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九二四 少女懷春  
   
九二四 少女懷春

黑蟒夫人這下就更來不及躲了,大叫一聲,"我命休矣!"

好在她妖丹在身體外,關鍵時刻,她干脆果斷放棄身體,一顆色妖丹狂遁而去!

"姓葉的,姓曹的!我算記得你們了!日後必報毀身之仇!"黑蟒夫人還不忘出充滿恨意的臨別留.

不過葉空卻毫不在意,打了個響指道,"狼王,你的了."

突然之間,也不知從哪竄出一條青毛大狼,一開狼口,將剛好逃來的黑蟒妖丹吞進腹中,隨後,狼王化成*人形,飛了過來.

"化形期!"金角的眼珠子都要出來了,他知道今天踢到鐵板,卻沒想到,這不是鐵板,這是鋼板!

此時不逃,更待何時?金角連想都沒想,邁開四蹄,扭頭狂奔而去.

"想逃?沒門!"曹俊鋒大喝一聲,"追!"

其實如果葉空早點做准備,此刻想截下金角,那是很容易的一件事.可葉空沒有,他這次有點優柔寡斷.

確實,葉空自己知道自己是個敢做敢當,殺伐果斷的人,從來不怕得罪誰……可這次不同,這次是曹俊鋒.葉空真的不想和他翻臉,真的把曹俊鋒當朋友,不願失去這個朋友.

所以他甯可看著金角逃走,也沒有出手相助.

"俊鋒,別追了,逃就逃了吧,趕路要緊."葉空招呼一句,抬手招來黑蟒夫人的儲物袋,踏上飛劍飛走.

"哦,好的."一般時候,曹俊鋒還是比較聽話的,收回逆生化龍劍,化作一道遁光跟上葉空.

那邊幾個老妖怪看見嘯風狼王,一個個也都吃驚不.首發他們怕葉空等人現,所以沒敢讓神識靠地太近,所以一直也沒現狼王,等狼王躍出吞吃黑蟒的妖丹,四個老妖都驚呼出聲.

"化形期妖修!"

"魂魄體!鬼修!"

"是那子的鬼寵!"

黃耀龍和尋老頭對視了一眼.黃耀龍眼中有佩服之意,想不到這些結丹修士果然個個不凡,若不是尋老有先見之明帶上藥山夫婦,憑著他和尋老二人想留下葉空等人,恐怕還得費些勁.

而尋老頭則是眼中得意一閃,對白靈道,"那只金角麋,就交給你了,絕不能讓他把消息泄漏."

"放心吧,一只化丹後期的麋鹿而已."白靈大喜,拱手謝過,接著身影一閃,便瞬移離開.

尋老頭接著一擺手,"走,我們繼續跟著,到了三不管山就下手!"

霧氣蒸騰,溫泉水面上覆蓋著一層白紗似的熱氣,緩緩流動.花田村就是種花聞名,黑龍城里每次有了大活動,需要鮮花裝扮,花田村就會忙碌不堪.

這個溫泉就在花田村的後山中,溫泉四周也種著高大的花木,仿佛是一堵花牆擋住外邊人的視線「過彌漫的熱氣,可以看見溫泉水表面還覆蓋了一層深的花瓣.

突然,嘩啦一聲輕響,驀地,一條晶瑩如玉的**鑽出了水面,那腿不胖不瘦,又白又長,絕對是一個青春少女的腿∏條腿越伸越高,等過了膝蓋,就可以看見少女的大腿部分,皮膚細地如同綢緞,渾圓而誘人.

"嘩啦!"又是一聲水聲,那條腿驀地縮進水中.

很快,水面下黑色一閃,一個腦袋鑽了出來♀是個少女,烏黑的稍上不斷滴著水,她一抹臉上的水珠,猛地甩甩黑,可以看見,她正是黃耀龍的女兒.

她戲了一會水,覺得有些無聊,靜靜坐在溫泉池一側,默默地抓起浮在水面上的花瓣,也不知在想什麼心思.

正在這時,就聽見花牆外有兩個兔妖侍女在低聲聊天.

"哎,白,你知道嘛,今天經過我們村的那兩個人類修士老有才呢,聽那個曹修士還作了一篇詩文呢."

"是嘛,我一天都在忙著廚房的事,什麼詩文,快,灰,我求求你了."

叫灰的兔妖搖頭晃腦吟道,"兩岸花柳全依水,一路樓台直到山.怎麼樣,是不是很有意境呢?"

白點頭,贊道,"好有意境,我就喜歡這種文學青年."

灰哧道,"那也要人家喜歡你才行!看你這兔腦袋,兔耳朵,曹修士那麼帥,那麼高大英俊,那麼文武全才……"

白也啐道,"灰,你別花癡了°也是兔腦袋兔耳朵,人類男子也是不會看上你的!"

灰回道,"我又沒想那麼多,我只是想給那個曹修士做丫環,那我就心滿意足了."

白歎道,"唉,我們又是妖修,修為還那麼低,哪會有男人看上我們呢?若是般配,恐怕也只有依萍姐了."

