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九三九 黑龍城況  
   
九三九 黑龍城況

槐魁看他問這些,一邊畫,一邊道,"真是沒想到,那五行陣中的一切,竟然並非虛幻,而是真實存在的.)"

葉空驚道,"那蛇槐谷和偌大的湖泊竟然都是真實存在的?莫非就在洪荒之中?"

槐魁寥寥幾筆勾出曹慕色的頭發,笑道,"是啊,你猜的一點沒錯,確實都在洪荒中."

葉空心里一喜,如果五行陣中的各關都是真實存在的,那麼烏金構成的通道,滿是息壤的藻澤,還有那只火麒麟……哎呀,發大了!

不過槐魁又一句話打消了他的想法.槐魁又道,"不過各處並不連在一起,而是那石前輩以大神通,使用不露痕跡的傳送法術,將這一處處地點整合在一起.不過,那些地方在哪里,我都不知道,我知道的也只有蛇槐谷了,就連緊挨著我蛇槐谷的水龍海都不知道在洪荒的哪個角落."

"原來是這樣."葉空歎了一聲,"我本來還以為可以找到那條母龍和玉呢."

槐魁笑道,"雖然我不知水龍海在哪里,可是我知道那倆條水龍在哪里,因為,從蛇槐谷出來,我曾經見過她們,只是那母龍傲地很,那個玉又刁蠻任性……"槐魁沒好氣地哼道,"我又不想占她們的光,所以我假裝不認識,書上君子不為五斗米折腰,我何必給她們獻媚."

葉空好笑,這槐魁倒真是個死讀書的木頭腦袋.不過能得到母龍和玉的消息,葉空還是很開心的,大玉雖然從來沒,可葉空看得出她想媽媽和妹妹.

葉空便又追問道,"槐魁大哥,那你究竟在哪里遇到她們母女?看得出,她們貌似過得不錯啊."

槐魁哼道,"當然是黑龍城了∏次我突破到分神期,哦,就是你們人類的化神期……"

"什麼,槐大哥,你已經到達化神期了,這麼快?"葉空吃驚地打斷道.

槐魁笑道,"這有什麼,那十老二囚禁我數以十萬年,最後給我這點好處,又算得了什麼?"

葉空點頭,"原來是石老前輩給你留下了好處,難怪這麼快,我聽元嬰真君化神是非常耗費時間的,莫非留下的是九世果這類靈物?"

槐魁又看看他們,接著又勾出幾筆,道,"這你就不知道了.妖修的分神期跟人類的化神期雖然一樣的檔次,可實際意義不一樣!我們妖修是不需要化凡的.我們的分神期就是分出元神,在自己體內煉化出一個和人類一樣的元嬰!"

這回輪到曹慕色吃驚了,她驚道,"只聽妖修有獸丹妖丹,沒聽過妖修也有元嬰.而且,妖修到了分神期才有元嬰,那不是比人類低了一個檔次嘛?"

槐魁搖頭道,"獸丹妖丹那是低階妖修,到了分神期,就會煉化出和人類一模一樣的元嬰.而且,如果想要徹底拋棄本體,這時就可以用那元嬰去奪人類的舍,奪一個人類身體過來,那麼妖修就徹底變成*人了.不過變成*人也沒什麼好處,而且又很握,所以這樣干的妖修不多."

槐魁描出曹慕色的眼眉,這才又道,"我們妖修雖然分神期才煉化出元嬰,不過我們的天賦神通卻是遠超你們,所以我們分神期的妖修,一點不亞于你們的化神期."

曹慕色這才點頭稱是.在滄南連化神修士都沒有,更沒有分神期的妖修,所以這些對她來,都是那麼好奇.

葉空又道,"好啦,扯遠了,繼續給我們玉和她媽媽的事吧."

"好."槐魁點頭道,"我到達分神期,也算是一方主宰了,這時卻得到黑龍城發來的消息,任命我去青石鎮做鎮長.我當時大怒,這她媽不是逼我離開蛇槐谷嘛?于是我便和來傳令的龍狐大戰了三天……"

"龍狐!"曹慕色驚叫出聲.

葉空捏捏她的手,示意她不要打斷,聽下去.

槐魁又道,"我開始見那龍狐龍頭狐尾,一看就只是化形初期而已,便沒有在意,可誰知,一打起來,竟然發現這家伙也到了分神期,而且他既有龍的神通,又有狐的神通,豈是我一個樹妖能夠應對?"

聽到這里,葉空和曹慕色對視一眼,心中緊張起來想到那龍狐竟然如此厲害!分神期妖修,大玉不過化形中期,又怎麼是他對手?

葉空忙問道,"那龍狐一看就是還沒完全化形的妖獸,他怎麼會是分神期呢?"

槐魁歎道,"開始我也和你一樣想法,可後來才知道,他早就可以化成*人了.只是他覺得頂個龍頭更能顯示他龍的尊貴."

有人頭不用,用龍頭?這家伙也挺BT的.葉空又問,"那狐狸尾巴也尊貴嘛?"

