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九四一 空間危  
   
九四一 空間危

(今天三章,不過第三章稍候重傳,還差點字,恩,字數只多不少的.)

黃耀龍雖然煩心,可是沒辦法,女兒要留那子,他也只好發傳音符給他的狐朋狗友,向那些家伙購買定元草.

不過,曹俊鋒的好日子也沒過多久.又來事了.

原來黃耀龍已經托人把那座寶珊瑚給送去了黑龍城,不出葉空當初所料,這寶珊瑚果然得到城主的贊賞,而那個新任城主夫人更是愛不釋手,因此城主大人特許,黃耀龍一家參加誕辰慶典.

于是,黃依萍就來找曹俊鋒了,讓他一起去黑龍城.

曹俊鋒不想去,關鍵是他知道葉空他們也會去,若是跟葉空遇上……他覺得自己沒臉見朋友.

不過不去也沒辦法.他吃了定元草,沒有修為,那些妖修都能殺了他.他還必須跟著黃家父女,這樣才有保護嘛.

一個本來是想殺自己搶寶的妖修,現在卻成了自己的保護者.曹俊鋒覺得有些離譜,簡直跟故事一樣.不過話,現實一般比故事更加離譜.

曹俊鋒聽了點頭道,"延墨,聽上去很有氣勢的樣子,他真的是大乘期大圓滿,至今修煉秘功抗拒天劫的嘛?"

黃依萍茫然看著曹俊鋒,問道,"你這都哪聽的,我們都不知道,城主在八百年前進入大乘中期."

曹俊鋒暈倒,"可我聽巨榕妖王,黑龍城城主早早就到了大乘期大圓滿,因為某些事不願飛升,這才修煉秘功,對抗天劫."

黃依萍笑道,"道聽途,沒有的事!不管是人類或者妖修,飛升成仙都是畢生追求,就算城主延墨也不能例外°他會因為某些事而不飛升嘛?有什麼事比飛升成仙重要呢?"

曹俊鋒想想也是,天下還有比得道成仙,享受永生更重要的事嘛?

"好吧,我就跟你們去黑龍城看看."曹俊鋒也點頭應道.

曹俊鋒和黃家父女一起去黑龍城,當然要去青石鎮的傳送陣.不過葉空已經早他們幾天去了黑龍城,所以沒遇上.

要葉空他們從青石鎮去黑龍城的傳送過程中,竟然還趕巧遇上了險!

那天上午,傳送陣外.

槐魁遞給葉空一只玉柬,道,"賢弟,這是給龍狐的信,他應該會給予你們些幫助,哥哥能幫你的只有這麼多了."

葉空點頭接過,這槐魁為人還是不錯的.葉空拍拍槐魁道,"那麼大哥,我就走了,哦,還有啊,鎮子外邊那三只土匪豹子太囂張了,你這個做鎮長的也要管管嘛."

槐魁笑道,"三個化形初期的妖修,若不是賢弟要走,此刻為兄就將他們擒來謝罪."

這時,傳送陣已經打開,因為傳送距離比較長,所以這是一個大型傳送陣,圓形陣法跟祭壇似的,四周插著一圈瞬玉,圓形陣法間又在東南西北四個方向各自立了一個柱子一樣的陣眼,每個陣眼上都放著一顆碩大的上品靈石!

陣法一啟動,就看看傳送陣外升起一圈透明的符文,那些符文都是巴掌大,圍在傳送陣一圈,形成一個神秘的光罩.

"傳送陣已經運行,二位前輩是現在進入還是等下一批?"兩個築基妖修走上來恭敬地問道.

"就這一批吧."葉空點點頭,和曹慕色接過妖修遞過來的傳送符.

不過等曹慕色走進傳送陣,葉空又好像想起了什麼,回頭問道:"槐大哥,你給那些美女畫像,就真的只是單純的畫像麼?"

槐魁笑罵道:"你這臭子,我當然順便勾引一下了,如果畫完還能有些其他交往就更好了."

葉空不由得感歎,"果然是天下烏鴉一般黑啊."

葉空走進傳送陣中,只見里邊已經站著了幾個妖修,這些妖修無一例外的都是化丹期以上的修為,腰間都掛著腰牌.在黑龍城領域,沒有達到化丹期的大人,是連到處行走的權利也沒有的.

幾個妖修中,修為最高的是一個面色發青的年輕妖修,此人已經全部化形,衣著華貴,一看就是這里修為最高者,最少也是化形中期了.

先進去的曹慕色不願跟這些妖修有什麼牽扯,安靜地站在一邊,葉空走進去,發現那青面妖修正在看自己.葉空對著他微微一笑,站到了曹慕色的身邊.

雖然葉空現在只是結丹後期,可是他神通可不是一般結丹老祖可比,而且又剛煉出第三把飛劍,正想找人試劍,若是誰不長眼,他也剛好有了試劍之處.

眼看傳送陣就要運行,可這時陣外突然有沖來一個麻衣老者,這老者面色漆黑,個子高大,下巴上滿是粗黑的胡須,一看就不是什麼善類.不過修為卻不算高,也就是化丹中期的修為.

