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九三七 升層和煉劍  
   
九三七 升層和煉劍

青石鎮,某個偏僻的角落.)

陣法中,一個眉目如畫的美婦正盤腿打坐,面上無悲無喜,進入了入境狀態.

到達了結丹期,每次升層需要的時間也增加了,象曹慕色,每次升層需要半個月時間.

不過這半個月,對于曹慕色長久以來的停滯相比,那就不算事了.曹慕色已經停留在結丹八層十多年了,本來她已經不抱什麼消了,此生就停在這個階段了.

可沒想到那帝流漿如此神奇,效果竟然如此強勁,竟然一下讓她突破了瓶頸.也怪不得那麼多妖獸在那尋找.

半個月不長,可葉空卻又擔心起大玉.從巨榕妖王那分別至今,已經有快半年沒見到大玉了,葉空實在是擔心.

可讓人郁悶的是,曹慕色閉關半月,竟然還沒有出關的意思.

葉空覺得自己不能閑著,總該做點什麼.日後去黑龍城,也是握重重,還不如趁此時間,把第三把飛進煉出來.

滄北寒火劍.

其實滄北寒火劍的材料是最先湊齊的.只是因為葉空的寒火有限,經常都需要寒火來煉化材料,或者煉制丹藥.

如果將寒火作為煉劍所用,葉空的寒火就沒有留存了.

不過現在不同了.

葉空現在已經結丹八層.丹火已經非常強橫,煉丹煉材料都可以用自身丹火,所以寒火永不上了.

那就可以煉制飛劍了.

葉空在曹慕色的陣法外,又布置上一層陣法,接著盤腿坐下,抬起一手,心念一動,掌心出現一團跳躍的火焰.

葉空用心念微調丹火的強弱,等它變得穩定,另一手忙打出一個法訣,"定!"

丹火飄浮在他面前,火焰平靜,穩定,火苗筆直,照亮了葉空的臉.

接著,葉空取出了制造飛劍劍坯的材料──精鐵魄♀是上次刁家礦主所贈.

拿出精鐵魄,葉空自然聯想起月,想到月,就想到和月她們一起去南都城的老娘她們.

"想必她們都從南都回混元宗了吧,而我這邊,音木沒得到,大玉也被弄丟了,真是……"葉空搖頭感歎一聲,又收回心念,繼續煉劍.

煉劍也是個費時間的事,前邊兩把飛劍,都耗時三個月以上.雖然滄北寒火劍的材料中,沒有烏金紫玉這種堅硬的材料,可要把所有材料煉制得可以使用,那也不是三天兩天就能完成的.

不過別忘了,葉空還有一件好東西,那就是當初從真水魔宗王西手中搶來的真水!

真水,可是煉器的好東西.不但可以溶解那些堅硬的材料,而且能大大加快提純的速度!

"定!"葉空又給精鐵魄打上飄浮訣,一抹儲物戒指,一個瓷瓶出現在手中.

葉空控制瓷瓶,對著那一塊精鐵魄倒出真水.

滋啦!

那真水倒在精鐵魄上,立即就沸騰起來.葉空舍不得多用,只一滴,不過顯然這一滴就已經夠了!

滋啦滋啦的聲音越來越大,沸騰的面積也越來越大,所到之處,精鐵魄開始融化,表面不停翻滾出氣泡.

這些氣泡里,就是精鐵魄的雜質了∏些細微的雜質,都已經被真水腐蝕,成為一縷青煙.而那些顆粒比較大的雜質,卻全部被翻滾的氣泡帶出到液體的表面.

"這真水果然是效用非凡."葉空滿意地點頭,收起真水.隨後,他雙手食指不停快速彈出,打出道道勁風,把精鐵魄表面結成硬痂的雜質擊飛.

很快,那團精鐵魄已經成為透明發出銀光的液體,隨著雜質的去除,精鐵魄已經顯露它原本的顏色.而且,沒有雜質的精鐵魄,也不再吐出氣泡,而是成為一團安靜的液體,浮在葉空面前.

接下來就是煉化了,葉空心念一動,把精鐵魄的液體移動到丹火之上,用丹火使之煉化,燒出自己想要的形狀.

兩天過去,葉空滿意地看著丹火中已經初步成形的劍坯,按道理,這把飛劍的劍坯已經到了成功的一刻,而且劍坯的成色也是不錯的.

不過葉空並沒有停手,而是又雙手不斷地打出法訣,把劍坯的外形,大全部修飾了一下.因為是火屬性飛劍,葉空在劍柄之上又搞出一排火云紋.

葉大官人雖然老是罵別人沒文化,可其實他自己也沒文化的很,對于美術方面更是一竅不同,所以就別指望他能煉出什麼造型奇特又誇張的飛劍了.

當然了,他就算會弄也不弄的,用他的話,武器嘛,重在威力,能殺人就行,弄那麼花哨干什麼?又不用這個泡妞.泡妞,咱有專用武器.

劍坯煉好,接下來就是重頭戲了.煉化寒火♀寒火可不是那麼好煉化,雖然它是火屬性,可卻冰冷勝似寒冰,煉化它得費些周折,最好的辦法,那就只有把寒火一絲絲抽出來煉化了.

