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九四五 教訓奸商  
   
九四五 教訓奸商

招牌上所謂的"收水"就是收購化形之水了.

當然了,這店也不只是收購,他也出售化形之水,可以是一個調劑化形之水和靈石的店.

葉空跟著張玩濱走進去,只見里邊有一排櫃台,後邊站著一個模樣非常特殊的人.其特殊在于他的眼睛,很圓很很凹陷,而且眼圈外邊一圈彤彤的,就跟只鸚鵡似的.

"眼雞,我又給你送水來了."張玩濱走了過去.

那鸚鵡樣的妖修也沒惱,看來他就叫眼雞.

眼雞也沒抬頭,回道,"是玩濱啊,現在城里土包子眾多,水的價格又降了啊."

張玩濱畢竟是個少年,被這些*商盤剝慣了,也只好道,"現在降到多少了,我這麼多能換幾個靈石?"

他把大瓶子放在桌上,眼雞挨個打開一嗅,道,"十個靈石."

"什麼,就十個靈石!"張玩濱瞪大眼,惱道,"我平日生意不好,也能賣十多個靈石,現在生意好了,化形之水多了,靈石卻不如從前了?"

眼雞怒道,"我有什麼辦法,物價變了,物價你懂不懂?"眼雞怒哼一聲,扔出十個靈石,就想把桌上幾個大瓶子收起.

可這時,一雙手按在了上邊.

"干什麼,想搶啊!"眼雞猛抬頭,只見櫃台前,已經站定了一個青衣少年,他的嘴角掛著淡淡笑容.

"搶你?你配麼?"這少年雖然看似比張玩濱大了幾歲而已,可語中卻有股不容反駁的氣勢.

眼雞再一看對方修為,忙道,"是前輩啊,不知前輩有何指教呢?"

葉空問道,"往日一人份的化形之水是什麼價格?"

"百塊靈石."

"今日又是什麼價格?"

眼雞知道這家伙定是給張玩濱打抱不平,于是胡扯道,"五十靈石."

他心里想的是,反正這種兌換也沒有什麼官方價格,我胡,你能怎麼樣?

可葉空卻笑笑,"這兌換比率變動還真大呢,幾天掉了一半."

眼雞忙點頭道,"是啊是啊,前輩您不知道,城主壽誕,外邊那些村長鎮長都進城了,這就造成化形之水供大于求,難免掉價."

葉空松開手,點頭道,"你的有理,倒是我孟浪了."

眼雞以為糊弄過去了,剛想收起那些大瓶子,卻沒想到,葉空突然取出一個黑色袋子,啪地一聲扔在桌上.

"就按你的比率,給我來一百人份的化形之水!"

"啊!"眼雞愕然,他剛才胡的價格,若真是這樣出售,他非得虧死.

"前輩,您是人類,您要化形之水干什麼?"眼雞知道遇上不好惹的,連忙賠笑.

"你管我買了干什麼?我拿回去洗腳不行麼?"葉空冷哼道.

拿回去洗腳,虧你的出口!眼雞心里罵了一句,可遇上這樣的,他也沒辦法,這人明顯是來砸場子來了.

"可是前輩……"

"可是什麼?你能不能做這個生意,不能做寫什麼收水賣水,這樣的招牌留之何用?"葉空在地球就沒少干砸人招牌的事,對這行門清.

眼雞看葉空要砸他招牌,忙拉住葉空,急道,"前輩,其實在下剛才確實沒實話,為表示歉意,我便按平日的價格收張玩濱的水就是."

那邊張玩濱以後還要來著賣水,不能把眼雞得罪狠了,于是也央求道,"葉前輩,算了算了."

可葉空卻踢開張玩濱,怒道,"這跟你有什麼關系?現在的問題,是這眼兒蒙騙于我!蒙騙前輩,砸你招牌是輕的,要不我們去城主府理論理論?"

那眼雞後悔莫及,苦笑道,"前輩,您就別嚇我了,我們做點生意也不容易……在下得罪了前輩,自然要補償一下,前輩,要不……"

眼雞突然想起一物,道,"前輩,您看此物如何?"

葉空往他手中一看,現是一個玉柬.葉空問道,"這是何物?"

眼雞笑道,"前輩身家豐厚,想必又是第一次來黑龍城,我想此物定是最適合前輩了."

葉空有些好奇,接過玉柬,現其中竟然是一處交換會的時間地點等信息.

葉空哧道,"你這*商,這種不值錢的東西也拿出來送人?交換會而已,外邊多得是!"

眼雞搖頭,"前輩,這可不是普通的交換會,這是我們黑市交換會,其中都是難得一見的物品,更有外邊不方便賣的東西,代表了全黑龍城最大最全的地下買賣市場,沒有這個門票,是無法進入的."

葉空聽了,有些興趣,點頭道,"既然如此,那我就收下了."

