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九七零 五云滅頂劫  
   
九七零 五云滅頂劫

跟著延平走進密室時,尚是中午時分,等一番交代完畢,葉空出來,天色已經遲暮了.

太陽已經落山,只在西邊的天空里留下一抹淡淡的霞,還舍不得離開.

宮殿外,已經是漆黑一片了.

黑暗中,曹慕色的一雙美眸突然一亮.她看見了葉空.自從葉空和延平進去,她就一直守在這里,心里實在是放心不下.

此刻看見葉空出來,她趕忙迎了上去.

"葉空,他找你到底是談什麼?"曹慕色忙問道.

"他要飛升了."葉空接著把延平的話大致地了一下.

曹慕色聽完一喜,又看看葉空道:"那老家伙走了,又沒有逼著你娶大玉玉,你為什麼好像不開心呢?"

"是呀,我應該開心的……"葉空有些勉強的笑笑.不過他的心里卻根本開心不起來.

拋卻一切,一心只求長生.可真正到了飛升成仙的一刻,卻要骨肉分離,愛人分散,獨自前往一個陌生的地方,走向一條充滿未知的道路,這真的是自己所追求的嘛?

葉空突然之間有些恍惚.在這個剛剛降臨的夜晚,他突然在想,如果是自己明天要飛升,明天要離開自己的愛人,子女,母親,朋友……自己會很開心地離去嘛?

第二天,黑龍城外,荒山.

天蒙蒙亮.

這是一個荒涼的石頭山,山上空無一物,除了石頭就是石頭……可是在這荒山的石頭中,卻有一種靈蟲,這種靈蟲味道鮮美,乃是黑龍城中酒肆的一道名菜,所以也有些低級的妖修,會來這里尋找靈蟲,指望能拿回去換些化形之水修煉.

迎面走來兩個兔妖,可以看見她們衣衫破爛,全身化形的地方混亂不堪,裙子里邊還撅著一個兔尾巴,顯然,她們也是想來此尋找一些靈蟲的.

"姐姐,這里真的有石縫蟲嘛?"一個兔妖問道.

"當然有,我早就聽人過了,只是沒確定是這個山."另一個兔妖道.

兩個兔妖在石頭上山尋找了好一番工夫,那個大一點的兔妖突然喊了起來,"妹妹,我真的看見石縫蟲了!"

"是嘛?太高興了!一百條石縫蟲就能換一塊靈石了!"兔妖開心地喊起來……

妖修界也是兩極分化的非常嚴重,那些化形期甚至分神期的老妖們花錢如流水,而這些處于最底層的妖修卻為了一塊靈石在拼命.

兩只兔妖運氣還不錯,忙活了一個早晨,太陽升起,已經捉到了十來根石縫蟲.

"姐姐,我們以後每天都來這里捉石縫蟲,我們就能早點化形了!"妹妹興奮地喊道.

姐姐又把一只石縫蟲裝進竹筒,這才笑道:"傻妹妹,這石縫蟲生長地極慢,下次就不能在這捉了,下次我們就去附近荒山上尋找."

"好的好的."

可就在她們開心的時候,卻傳來一聲冷哼,"是誰允許你們在我青白兄弟的地盤上捉蟲的?"

只見兩個蛇妖走了出來,這兩人是兄弟倆,都是築基期的修為,霸占了這一片的石縫蟲資源,所有在這里捉蟲的妖都得經過他們的允許……

那兔妖姐妹頓時臉色大變,忙跪下道:"前輩,我們不知道這是你們的地盤,我們這就走,這就走,"

對于這些煉氣期的妖來,築基期就是無比強大的存在了,更何況這兩人,築基期都已經化形了很多,顯然是用了不少化形之水的有錢之輩,她們惹不起.

青蛇冷笑道:"在我們兄弟的地盤上捉了蟲就想走嗎?哪有這種好事?誰知道我們不在的時候,你們捉了多少蟲!"

兔妖姐姐趕緊放下手中竹筒,慌張道:"二位前輩,我們都是煉氣中期而已,也沒有靈石和水,這些蟲都給你們就是……"

那白蛇卻邪邪地打量著這對姐妹道:"煉氣中期,沒化形多少嘛."

兔妖化形的地方不多,也只是身形和人類相似,所以她們也不擔心兩個蛇妖動邪念.于是姐姐道:"是呀,前輩,我們都化形了一點點,基本還是個兔子,二位前輩就放我們一馬吧."

可那白蛇卻哈哈笑道:"老子除了腦袋都化形完畢了,豈會看得上你們這種身子?上你們不是糟蹋了我們?不過……"他又邪邪一笑,道:"雖然我們不想上,可是卻想看看你們下邊化形的到底是什麼樣子,到底化形了多少,哈哈……"

那倆兔妖都臉色大變,雖然她們還沒化形多少,可是也是知道羞恥了,這兩蛇妖簡直就是最惡劣的侮辱.

青蛇也覺得大為有趣,道:"是呀,兩只還沒化形的兔子,有什麼好害羞的,快把褲子裙子都給我們脫了!讓我們看看你們那里有沒有化形!"

這兩蛇妖實在是無恥加無聊,竟然提出了這種要求.這簡直比當眾強暴她們還要丟臉.

