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九一二 人心險惡  
   
九一二 人心險惡

這種噴火鴉,葉空在滄北的時候曾經殺過不少.這是一種下品高階的妖禽,性格暴掠,悍不畏死,惹上是很麻煩的一件事.

不過在噬靈毒瘴中,噴火鴉的實力下降了不少,原因是它們不會噴火了,妖力無法調用,自然也無法噴火.

可是就算這樣,那對男女顯然也不是噴火鴉的對手.畢竟噴火鴉是下品高階的妖禽,而這兩人卻都是凡人武者.

那男子大約二十來歲,穿著破舊,手中拿著一柄缺了口的大砍刀,此刻他正把大刀舞得虎虎生風,而那女子年紀也在十**歲間,手中拿著一把匕,看得出,她是練習的一種輕巧靈動的武功♀兩人都是皮膚黝黑,一看就是噬靈毒瘴中的村民.

男子大刀闊斧,女子捉漏拾遺,看上去倒是一對良配,只不過他們遇上的是一群噴火鴉.

這些噴火鴉大約有百多只,樹上團六七十只在呱呱叫著,仿佛吶喊助威一般.而樹下,圍著這對年輕男女的噴火鴉也有三四十只.

這些噴火鴉精明到了極點,並不和他們硬碰,而是呱呱叫著在天空盤旋,等那男子的刀光一松懈,它們就會突然沖下來,啄在那對男女身上,啄破衣衫,叼起一塊皮肉.

此刻男子全身是血,灰色的褲子上血跡斑斑,那些傷口依然在流血,最重要的是他的力氣已經快要消耗殆盡.而那女子狀況要稍微好一些,不過也已經衣衫破碎,無法遮體,就連一只鼓鼓的飽實也漏了出來.

再看他們的腳下,除了一地的火鴉毛,就只有一只噴火鴉的尸體.

"幺妹,你快走,我支持不住了."那男子大喘著氣,顯然已經到了無力支撐的地步.

"相公,我不走."那女子倒也忠義,死活不走,撩起匕,又趕走了一只撲下來的火鴉.

那男子咬了咬牙,大聲吼道:"我們總不能都死在這里!我馬上就快沒勁了,走!你再不走,我就不舞了!"

那男子拼盡最後一絲力氣,使勁舞動手中大刀.而那些火鴉仿佛已經知道他們是困獸猶斗一般,呱呱地飛起來,出譏諷似得笑聲.

那女子則是眼中含淚,也不知道此刻是走還是不走,難以抉擇.

葉空本來也不是冷血之人,遇到這種況不幫把手,也不是他的風格.

這時那兩人已經到了生死一線的地步,樹上的噴火鴉已經全都撲拉拉飛起來,准備享受這頓美味大餐,而那女子到最後,也沒舍得丟下男人離開.

"幺妹."

"相公."

兩人放棄抵抗,抱在一起……

"啪!"一聲尖利的撕裂聲傳進耳中,接著便是連續不斷的啪啪聲響起,同時,那些火鴉的叫聲中,竟然變成了驚恐.

等待的死亡並沒有來到,那對男女驚喜地睜開眼,卻現地面上是好幾只被斬成兩段的火鴉尸體.

"這是……"劫後余生讓那女子喜極而泣,掩面哭道:"相公,我們得救了."

而那男子也不是笨人,也不知道哪來的力氣,又一次舞起大刀片,跟著葉空驅趕那些死心不改的火鴉.

這些噴火鴉本來就是悍不畏死的畜生,雖然開始被葉空突然殺出嚇了一跳,可是短暫的驚慌以後,它們卻都暴怒起來,撲拉著翅膀,對著葉空猛沖過來.

"不要命的畜生."葉空冷哼一聲,毫不留,夜舞舞得好象是一陣黑風一般,腳下更是不時以影舞的姿勢躍起,斬殺半空中的噴火鴉.

那對男女雖然也都跟著葉空對抗噴火鴉,可是心里卻都忐忑不安℃前這人並不認識,被他所救是福是禍還很難.而那男子注意到女子胸口衣服的破損,他趕緊用眼神示意了一下,讓那女子拉好衣襟.

女子這才注意到自己早已曝光了,趕緊用一只手捂著,心里卻又在驚慌,這救他們的少年,馬上不會提出什麼非分的要求吧.也不怪他們擔心,在這噬靈毒瘴中,女人比較少,年輕的女子更少,那些年輕男子個個都跟餓狼似的,人家救了你,無以為報,便以身作報答吧.

其實葉空早已看見,不過他的老婆個個都是美貌無比,又怎麼會對這種皮膚黑的近乎黑人似的女子動心呢?他看見那男子的動作,也不多,繼續砍殺火鴉.

那噴火鴉雖然悍不畏死,可是在丟下一半的尸體以後,也知道今天的美餐怕是吃不成了,在領頭的一只火鴉一聲鳴叫下,所有的噴火鴉都一振翅膀,飛了個無影無蹤.

握解除,那男子強提上的一口氣力消失,身形一晃,竟然栽倒在地.

"相公!"女子一聲驚叫撲了上去.

葉空把夜舞放回背後,看了一眼道:"不妨事,他只是脫力了,給他喝點水,吃點東西,馬上就可以好了."