眼雞松了一口氣,道,"前輩,這門票不值錢也不值錢,可搞不到的人卻是一票難求啊."

葉空拍拍眼雞,笑道,"不錯,東西很不錯,那我就不砸你招牌了."

"謝前輩."眼雞拱手又道,"那前輩還要不要按市場價再購買一些化形之水呢?"

"日你先人板板,我要那個干嘛,你家拿這個洗腳啊?"葉空冷哼了一聲,收起靈石,走出店.

"葉前輩,您真是太厲害了,教訓那家伙真解氣!"張玩濱興奮地跟在葉空後邊,以前他沒有少被眼雞盤剝,今天葉空給他出了一口氣.

葉空笑道,"這些都是聰明,在這個世界生存,最重要的還是實力,若我不是結丹後期,他又怎麼會怕我?"

張玩濱點頭,"我知道了,前輩,將來我一定要做一個象前輩一樣厲害的人."

交換會在晚上,葉空和張玩濱又在黑市里轉了一圈,收購了些滄南少見的草藥和材料,其他也沒現什麼感興趣的東西,倆人便又回到了客棧.

回去現曹慕色還在打坐,葉空也沒打擾她,便獨自坐在窗前看著外邊的行人.

芸芸眾生,都在勞碌.人亦如斯,獸亦如斯.大家所求,不過是長生,可真的長生,又如何呢?

葉空不是個怕死的人,怕死他也不會遇到那麼多握.他求長生,並不是永琱坏穻s,而是永琱圻*.

只有站在金字塔的最高處,站在最高的巔峰,才能俯視眾生,讓這世界如我想象!

不知何時,一只白白的玉手擱在他的肩上.曹慕色問道,"在為大玉擔心麼?"

葉空沒話,曹慕色又道,"其實我們應該為大玉開心,畢竟她找到了家人,現在她和家人生活在一起……當然了,你沒有了大玉幫助,實力或許會弱一點,可是我們不能那麼自私,雖然她是靈獸……"

"師尊,您什麼啊?"葉空笑了起來,從肩上拿下曹慕色的手,握住道,"雖然大玉是我的靈獸,可是我從來都沒有把她當做獸,我當她是我的朋友……不對,是家人!我又怎麼會因為實力減弱而煩惱呢?別現在,就算是我煉氣期的時候,我就對想搶大玉的鸞老祖過,只要有更好的地方,更適合大玉的地方,我葉空不但不會阻攔,反而會極力促成!"

傍晚的夕陽照進來,把葉空臉上映一層金色,曹慕色目光閃動,幽幽道,"我算是知道武藝和子萱為什麼都選擇你了……"

對獸如此,那對人更加如此,這種有有義的男人,滄南又有幾人呢?

葉空站了起來,曹慕色把俏臉貼在他胸口……窗台邊,留下了倆人依偎的剪影.

晚上,黑龍城還是很繁忙,妖修們的夜生活顯然也不錯.夜店熱鬧,燈酒綠,妖豔嫵媚長著長尾巴的貓女在燈光下尋找目標,也有不少狼頭衛兵在來回游曳,更有不少打扮奢華的有錢妖修二世祖想要找些樂子.

不過這些都是膚淺的妖修,真正那些高階的,有錢的,此刻都趕往城中一處偏僻所在.

這是一個二層的木質門市樓,看上去其貌不揚,門外空空蕩蕩,連個燈籠也沒掛,樓下開了一扇黑洞洞的門.

"是不是這里啊?怎麼連個接待人員都沒有?"曹慕色在青石鎮時,也參加了不少妖修交換會,從來沒見過這麼冷清的.

葉空又看看那樓上的牌匾,確實寫著珍寶閣,玉柬上所,就是這里了.

不過這里黑洞洞的,還有層禁制,不讓人用神識查探.若是里邊設下什麼圈套,或者陷阱,那就很握了.

正在葉空猶豫間,就看見兩個人影走了進去,接著又有人走了進去……葉空這才注意到,周圍有不少人影在游蕩∫都不敢進去,有一個人帶頭,大家這才都進去.

趁著人多,葉空一拉曹慕色,也跟著走了進去.

葉空走進去才現,里邊有接待人員的,是一個才築基期的老者,也是妖修.

"前輩,每人一百個靈石,每塊玉柬限兩人."老妖修道.

最先進去的妖修出示玉柬,扔下靈石,接過老者送上的黑色斗篷,走上二樓.

可其他妖修就不樂意了.有的道,"喂,你搶錢啊!一百塊靈石,進門費就要一百塊靈石,還一人一百,我沒見過這麼貴進門費!"

還有妖修了,"我們人多一個,靈石照給,能不能通融一下?"

不過那老頭根本不理,不停重複那一句,"前輩,每人一百靈石,每塊玉柬限兩人."

上篇:九四四 黑龍城黑市     下篇:九四六 地下交換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