"不脫嘛?"白蛇冷哼一聲,一拍儲物袋,取出一柄下品獸骨法器,"不脫褲子就要你們的命!死了還把你們扒光,扔在黑龍城的大街上!"

妹妹比較膽怯,心里有些害怕,聲道:"姐姐,我們還是脫吧……"

姐姐此刻一雙兔眼彤彤地道:"兩位前輩,我脫就是,可否讓我妹妹離開."

青蛇大怒,"哥哥,不要跟她們廢話了,越越無趣了,直接殺了就是,兩只兔子而已!"

那白蛇也覺得沒勁,道:"算了,大爺我也沒興趣了.在我的地盤上偷我的蟲,去死吧!"

可就在這時,黑龍城方向卻突然飛來數十道遁光,那些強**器上,站著的妖修實力也都是那麼恐怖,領先一個黑臉的老者更是強橫,那氣勢,兔妖看一眼就感覺自己雙腿發軟.

那些人來勢甚快,眨眼間就都站在了山上空,兩個蛇妖慌忙跪下,磕頭道,"見過各位大仙."

領頭的延平和善笑道,"聽這山是你兄弟的,老夫今天借你山頭度劫,不知道要給你們什麼好處?"

"度劫!"兩蛇妖已經嚇得話都不出來了……

白蛇忙道,"前輩,不用好處,這山隨便您用,什麼好處都不用."

延平哈哈大笑,仰天道,"延某今生從不做好事,你二人倒也乖巧,若是往日老夫絕不會為難你們,可是今日!"延平笑聲一停,一揮手,打出兩道龍焰,冷哼道,"飛升在即,老夫就做上一次好事,祈望老天能給我一點好運."

延平完,也不看那倆只兔妖,直接飛向荒山頂.

兩只蛇妖在延平面前,根本是螻蟻般的存在,眨眼間就被龍焰燒成灰燼……

兩只兔妖磕了好幾個頭,這才慌忙離開.

荒山山頂.

延平負手而立,氣勢驚人,臉色平靜,仿佛不是等待天劫,而是在欣賞景色一般.

母龍玉凝等了這麼些年才與男人相見,沒相處幾日,對方卻要飛升,她也只有眼淚看著延平.

看著延平如此輕松,葉空覺得不妥.

雖然大乘期大圓滿乃是這個世界最高的存在,可以俯視天下眾生.可馬上來的是天劫呀!

當初狂鵬的實力,絲毫不亞于延平.狂鵬做了多少准備,防禦陣法,防禦法器,就那樣,狂鵬還差點沒撐過去.

可今天延平度劫,卻什麼准備都不做,這不是找死嘛?

葉空提醒道,"前輩,趁現在時間未到,不如布下幾個防禦陣法,以防萬一……"

那邊玉也連忙道,"爹!你就布幾個陣法吧,能擋一道天雷也好."

眾人都勸道,"城主,您就做點准備吧."

延平卻冷哼一聲,擺手道,"休要多!一切早已天意注定,天若亡我,我必亡之!天不亡我,再多天雷,又能耐我何?"

葉空想想也是,延平的也有道理.當初狂鵬都已經死在劫雷之下,還弄出一個魂魄飛升,典型的老天不讓他死.

正在著,延平突然龍目一瞪,眼望遠方,道,"你們都退開吧,我的天劫來了!"

"不管怎麼樣,我會幫你照顧她們的,祝你好運."葉空對延平點點頭,腳尖一踩飛劍,化成遁光離去.

接著其他人也駕著法寶離開.

他們剛走沒一會,荒山上頓時飛砂走石起來,狂風肆虐,雷聲隆隆,一朵黑云從遠處飄來.

站在遠處的葉空不由得松了一口氣,安慰大家道,"放心,看這黑云的大,想必這次天劫應該不會太大."

可大家還沒來得及松一口氣,就看見天空的另一側,又飄來一朵黑云,接著在另一個方位又是一朵……

天空中竟有五朵黑云,分別從不同方向飛來……

大家的臉上都有點難看了.

而在更遠處,一個隱身結界中,延回和延墨竟然也都在觀看延平度劫.

看著五朵黑云的奇景,延回不由得驚道,"我曾在古籍中見過,大凶逆天之人,度劫時必受磨難,其中最為嚴厲的懲罰,便為五云滅頂!莫非,這便是五云滅頂之劫?"

延墨聽完,放聲大笑,"五云滅頂之劫!好好好!延平,你太壞了,天都要滅你!"他的眼中閃過一道狠毒的光,陰森森道,"等你度劫一失敗,弟弟我一定替天行道,除惡務盡,讓你那些後代全部陪你一起下黃泉!哈哈,哈哈哈哈……"

PS:延平渡劫,順便一下葉空,葉空渡劫,不會很久的,蠻從來沒准備讓他修煉到大乘期……至于他會在什麼境界,用什麼方式偷渡,嘿嘿,大家猜猜好了.

再下,每天打賞的比較多,所以我只能點其中靠前的幾個名字,不可能一一提及,抱歉了,不過老祖我都是知道的,感謝你們了,感謝~

上篇:九六九 延平留寶     下篇:九七一 禍水東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