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九三六 葉空醒來  
   
九三六 葉空醒來

來到那里,曹慕色才發現一件事.)一件很重要的事.

那就是這帝流漿有種神奇的秉性,必須含在嘴里才能保持其活性,不能用其他任何東西觸碰.否則,就會變成普通的露水.

也有人研究過了,含在口中沒事,那是因為吐液的作用.

所以,去找帝流漿的人一般有兩種.一種是自己服用,看見以後,用嘴接住吞下即可.另一種是幫別人尋找,這種人一般帶個瓶,瓶子里裝滿了唾沫,到時候心地接住帝流漿,不能觸碰瓶口,讓帝流漿淹進吐液就可以.

回頭拿給需要服用的人,連吐液一起喝下去就成.

其實唾沫也是一種很有趣的東西.人每天都在吃自己的唾沫,可是如果你讓他吐出來,然後再吃下去♀就不是人干的事了.

反正這事很惡心,讓曹慕色吐一瓶口水,然後去給葉空喝……曹慕色也干不出這麼BT的事兒.

于是曹慕色只好決定先在自己嘴里存著.

經過了大半個月的等待,曹慕色終于看見了帝流漿,這是一種漂浮在空中,類似一顆綠色的露珠.

不過這個帝流漿出現的位置不好,剛好在人群比較密集的區域,所以當曹慕色張口吞下,周圍一圈的妖獸都看見了,其中不乏化丹期妖獸.

這些妖獸本來就暴虐成性,看見曹慕色吞下帝流漿,個個怒火沖天,聯手進攻曹慕色.倒黴的是曹慕色口中含著帝流漿,戰斗時,連一字真都沒法,只好邊打邊退,拼著受傷,也不把帝流漿吞下.

這才帶著帝流漿成功脫離險地,回到青石鎮.

曹慕色跌跌撞撞地回到家中,直奔葉空所住的屋.

此刻屋中,葉空也到了關鍵的階段,那些血罡正是將要消失,卻又沒有消失之時.葉空的元神鑽出金色光幕,可是沒想到那些血罡死而不僵,竟然又猛撲過來.

若是硬拼,葉空倒也有八成的勝算.可是快四個月都下來了,葉空也不急在一時,干脆又躲回到金色光幕之下,等那些血罡死透再出來.

曹慕色走回房中立即就發現了不對,本來羊大媽在的時候,每天都會打掃一番,可現在地上落了一地的灰塵,顯然是久久沒人走動了.

曹慕色心中一凝,趕緊奔進內室,一眼看見葉空依然安靜地躺著,她這才松下一口氣.

來到床邊,看著躺著的葉空,曹慕色心里又泛起了躊躇.

該怎麼把帝流漿喂給葉空呢?用嘴度過去,那是最好的辦法……可是,這是徒兒的相公,自己和他嘴對嘴……

雖然曹慕色早就想好了,可真是事到臨頭,她又覺得有些為難.

看著葉空緊閉的雙唇,曹慕色眼睛有些發愣,突然覺得這子的唇形還是挺動人的……

哎呀,我在想什麼呀.曹慕色臉上一,心里罵了自己一句.

短暫的思量之後,曹慕色壓下心中紛亂的心思,下定決心.江湖兒女,這點事還有什麼好害羞的呢?救人,救人而已.而且,就算回頭葉空醒來,只要不告訴他,那不就得了?

曹慕色戰勝了自己的羞怯,慢慢低下頭,當接近的那一刻,她覺得自己臉上跟火燒似得,自己的心跳聲竟然清晰可聞.

她又做賊似的左右看看,深吸了一口氣.

猛地,低頭親了下去……

也就在這時,葉空紫府內的血罡真真正正地死完了,他的元神歸位,接管身體,所有六識立即恢複.

一股香馥馥的味道傳進他的鼻息,淡淡的熱氣打在他的人中上,耳中隱隱還有濃濁的呼吸聲……

葉空猛地睜開眼,只見曹慕色正閉著眼,臉蛋撲撲地,一張柔唇正印了下來……

那一刻,葉空的腦袋嗡的一下,就覺得一片空白,條件反射地撅嘴迎了上去.

不對!曹慕色心中一緊,猛地睜開美眸!

四目相對.

"咕嘟!"

吃驚之余,曹慕色竟然自己把帝流漿給吞了下去.

曹慕色的美眸一下瞪得老大,心中連死的念頭都有了≡己拼命從山中逃出來,路上一句話都沒有,就是怕吞下.可最後,還是吞了下去.

不過,葉空還在乎帝流漿麼?

他在乎的是這個吻.

他的手仿佛蛇一樣纏了上來,環住曹慕色的腰肢,他的眼睛閉上了,大膽地親吻著這柔軟的好像花瓣一樣的嘴唇,更甚至放肆地把自己的舌頭都鑽了過去.

曹慕色有些迷糊了,久旱的她仿佛正在被一場久違的春雨澆透,沒有一點點的抗拒,只有承受,帶著點幸福,帶著點需要,帶著點羞澀地承受.

