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九一五 變異的女子  
   
九一五 變異的女子

"鏘!"不知哪里飛來一把缺口大刀,准准釘在葉空剛才站立的位置,在薄霧中猶自晃動不已.

"真是世險惡,人心不古."葉空淡淡一笑,凜凜站立,丟開手中騰蔓,另一手握緊夜舞,開口道,"姑娘,在下救你夫婦,不思你等報答,卻也沒想到居然還被你等騙來絕境……就算如此,在下也未對你等出手.我沒有殺你們,你卻遷怒于我?你相公死于尸魈之手,與在下有什麼關系?"

"你早就現我們的計劃,卻躲在我們後邊……"

"鐺!"葉空引她話,正是尋找她的方位.她一出聲,葉空立即出手,毫不留.

對這些恩將仇報的人,根本不需要客氣↑加關鍵的是,她此刻已經不再是一個人……

夜舞如電斬出,幾點火星在薄霧中乍現,一條黑影快閃開,落下一把被砍斷的匕.

還有一條被砍斷的手臂.

"你果然夠狠!"女子捂住汩汩流血的手臂,一雙已經變得血的眸子,怨毒地看著面前的葉空.

"我已經做到仁至義盡了,現在你要殺我,我也要殺你,沒什麼好的!"葉空抬手用夜舞指著那女子.

那女子右手被斬落,臉上卻絲毫不顯慌亂,顯然已經在毒瘴的作用下變得瘋狂.

"嗷!"女子仰頭出一聲非人類的吼聲.隨後,她的身體出現了驚人的變化……

只見她露在外邊的皮膚,臉孔,頸部,還有腹,全部都生出密密麻麻的鱗片.

那些鱗片約有指甲蓋大,漆黑如墨染,一片連著一片,仿佛全身覆蓋上了一層黑色的詭異戰甲.

女子陰沉著臉,看著葉空,因為變異,她已經喪失了話的能力,只是從嗓子眼里出妖獸一般的低沉吼聲.

最離奇的是,她那條被砍斷一半的手臂,竟然伸出一條血的觸手.

那條觸手仿佛靈活的蛇一般,閃電般射向葉空的手臂,想要綁住夜舞.

"去死吧,怪物!"葉空手中夜舞一轉,躲過觸手,又猛地揮起,一刀將那觸手斬斷.

那女子已經感覺不到疼痛,她此刻全身的鱗甲都已經長滿,她仿佛豹子一般地伏下了身體,口中又嘶吼一聲,猛撲了上來.

"找死!"葉空毫不躲閃,夜舞化成一條黑色的流光,帶著巨大的力量,以詭異的角度斬出.

不過那女子變異以後,全身的鱗甲竟然是乎尋常的堅硬,夜舞砍上去,竟然如同砍在金鐵之上,出當當之聲,火花四射,居然一點都沒給她造成傷害.

"吼!"那女子一擊不成,又吼了一聲,像只獵豹一樣伏在地上,血雙目瞪著葉空.

變異了以後還真不好對付了.葉空不敢和這女子糾纏,若是再引來什麼強大的變異妖獸,就更難對付了.

葉空一抹儲物戒指,本想再次取出金翅蟻.

可這時,突然有一種極度握的感覺從腳下升起……

閃!

葉空快閃到一旁.

原來那女子趴在地上,竟然不是在休息,而是把觸手從地下潛了過來.

果然,就看見他剛才站立之處的地下,竟然伸出一條肉的觸角,那觸角動作極快,沒有攻擊到葉空,又瘋似得追著葉空而來.

"噗!"葉空一刀將觸手斬斷.

掉落在地上的觸手,依然在瘋狂的扭動,象條瘋的色蛇,場面要多詭異有多詭異.

"哧!"又是一條色觸手從葉空腳下鑽出.

哧哧聲不斷響起,地面下不斷鑽出觸手,度快到極點,仿佛是知道葉空的瓶子里有什麼握之物,就是不給葉空時間放出.)

沒一會,葉空眼前的這一塊地面上,就豎滿了一根根一人高的色觸手,那些觸手就跟地下長出的怪樹一般,丑陋,恐怖.

"嗽!"葉空索性以影舞的姿勢躍起,陀螺般旋轉著,直接躍上了一個古樹的枝椏上.

站定以後,他把瓶子又放回儲物戒指里,冷哼道:"怪物,你以為我不用金翅蟻就害怕你麼?告訴你,你錯了!葉某要殺你的辦法千千萬,受死吧!"

化影斬!

在躍起的一刻,葉空突然有所感悟,想到當初帝熾天展施的化影分身斬,他也悟出了其中的一半,分身沒出現,化影倒是成功了.

只見一道虛影去勢如電,在女子血的眼睛中留下一串光影.

她根本來不及躲避,眨眼只見,葉空的虛影已經出現在她面前的上方,手中黑色大刀高高舉起……

"去死!"

"轟!"

