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九三八 竟然是熟人  
   
九三八 竟然是熟人

"啊?作畫?"曹慕色臉上一,本來還以為這男子動什麼歪主意,可沒想到原來人家是要給自己作畫來著.

看見曹慕色有些意動,那書卷男子拿出剛才用來飛行的書卷,打開道:"這是在下這些年所繪制的美人圖,還請夫人一觀,以此證明在下並非孟浪之人,不是在下自負,在下的繪畫之術就是你們人類的畫師也望而莫及."

曹慕色接過,打開一看,果然那書卷之中女子個個漂亮非常,舉止神態,纖細入微,那眉目更是傳神無比,再加上女子們身後的景色相襯托,簡直張張都是極品畫作,讓人流連.

曹慕色點頭笑道:"前輩之畫功堪稱爐火純青,剛才晚輩多有懷疑,實在是冒昧了."

女人都喜歡把自己的美貌畫在紙上,就想地球的女生喜歡拍藝術照是一樣的,曹慕色也不能免俗,當下心中也確實動了心思.再看那個書卷男子,也不象歹人,看自己的目光中雖然有欣賞和愛慕,倒也沒有過分的神色……

那書卷男子又笑道:"既然夫人理解,那能否讓在下作畫?此刻陽光正好,不如作一副美人曬日圖."

曹慕色當下就想答應,可是眉頭一抬,又突然想起葉空,心想若是他知道必定大大的吃味.

她改口道:"不過此事須得晚輩夫君應允,還得等他煉劍出關才行."

"也好."書卷男子也沒有什麼,只是微笑點頭.

想不到這書卷男子剛跟著曹慕色進屋坐下,便有一群妖修湧了進來,進來就給那男子行大禮,口稱鎮長大人.

曹慕色沒想到這男子就是青石鎮的鎮長,心里點點頭,這人知書達禮,倒也不是個壞人.只是葉空那子脾氣不好,醋味又極大,自己請這男子坐進屋,他會不會惱火呢?

曹慕色也是奇特°既然是葉空老婆的師尊,還要干嘛管他吃醋不吃醋呢?其實在內心中,她已經開始接受了葉空而已.

正在他們話間.

突然聽見內屋中傳來一聲驚天動地的靳!

"鏘!"

一聲脆響,猶如破日之虹,聲響直達云霄.

同時,一股刺骨的寒氣轟然炸開,在座之人,全部從內心生出一股寒意,仿佛一道冰錐直接紮進心髒一般.

"快保護鎮長大人!"那些個妖修嘍啰全部都緊張起來.

曹慕色看見葉空飛劍煉出竟有如此聲勢,也是心里開心,忙笑道:"莫慌,這是我夫煉制飛劍成功的靳而已."

那書卷男子驚道:"煉制法器成功產生天地異象,那是何等驚天動地的法器,在下倒真想見見這位道友了."

內屋中傳來一聲冷哼,"見道友是假,給人家老婆畫畫是真吧?"

曹慕色一聽,心里好笑,這子果然吃味了,不過奇怪的是,為什麼感覺到他吃醋,自己心里挺開心呢?

雖然有陣法隔絕,可是聲音還是可以傳進去,所以葉空在里邊聽的清楚♀男子本來就是想接著作畫套近乎,葉空當時惱得幾乎要把飛劍煉壞.

所以這飛劍一成,葉空就惱火地出聲了.

聽見葉空在里邊話,那些妖修嘍啰個個開口罵道:"里邊的子,你竟然汙蔑我們鎮長,心我們鎮長殺你腦袋,搶你寶物,再把你抽魂煉魄,讓你痛苦百年!"

葉空冷哼一聲,"哦?那葉某倒要看看你們是不是有那個本事!"

那書卷男子沒想到里邊這子竟然口氣如此不友好,也抬頭怒道:"有沒有那個本事等閣下出來看!"

不過等葉空走出來.葉空和書卷男子都愣住了.

"是你!"兩人都瞪大了眼.

"哎呀,竟然是你!"倆人竟然都突然笑了起來,接著更是走到中間,擁抱了起來.

那些妖修嘍啰都看傻了眼,本來還以為一場大戰在所難免.卻沒想到鎮長大人和對方竟然認識,而且關系還不一般的樣子.

曹慕色也張美眸,有些莫名其妙.本來她看這男子修為甚高,心里還在怨自己惹禍上門,卻沒想到葉空和對方不但認識,而且關系極好的樣子.

只是,葉空難道以前來過黑龍城嘛?怎麼連這里的鎮長都熟悉呢?

"槐魁大哥,真的沒想到竟然在這里見到你,一轉眼快三十年沒見了."葉空開心地大笑著.他沒想到竟然在這里遇到槐魁,就是當年在五行陣中遇到的妖修.

槐魁也是開懷大笑道:"想當初,你才是一個煉氣期的修士,沒想到現在居然進入了結丹後期,還煉出如此威力強大的法寶,真是讓我想不到啊."

葉空笑道:"我也是沒想到啊,當初那個蛇槐谷人模狗樣道貌岸然的槐大哥,現在居然專門勾搭別人老婆."

