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九三三 流落青石鎮  
   
九三三 流落青石鎮

樂家三兄弟第一時間想到了黃耀龍,逃走的尋老頭也第一時間想到了黃耀龍,于是尋老頭趕緊追向黃耀龍的方向,看看他這邊有什麼發現.

等尋老頭來到,黃耀龍還跟女兒在僵持中.

發現尋老頭回來了,黃耀龍有些奇怪,趕緊傳音問道:"尋老,怎麼了?"

"跑了!全跑了!都不知道什麼時候跑的."尋老頭恨恨道.

黃耀龍頓時臉色一板,道:"尋老,我們也不是一天兩天的朋友了,黃某只是想取其中一件寶物而已,你們都不願意給?"

尋老頭知道他誤會自己和樂家三兄弟私分了寶物,苦笑道:"老黃,真的是跑了,害得那三只豹子認為是我們耍他們,剛才還在追殺于我."

躺著的曹俊鋒雖然全身受制,可是語話卻不受影響.他聽不見黃耀龍和尋老頭的傳音,可是看他們的表也知道怎麼一回事.

"哈哈,你們可真蠢,告訴你們,在我出陣的那一會,他們就已經走了!你們這些蠢貨,真是笑死我了!"

黃耀龍被他譏笑,大怒吼道:"姓曹的!不要以為我女兒便,我就不敢殺你!"

他著,上前一步,當下真的想要殺了曹俊鋒.可尋老頭昏黃眼眨了眨,拉住黃耀龍.

"老黃,此子暫時殺不得."

"為何?"黃耀龍停手問道.

尋老頭道:"那逃走兩人這次回去,必定尋找族中高手前來尋仇,若是我們殺了此子,那些高手來到之時,就是你我葬身之日……"

"哦,還是尋老思緒縝密.)"黃耀龍點頭,道:"只要我們此子在手,那事就好辦多了,他們想要殺我們,必定投鼠忌器,我們到時候也有了談判的資本,一場危機不定就能化去."

尋老頭點頭,看著黃耀龍手中的儲物袋,又道:"這儲物袋你好好保存,莫要丟失了,到時候不定會派上用場."

這尋老頭和黃耀龍也都是膽之輩,現在壞事沒做成,心里就已經怕了,想要和解,就連曹俊鋒的儲物袋都不敢打開.

不過黃耀龍又皺眉道:"尋老,只是這子桀驁不馴,若是我松開他,怕是他立馬就會逃走.可若是抽他精血煉制精血誓牌,將來怕是被人詬病,這又如何是好呢?"

尋老頭笑道:"無妨,我這里有一種天材地寶,叫做定元草,乃是神識混亂者穩固元神所用.不過此物若是過量服用,就會產生副作用,讓人元神無法挪動……也因此,元神無法控制身體中的靈力,所以就變成了凡人一個."

黃耀龍喜道:"尋老果然辦法多,定元草我早就知道,卻沒有想到過量服用還有這種起效……只是,若是想解除,又該如何去做呢?"

尋老頭道:"這些你都不用操心♀定元草服下並沒有什麼其他副作用,而且只要一個月,到時候若是不繼續服用,他的修為立即就可以回複."

黃耀龍接口道:"若是沒有事發生,我只要每月給他服用一次,那就可保無事了?"

尋老頭點頭道:"正是!"

……

三個月後的一天,青石鎮.

這是靠近距離花田村不遠的鎮,因為這里有著通向黑龍城的傳送陣,所以這里非常繁忙.

不過往來行走,基本還是以妖修為主,人類非場少.

這天,暴雨瓢潑,青石鎮道路上人煙稀少,就連那些獸妖們在這種天氣也不願出門.

可連天的嘩嘩暴雨中,卻走來一個穿著黑斗篷的人.雖然被黑斗篷包裹,可是看身高,腳步,還是可以看出這是個女子.

黑斗篷的女子穿過街道,最後來到一條偏僻街的一戶破舊木門前,推門進入.

這是一個很簡陋的院,里邊被暴雨打得到處是水,嘩嘩流淌.

黑斗篷快步走進院一側的一間屋.

和外邊相比,屋里非成淨整潔,一張略顯破舊的方桌,兩條板凳,桌上放著一只簡陋的月光石燈台.

走進屋中,黑斗篷掀動,濕漉漉的斗篷被扔在一邊,露出斗篷下一張桃花似的俏臉.

這正是三月不見的曹慕色.

聽見外邊動靜,內屋走出一個紮著頭巾的羊頭妖大媽,這個羊頭妖大媽修為不高,連築基都沒有,身體化形的部分也很少,雖然直立走路,可是腦袋和四肢都是帶毛的,所以顯得非常丑陋和怪異.

