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九九八 葉空帶路  
   
九九八 葉空帶路

聽了葉空的問題,潘東苦笑道:"我要知道該往哪邊走,我還要你帶路?"

這下就為難了,葉空也沒來過這里,而且四周面積實在太大,一眼望不到邊,也沒什麼參照物,該往哪邊才能出去呢?

倒是郝一龍神君經驗比較豐富,道:"這種仙陣,一般都是增加面積的陣法,只要認准一個方位走,必定會找到出口.既然潘東真君已經發下預,那你要做的,就是選擇一個方向,然後大家一直走下去!"

葉某人點點頭,既然隨便哪一邊,那就好辦了.

"就走西方吧."葉空張望一下,開口道.

于是在他的帶領下,大家往著西方飛去……

後邊李建礦跟上來,問道:"子,為什麼選擇西邊,這邊沒什麼不同啊."

葉空淡淡一笑,無比騷包地道:"其實在我們的老家,不但有我之前過的科學家,還有家,他們寫了一個叫西游記,的是一群人去西邊取經的故事,所以,我也帶著你們往西邊走,希望可以取得真經,達成大道!"

李建礦聽的半懂半不懂.達成大道是懂的,可是什麼取經就不明白了.

他跟著葉空飛行了好一會,才想到一個更關鍵的問題,"你剛才你東南西北都分不清,你確定……這邊是西嘛?"

葉空嘿嘿一笑,"我也不知道."

眾人全都暈倒……劉珊珊罵道:"早了潘東的什麼狗屁法不靠譜,讓這子帶路,還不如讓我帶路啊!哼,我倒要看看他到底能帶我們去什麼好地方!"

葉空能不能帶他們去什麼好地方,現在還不知道.不過,大家飛行了一會,很快出現了一件奇事.

本來每隔一段一出現的傳送陣,竟然全被破壞了!有的被轟散,有的被炸塌半邊,還有的被取走了傳送陣上的瞬玉……

大家警惕了起來.

"有人故意破壞傳送陣,這是劫殺探寶修士的常用手段!"郝一龍神君一拉葉空,一個瞬移向前飛出.

郝一龍拉著葉空,是因為葉空不會瞬移,而其他人都會瞬移……雖然在仙陣中飛行速度受到了限制,可是使用瞬移,還是會快上不少.而化神神君,也是可以帶著人瞬移了.

大家都使用了瞬移.速度也快了不少,沒一會,就聽見前邊轟地一聲.

等葉空他們追上,可以看兩個元嬰真君正悠閑地飛行呢.

看見葉空等人過來,那兩名元嬰真君都趕緊讓開一旁,讓他們過去.可沒想到,郝一龍停在了他們的面前.

兩個元嬰真君心中有些恐慌,其中一個忙跪下道:"見過神君,在下血罡魔宗張鍵杭."

郝一龍問道:"那傳送陣可是你等破壞?你等是不是想破壞附近所有的傳送陣,然後打殺從這里經過的修士?"

張鍵杭和另一名元嬰真君磕頭如搗蒜,慌忙道:"神君,什麼破壞傳送陣,我們不知道啊……"

這兩人擺明了就是謊了,剛才那麼大聲音,大家的神識都可以放出,清楚地看見他們的動作.

郝一龍放下葉空,冷哼一聲,又道:"不知道?真的?"

化神神君氣勢一放出,那兩人頓時真的慌了,張鍵杭忙道:"神君,正是我們干的,可我們也是奉我們宗主之命,想要在這里打劫低階修士,神君,您就饒了我們吧,我們就算是想打劫,也不敢對你們出手呀."

另一名真君也道:"是啊,神君,我們血罡魔宗宗主屈亞神君就在前邊,我們不是想打劫你們,為了那些低階修士,您老人家也沒必要和我們血罡魔宗結下梁子吧?"

他們的倒也是事實,他們此舉也真是想打劫那些低階修士,煉成血罡,一般不會招惹有神君的隊……

郝一龍微微點頭,道:"的也是,你們屈亞宗主不過也只是化神初期,諒他也不敢打同級修士的主意."

張鍵杭聽這一,一抹腦門上的汗,心下稍安.

可沒想到,郝一龍又道:"破壞傳送陣一事我可以不理會,可是你等剛才欺瞞蒙騙本神君,其罪當誅!"

張鍵杭一聽,知道這事不會善了,一個瞬移就想要逃走.臨走之前,還扔出數道血罡.此刻,他哪敢想傷害郝一龍,也只是想拖延一下時間而已……

可郝一龍畢竟是神君,冷哼一聲,抬出化神結界,張鍵杭兩人和他們的血罡全部消失在當場.

少頃,郝一龍眉頭一抬,道:"想不到這些狗崽子也都混進來了."

顯然,郝一龍已經在結界中殺死了這兩人,而且已經展施了搜魂**,知道了一些信息.不過他沒打算出來,葉空等人也不好問,不過個個臉上都帶著疑惑看著郝一龍.

隨後,郝一龍道:"大家這次是來仙府尋寶的,與尋寶不相干的俗務還是少理為好,我們繼續向西走吧."

