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九九七 開府之日  
   
九九七 開府之日

葉空等人在仙府外呆了七八天,大家都盤腿坐著,也沒有打坐,只是靜靜等待,修仙之人,對這點寂寞還是可以輕易克服的.

這七八天里,又是不少修士乘坐趕了過來.仙府外圍已經聚滿了修士,其中絕大多數都是結丹老祖和元嬰真君,少量的化神神君,另有不少築基真人來湊熱鬧.

不過築基真人都躲在一角,不敢高聲話.

葉空在云遙沒什麼熟人,也不願露臉,只是盤腿靜養,等待開府時間到來.

這一日,突然仙府中傳出繚繚仙音,那仙音仿佛無數人頌念經文,又仿佛是有人在遙遠處低聲吟唱,聽得仙府外所有修士都為之一振.

郝一龍等人面上有喜色閃過,立即站起來,道,"來了,大家准備,連心符頂上……"

葉空也不怠慢,站起來,取出連心符,一個簡單的法訣打上去,那連心符立即明亮起來,懸在葉空的頭頂三寸,散發出淡淡光華.

不但葉空他們隊,周圍很多隊都用上了連心符.只有那些第一次來的菜鳥,一個個懵懵懂懂不知道這些前輩到底是干什麼?

不過這時候是沒人管他們的,反正他們是來見識的,只有等兩百年後修為大幅提升,等五行仙府再開府.

等眾人都頂上連心符,仙府中的樂聲已經越來越大,叮咚鏗鏘作響,震動耳膜,卻並不顯得呱噪.

聽著這樂聲,有些迫不及待的修士已經駕著法器飛起,飛過那高高而斑駁的青岩城牆,想要看看仙府內部……

可是仙府中依然是一片金光璀燦,根本看不見其中一絲一豪的動靜.

與此同時,在葉空的琵琶珠空間里,卻是一片甯靜,身材碩長的諸凌飛神君正在半空中,靜靜看著下邊廣茂大地,口中喃喃道,"主人化嬰,這空間又變大不少,這樣一來,就更顯得空曠了……"

與此甯靜相比,在地底深處,某個被封印的鏡子卻發瘋似的動了起來.

"不行,我絕不能再回仙府!這次回去,我的命就沒了!我不要死!"

以往,就算青銅人臉在鏡中折騰的再厲害,也最多發出些聲響.可這次不一樣,青銅人臉已經瘋狂了,他發瘋地對著困魔咒撞去,絲毫不顧自己的身體.鏡子在盒中噼噼啪啪地抖動不停……

瘋狂的青銅人臉已經撞得頭破血流.終于,那張牢不可破的困魔咒,竟然已經開始了晃動!

"我不要死!"青銅人臉發瘋似的,對著困魔咒發動最猛烈的攻擊.

而在外邊.

仙府中的仙樂驟然停下,大家都做好准備.

遠處滄冥中,易曼影站在星舟船頭,衣無風自動,一雙美眸凝視五行仙府.

接著,就看見仙府中突然溢出大片的金光,這些金光好象金色的霧氣一般,從仙府中溢出,順著青岩城牆滾滾而下……

很快,那些修士,仙府,所有的一切都被金色光霧包裹,從遠處看去,一團金色,什麼也看不清.

少頃以後,等金色霧氣消散,熙熙嚷嚷的城牆外,再無一個人影……

易曼影美眸閃了閃,自自語道,"葉空,祝你大有收獲."

那片金云實際上就是傳送法陣了,被金云包裹的修士,全部被打亂,分散地傳送到五行仙府外圍的廣褒范圍中.而有著連心符的修士則被傳送到主符所在的那名修士身邊.

葉空覺得眼前一晃,發覺自己站在了一片圍牆前面,圍牆白牆黃瓦,感覺和凡間房屋倒也差不多.

他顧不上查看圍牆,趕緊撐起靈力盾,再查看周圍.被傳送進來的一刻是最危險的!

不但葉空,隊中其他五人也是左右觀看,生怕被人偷襲.

還好,身邊雖然有些修士,可貌似並沒人想偷襲.

在他們左邊百米是六個元嬰真君組成的隊,看見這邊看過來,那領頭老者連忙拱手微笑,表達善意……

顯然,看出這邊有一個神君,他們不想惹事.

而另一邊,就顯得不那麼和善了.那是一個實力不錯的隊,為首兩人竟然是兩個化神神君,其他四個也全都是元嬰後期大修士.

潘東真君心里有些暗自叫苦.眼前這個隊實力堪稱數一數二,若是對方想要清場,自己這邊只有逃走的份.

不過沒想到,郝一龍竟然認識對方中一人,先抱拳道,"想不到在這里見到天殘魔宗的宗主殘煜神君,在下陳古齋郝一龍."

聽此人名號,葉空這才注意到,那殘煜神君一只子空空蕩蕩,一陣風吹來,卷起他的長袍,一只是腳一只是木棒……

殘煜神君略微點頭,有些倚老賣老道,"原來是一龍神君,這片靈果園,你們也有興趣?"

郝一龍笑道,"我們可沒有興趣,我們好去尋找核心的."

殘煜這才哈哈笑道,"那就祝你們找到核心發大財,我們還是采些靈果實惠."

其實殘煜神君心中好笑,仙府核心,是那麼容易找的嘛?幾千幾萬年,也沒聽過誰進入了核心,還是一路搜刮過去實惠!