不過曹慕色卻知道,這個羊頭妖心地善良,要不是遇上這個羊頭妖,她現在日子更加艱難.當然了,羊頭妖大媽也不是白白收留她,曹慕色也給了她不少靈石.

可是在這種人生地不熟的地方,別人不想害你,不想搶你,只是還算公平地跟你收些租金,就已經很不錯了.

羊頭妖走出來,問道,"怎麼樣?今天有沒有打聽到什麼?"

曹慕色點頭道,"有了些眉目,不過……誰知道呢?"曹慕色著,歎了一口氣,這三個月來,辦法想了不少,丹藥也找回來不少,可是就是沒什麼效果.

曹慕色完,又看看里屋,問道,"他沒事吧."

羊頭妖也歎氣道,"還不就那樣,能有什麼事,也真是苦了你,你男人找了你,可真有福氣啊."

曹慕色俏臉一,也不知道怎麼,愣了一下,趕緊取出幾塊散碎的靈石,塞給羊頭妖,道,"大媽,麻煩你了."

在洪荒中,最值錢的就是化形之水,其次就是靈石了♀里沒有什麼靈石礦,所有靈石都是外邊流傳進來,所以相比之下,這里的物價指數要低得多,這幾塊靈石對羊頭妖來,就讓她很開心了.

"太客氣了."羊頭妖雖然推脫了一下,可還是很快收下靈石.她收起靈石道,"那我就回自己屋了,你忙吧."

羊頭妖離開時,嘴里還念叨著,"真是苦了姑娘你啊,也不知道那子啥時候會好起來."

羊頭妖的倒是確實≡從那天借助蜇龜殼法器逃離禿頂山,曹慕色就抱著葉空輾轉來到了青石城.

葉空的況非常奇特.他的生機仍在,身體也很正常,可就是沒有意識,也沒有再醒過來.用現在的話就跟植物人一樣.

曹慕色也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了,她用自己的神識放進葉空體內,卻發現那血罡非常的凶猛,而且瘋狂,以她的修為不但不能消滅血罡,反而可能自己也身陷泥潭.

可是,在這里人生地不熟,又怎麼會有厲害的高階修士會幫她的忙呢?

而且,這里的人類非場少,漂亮的人類女子更少,曹慕色到哪里都會被人圍觀,其中更是有男妖修用邪惡眼神看她,所以辦點事非常困難.

好在青石鎮氣候不太好,隔三岔五地暴雨傾盆.于是,曹慕色也可以趁著下雨,穿上黑斗篷,參加一些交易會,尋找一些祛毒和穩固元神的丹藥.

不過靈石花了不少,丹藥也喂了不少,葉空卻一點反應都沒有,這讓曹慕色非常懊惱.

她也想過去黑龍城,那邊應該人類修士多一些,辦法也多一些.可是那天當她接近傳送陣,竟然剛巧看見豹子三兄弟在那,貌似和傳送陣的守衛還很熟絡,于是她便打消了去黑龍城的想法.

她又想帶著葉空回滄南,可想到那噬靈毒瘴,她又只好作罷.于是只好停留在青石鎮,指望在這里尋找到方法.

今天,她又一次參加了一個化丹期妖修級別的交易會,會上,她用一百塊靈石求了一個方法.據在青石鎮另一側不遠處,有一處險地,如果去那里,機緣好的話會得到一種叫做帝流漿的靈液.

這種靈液非常神奇,據其作用,就是解決所有的異炒態!也就是,不管你是中毒還是受傷,又或者走火入魔,都可以一次性治愈!

曹慕色走進內屋,坐在床邊,看著躺著的葉空,她不由得又堅定了信念……不管如何握,一定要取得那帝流漿!

第二天.曹慕色一早就出發了♀一次,她知道自己會有好一陣才能回來,所以又留下了不少靈石和丹藥,請羊頭妖大媽幫助照料一下葉空.接著,曹慕色踏上了去尋找帝流漿的道路.

不曹慕色,就那個羊頭妖.雖然羊大媽一直都是很好心,可好心的人,也會有貪心,更何況,是只沒上過學的羊呢?

看著手中的一把靈石和幾大瓶丹藥,羊大媽目光閃爍.靈石自然是收之下下了,可丹藥……顯然,這麼多丹藥的價值,還在靈石之上!

羊大媽沒上過學,可是算術還是略懂的.手中的幾大瓶丹藥,若是拿出去賣了,那她也立馬可以成為富戶了.到時候買上一大瓶化形之水,她也可以褪去一身毛,不定還能築基呢!

不過,羊大媽又看看躺著的葉空,心里又害怕這子有個三長兩短,曹慕色回來要她性命,所以她難以抉擇.

羊大媽確實腦子不太夠用,坐在床邊一琢磨就是一整天,也沒想好.

給讀者的話:

還有一章,稍後就出.

上篇:九三二 大陣被破     下篇:九三四 為人做嫁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