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九五五 如此哥倆  
   
九五五 如此哥倆

"轟!"

一聲震動全城的巨響,黑龍城所有人那晚上都看見城主府上方驚現出的烈焰黑龍.

延平不顧一切,使用血祭之法,脫困而出!

大廳里的人都驚呆了,看著被掀開半邊屋頂,都不知道干什麼好了.

延墨一張臉顯得更加地黑了.他沒想到,延平這家伙竟然會這種逆天的法術.

"血祭**!傳中讓全身精血逆行,瞬間提升一整個境界的逆天法術……延平你確實不簡單!"延墨捏著拳頭,冷冷看著天空中的黑龍,又道,"不過,我聽,這種法術使用以後,只能維持瞬間的效果,而且會身受重傷,哼哼,我看你這是找死!"

夜風凜冽,天空中血色黑龍一個盤旋,化成一個高大的黑臉老者,雖然此刻他全身帶傷,可當他從天空中緩緩降下時的氣勢,還是讓大廳里所有的妖修都感覺到四個字,王者回歸!

"找死又怎樣?我用你這種人教訓嘛?"延平雖然受傷,可霸道的脾氣不該,降下來以後,一腳踢開身邊的妖修,看都沒看對方,拖過其的椅子坐下,仿佛他才是這里的主人.

他坐下道,"剛好今天延家各位長老,還有黑龍城的不少豪門貴胄都在……死不死的我無所謂,我今天只想和現任城主大人,我的雙胞胎親弟弟,來敘敘舊!"

那些妖修里有的知道往事,心里都知道,今天晚上怕是不會善了.一個個想要逃走,可突然,一個強大的神識壓了下來.

竟然是大乘後期的神識!這神識一壓過來,妖修們全部都心驚膽戰,邁不動腿了.

強大神識的主人正是坐在高台主座上的延家大長老,他面色不改,捏著手中酒杯,淡淡卻很有氣勢地道,"延平,你太放肆了!你和延墨的事,孰是孰非,我們不管.黑龍城的事,我們也不管.可是你破壞族中認祖歸宗的大事,你可知罪?"

延平笑道,"延回,你這是跟我話嘛?真是好笑,你忘了時候每天被我打得滿地找牙的景?現在成了大長老,了不得了……"

眾妖修聽了都愕然,這延平果然了得,大長老當年都天天被他打.

那個大長老頓時大怒,拍案罵道,"延平!現在是正事!你少拿幾十萬年前的事來混淆視聽!我現在要治你攪擾族務,沖撞祖宗之罪!"

延平笑起來,接著一擺手,道,"各位長老都在,也不是你延回一人了算,好吧,那我就給你們講一講,是何人攪擾族務,欺瞞祖宗……"

延墨被戳了屁股,跳出來,喊道,"各位長老休聽他胡八道,這惡龍從來都是話惡毒無比,休要擾了各位心,等我拿了他便是."

延平又道,"各位長老,雖然老夫被*人陷害,不心服下絕毒九幽墨心蓮,以至于整整跌落一個境界,從大乘期大圓滿成了合體期大圓滿……可老夫還是延家子孫,莫非話的權利都沒有?你們不會都混蛋到這個地步吧?"

要象延平這樣跟長老們拍著桌子話的,整個延家也只有他了.不過延平確實有資格,以他的修為,多少萬年前就該飛升了,可以目前延家沒有一個有他資格老.

更重要的,延平為人霸道,台上那些長老都是他的弟弟妹妹,都沒少挨他的打,所以已經被打怕了.就算延平現在修為掉了,可他們心里還是犯怵的.

終于有個長老出來,道,"都是我延家子孫,有話就,我們絕不偏袒."

其他長老也都點頭稱是.

延平冷哼一聲,道,"我為何阻止此事,那是因為延墨這家伙欺瞞祖宗,這認祖歸宗是一場鬧劇而已,若是讓他成功,我延家必定被人笑話死!"

延墨怒道,"休要妖惑眾,你什麼要有證據!"

"哈哈,我還沒你就急了,你怕什麼?"延平對著延墨譏諷一句,開口道,"大家都知道,老夫老早就到了大乘後期,可一直沒有飛升,甚至尋找逆天功法修煉,以此推遲天劫,你們可知那是為何?"

延墨又吼道,"那是你知道,象你這種人到了上界必被人打死,所以留在下界作威作福欺壓兄弟,你這個混蛋!我從就盼著你滾蛋,盼了多少萬年,眼看你就要滾蛋,可你卻又死賴著不走,我真是恨死你了!"

