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九四七 又遇延平  
   
九四七 又遇延平

"空間獸,乃是傳送空間中特有的獸類,其善于隱形,變形,以及空間法術,空間獸之所以具有如此能力,主要原因便是這一層殼……此刻煉制各種空間類的法器,堪稱無上佳品,不但可以煉制儲物手鐲儲物戒指,而且!"

老者到這里,加大聲音道,"而且此物,可以煉制成瞬移和破瞬移的法器!"

"嘩!"頓時,全場幾百個黑斗篷都喧鬧起來.

在座的九成都沒聽過空間獸,可那句"破瞬移"就太震憾了!

化形期,或者元嬰期,為什麼不容易死?那就是因為他們有瞬移這個神通!

遇到握,一閃身,走了♀就是瞬移的好處.

可是破瞬移那就不一樣了,想走?沒門!走不掉!

如果真有這種法器出現,無疑,這簡直就是化形期和元嬰期的噩夢!

"真有這種法器?"

"那太厲害了!"

"神了,我一定要拍下!"所有的黑斗篷都喧鬧起來,要不是陣法禁錮了法術,估計現在就有人去搶了.

而葉空也是志在必得!這種東西,堪稱逆天級的,花多少錢拿下,都不會虧啊!

不過此刻葉空的心念又在急轉.幾天前,他是親眼看見空間獸的,可當時沒看見殼啊!

如果台上這個老者沒謊的話,那就只有一個可能,空間獸的殼被那個叫延平的黑臉老者先搶了!

以那個老家伙的修為,當著面玩貓膩,葉空他們看不出也很正常!

很顯然,曹慕色也想到了這一點,她點點頭,歎道,"怪不得他讓別人去處理空間獸,敢他已經提前把有用的部分取了."

葉空點頭,罵道,"那個老家伙,一看就不是好東西,日他先人板板,一句話里那麼多陷阱,幸好我聰明,差點上他鳥當!"

曹慕色啐道,"文明點,心那個老頭就在這里."

雖然曹慕色是開玩笑,可葉空還是心里一驚.

對呀!空間獸,哪有那麼多空間獸?這個殼……不會就是延平老頭委托拍賣的吧?

葉空條件反射地站起來,左右觀看.

不過滿眼的黑斗篷,讓葉空放心了.大家都是黑斗篷,又都被禁錮法術,所以就算延平在這,也找不到自己吧?

想到這里,葉空放心地坐回椅子上.

可這時,身邊那個剛坐過來的黑斗篷卻冷哼了一聲,"看什麼看,是不是找老夫?"

葉空和曹慕色聽見這熟悉的聲音,幾乎都要絕倒了.倒黴,太倒黴了!真是怕誰就遇到誰!今天出門沒看皇曆.

"你你你,你……"就算葉空平日冷靜過人,今天也有點混亂,最後才問出一句,"你怎麼找到我們的?"

延平撣撣自己的黑斗篷,蹺起二郎腿,道,"其實老夫哪有時間找你們這些螞蟻之輩,只是老夫跟那個龍焰符筆有舊,所以來看看拍下之人是不是看得順眼……"

曹慕色心問道,"順眼如何,不順眼又如何?"

延平淡淡道,"順眼就讓他拿走,若是些相貌丑陋的貓貓狗狗……必殺之."

霸道,太霸道了♀買東西還買出禍事來了?人家相貌和這有關系麼?就算你以前用過這筆,也不帶這樣吧?照你這樣,那些相貌丑陋的妖修都不敢上街買東西了.

當然了,葉空也只有腹誹一下,他更關心的是,"那我們算不算順眼呢?"

還好,延平看了看他們,點頭道,"恩,還行."

葉空和曹慕色略松了一口氣,就聽延平又道,"我本來就是想看看是誰買了這支符筆,沒想到竟然這麼巧,是你們……好,那就幫我做點事……"

葉空先開口道,"可是前輩,我們都穿著黑斗篷,您又怎麼一眼看出我們的呢?"

延平冷哼道,"這層黑斗篷,對老夫來,屁都不是!"

葉空也只有感歎道,"前輩修為驚人,我輩望而生畏啊."

而這時,一向喜歡冷哼的延平卻破天荒地笑起來,"其實不是修為高不高的問題……"他從腰間摸出一個玉訣,道,"主要原因是因為我剛才去委托拍賣時,順手把那個守衛隊長的身份玉符給借來了,有了這玩意,你想看誰就看誰.而且,法術和神通都可以在陣內使用!"

"原來還有這種東西."葉空伸手想接過玉訣看看.

延平卻躲開他的手,把玉訣收了回去,道,"你想要,自己去借."

曹慕色道,"我們又不認識人家,又怎麼會借給我們?"

延平哧道,"借就是借,要認識干什麼?"

