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九九九 五行劍陣  
   
九九九 五行劍陣

沒一會,葉空等人飛到.

"有個神君?"屈亞一皺眉頭,迎上去道,"幾位道友,在下血罡魔宗屈亞,今天在此辦點事,就不耽擱諸位尋寶了,日後有空去血罡魔宗喝茶."

其實郝一龍倒真是不想惹事,更不願耽擱時間,當下拱手便想離去.

可那邊跪著的黃美清卻一眼看見潘東,她也不管和人家只見過一面,忙喊道,"潘東真君,救命啊!那天你讓我們得到一件寶物就離去,可我們什麼寶物都沒得到呢."

潘東眉頭一皺,心里倒想相救,可眼前屈亞乃是神君,他話不管用啊.若是為了此事,讓郝一龍出面,又實在沒有道理.

不過郝一龍倒也義氣,看潘東模樣,便知道他心思……拱手道,"屈亞道友,在下郝一龍,貴宗盡管辦事,可在下想討個人,那女子和我這位兄弟有些淵源,不知可否……"

這下屈亞就頭疼了.若是其他任何一個結丹修士,他賣個面子,讓這些人快走,也是可以.

可關鍵這黃美清是冰玉魔宗宗主之女,他還指望著通過此女要挾冰玉魔宗.更重要的是,剛才他一時嘴快,還把他們血罡魔宗投靠聖魔宗的消息給泄漏了.

雖然云遙八千境的各家魔宗都害怕聖魔宗,可是象他們這樣徹底投靠聖魔宗的,目前還沒有,傳出去勢必引起喧然大波.

'此女對本宗也有大用啊……'屈亞眉頭一皺,看看對面幾人.一個化神初期,一個元嬰大圓滿,三個元嬰後,還有一個結丹中期……實力有些遜色啊.

屈亞有了這種想法,微微一笑,放出神君的凜然氣勢,對潘東問道,'這位潘道友,不知你與此女有何淵源?'

潘東被屈亞的氣勢一壓,心中有些慌亂.想到和此女不過一面之交,談不上什麼淵源,口中也不知道如何.

屈亞又淡淡笑著,拿出一塊色令牌,道,'想必潘道友看上此女姿色,這便無妨了.這塊令牌本座賜予你,回頭你拿著令牌去我血罡魔宗,本座給你找十個結丹女修,個個姿貌過人,任你隨意采補!"

可以屈亞很給面子了.一個化神神君跟一個真君如此話,還許諾如此好處,再不接著,就不識抬舉了……

不過這潘東也是奇怪的很,當初在影雪城,黃美清冒犯他,他不但不怪罪,還給其建議.而現在,他為了這個只見過一面的丫頭,竟然冒著得罪神君的風險,硬是不接屈亞的令牌.

屈亞惱了.本座對你們客氣,真以為我怕你們?

他面色一冷,一松手,令牌化成一道光飛懸在潘東面前,口中一字一頓道:"潘真君,拿著!"

局勢有些緊張起來,大家都感覺到空氣中的劍拔弩張,雖然汪新等人並不理解潘東這是發什麼神經,可是大家都是一隊的,都訂過精血契約,要打,也只有一起上.

血罡魔宗那邊,幾個元嬰後的大修士也都緊盯著這邊,就等宗主一聲令下……

"屈亞前輩.此女乃潘某故人之後,還請放還."潘東頓了一下,終于抬頭看著屈亞道.

屈亞的臉上青筋一跳,這家伙實在太不給面子了,真當老子是紙捏的嘛?

"哼!"屈亞大一揮,令牌收回,口中哼道:"給臉不要臉."

完,屈亞不再理睬潘東,對著郝一龍道:"郝神君,既然此事乃是這位潘東真君私人之事,那就讓他留下和本宗協商處理吧,屈某記下你這次的誼."

屈亞想的也不錯,大家來探寶的在一個隊中,雖然關系應該不是陌生人,可也不一定就是那麼好……為了一個朋友,得罪一個神君,這是誰也不會做的呆事.

可讓他沒想到的是,郝一龍淡淡笑道:"感謝屈道友美意了,不過我等出發前都訂下精血契約了,不會放棄任何一個隊友,所以……"郝一龍收起笑容,冷然道:"還請屈道友放過那姑娘."

"哈哈哈哈."屈亞怒極反笑,他沒想到今天碰到這麼多不識抬舉的,他笑聲一落,看著郝一龍冷冷道:"你以為你的隊戰得過我們麼?也不看看你那邊都是什麼貨色!還有一個結丹中期,你看看我這邊的人再做決定吧!"

屈亞大一輝,他那邊剛好還有五個手下,個個都是元嬰後期的大修士.

葉空的修為最低,所以大家對峙一開始,就把他護在中央了……可是此刻,屈亞點了葉空的修為,這就吸引了他身後其他幾名元嬰後期修士的目光.這一看,他們又有所發現.

"宗主,他是葉空!"突然,有一個血罡魔宗的大修士脫口道.

