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九一四 尸魈和毒蓮  
   
九一四 尸魈和毒蓮

那男子先清醒過來,連忙喊道,"幺妹,快逃!"

此刻的他,已經沒有了貪心,他不想要寶刀,也不想要寶蓮,他只想活著.可是,已經遲了!

"嗷!"尸魈又是一聲吼,漆黑似干材一樣的手猛地捉住那男子雙腳,用力扯向水中……

"不!"男子驚恐地呼喊,雙手使勁抓住身邊的一把草根,雙腳瘋一樣的掙紮.

可他這點力氣,又怎麼能和尸魈抗衡?那尸魈仿佛譏諷似的悶吼一聲,又是猛力一扯!

"啊!"那男子仿佛破布口袋似的,被整個扯入黑沉沉的水面下.

"相公!"那女子剛跑了兩步,現男子被拖走,她趕緊又跑回來,對著水面大聲哭喊.

不過回應她的,只有水面上冒出的氣泡,和翻湧的血水……

那個家伙臨死時肯定很後悔吧?可是後悔有用嘛?再給他一次機會,他還會這樣選擇,他的貪婪已經讓他迷失本性,遲早都會送掉性命.

葉空的心里感慨了一下,不敢耽誤,趁著尸魈在水下,他鑽出了樹叢,腳尖在樹椏的根部一借力,如同一個青色的影子從樹上直接躍往沼澤中.

此刻他的隱身符已經失效,不過他也顧不上了,腳尖又一次在沼澤中一根古藤上一點,沿著古藤奔跑兩步,又一次躍起,直撲沼澤中央的九幽通心蓮.

雖然在水下,可那只尸魈看地清楚‰不到竟然另有一人躲在暗處,此刻突然出手,這讓尸魈怒不可遏.本來他是准備咬死男人再去捉那個女人,可現在明顯來不及了.

"嗷!"尸魈一下竄出水面,血的眼睛瞪著葉空的背影.

不過他想追葉空已經來不及了,他左右一看,有了想法.

"轟!"尸魈猛地一拳砸在面前的一根古藤上,那根古藤有人手臂粗,上邊站三五個人都不會有事,可在尸魈全力一擊只見,竟然咔嚓一聲斷了.

"吼!"尸魈又是一聲怒吼,手握古藤,把把古藤當做長鞭,連紙帶葉,對著葉空後腦抽來.

葉空感覺到腦後生風,他已經來到了九幽通心蓮的附近,不過他也顧不上摘取,凌空一個翻身,手中夜舞大力回劈!

"嚓!"古藤被劈斷成為兩截.

葉空不敢多待,腳尖在水面又一點,一個倒翻,想要翻到寶蓮身邊.

可那尸魈也沒閑著,他和寶蓮呆的時間久了,更加清楚況.他一下鑽入水下,大概是抓住了九幽通心蓮的根莖,他拉住根莖就往沼澤另一側逃走.

葉空翻身來到寶蓮邊,抬手抓去,卻抓了一個空,蓮花竟然在水面上飄行起來.

"好子,你別走!"葉空腳尖連踩,踏著水面狂追而去.

而在沼澤岸邊,那男子殘缺的尸體已經浮上水面,那女子把男子尸體拉上去,大聲哭喊,仿佛眼前的搶寶鏡頭與她無關一般.

那尸魈對這塊水面埝熟,在水下游地很快,拖著九幽通心蓮在水面上擺來擺去.

葉空緊追不舍,奈何水面上亂七八糟的古藤太多,伸了好幾次手,都沒抓到寶蓮.

葉空有些焦急,現在已經沿著沼澤越走越深,若是引來厲害的妖獸,那就更加麻煩.

當下他身形一定,在一根u型的古藤上站定,手指一抹儲物戒指.其他的儲物戒指和儲物袋在這里無法使用,可五行散人留下的儲物戒指卻絲毫不受影響.

葉空取出一個白玉瓷瓶,打開塞子,他心念一動,卻沒有反應.)他只好開口喝道,"出來!"

很快,瓶口鑽出一排帶著觸角的腦袋.瓶中裝的正是數十只金翅蟻,這是葉空臨進噬靈毒瘴前做的准備.在這里邊靈獸袋也無法打開,所以葉空才把它們裝在瓶中,放在儲物戒指里.

當然了,葉空已經用心念命令它們,不准亂吃,否則這個瓶早就被它們吞下肚了.

只是在噬靈毒瘴中,神識也無法使用,葉空無法用心念控制它們.好在,這數十只金翅蟻都是葉空挑選的第一代種蟻,經過一百多年的飼養,已經可以聽懂人.

葉空道,"給我去水下,把那只尸魈給滅了,滅了以後立即回來,不得有誤!"

"嗡!"數十只金翅蟻化成點點金光,鑽進水面,出很細微的水聲.

金翅蟻如何干的,葉空無法動用神識,也無法得知,不過,很快,就看見那朵九幽通心蓮已經停在水面上不動了,雪白的蓮花,寶光四射.

"你的都是我的,我的還是我的!"葉空得意一笑,跳過幾根古藤,剛好寶蓮就在一根緊挨水面的藤蘿邊.

