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九二九 臨陣制符  
   
九二九 臨陣制符

樂家老二樂楠走出來道,"根據規矩,在我們的地頭上辦事,不需要我們出力,分五成;需要我們出力,分七成.首發"

黃耀龍大怒,吼道,"這是哪里的規矩?我沒聽過有這種規矩!"

樂家老三樂桐走出來,瞪眼道,"這就是我們禿頂山的規矩!怎麼?不服?那我們先把藥山夫婦的賬拿出來算一算?"

尋老頭忙出來道,"莫吵,既然大家有心合作,那麼就商討商討,只是你們的開價太高……"

葉空等人心里是拔涼拔涼的.本來聽他們口氣,還以為他們有矛盾,葉空甚至准備從中挑撥一番.可沒想到,他們竟然討價還價起來,渾然把自己這些人當成了死人一般.

曹慕色傳音問道,"怎麼辦?現在不逃怕是沒機會了."

葉空苦笑,"現在就是逃也沒機會,他們個個都會瞬移的."

曹慕色目中幽怨一閃道,"若是不行,我便早早自爆金丹!絕不能被他們生擒!就算炸不傷他們,我也要把儲物袋給毀了,讓他們一無所獲!"

曹慕色倒是剛烈,不過她確實的也是.若是被人生擒,或者抽魂煉魄,到時候生不如死,想死都難了.

葉空道,"還沒到那一步."他又看看那邊還在討價還價的妖修,嘴角浮起一抹冷笑,"當我葉空是好欺負的?我死都會抱著你們一起下地獄的!"

葉空著,快行動起來.從儲物戒指中取出一方羅盤,辨別一下方位,接著又取出七星宗特制的陣眼布下.

看著葉空在布陣,尋老頭和黃耀龍心中有些急,可樂家三兄弟卻不急.對他們來,只要葉空等人還在禿頂山,就是他們嘴里的肉.再厲害的陣法,不過時間而已,現在最關鍵的是分成比例!

葉空在噬靈毒瘴里已經布置過好幾次八門金光陣了,現在布起來也是嫻熟地很,一盞茶的時間,山上金光亮起,陣法布置成功.

葉空一招手,"進陣."完又回頭招呼,"狼王,別跟那猴子斗了,進陣來."

他完,帶頭走進.

曹慕色面色一暗,看看金光陣,顯然不抱什麼消,不過還是低頭走進.

而此刻的曹俊鋒卻嘴角帶著鄙夷的冷笑,什麼話都沒,抱著胳膊走進去.

沒一會,嘯風狼王收了龍卷風,也躲進陣法中.由那啼魂猿瘋似的攻擊大陣.

陣中.嘯風狼王道,"主人,我認為躲進大陣不是好主意,哪怕是分頭突圍,也比大家都困死這里強啊!"

曹慕色也道,"是啊,這不是作繭自縛嘛?八門金光陣再厲害,也防不住外邊五個化形期妖修,等他們談妥條件,要攻破此陣,不過是時間問題."

葉空卻搖手道,"你們錯了,我布這陣法不是要防他們,而是要防我即將出的驚天一擊!"

"驚天一擊!"曹慕色花容驚動.

站在一側,抱著胳膊冷眼旁觀的曹俊鋒也不由得眼中一凝.

"沒錯,是驚天一擊."葉空點頭道,"那張符咒的威力實在巨大,所以,我這才布下八門金光陣,防止我們自己也身受其害.只是,這一層八門金光陣不知道能不能防住,到時候,你們都祭出最強的防禦法寶,如果這樣都防不住……那就只有認命,和他們同歸于盡了."

曹慕色聽得俏臉動容,秀眸瞪得老大.天吶,八門金光陣都防不住,躲在里邊祭出最強法寶,這樣都防不住……有這樣的符咒嘛?這簡直是毀天滅地的力量啊!

曹慕色忙問,"是上古符咒,還是上界流傳下來的仙符?讓我看看可好?"

曹俊鋒也緊盯葉空,眉頭緊蹙.

卻沒想到,葉空苦笑道,"都不是,關鍵這符,我還沒畫呢."

曹慕色要暈倒了,敢這符是你老人家自己畫的?你真有那麼大本事?能畫出毀天滅地的符咒?

曹俊鋒嘴角浮起一抹恥笑,淡淡道,"葉兄,事都到了此刻,你還有心開玩笑,莫非你們都不怕死麼?"

葉空聽這口氣,覺得有些不對勁,可此刻況緊急,外邊幾個妖修好象已經達成協議,已經飛了過來.

葉空也顧不得曹俊鋒的不正常,安排道,"不能再等了°們取出防禦法寶准備,狼王回去獸魂幡……我制符了."

葉空完,抬手取出一柄飛劍,把面前一塊大石削成桌面一般.接著,雙手翻動,把符筆,符紙,靈液,硯台等等工具擺放桌上.

他這是要畫靈爆符了‰當初,下品低階的符紙制成的靈爆符,都有那麼大威力.

而今天,葉空准備用中品中階的制符方法,來制作靈爆符!