"站住,出示腰牌!"看守傳送陣的築基妖修迎了上去.其實對方已經是化丹前輩,一般來,就算是沒有腰牌,也可以通融一下.可今天鎮長在,守衛什麼也得秉公一回.

沒想到那麻衣老者冷哼一聲,呵斥道:"老夫過傳送陣從來不出示腰牌!瞎了你的狗眼!"

守衛妖修頓時大怒,喝道:"休得放肆,剛才化形後期的前輩都出示腰牌了,你這化丹期修為也想例外麼?"

麻衣老者冷哼道:"區區築基期……要不是老夫此時正忙,殺了你看看你還要不要腰牌?"

槐魁看著手下受辱,立馬走上去,冷道:"這位道友,出示腰牌乃是黑龍城的規矩,若是你不出示,我們有權不讓你傳送!"

麻衣老者看見對方是分神期前輩,竟然也絲毫不見色變.不過他目中還是閃了閃,最後一抬手,取出腰牌.

看見他出示了腰牌,槐魁抬手示意讓其進入.

那築基妖修以為得勝了,又跟在後邊喊道,"喂,還有靈石,不是不傳送的!"

"當."一聲脆響,一塊中品靈石從傳送陣中丟了出來.

傳送一次二十靈石,這老者竟然一下丟出一百塊,這讓那築基妖修心中忍不住得意.哼,剛才那麼凶狠,最後還是服軟了,還多給這麼多,真是蠢貨.

接著傳送陣高亮起來,陣外的符文加速旋轉,白光一閃,陣中之人全部消失.

等陣中之人消失,那妖修守衛這才想起一件事,忙道:"不好,那老者太過匆忙,我都忘記將傳送符給他."

槐魁冷哼一聲,"他自己不知死活,能怪誰?"

槐魁完就准備回去了,可剛一轉頭,卻又聽那守衛喊了起來,"不好,我的儲物袋呢?"

與此同時,槐魁身邊的一個化丹妖修也喊了起來,"不好,我的腰牌……剛才那老者手中拿的腰牌我那麼熟悉,竟然是偷的我腰牌!"

槐魁頓時心里一凝△為他已經是分神初期的修為,竟然沒感覺到那老者何時出手……這老者不是一般人啊!

消賢弟他們不要和這老者發生沖突.槐魁看著空空的傳送陣,心里想到.

青石鎮距離黑龍城有數十萬里,所以傳送起來自然不是那麼快.葉空他們仿佛來到了一個封閉的黑色空間,又仿佛來到了蒼冥中,遙遠處竟有點點星光,好像是遨游太空一般.

葉空看看見那麻衣老者的做派,他的心中也不由得一凝.雖然他沒看見老者出手,可是他竟然可以感覺到那老者身上有一種非常握的氣息♀里修為最高的就是那個青面年輕妖修,可是葉空從他身上根本沒有感覺到恐懼,而這老者身上卻有.

葉空不由得拉著曹慕色後退了半步,遠遠離開那麻衣老者.

麻衣老者回頭看看葉空,鼻子里冷哼一聲,又轉過頭去.而那個青面的年輕妖修竟然也是敏感的可以,看著麻衣老者視線過來,他也不動聲色地後退了半步.

看見大家怕他,麻衣老者還是很滿意的,大大咧咧地站在中間,取出剛才從那守衛腰間偷來的儲物袋,抬手抹去其神識,從其中取出物品.儲物袋里沒什麼他物,除了傳送符就是靈石.

顯然,那麻衣老者並不把傳送符當一回事,他只是把靈石都裝進自己儲物袋,接著就把那個儲物袋給扔了.

"那老者竟然不要傳送符."曹慕色有些驚奇地傳音給葉空.

要知道,這種長距離傳送是很可能會遇上空間亂流的,如果萬一真的遇上,傳送符會有些防禦效果.不過真正效果如何,誰也不知道,聽真正厲害的空間亂流,有了傳送符也只有死路一條.

葉空也趕緊傳音道:"心點,那個老者不是普通妖修,我感覺到他有種非常握的氣勢,很可能是故意壓低修為."

這種感覺是酬刀頭舔血才會有的,曹慕色修為高,可是戰斗的經驗卻遠遠不如葉空,所以她根本感覺不到.

聽到葉空的傳音,曹慕色美眸一緊,又看看那個老者的背影,心里忐忑.她知道,象葉空這樣天不怕地不怕的人都感覺到對方的可怕,這老者怕是真的非常可怕.

要好事不巧,壞事卻巧得很.就在眾人心中都嘀咕這老者不用傳送符之時,就聽頭頂"轟"地一聲巨響,那傳送陣的黑色內壁,竟然仿佛被什麼東西撞上,出現了一個觸目驚心的凹陷.

那些妖修中有見多識廣的,頓時大聲驚呼道:"不好,是空間亂流!怎麼這麼倒黴,居然遇上了空間亂流!"

上篇:九四零 麻衣老者     下篇:九四二 黑臉老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