉空也沒有聲張,道:"各位,既然現在儲物袋這一類工具都無法打開,我們就退回一段,取些防身兵刃再進入噬靈毒瘴."

洪荒深處,噬靈毒瘴范圍內,一處平坦的地帶.

此刻這里正喊殺聲連連,三個布衣漢子,正在圍著一只全身披著厚厚皮甲妖獸♀妖獸貌似犀牛,頭頂獨角,不過平日脾氣倒也溫和.可泥人也有三分土性,此刻被那三名布衣漢子刀刀砍在背上,它也不會客氣,大聲怒吼著,猛地撞向其中一名布衣少年.

那少年布衣破舊,露出黝黑健康的皮膚,面對妖獸,他倒也不懼,一個閃身,立即錯開了妖獸的攻擊.他邁著輕盈的步伐閃過,又出現在妖獸的一側,用手中鋼刀,刺向妖獸鐵甲的縫隙間.

"嗷!"妖獸又是一處鮮血淋漓,一聲怒吼,猛地一甩頭,那少年措不及防,被遠遠地撞開,摔倒在地.

看見少年摔倒,妖獸又足沖了過來,想要頂少年一個腸穿肚爛.

"少村長心!"另外兩個布衣漢子忙扔出拌索,勾住妖獸的腿,讓那少年躲閃.

少年倒也是皮厚肉燥,一個翻身爬起來,抓起鋼刀,又繼續進攻妖獸.

拌索也只能勾住妖獸一時,三拉兩扯之下,拌索便被拉斷斗又陷入了僵持.

中年漢子一邊進攻妖獸,一邊道:"少村長,你還是站在一邊看吧,這鐵皮蠻牛就是性長耐殺,時間一久,它自然支持不住.若是你有個好歹,我們可吃罪不起."

那少年抹去臉上飛濺上的血跡,笑道:"沒關系,我又不是第一次出來打獵,難得遇到一次落單的鐵皮蠻牛,村里人可以大飽口福了,我們可得快著點,若是其他大型妖獸聞到血腥味過來,就沒我們什麼事了."

而此刻,在空地旁邊的樹林里,正站著四個人影,看著外邊的一舉一動.

上篇:九零六 索回令牌     下篇:九零八 洪荒凡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