整整高了四層的靈爆符,究竟有多大威力,葉空也不知道.

因為隨著葉空實力的增加,靈爆符這種不好控制的符咒,他已經基本不用了.所以,他必須當場制作!

中品符咒已經不用符紙了,而是用的獸皮.葉空更是拿出洪荒獸的獸皮♀是一塊公母獸的獸皮,巴掌大,外邊也值幾千靈石,不過這時候,顧不上了!

獸皮已經裁好,方方扁扁,很有質感,表面經過打磨,便于寫畫.

葉空把這塊獸皮放在案台中央,提起通靈符筆"狼眉",蘸些云遙帶回來的靈墨.因為靈爆符是需要五行屬性平均的,所以用獸血這些反而不如沒有屬性的靈墨.

葉空提起符筆,閉目深吸一口氣.

看著葉空此刻的表,凝重而自然,仿佛和符筆,和周圍的空氣已經融為了一體.曹慕色目中有異光閃過,沒想到平日嘻嘻哈哈的葉空此刻竟是如此吸引人,有一種渾然天成的莊嚴寶象.

隨著葉空進入狀態,他手中的符筆也亮了起來,筆杆上的狼眉二字,出色的異光,奪人眼球.

驀地,葉空睜開眼,心無旁騖,筆走游龍,以均勻的五行靈力運筆,劃,提,挑,勾.動作簡潔,毫不拖泥帶水,輕快卻又不顯浮躁,凝重而又不覺緊張.

這絕對是一個經驗豐富的老符師.曹慕色的心里這樣想到△為云符宗出來的人,曹慕色對制符也是很有心得了,可是她覺得自己在目前的狀態下,也不能達到如此的境界.

葉空這次並沒有來得及布置什麼禁制,當著他們的面制符,不過曹慕色也不太好意思看,畢竟這種事,都是修士的**啊.

不過,曹慕色心里又很好奇,葉空到底是要制作什麼符咒呢?什麼符咒具有如此強大的威力呢?曹慕色還是"很不心"地看了一眼.

和曹慕色一樣,曹俊鋒也在觀看,他就站在葉空身後,他站的位置也剛好比葉空高上那麼一點,所以只要眼神一低,就可以清楚地看清葉空所畫的符咒.

此刻,葉空已經把靈爆符畫出大半,密集的線條,在他的筆尖下呈現.

可就在這時,卻傳出曹慕色一聲驚呼:"這不是遁符嘛?"

也不怪曹慕色如此吃驚,葉空龍大虎大了半天,竟然所畫的不過是張遁符,換誰也吃驚.

隨著曹慕色的一聲驚呼過後,葉空的筆尖竟然突然一頓……隨後,一張即將制好的符咒,轟地一聲,化成一團火光,燃燒殆盡.

"對不起."曹慕色有些抱歉.制符時必須安靜,最忌諱這種突然的聲音打斷.

"沒事,這就是遁符,不過因為使用靈力的不同和制法的不同,會產生不一樣的效果."葉空點了點頭,不過目光卻是回頭疑惑地看了一眼曹俊鋒.

葉空並沒有責怪曹慕色.其實,也並不是曹慕色這一聲攪亂了他的心境,當初他當著蠻族那麼多人,吵吵鬧鬧在廣場上制符,也沒有受到任何影響.

他之所以會制符失敗,是因為在那一刻,他竟然感覺到一種非常強烈的殺機.

沒錯,是殺機,就來自背後的曹俊鋒.

雖然他和曹俊鋒也有一點競爭,貌似曹俊鋒一直以來都不服他,都想跟他爭個長短,可是,他卻從來沒有感覺過,曹俊鋒對他有殺機!

除了競爭,他們還是朋友,很好的朋友!

不過曹俊鋒人畜無害地對他笑笑,仿佛什麼事都沒有生一般.

難道是我感覺錯了?葉空回過頭,覺得此事過後,應該找個機會和曹俊鋒好好談一談.

他提筆繼續制符.其實他當著曹慕色和曹俊鋒制符,也並不是那麼大方,而是,這種靈爆符,他們兩人根本制不出來.制符是需要靈根的,有火靈根的只能制作火屬性的符咒,有水靈根的也只能制作水靈根的符咒.

而靈爆符需要五種靈力糅合運用,五種靈力的數量都必須完全均勻,絲毫不差.所以,曹慕色和曹俊鋒都不是五行靈根,根本無法制作,若是他們讓雜靈根者去制作,那些人又無法做到五種靈力完全均勻.因此,就算讓他們看見,也不必擔心制法外泄.

而此刻.曹俊鋒的心里卻是起起伏伏,無數個念頭升起又落下.

不用,現在的曹俊鋒已經不是曹俊鋒了.至少不是他的本心了.趁著剛才曹俊鋒的靈力被吸干,內心又絕望,他的心魔強行把他的本心給擠了下去……

給讀者的話:

今天是讀者岳明輝的生日,蠻在這里祝他生日快樂.

上篇:九二八 啼魂猿     下篇:九三零 熟悉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