她松開了牙關,放那家伙進來,更甚至用她的丁香舌和葉空絞在一起.

也不知道過了多少時間,曹慕色突然覺得自己的胸口一麻,那子竟然大膽地捉住了她……

她也因此而清醒了.

她驚訝地發現,不知道什麼時候,自己和葉空的位置竟然已經交換了,她躺了下去,葉空反壓在了她的身上.

羞怯讓她猛地推開葉空,口中怒斥道:"你混蛋!"

葉空也腦袋為止一清,趕緊縮回雙手,不過臉上卻布滿疑惑之色△明是你偷偷地親我,怎麼還罵我混蛋呢?

"我拼盡性命,去山中尋找帝流漿救你性命,你怎麼能乘機輕薄于我,你這混蛋!你無恥,我跟你拼了,我是你的師尊啊,你不是人!"曹慕色是又羞又怒,既恨葉空,也恨自己,粉拳對著葉空沒頭沒臉地砸來.

曹慕色本來是文靜嫻熟的形象,哪有今天這副模樣,葉空看的為之一楞.不過從曹慕色不斷出的語中,他也大概明白了事的經過.

"你幾個月都不醒,我都急死了,在這個鬼地方,人生地不熟,我還要到處尋找丹藥……"曹慕色越越委屈,竟然著哭了起來♀段日子她憋得太久了,所以也顧不上什麼師尊架子,成了一個受盡委屈的媳婦一般.

葉空聽她敘,心中除了歉意還有感激,更有無法克制的柔.

"師尊."葉空伸手過去,又一次攬住曹慕色軟軟的腰,曹慕色本來還在掙紮,可是葉空一聲道歉,卻讓她放棄了抵抗.

"對不起,讓你受委屈了."

曹慕色聽他這一句道歉,心里的委屈一下又湧了起來,撲在葉空肩頭嚶嚶哭泣.

此刻葉空也沒有什麼旖旎的念頭,只是抱著這個女人,拍著她的後背,安慰著她道:"師尊,我給你講個故事吧,是我們老家流傳很廣的故事,故事的名字就睡美人的故事……"

等葉某人把故事講完,曹慕色撲哧笑了起來,一抹眼淚道:"胡扯,那公主中了咒語,當然是尋找丹藥救治,亦或者是使用喚醒的符咒,哪有親下嘴就解咒的道理,除非那個王子是上界仙人下凡."

葉空愕然,把睡美人中的王子成上界仙人下凡,這倒是算個創舉了.

"總之這是童話嘛,講給孩子聽的."葉空回答道.

曹慕色沒好氣地啐道:"你老家真是過份,怎麼能跟孩子講這麼下流的故事?"

"額……我們那孩子都比較早熟吧."葉空只好道,完又道:"不過也不是扯淡,你不就是一嘴把我給親醒了?"

曹慕色頓時滿臉羞,推開葉空罵道:"下流胚,明明早就醒了,還等著我親你,以後再也不相信你……"

看著曹慕色俏臉緋,眉目含嗔帶怨,當真是美的好像一朵桃花,葉空又一次攬過她的腰,在她耳邊道:"對不起,也真是巧了,我給你講講那血罡是怎麼回事吧."

曹慕色扭了一下,想要,講話就講話,你抱著我干嘛?可是想到自己剛才也抱著他哭訴,于是也只好著臉,讓他抱著話.

葉空一番講訴,曹慕色才知道自己好心辦了壞事,心里也升起一股歉意,于是也伸出胳膊,抱住葉空,聲道:"對不起,我當時也是心里焦急,那什麼血罡我們滄南也沒有聽過,這才胡亂給你吃藥,你不會怪為師吧."

"當然不會怪了."葉空又把曹慕色抱抱緊,道:"只是不知道曹俊鋒那子此刻怎麼樣了?"

曹慕色剛被葉空抱著身體還有些僵硬,現在有些習慣了,也軟了下來,舒服地在葉空胸口躺著.聽到曹俊鋒,她開口啐道:"別提那個混賬東西,若不是他背後下手,哪有這些事?"

葉空在她肩膀上拍拍,道:"其實這事也不能怪俊鋒,他在最後一刻把蜇龜法器丟下,就已經證明了他是個有有義的男人.關鍵的時刻,把生的機會留給別人,自己去面對握和死亡,不是哪個人都能做到的.就算他有再多的不是,我們也不能怪他了.要怪就怪那個青銅人臉,我來給你講講那個青銅人臉……"

葉空一邊講訴,一邊手也"很不心"的從曹慕色的肩頭又滑向了那半圓的山頭.也不知道曹慕色發現沒有,可她的俏臉卻了起來.

在外相依為命的人,總是會不心做出些出格的事.

兩人就這樣聊了好久.

突然曹慕色一聲驚呼,"不好!"

葉空也是一驚,不知道她為什麼突然吃驚起來.

就聽曹慕色道:"可能是吞下帝流漿的關系,我感覺到自己快要突破了!"

"那好啊,我給你護法."

上篇:九三五 俊鋒的打算     下篇:九三七 升層和煉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