女子本來年紀就輕,此刻早已六神無主,聽葉空一,忙取出皮囊,讓那男子喝水,又取出一塊大餅,撕開一半.一半遞給丈夫,一半遞給葉空.

葉空心中一暖,看來人類之間還是有誼的,不管怎麼樣,這一個送餅的動作,就讓葉空覺得,並沒有白救這兩人.

當然了,葉空自然是不會吃餅的.

那男子喝了一口水,氣色好了不少,忙掙紮著要給葉空行禮.

葉空擺手道:"無妨,路見不平拔刀相助而已,更何況這些噴火鴉對我來根本不算個事……不過我有些話要問你們,你們必要的照實回答."

那對男女忙點頭,道:"多謝大哥救命之恩,我們夫婦必定照實回答."

葉空問道:"其實我在尋找去黑龍城的路引令牌,不知道你們可曾聽哪個村子有人撿到或者有辦法得到?"

那女子苦笑道:"這種東西,我們是不可能得到的,那些過往的妖修雖然沒有了法力,可是也都強橫無比,是不可能讓我們得到的,就算有誰撿到也不會告訴我們."

葉空想想,自己也是急了,這種問題問他們基本是問道于盲了,他又問道:"那你們覺得哪里的妖獸比較多,又或者有妖修會死在哪里呢?"

女子低頭思索,而那男子卻眼睛一轉,想到一處地方.

"大哥,還真是巧了,我知道一處,那里妖獸不少,而且數日前,我偶然在那里現了有妖修的尸體,我本想過去看看有沒有什麼遺落之物,可奈何那邊的妖獸實在不是我能對付的,于是也只好作罷了."

葉空大喜.還真是問對了人.一般行走在噬靈毒瘴中的妖修,八成都會有路引靈牌,找到尸體就找到了令牌.至于那些妖獸,根本不再葉空考慮的范圍內.

"來聽聽."葉空面不改色道.

"從這里往東,大約三十多里,會有一處沼澤……"那男人剛到這里,那女子卻一聲驚呼.

男子忙問道:"幺妹,怎麼了?"

女子眼中驚慌神色一閃,趕緊掩起胸口的衣服道:"是我衣服破了."

男子忙道:"大哥見笑了,我娘子就是這樣害羞的."

葉空恩了一聲,點點頭,看不出喜怒.道:"繼續."

男子忙又道:"出了這個峽谷,離開土路,進入密林向東走大約三十多里,就會有一片沼澤,在下就是在沼澤邊看見的妖修尸體,好像剛死沒有幾天……不過大哥,那里妖獸眾多,非常的握,大哥若是想去,還是考慮一下."

葉空臉上終于露出一絲喜色,"剛死沒幾天?"

男子顯然眼神有些混亂,不過瞬間他還是堅定道:"應該是……不過在下也是匆忙經過,但是看死去妖修的衣服成色還是很新的."

葉空的眼睛眨了眨,帶著一絲譏諷的笑容,"衣服還很新?"

"是呀."那男子討好一般地看著葉空.而那女子卻低下了頭.

葉空也不再多,大步走向峽谷的出口.

等葉空的背影消失,那男子終于長喘了一口氣,眼中卻露出一絲狠厲之色,歎道:"大哥,對不起了!"

而那女子卻抬頭急道:"相公,你明知那里有一只尸魈,為何還騙恩公前去?"

"幺妹,為父也是沒辦法啊."男子歎氣道:"我的武功不濟,村里那幾個武功高強的家伙都在打你的主意,不要以為我不知道,他們平時都經常對你動手動腳,雖然你從來沒有,可是我清楚地很……"

女子聽到這里,也不由得低下了頭,不過很快又抬頭道:"這和欺騙恩公有什麼關系?"

"當然有關系!"那男子道:"你有沒有看見他背上背的那把寶刀,簡直是切金斷玉,削鐵如泥啊,若是我有了這把刀,就可以彌補我武功的缺陷,在村里也能和那些家伙斗上一斗!"

"啊?你是打的這個主意?"女子吃驚地看著男子.

男子眼中狠厲之色又現,點頭道:"沒錯,我就是打個這個主意∏少年武功高強,我等不是他對手,可是只要他死在那個尸魈手中,我們就可以找機會偷偷取得寶刀……到時候你就不會再受人欺負!"

那女子本想埋怨丈夫,可是聽他這樣一,埋怨的話又不出口,幽怨歎道:"相公,可畢竟是他救了我們啊,做這種事會遭報應的."

男子心中有些驚慌,不過他隨即又安慰道:"不會遭報應的,我又沒有騙他.他找妖修的尸體,那尸魈肯定也是妖修的尸體變化而來,我騙他了嘛?沒有!再,我也跟他了,那里是很握的,他自己要去,我們有什麼辦法?"

要這男子還真是巧舌如簧,一番話得女子無從反駁,只有歎了一口氣,默默點頭.

這時男子一用力站了起來,道:"走."

"去哪?"

"跟上去看看,只要他一死,我們就取寶刀,可千萬別讓其他人鑽了空子."

上篇:九一一 離開村     下篇:九一三 九幽通心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