"人之心."延平哧了一聲,道,"其實我死活不肯飛升,那是有原因的.大家都知道,龍族的後代非常艱難,要種下一個龍種更加艱難,要育出一個血脈純正的龍種,那是難上加難……老天護佑,我延平運氣不錯,不但有龍狐這個雜種兒子,還在外游曆時遇上水龍玉凝,給我生出一對血脈純正的女兒,雖然她們外形比較象水龍,可是血脈卻是延家的正宗血脈,否則各位長老也不會收她們入延家."

延平從鼻子里重重哼出一聲,又道,"可當時她們母女三人被人捉走,我遲遲不飛升,就是想把她們找回來!"

在座的妖修都驚呆了想到聽見這麼勁爆的內幕,龍狐竟然是前城主的兒子,今天這三條母龍也是前城主的妻女.延墨城主原來是想玩霸人妻女的游戲啊.無恥,太無恥了.

還有那龍狐,認賊作父,那就更加無恥了.

玉凝和玉都驚呆了,搞了半天不是這延墨,天吶,太糗了!一個認錯丈夫,一個認錯爹.然失措的她們都沒注意到大玉不知啥時又溜了出去.

延墨急了吼道,"你休要胡八道!大玉玉都有延家血脈不假,那是因為我延墨下的種!"

延平哈哈大笑,"你下的種,你她媽有種嘛?"

聽他這句話,延墨頓時滿臉通,眼中有驚慌的神色一閃,不過他強自撐道,"延平,你休要罵人!"

延平笑道,"什麼罵人,我的是事實,當年,你和我打架,被我踢爆了卵蛋……哈哈,你當我不知道?你摸摸自己有胡子嘛?"

在場所有人都看向延墨的下巴.果真空空如也!

延平又笑道,"延墨你知道嘛,以前我都不留胡子,可這件事以後,我就開始留胡子,表面上是為了和你區分下相貌,可其實……我就是在故意惡心你,哈哈……"

他這些話完,所有人都已經相信他的話了♀延墨確實過份,暗害親哥,還霸占人家妻女……當然了,這延平也不是好鳥,踢爆親弟弟的蛋,回頭還故意蓄胡子惡心人家……唉,都不是人干的事啊!

不過話,他們本來就不是人.

那邊玉凝和玉也相信了大半,站起來怒道,"延墨,這是不是真的?"

延墨沒話,延平在遠處問道,"是不是真的,你自己不知道嘛,你來到城主府,他和你同過房麼?"

玉凝母女確定無疑了,怒哼一聲,離開延墨,站到延平身後.

延平對著長老們哈哈大笑道,"各位長老,你們都看清楚了?是誰欺瞞祖宗,我看你們還是趕緊捉了延墨治罪吧!"

七大長老面面相覷.心里話,他們誰也不想幫助延平,可事到如今,若是再打壓延平,就無法服眾了.

正在這時,大長老先站起來,道,"不管怎麼,我們長老會沒有錯,兩孩子和她們的母親可以加入我延家.至于算在你們誰的名下……這是你們的家事,我們管不著,自己解決吧."

其他長老一聽∵哇,兩不相幫,抽身事外,高,實在是高!

"你們好了再通知我們,我們走了."

"你們慢慢啊,都是兄弟,不要傷了和氣."

"慢慢,再會."

七個老家伙眨眼走了個精光.而延墨則抬起了頭,冷電似的目光從幾張酒桌上邊穿過,直射延平.

他露出冷厲的笑容,咬牙切齒道,"延平,是你逼我的!當初你逼我,我迫不得已騙你服下九幽墨心蓮.今日你又逼我,看來,我是非殺你不可了!"

長老們雖然兩不相幫,可其實這就是幫延墨.延平不過合體期大圓滿,使用血祭**又受了重傷,怎麼斗得過大乘中期的延墨呢?

延平也知道不好,不過長久以來的霸氣還是讓他強撐著,笑道,"今天的事早晚傳出去,殺了我又如何,我看你以後城主如何做?就算你日後飛升上界,也要成為笑柄!"

"這就不勞大哥你操心了."延墨站起來哈哈大笑,那笑聲在大廳里環繞,其中隱隱有瘋狂的感覺.

在場妖修哪有蠢人,聽他這一笑,頓時個個心慌意亂起來.

"城主大人,我十八房妾今天生產,告辭了."

"城主大人,在下偶感不適,渾身抖,可能是要病了,請讓在下回去吃藥."

"城主大人,下官昨日洗澡時耳朵淋了水,今天放在家里晾曬,也沒帶來,請允許下官回去收耳朵."

眾妖一聽,好,這個借口好!紛紛跪下,磕頭道,"城主大人,我等出門都沒帶耳朵."

延墨笑地更開心了,道,"好好好,原來你們出門都不帶耳朵的,也罷,那就讓耳朵永遠留在家里吧,反正它們的主人以後也不需要了!"

延墨完,笑聲一停,喝道,"龍狐!"

上篇:九五四 妖靈界之門     下篇:九五六 蓮花給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