葉空這回算是明白了,"哦,就是偷啊!"

延平對這個偷字很不喜歡,怒道,"什麼偷啊?這黑龍城里什麼不是我的?哼,跟你們不清……幫我個忙,如果我拍賣的東西成交了,你們幫我去取."

葉空搖頭,"不幫."

延平大怒,"這點忙都不願幫一下,你懂不懂助人為樂?"

"那也要看是助什麼人,象前輩這種人,我助你……"葉空也哼了一聲,"我嫌自己死得不夠快嘛?"

"哈哈."延平又笑起來,指指葉空道,"你這子,我越來越覺得你有趣."接著,他一下摟住葉空的肩,仿佛很親密的樣子,問道,"不過,你覺得我是在跟你商量嘛?"

他完,從腰間又摸出玉訣,自自語道,"有了這個東西,我可是能夠自*運用法術的哦."

"葉某從來不被任何人威脅."葉空也淡淡笑道,"前輩若是殺了我,你自己的事就沒法干了,而且,這里貌似還有你懼怕的人吧?"

"我懼怕個屁."延平哼了一聲,把玉訣揣回去,道,"好吧,我給你個面子,我們就當是個交易好了……等會若是交易成功,你幫我取回東西,我就幫你殺了那人,取回空間獸殼,白送給你."

"白送給我?"聽白送,葉空也不由得意動,不過再想到延平一直以來的作為,他又不願多事.

可延平又道:"子,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,真當老夫不敢在這殺你?更何況,老夫也不過只是擔心那東西太特殊,被人注意,也並不定真的有握.還有,是不是真的能換到那東西,也在未知之數……"

葉空好奇問道:"那前輩,您這空間獸的殼到底要換什麼呢?"

延平抬手一指台上的老者.

剛好拍賣老者這時道:"根據那位客人的要求,他這空間獸的殼不賣靈石,也不換化形之水,只換一種天材地寶……"

拍賣老者話音未落,下邊頓時安靜下來,那些黑斗篷全部看著台上,心里祈禱著那種天材地寶剛好是自己所擁有之物.

就聽拍賣老者又道:"那就是毒藥中的極品,九幽墨心蓮!"

"九幽墨心蓮!"台下的黑斗篷們全都失語了,這種極品的毒藥也只是傳中才有,他們見都沒見過,又何談拿出來交換?

而葉空聽見此物,則是猛地眼神一收縮.

這九幽墨心蓮剛好是他在噬靈毒瘴中得到的毒蓮!

拿不拿出來呢?葉空皺起眉頭.

不過,很快他就有了決定.不拿出來!

葉空做出如此決定,倒不是因為延平要把空間獸殼送他.而是這延平心狠手辣,話從來都沒有真話,若是拿出來,怕是要給自己惹上殺身之禍!

所以,就算得不到這空間獸殼,葉空也不會拿出九幽墨心蓮!

果然,沒有人交換,也沒有人應答.

葉空低聲笑道:"前輩,不是在下不幫你,而是沒人有你需要的東西."

延平沉默了一會,歎道:"多少年了,老夫也沒有找到此物,唉……想在這種交換會上換到這東西,是老夫癡心妄想了."他完,扔給葉空一張羊皮紙卷,道:"去,給老夫把空間獸的殼拿回來."

葉空無奈,只好起身去後廳.

背後又響起延平的傳音,"不要想玩什麼花樣.就算得到空間獸的殼,沒有老夫的煉制方法,我保證你什麼玩意都煉不出!"

得,就知道這老家伙沒好事.葉空本來也沒想占他什麼便宜,依去後廳,把沒賣掉的空間獸殼拿了回來.倒是主辦方了很多好話,想要高價收購,不過葉空自然是回絕了.

此事作為一個插曲,很快就經過了.

接著,又開始拍賣其他妖修送上的寶物,不過那些東西,葉空都用不上,而且也都沒有空間獸殼珍貴,所以拍賣會顯得很平淡.

直到最後,突然拍賣老者又舉槌道:"最後,我們來拍賣今天最後一件拍品!"

一般來,最後的壓軸戲一般都是稀罕之物,場中立即又安靜下來,大家都在靜靜等待這最後一件物品的亮相.

最後一件物品,不是法器法寶,也不是天材地寶,而是一張薄薄的羊皮紙卷.

拍賣老者開口道:"最後一件物品,對有些人來根本無用,可是對有些人來卻是相當的重要,這是什麼呢?"他賣了個關子,接著抬手一指那張紙卷,大聲道:"這就是本次城主大人誕辰的入場觀禮邀請一份!"

聽見是這個東西,葉空的雙眼頓時亮了起來!

給讀者的話:

上菜了!道友們金磚推薦票上啊!

感謝劍聖的打賞.

上篇:九四六 地下交換會     下篇:九四八 柳暗花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