葉空全力一擊,泥土翻飛,地面被擊出一個大坑∏女子嗷地一聲怪叫,被擊飛出去,嘩啦一聲巨響,落入沼澤中.

女子被擊飛,地上所有的色觸手都消失了.

葉空一個翻身,跳下樹來,站在沼澤邊,皺眉道:"死沒死?"

"嘩啦."水聲湧動,那女子竟然還沒死,又狼狽地想要沖水中爬上來.

葉空舉起夜舞,剛想再出一擊.

可誰知,又是一聲巨大的水聲,那女子身後竟然突然出現一張巨大的大嘴,一口將那女子吞入口中大嚼起來.

"犀鱷!"葉空眼神一收縮,沒想到竟在這里遇上犀鱷♀本來就是一種中品上階的凶猛妖獸,如今在毒瘴的作用下,品階自然又有所提升……

打不過,還是趕緊跑吧!

五天以後.孫家村的高牆上,一個少年正巍然站立,目光炯炯地看著村前的石柱陣,在他的身邊,站著一個狼頭人身的家伙.

"孫瀟子,不是我啊,你不用擔心了,我主人的故事,那是三天三夜也不完的,什麼毒瘴妖獸,不過是些意思毛毛雨而已,他很快就會安然返回的."幾天的相處,嘯風狼王和這少年倒是挺投機.

孫瀟急道:"那葉大哥會不會收我為徒呢?"

嘯風狼王看看孫瀟,搖頭道:"你又不是修士,連靈根資質都沒有,不行."

孫瀟忙道:"那沒有關系,我只要學習他的武功,我不要學那些勞什子仙法,我只要武功就行!"

嘯風狼王還是搖頭,"主人忙著去黑龍城,哪有時間教你武功?"

孫瀟又道:"我不會白學的,我會給學費的."

嘯風狼王哈哈笑道:"學費?你們這些人連吃喝都不能解決,還有什麼好東西當學費?主人又會看上你什麼東西?別做夢了."

看著牆頭上兩個身影在高談闊論,牆角陰暗處,一個身影閃了閃.隨後,這個身影消失了.

"篤篤篤."敲門聲響起↓在打坐的曹慕色趕緊站起來,自自語道:"這個狼王,今天怎麼這麼禮貌?"

不過等曹慕色走到門口一看,卻現外邊站著一個鐵塔一般的黑漢子.

曹慕色心里一驚,站在門後道:"來者何人?"

來的的正是色心不死的孫佳辰,也難怪,噬靈毒瘴中的女子個個黑乎乎的,哪個象曹慕色這樣白析水靈呢?所以這家伙一門心思想要得手,只是嘯風狼王老是不出門,今天難得有機會,他就趕緊過來了.

"我,孫佳辰."孫佳辰甕聲甕氣道,"我有事想見夫人."

"不方便開門,有事在外邊."曹慕色知道這家伙不懷好意,當然不會開門.

孫佳辰笑了笑,道:"夫人,在下真的有事."

"真的有事也在外邊."

孫佳辰冷哼道:"夫人以為區區一道木門就能攔住孫某?"

曹慕色也冷哼道:"只要你敢破門而入,你必死無疑!"

"必死無疑?"孫佳辰哈哈大笑,道:"好吧,我必死無疑,那就請夫人看看我手中是什麼?"

孫佳辰的黑拳頭伸到門縫前,五指張開.

只見他的手掌中,靜靜地躺著一塊白玉的令牌,上邊畫著抽象的線條,還有一條黑龍的圖案……

曹慕色看的心里一驚,"路引令牌?"

孫佳辰的拳頭握起,收起令牌,道:"夫人應該相信孫某的誠意了吧?根據在下所知,你男人此刻在外邊冒險,所為的也只是這塊令牌."聽見里邊沒有聲響,孫佳辰得意道,"不過我可以告訴夫人,他必定無功而返!甚至可能葬身獸口!"

曹慕色心里本就擔心葉空,被孫佳辰這一,她當即大怒,也不解釋葉空不是她男人.怒吼道,"胡八道,他必定安然返回!"

孫佳辰笑道,"好吧,就算安然返回,也肯定找不到令牌!只要夫人滿足在下的條件,孫某令牌送上,免了你男人辛苦冒險,豈不皆大歡喜?"

雖然曹慕色大概知道此人想法,不過還是抱著僥幸心理,遲疑問道,"你有何條件?"

孫佳辰笑道,"孫某的心思夫人了解,孫某只求和夫人魚水之歡.只要一次,孫某便心甘願將令牌送上……"

"你做夢!"曹慕色沒想到這家伙竟然當面出這種無恥的話,氣得滿臉通,胸脯起伏,罵道,"滾!等我男人回來必取你性命!"

曹慕色完,才現不妥,竟然一順口出了葉空是她男人,她頓時心里又砰砰亂跳起來.

給讀者的話:

還有一章,下午……

上篇:九一四 尸魈和毒蓮     下篇:九一六 控制局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