"看你的."槐魁沒好氣地拍了一下葉空,罵道:"你子就沒好話,我真是作畫而已,純屬欣賞,哪有你的那麼齷齪?"

葉空哈哈一笑,這才拉著曹慕色過來,介紹道:"這是弟的道侶曹慕色."他又指著槐魁道:"這是我曾經幫助過我的槐魁大哥,以前真沒看出他有這愛好."

槐魁也笑道:"早知是兄弟的老婆,我什麼也不能勾搭,哈哈,不過話回來,看外邊的年紀,弟妹倒仿佛是葉兄弟師尊輩."

曹慕色心里愕然,這倒給槐魁上了,還真是師尊.

葉空哈哈笑道:"師尊也沒關系嘛,現在很流行師徒戀的."

這臭子.曹慕色不動聲色地在某人手臂上掐了一下.

"的也是."槐魁哈哈大笑道:"那看來大哥我今天這幅畫什麼也不能作了……"

葉空卻忙道:"作,一定要作.不過,不能作在你的書卷上,而是另外用紙畫作,畫他個十張八張都沒關系啊."

槐魁氣結道,"葉兄弟,你正當槐某是不要錢的苦力嘛?"

葉空又笑道,"剛好你一邊畫也可以一邊欣賞嘛,不過葉我呢,還有另一個請求,那就是也要把我畫上去……"

槐魁愕然,"我從未畫過男人."

"凡事都有第一次嘛."

"可是……仕女畫上怎麼能有男人?"

"什麼仕女畫?我這叫婚紗照!"

"婚紗照又是何物?"

"你別管何物,照我的畫就是."

槐魁和葉空熟識,當然不能讓葉空再住那窮地方,領著他們回到鎮長府邸.別看這些都是妖修,一個個洞府建的是別有洞天,景色怡人,取些景,弄一套婚紗照,還真是個不賴的主意.

當然了,更為重要的是,就是打聽黑龍城的況了.

洞府中潺潺溪流邊,一顆歪脖子樹上並肩坐著兩人,正是葉空和曹慕色了,今天倆人還穿上一樣顏色的長衫,感覺就跟侶裝似的.

曹慕色雖然不好意思,可也沒提反對意見,畢竟在和葉空這麼久的接觸中,心里也早已有些波瀾蕩漾.她安慰自己這只是作畫而已,大不了,以後只自己欣賞這些畫,不拿出來便是.

對面,一張畫板豎著,槐魁蹺著腿,伸頭看看他們,又在畫板上畫幾筆,很有畫師派頭.

"葉兄弟,以往作畫都是平鋪在桌上,可在你建議下,用個畫板豎起,果然比往日畫得更加輕快."槐魁一邊畫一邊道.

對面葉空笑道,"這叫寫真嘛,就是要畫出真實感.不過槐兄畢竟是水墨畫,這樣豎著,水不要蘸太多."

槐魁點頭,"為兄省得."

曹慕色低聲嗔道,"沒想到你畫畫不行,懂得倒不少."

葉空覺得耳朵被她頭發碰到,癢癢的,很舒服,也扭頭笑道,"是呀是呀,你也不是不了解為夫,為夫就是吃喝拉撒睡,全憑一張嘴……"

曹慕色頓時咯咯笑了起來,傳音道,"吃喝要嘴不假,可你拉撒也要嘴……呵呵呵,莫非你是從嘴里……"

曹慕色不下去了,不過卻忍不住笑,掩著嘴笑得花枝亂顫.

葉空也傳音,怒道,"喂,師尊,你怎麼能這麼不衛生的話呢?真是為師不尊!"

曹慕色忍住笑,掐了他一下,啐道,"你還知道師尊,一口一個為夫,叫得不知道多順口."

曹慕色此刻又嬌又嗔,可謂活色生香,動人無比.葉空伸手接過她的柔夷,在手中搓捏,傳音道,"那你是喜歡我叫師尊,還是叫為夫呢?"

曹慕色一時無,只有任他拉著手兒,著臉,看看葉空,又低頭下去.

葉空歎道,"曾經有個詩人寫道,最愛你那一低頭的溫柔,似一朵水蓮不勝寒風的嬌羞……"

曹慕色心中砰砰亂跳,感覺吃不消了,啐了一口,"什麼詩?跟大白話一般."著,她就想把手從葉空手中逃脫,可誰知手沒逃脫,身子卻反鑽到葉空懷中了……

那邊槐魁實在看不過眼了,咳嗽兩聲道,"賢伉儷恩愛之,羨煞旁人啊.不過這是婚紗照,再下去就成春宮圖了."

"切,那種圖你想畫,我也不會讓你畫."葉某人這才收回魔手,坐端正身子,開口道,"槐大哥,你一邊畫,一邊就給我,你怎麼從五行陣來到這里,又怎麼成了鎮長,還有這黑龍城到底是什麼況……"

PS:本書終于出現了第一個親王,感謝芷凝,蠻在這里也足工作順利,心想事成.

上篇:九三七 升層和煉劍     下篇:九三九 黑龍城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