"葉空?"屈亞眉頭一皺,頓時想起了關于這個名字的事,旋即,他笑了起來,"還真是,不是冤家不聚頭……葉空,我且問你,我宗周興華真君被你弄哪去了?"

汪新劉珊珊等人都是一楞,疑惑地看向葉空.本來他們是不太重視葉空的,畢竟他的修為太低.在易曼影出現以後,他們對葉空的態度好了不少,可是就算這樣,他們還是有些擔心葉空的修為不濟.

可現在聽屈亞這一,好像這葉空還真不是一般,血罡魔宗的元嬰真君都被他弄走了……這子有背景,肯定有背景……

而郝一龍卻突然想到了什麼,別人都是難得去影雪城,可他是在影雪城附近開店做生意的,葉空在影雪城的一番動靜,他也聽到不少,之前沒想到就是這個葉空.莫非,那個要開修仙博物館,也是他?

葉空哈哈一笑,走了出來,"原來你就是那廢物周興華的宗主,告訴你吧,周興華的下落我也不知,我送人了.不過多半是掛了,哈哈,就是沒掛,經曆那麼多次的搜魂,他也成了一個白癡."

屈亞聽自己的得力手下竟然下場這麼慘,臉色寒得要結冰了,"好好好!既然如此,那就都別走了!"

屈亞完,一抬手,放出自己的結界,想要把對面六人全部收入結界……

可郝一龍早就防著他呢,見他一動手,也毫不客氣,放出自己的結界.

屈亞是化神初期,郝一龍也是化神初期,兩人修為相仿,同時放出結界,竟然相互僵持,誰也收不掉對方.

只見,兩個神君都是凜立空中,雙手五指賁張,身前一個白色光點,發出強大的力量,衣衫翻飛……

神君對戰,其他人全部都吃不消,雙方人等都很有默契地飛出數里之外.

一個血罡魔宗的老者指著李建礦道:"粗大個,我們對戰如何?"

李建礦嘿嘿一笑,也不搭話,吐口水一樣地吐出一件黑色物體……

此物一出,李建礦大往上一揮,只見那黑色物體一下就飛到半空,隨即,從半空中砸下,砸下過程中,此物越來越大,竟然變成一塊無比巨大的黑色巨石.

此物竟然就是李建礦的本命法寶!

"見識一下李某的法寶,千重山!"

李建礦沉喝一聲,如同力士一般,雙臂托住比他身體大無數倍的千重山……

"嗨!"李建礦又一用力,將那千重山對著老者砸去.在飛出的過程中,千重山又一次變大數倍,簡直就跟一個山一般,對那老者當頭砸下!

那老者嚇了一跳,沒想到這家伙如此強橫,當即一個瞬移逃開,也放出法寶,和李建礦戰在一處……

而那邊,潘東,汪新,劉珊珊,也都各找對手,捉對厮殺.

天空一下法寶橫飛,光華閃爍,轟轟聲不絕于耳,震蕩的氣流攝人心魄,嚇得那些低階修士都傻了一般.

突然人群中一個人喊道:"此時不逃,更待何時?"

頓時,人群化作數十道遁光,一哄而散.

留下的只有六人,正是黃美清所在的隊.

"我們也逃吧,趁著他們顧不上我們."一個結丹老祖焦急地道,生怕遲一會就走不掉了.

"是呀,師妹,你留下也幫不上什麼忙."黃美清的師兄勸道.

可黃美清卻依然站著,不為所動,道:"雖然我修為尚低,不能幫忙,可是,別人因我而戰,我怎能趁機逃脫?"

另一人又勸道:"美清妹子,你看看清楚,潘真君那邊明顯實力不如血罡魔宗,我們留下必死無疑!"

黃美清看著潘東那邊,搖頭道:"別人因我而死,我怎能獨活?他若活,我便活;他若死,我亦死!"

其他人等看勸無望,也只有搖搖頭.他們隊也沒有精血契約,沒必要陪著黃美清等死,所以也一個個的飛走.

只有那師兄歎了一口氣,搖搖頭,干脆坐在地上等死.

大家都戰得不亦樂乎.

葉某人也沒閑著,對上他的是一個老嫗,滿臉褶子,看上去年紀最大,可是卻在血罡魔宗人等中修為最低,剛剛進入元嬰後期,所以就把葉空留給了她.

雖然老嫗在血罡魔宗人等人修為最低,可是對上葉空,她的修為已經算是高的了.在她看來很輕松.

老嫗用很難聽的聲音笑道:"葉空,早就聽你有幾把飛劍法寶不錯,今日讓血婆婆見識見識吧!"

葉空面對強敵,卻並沒有血婆婆想象中的慌張,而是抹抹頭發,笑道:"老人家要懂得修身養性,這樣的命才會長,不要學年輕人打打殺殺,心死了都沒人抬."

血婆婆大怒,吼道:"子,去死吧!"

葉空哈哈一笑,"既然你要見我的飛劍,那就見見吧!告訴你,當初對上周興華時,我才有兩把,而現在……我有五把."

上篇:九九八 葉空帶路     下篇:一零零零 劍陣之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