就這樣,日複一日,轉眼又是十多天過去.

這一天◇法中央的動人美婦放在腿上的玉指突然一動,接著,一雙美眸睜了開來.

隨後,她的白白俏臉上露出驚喜的神色.

"想不到那帝流漿竟然如此神奇!不但讓我突破瓶頸,而且一下升了兩層,我現在也是結丹大圓滿,假嬰期的修士了!"曹慕色大喜,又立即自自語道,"馬上一定要讓葉空也去尋找帝流漿,讓他也趕緊提升!"

不知不覺中,葉空在她心中的份量已經越來越重,發現好事,她想到的第一個人不是她自己,而是葉空.

曹慕色抬手,一掐中指.她趕緊站了起來,閉關竟然有一個月了,想必那子等急了.

不過等她走到陣眼前,心中卻突然有些心慌意亂.

在她閉關之前,兩人之間的行為明顯有點出格.當初在混元宗的第一次親熱,那是在她重傷無力之際.

可這一次,大家都是很清醒的……自己怎麼能縱容他那樣呢?要不是當時剛好有了升層突破的感覺,怕是這子會有更進一步的舉動!

曹慕色光潔的俏臉微,下定決心,堅決不能再跟他有什麼動作,就算是抱一下,也不行!

不過,她的決定貌似沒有什麼力道≌下了決定,她又想到,如果他實在要求的話,那就讓他抱一下,滿足下他吧.

可對某人來,抱一下就滿足了麼?

曹慕色主意打定,這才取下靈石,收起陣法.

可陣法一去,她竟然感覺到一種刺骨的寒意♀把她心中紛亂的心思全部嚇沒了.

按照道理,這里不會這麼冷吧!曹慕色定睛一看,原來在自己陣法之外,還有一層陣法,而這層陣法中,此刻仿佛變成了冰雪的世界.

空氣中有著透骨的寒氣,地面上結著厚厚一層冰霜,冰霜上,浮著一層寒霧,曹慕色腳走動,就有白色的寒霧從她繡花鞋兩側流淌而過.

最可怖的是葉空,他身體外邊竟然形成了一層冰罩,好象一個透明的橢圓巨蛋把他包裹.

"這是怎麼了?"曹慕色心中一緊,為葉空擔心起來.不過等她撥開寒霧,靠近一看,心里松了下來.

想不到這子在煉飛劍.不過這什麼飛劍,竟然如此霸道,劍還沒煉出,就有了如此景象,等飛劍成功,那威力不嚇死人?

更讓曹慕色驚奇的是,葉空面前浮著的那團東西竟然如此特殊,簡直是聞所未聞.

那東西看著象是火焰,熊熊燃燒.可奇怪的是,那火焰竟然是白霜一樣的顏色,火苗中噴出的,也不是熱氣,而是絲絲刻骨之寒!

這子竟然有如此神奇的火焰?曹慕色不由得又用美眸好奇地打量葉空.可她剛好看見葉空的嘴唇,也不知道為什麼,看見葉空的嘴唇,曹慕色就心神蕩漾,俏臉生出朵朵桃花……

這壞子煉劍還這麼不安分.曹慕色心里罵了一句,走出陣法.

若是葉空知道肯定要吐血.到底誰不安分,我煉叫你了?

曹慕色走出陣法.此刻正是青石鎮難得的好天氣,陽光燦爛而溫暖,她推門走出去,把自己凸兀有致的嬌好身軀沐浴在陽光下.

"好久沒有曬太陽了,真是舒服."曹慕色慵懶地伸了一個懶腰,右手伸到腦後,拔去發髻上的金釵,她微微甩甩頭,那漆黑發亮的長發,如同緞子一般的灑下,簡直美豔不可方物.

天空中,剛好一道遁光經過,看見這美景,頓時被這景色所吸引♀青石鎮上方是不住飛行的,可這人卻可以自*飛行,也不是一名普通人啊.

"這位道友是第一次來青石鎮吧,為何從未見過?"一個男子的聲音從頭頂上方響起.

曹慕色沒想到有人,只是陽光有些刺眼,她眯著眼睛看去,只見天空中站著一名相貌堂堂的中年男子,男子腳下踩的法器竟是一本書卷,這更給男子增添了不少儒雅氣質.

這人面相不惡,不過曹慕色也不想惹什麼事端,趕緊抱拳道,"這位前輩,在下和夫君是黑龍城之人,剛好路過此鎮而已,不日就會離去."

曹慕色意思很明確了.大哥,我有男人了.而且,我們很快就走,你就不要什麼做導游這類廢話.

不過那書卷男子倒也不氣餒,降下云頭,笑道,"夫人莫要驚慌.書上,君子不奪人所好.在下雖然是妖修,可也熟讀詩書,不會做那焚琴煮鶴的無趣之事,只是在下偶然路過,見到如此美景,生怕錯過了,所以這次冒昧相求于夫人,讓在下為夫人作畫一副,不知夫人可否應允?"

上篇:九三六 葉空醒來     下篇:九三八 竟然是熟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