殘煜完,朗聲道,"周圍的道友,這片靈果園被我天殘魔宗包了,各位別處發大財去吧!"

雖然此人霸道,可那些低階修士哪個敢惹,都眼饞地看看園中誘人鮮果,吞口唾沫,駕起法器繞行而去……

葉空等人也只好繞行.

走了好遠,李建礦才罵道,"媽的,那個老殘廢!憑什麼被他包了!老子順手摘幾個不行嘛?"

葉空對這個天殘魔宗也沒好感.當初在滄北,魔人的手下困他于琵琶珠,其中一個看守就是天殘魔宗的.

後來葉空剛到云遙,又有天殘魔宗想要殘他身體逼他加入天殘魔宗……不過象這種心理和生理都有缺陷的人還是少理為好.

"算了,只是些靈果,那殘煜神君也是目光短淺之輩,我們沒必要耽誤時間."郝一龍帶著大家繼續前行.

繞開果園,葉空注意到,前邊有一處地面上金光燦燦,仿佛有一處祭壇在地面上,祭壇中央射出金色強光,如同噴泉,非常壯觀……

劉姍姍看葉空疑惑,笑道,"第弟,沒見過吧,這就是仙陣了.有的仙陣是可以躲開的,可有的仙陣就是必須經過的,象這種就是可以躲開的……不過,仙陣中經常都可能有前人遺落沒取的寶物,所以很多隊伍專門找仙陣進入呢."

雖然對"第弟"的稱呼有些不滿,葉空還是感謝道,"謝姍姍真君解惑."

正在他們話間,剛才對他們點頭的老者帶著他們的隊出現了,遠遠對著這邊一禮,道,"郝一龍神君,我等久仰了."

郝一龍眼皮子一翻,冷哼道,"本君對什麼仙陣沒興趣!不要以為本君脾氣好,就任人算計!"

那老者嚇得慌忙跪下,磕頭道,"沒有沒有,在下化土魔宗蘇涼安,剛才打招呼純屬心中敬佩,再無他意……"

郝一龍也不多話,直接帶著葉空等人離去……

葉空心里有些疑惑,郝一龍脾氣一向都不錯,也很少對低階修士擺譜,今天這是什麼況呢?

劉姍姍真君又笑道,"那些修士,想要探仙陣,卻又擔心實力不夠.剛才蘇涼安打招呼是假,其實想邀我們隊一起去探仙陣."

葉空更疑惑了,"這也是理之中啊,不能是算計."

李建礦大笑道,"那老兒為什麼偏偏邀請我們隊呢?子,你還是嫩啊."

葉空想想,道,"他邀請我們隊,是因為剛才聽見一龍前輩報字號,所以認定一龍神君有家有業,有固定住所……這樣的人一般不會亂來,不會在最後得到寶物時翻臉無,因為這樣的人怕人報複!"

李建礦這才點頭,"你子不笨……"

郝一龍則是怒哼一聲,"有家有業有生意又如何?郝某不敢殺他們麼?這等修為,也敢算計神君!"

眾人忙勸道,"算了算了,人家也是對你一種信任嘛,不能是算計的."

葉空心里好笑,他們這一行人,之前答應和郝一龍一個隊,不也是抱著一樣的想法嘛?

唉,人心啊,都一樣.

大家繼續往前飛行,只見地面上綠草成蔭,繁華似錦,如同鮮花開滿的山脈,沒有大樹,全部都是鮮花草原,一往無際.

隔一段,就會出現一個非常簡單的白光傳送陣.只要插上靈石就可以使用.這傳送陣都是逃出仙府的傳送陣,這種傳送陣隨處可見,那些實力不夠的,就可以傳送出去.

這樣看上去還算安全,可是,那些低階修士有時候通往傳送陣幾步遠,都走不完就會被殺.

葉空等人在鮮花草原飛行,葉空奇道,"這里好象和剛才不一樣了,飛行速度提不上來,而且這片草原也太龐大了,完全看不到邊界."

劉姍姍又笑道,"這是因為你進入了仙陣."

"啊,這就進仙陣了?"葉空有些吃驚,問道,"難道這就是你們的無法躲開的仙陣?"

眾人都點頭.

葉空笑道,"看來無法躲開的仙陣是安全的,因為大家都無法躲開,所以無數年被人殺戮,這里有妖獸也被殺光了."

"你的有些道理."郝一龍點頭,卻又道,"不過也不全對,有些同樣的仙陣也是無法躲開的,可其中依然妖獸橫生,危險重重."

"而且也不能是安全的,在這樣的仙陣中,正是殺人奪寶的好地方."潘東完,突然一愣.

眾人都看著他,只見他做了一個奇怪手勢,翻著白眼,開口用以往完全不一樣的聲音道,"法魔宗潘東預,葉空將會帶領大家走出這片茫茫仙陣."

潘東完,眼珠子翻回來,好象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,淡淡笑道,"葉道友,你前邊請."

"你還真有做神棍的潛質."實話,葉空在地球是毫不相信這些玩意,可來到這個世界,靈不靈?難.

當然了,葉空更關心的是,"喂,潘真君,我在這里東南西北都分不清,你,我把你們往哪邊帶呢?"

上篇:九九六 來到仙府     下篇:九九八 葉空帶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