正在溫泉中的黃依萍面色一苦,輕歎一聲,心中苦道,"人家曹修士也沒有看上我呀!"

其實黃依萍和其他妖獸還是不同的,畢竟她的母親是人類,而且她所傳承的血脈,大部分還是屬于人類的.所以她一出生,就是人類的外形.雖然她有妖獸的血統,卻一直不是妖獸的模樣.

這也是她一直比較引以為傲的.可是等她長大,她才現,事並不是她想象的那樣.人類還是瞧不起她,甚至連有些獸妖都瞧不起她.因為她那一半的血統,不是來自什麼體面的古獸巨獸神獸,而是一只黃鼠狼……

曹俊鋒外形俊朗,黃依萍在彈琴之時就已經見過了,現在聽他還能吟出優美的詩句,黃依萍更是芳心顫動.

"唉,算了別想了,人家看不上也是沒有辦法的."黃依萍歎了一聲,抬手一招,溫泉池邊的衣物就飛了過來.等衣衫飛來,她站起出水面,擦拭身體後,走出花牆的圍繞.

灰白兩個兔妖侍女看見姐出來,也不敢再嚼舌頭根,趕緊老實地低頭走在黃依萍的後邊.

離開後山,黃依萍回到家中,突然又想起了老爹,"爹爹今日沒有得到想要的寶物,是不是心不太好呢?還是去看看爹爹吧."

本想去臥室休息的黃依萍一改方向,走向黃耀龍的靜室.

誰知來到靜室,卻現黃耀龍並不在.

"姐,老爺出去辦事了."家中的管家是一個老年虎頭妖,這虎頭妖年紀不了,跟著黃耀龍許多年,深的黃耀龍信任,也因此,家中的侍衛都是虎妖一族.

"這獻寶大會剛剛結束,爹爹也不休息一下,這半夜的去干什麼事呢?"黃依萍又問道.

老年虎妖身後黃耀龍的信任,對這件事還是清楚的,他也沒想瞞著姐,于是便開口笑道:"姐,您就別擔心了,老爺的寶物已經有著落了."

"哦?著落在哪里?"黃依萍聽老爹的寶物已經有著落了,美眸也是一亮.

老年虎妖笑道:"當然是那三個人類修士.老爺沒看出來,那三人竟然帶著重寶,多虧尋老爺子,他那鼻子真是神了,那三個修士裝在儲物袋中的寶物,他都能聞出來,據,還不是一樣兩樣寶物呢,這不,他們一起追……"

黃依萍已經聽不下去了.殺人奪寶.奪寶自然是要殺人的.老爹,還有幾個化形期的老妖一起出手,曹修士他們怕是凶多吉少了.

雖然曹俊鋒沒有看上她,可是少女懷春,一顆心思既然已經著落在曹修士身上,她就不能坐視不理.

"灰白,你們別跟著了,我出去一下."黃依萍換好衣服,又吸了一口氣,走出了家門.

夜色深沉,月光透過樹林射進來,把地面上映出一個如同水面的白色,四周靜謐無比,突然,一道遁光飛來,一個頭頂著一雙鹿角的獸妖停在白光的中央.

這是靠近花田村的一個樹林,金角的洞府就在這里,這里有一處還算不錯的妖脈.妖脈和靈脈一樣,指的是這里具有可以修煉的妖氣.

"唉,真是好險吶."金角感歎了一聲.回想起剛才的戰斗,他還不由得心驚肉跳.

那人類女修士所釋放出的強大符咒乎他的想象,還有那叫葉空的少年詭異的飛劍,如此鋒利,黑蟒夫人那麼堅硬厚實的鱗甲,居然如同廢紙一樣的穿透.

最可怖的,那個少年竟然還帶著一個化形期的妖修.他們其中的隨便一人,都可以致金角于死地.

"好在我對上的是實力最弱的一個,要不然今天真回不來了."金角感歎了一聲,走向自己的洞府.

可是當他走到洞府門前,背後那白色月光中,突然光影一閃,一個有著黃顏色明亮眼睛的女子突然出現在他的身後.來者正是妖修白靈,其實她早就可以動手了,一直跟著金角來到洞府,是因為這樣她殺了金角還可以去其洞府搜刮一番.

"呵呵,現在回來了,你終于安全了."白靈清脆的一笑.

"誰!"金角猛回頭,看見白靈,立即心叫不好,這女人跟著自己,必定沒有什麼好事.

"在下見過白女將軍."金角趕緊行禮,不過他不敢接近,他心里想的是,趕緊躲進洞府中,這樣借助洞府外圍的禁制也可以抵擋她好一陣.

不過,他距離洞府還有幾步路.以白靈的修為,完全可以在這幾步路里,將他擊殺.

ps:感謝,萬分感謝錢芷凝,蝶戀雪,朵朵,想,女孩,還有其他各位道友的打賞,人名太多,就不一一列舉了,感謝了!蠻會繼續努力的!

上篇:九二三 符陣     下篇:九二五 緊跟而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