看來郝一龍知道了一些事,可是又不願理會,大家也不好再問,都跟著他繼續飛行……

他們不願多事,可是很快事就發生了.

只見前邊一群元嬰初期和結丹期的修士正被驅趕在一起,而驅趕他們的正是血罡魔宗等人,站在天空中凜然看著下邊的臉修士,便是血罡魔宗的宗主屈亞神君.

其實他這次帶血罡魔宗等人過來,其目的到並非是尋寶,他的目的就是殺人,然後煉成血罡.要知道血罡也有很多種,有金屬性的,木屬性的,火屬性的,還有雜屬性的,這些都根據被煉者修行的功法決定的.而來尋寶的有各宗派的弟子,其中不難找到煉制優質血罡的好材料.

比如,那幾個冰玉魔宗的弟子,就可以煉成冰屬性血罡,這種血罡是很強大的……

"師兄,怎麼辦?"混雜在人群中,黃美清的臉上煞白.她才是個剛結丹的修士,今天不過是想來見識一番,卻沒想到遇到這殺身之禍.

她的師兄此刻也是面色淒然,他不過也只是結丹後期,和血罡魔宗的人比起來,要差一大截.

"等會,等到機會,我們就一起逃走."師兄傳音給黃美清.

不過就在此時,人群中卻傳來一陣騷動.只見一個元嬰初期的修士一個瞬移,逃出人群,出現在數里之外,都不敢回頭看,又是一個瞬移,想要逃走.

"元嬰初期的瞬移,哼,雕蟲技!"屈亞冷哼一聲,站在天空中大手一擺,立即有一個血罡魔宗元嬰後期的大修士跟了過去……

那逃走的修士幾個瞬移,好不容易來到一個傳送陣邊,眼前的景象讓他心中一涼.只見傳送陣已經被砸地稀爛.

他想要繼續逃走,後邊血罡魔宗的大修士已經跟上,抬手一道烏光打進他的身體.

眨眼時間,這名元嬰初期的修士就被吸干血液,成為一具干尸,連元嬰都沒機會逃出.而那吃飽喝足的血罡,已經從他嘴里爬了出來.

看見如此恐怖的手段,黃美清嚇得花容失色.

天空中,屈亞冷哼道:"想逃?也不看看自己的修為!這就是下場!"

兔死狐悲,那些被聚在一起的低階修士都面色慘白,本想來探寶,讓自己的修為和實力有個提升,可誰知什麼寶都還沒看見,就要隕落在這里……

師尊讓師妹跟自己出來,定要護師妹周全,否則自己對自己都無法交代!黃美清的師兄心里一陣慌亂,可眼下,他也沒任何辦法.

他只有拉著黃美清走出人群,對天空中的屈亞跪下道,"神君,我們是冰玉魔宗的弟子,這是我宗宗主的親女兒,還請神君放她一條生路,冰玉魔宗感激不盡."

屈亞眼珠一轉,打量一下黃美清,看見此女模樣嬌美,心中另有了打算.

屈亞點頭道,"冰玉魔宗宗主之女,不錯,剛好我兒子也是結丹修士……恩,饒你二人活命可以,不過你們都要發下精血誓,將性命全部都交給我,不知你們可願答應?"

黃美清和師兄對視一眼,都不願意.要知道,發下精血誓,生死操控在別人手中,那便是別人奴隸一般,一點自*都沒有了.

師兄又磕頭道,"神君,若是我二人發下精血誓,將來我們宗主必會發現,到時候大家勢必兵戎相見,要知道,我們宗主乃是化神中期的神君."

屈亞哈哈笑道,"化神中期又如何?你是在嚇我嘛?告訴你,就算是化神後期,我也有辦法讓你全境覆滅!哼,那女修,速速發下精血誓,回去以後嫁于我兒,然後你我兩宗一起為聖主大人效力,哈哈,何樂而不為?"

下邊這些修士,在屈亞眼中都跟羔羊一般,所以他也未做遮掩,直接開口把秘密出.

師兄一停,立即色變.本來他還想抬出自家宗主,可沒想到,對方已經投靠聖魔宗.若是如此,他們還真敢殺死自己和師妹.

"師妹,我看,我們只有發下精血誓了."

聖魔宗神出鬼沒,很多云遙低階修士都不知道,有的知道聖魔宗,卻不知道厲害.

黃美清搖頭道,"我可不認識什麼聖主,我爹也不會為你們聖主效命,我更不會嫁給你兒子,休想以此要挾我爹!"

屈亞嘴角帶出些冷笑,"由不得你了,不發精血誓,我就把你煉成血罡,哈哈,看看你爹還認不認識你!"

屈亞話音一落,眉頭卻是一挑,他感覺到有人來了.

給讀者的話:

熱烈慶祝桃學礦哥晉升富商.同時感謝芷凝,峰哥,蝶戀雪等各位道友的打賞,謝了,我看看今天能不能再整一章

上篇:九九七 開府之日     下篇:九九九 五行劍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