葉空剛想伸手,可是卻又突然縮回了手.

"好象不是九幽通心蓮,而是……"葉空沉吟片刻,臉上又露出驚喜,"好象真的是九幽墨心蓮,還好沒用手去觸摸到花芯."

這九幽通心蓮和九幽墨心蓮,只是一字之差,可效用卻千差萬別!九幽通心蓮那是防毒抗毒的良藥,可九幽墨心蓮卻是極其厲害的毒藥!

這兩種蓮花外形完全一樣,唯一不同在于花芯中的蕾,一個是嫩黃,一個如墨黑.

不過這九幽墨心蓮雖然是毒藥,可也是早就絕種的稀罕寶物,若論價值,要比九幽通心蓮還要珍貴.

九幽墨心蓮如此珍貴,那是因為其獨特的毒性.傳中了這種毒以後,不管你是什麼修為,立即會掉落一整個境界,而且從此後,不管你如何修煉都無法提升.

想要解毒,也好辦,再吃一片九幽墨心蓮的花瓣♀花瓣就跟開關似的,吃一瓣掉落,再吃一瓣複原.

如此之毒,葉空當然是不敢碰了,別一個境界,就是掉個一層兩層,他也受不了.

葉空從儲物價值中取出兩把下品法器,將九幽墨心蓮撈起來,現蓮花下還有一根細長有力的根須≌才尸魈就是拖著根須在跑.

葉空更加開心了,有了根須就代表以後有更多的九幽通心蓮出現:回去用息壤培養一下,哇,財了,拿去黑衣魔宗一片花瓣也能賣上百萬啊.

葉空抬手在九幽墨心蓮上方一掃,就把這朵千古毒蓮給收了.接著,他又打開瓶塞,把那些完成任務回來的金翅蟻也收起來.

至于尸魈,葉空也沒有去檢查△為尸魈那是死去多少萬年的尸體成精而已,不會有什麼好東西,也不會有路引令牌的.

收了朵早已絕種的毒蓮,葉空心里想道,這噬靈毒瘴中修士和妖修都不敢到處亂走,也就是很多地方從來都沒有人去,那是不是會有很多傳中的天材地寶留下呢?

可是等不到他想美事,突然沼澤的水面上起了一陣柔柔爽爽的風.

"晚上這樣的風真是吹了很舒服啊."葉空感歎了一句,不過隨即就想起了什麼.

"不好!毒瘴來了!"

葉空不敢怠慢,沿著微風相反的方向,跳過一根根古藤.

可是一盞茶過後,當他站在沼澤的另一側岸邊,卻現對面已經一片霧蒙蒙.

"日你先人,這毒瘴到底從哪邊來的?"葉空只好換個方向.

可沒過多久,眼前依舊是霧蒙蒙一片.

"不好,被毒瘴包圍了."葉空愣了一下,不過也沒有害怕,按照打聽的消息,只要把路引令牌掛在身上,就可以不受毒瘴影響了.

為避免受到攻擊,葉空又給自己貼上一張隱身符.可他驚訝的現,隱身符貌似也失靈了.

"看來要有一場惡戰了!"葉空從背後摘下夜舞,緩緩走進毒瘴之中……

走進毒瘴中,葉空驚訝地現,腰間的路引令牌亮了起來,照亮面前的一塊面積,而在他身體四周,也有了一塊毒瘴無法入侵的范圍.

只是這范圍的可憐,剛好包住自己的身體,若是想帶著別人是肯定不夠的.怪不得村長必須一人一塊令牌的.

葉空又往前走了一段,現這令牌確實有用,自己走到哪,哪的毒瘴就消退了,好象自己身周裹著一個保護層似的.

"嗷!"突然眼前薄霧中傳來一聲獸吼,低沉而凶狠,一雙血的眼睛從草叢中露了出來.

"我日你先人板板!"葉空毫不留把對方一刀兩半,罵道,"一只兔子也敢冒充老虎,真活得不耐煩了!"

在毒瘴中,所有妖獸都變得瘋狂了,什麼兔子,老鼠之流也囂張無比,不過這些東西瘋狂起來也沒什麼了不起,葉空運氣不錯,沒遇上太厲害的變異妖獸,他一邊殺,還用藤條把那些可以作為食物的妖獸尸體帶上,回頭帶去孫家村,也別讓人覺得自己白住村里的.

他沿著沼澤邊,憑著記憶,往自己來時的路走去.

本來夜晚就黑暗,又有毒瘴,所以視野不太好≤見度也只有幾米.腰間的路引令牌雖然明亮,可不但不能照路,反而不斷地把妖獸吸引過來.

葉空邊殺邊走,心里感歎,毒瘴中瘋狂的妖獸……不過如此嘛.

他走了一會,突然看見自己腳的前方有一具殘缺不全的尸體,凝神一看,正是剛才被尸魈拖下水咬死的男子.

"那女子呢?"葉空心里猛地一動,腳跟用力一踩,驀地後跳丈許……

上篇:九一三 九幽通心蓮     下篇:九一五 變異的女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