槐魁笑道,"外間都傳他是城主和一只母狐狸苟且所生,開始總有人背後指指戳戳,所以他干脆把狐尾放出來,讓大家看就是,這樣反倒沒人了."

葉空點頭道,"這龍狐不畏人,任人評,倒算是個坦蕩君子."

槐魁點頭道,"確實."

曹慕色不樂意了,怒道,"那家伙搶奪我們的音木,大玉去追他,現在生死不知,此人分明是卑鄙無恥,恃強凌弱,還是什麼君子?"

"哦?你們見過?什麼況?我和那龍狐大戰之後,打出了交,關系倒也不錯,你且來."

葉空便把經過簡單一講.

"怪不得沒見到大玉,原來被你帶走了."槐魁恍然大悟,點頭又笑了起來,"這你們就不用擔心了,哈哈,來也巧,我當初打不過龍狐,只好跟他回城去拜見城主,接任鎮長°們猜,我在鎮長府里遇到了誰?"

曹慕色問道,"不會是玉跟她的媽媽吧?"

槐魁笑道,"正是!葉兄弟,你娘子可真是冰雪聰明."

曹慕色開心笑了起來,又猜測道,"那城主是一條黑龍,又貪花愛色,莫非大玉玉也是他的女兒?"

槐魁這回吃驚了,驚道,"弟妹竟然連這些都能猜到!真是讓為兄吃驚不,呆會非要和弟妹喝上一杯!"

葉空知道大玉安全了,心里一松,笑著開玩笑道,"槐大哥,你少奉承我老婆啊,兄弟妻不可戲啊."

"你這子."槐魁笑罵道,"看不出你防的很嚴密嘛."

葉空笑道,"沒辦法,你們這些搞藝術的,某些方面比較隨便."

槐魁哈哈大笑,"葉兄弟果然妙人,話真是有趣的緊,用詞更是精煉,藝術,六藝之術,不錯不錯."

曹慕色雖然被他們打渾而臉,不過聽葉空又有新鮮語,不由得又重新打量這子想到這子粗俗背後,卻經常都能妙語驚人,怪不得武藝和子萱都被他吸引.

葉空也沒想到了個"藝術"竟然就被人刮目相看,只能感歎異界古人沒文化了.

槐魁又道,"所以你們完全不用擔心了,那龍狐和大玉還是兄妹呢."

不過葉空卻搖頭道,"可如果是這樣,我們在巨榕妖王那等了許久,為什麼大玉也不回來告訴我們一聲,大玉不是那種不懂禮的人啊."

槐魁被問住了,吐手中筆,沉吟一下,道,"不定是大玉她們母女相見耽擱了,而且那母龍本來就是個嫌貧愛富的家伙,問題八成是出在她身上."

葉空卻緩緩搖頭,"我看事不會這麼簡單,我們要盡早去黑龍城為好……哦,還有那黑龍城城主到底什麼況?"

"黑龍城城主,就是洪荒外圍百萬里的掌控者,他也是古老的黑龍家族延家當代的家主,他的名字叫延墨!"

花田錦簇,各種顏色的鮮花盛開正豔,枝頭有蜜蜂在嗡嗡飛動,花中走過一對男女更是惹眼⌒人相貌堂堂,女人外形甜美,這兩人正是曹俊鋒和黃依萍.

經過兩人齊心協力,已經成功將青銅人臉封印進銅鏡中.其實他們能成功,主要原因是青銅人臉麻痹大意.青銅人臉沒想到世間,還真有能封印他之物!

可曹俊鋒那張云符宗上古流傳下的封魔符,卻也不是普通禁制可比,竟然真的把青銅人臉封死在鏡中.

不過就算這樣,也不是永遠封死,青銅人臉還是有辦法,在未來一天逃出鏡子.

青銅人臉被封印,曹俊鋒也可以安心煉化那只隱藏的元神.

不過好日子沒幾天,黃耀龍發話了,讓曹俊鋒寫信回黑龍城,讓曹家拿錢來贖人.

其實黃耀龍也不是真想要錢,就是想找個台階下,讓曹俊鋒滾蛋,他已經煩了♀子場這里,白吃白喝不,定元草的需求量是越來越大.

曹俊鋒吃上癮了♀就讓黃耀龍郁悶了,這定元草乃是尋老拿來的,可老是找尋老要,尋老已經煩了,發出傳音符都不回了.

黃耀龍只好去購買,可這玩意貌似也不好買,動跑西轉,還不夠曹俊鋒一個月的量.他買不到,回來女兒又催著他.

他可真是焦頭爛額了.他現在啥都不要了,只要曹俊鋒早點滾蛋.

可曹俊鋒就是不走,也不寫信……話,他也確實沒地方去,寫信到黑龍城,更是不知道寫給誰.

所以曹俊鋒就以近乎耍無賴的方式留在了花田村.

上篇:九三八 竟然是熟人     下篇:九四零 麻衣老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