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零零三 一道心魔  
   
一零零三 一道心魔

李梁和林楓被青銅人臉忽悠地一愣一愣的,不過他們也不是很傻,比較伶俐的林楓問道:"那麼老神仙,你可不可以給我看看弟子的前世今生呢?"

不過青銅人臉卻搖頭了,"不行."

林楓疑道:"那老神仙你剛才……"

青銅人臉又道:"因為我只能看關于我的主人的內容,而你,並不是我的主人."

"那麼,那你看看他將來會怎麼樣?"林楓對青銅人臉已經有了些懷疑,所以要求青銅人臉看李梁.

青銅人臉急著離開五行仙府,道:"這樣吧,你們帶著我趕緊離開這里,等出了五行仙府,我自然會讓你看個明白."

不過在林楓的提醒下,李梁也有所警覺,道:"不行,我們好不容易才進了一次五行仙府,怎麼能這麼快離開,我們倆的路費還二十萬靈石呢."

青銅人臉沒辦法,只有道,"好吧,那本座就讓你們看看!看看李梁你的未來!"

很快,鏡子上出現了李梁坐在無敵魔宗大殿上意氣風的模樣,他和師妹成為道侶恩愛的鏡頭,最後,還有數萬人歡送李梁飛升成仙的場面……

李梁看得心潮起伏,臉上漲著,問道,"真的嘛?這是真的嘛?這個上邊的人真的是我嘛?"

青銅人臉笑道,"當然是真的,除了你還有誰,在我萬里輪回的幫助下,有這種成就不算什麼……好了,我還預測到,如果你們再呆在這里,將死無葬身之地,人不能太貪心,我們趕緊離開五行仙府吧."

李梁看見那些場面,對青銅人臉再沒有一點懷疑,拿起鏡子,回頭想對林楓,師弟,我們傳送出去吧.

可他轉回頭,卻是林楓師弟猙獰的臉!

"林楓!我哪里對你不住!你竟然偷襲我!混蛋,你來這里的路費都是我幫你的!"李梁臨死前吼道.

"沒錯.師兄你對我不錯!時候你修為比我高,一直保護我;修煉中有了什麼心得,你也告訴我;就連這次我的路費也是你和你爹求來的……"林楓一樁樁列舉完,猛地抬頭,一雙眼睛血地道,"可是我也要做人上人,我也想要飛升,我更想娶師妹!所以,對不起了,師兄!"

林楓完,玉如意法器光華大方,較粗的那一頭,仿佛錘子一般又一次拍在李梁頭頂.

李梁修為雖比他高,可是卻在沒有任何防備下受他偷襲,現在更是毫無反抗能力,沒有一會,李梁硬生生被拍死,築基修士也不可能逃出金丹之類,當即隕落.

李梁一死,林楓忙從他腰間搶過儲物袋,又從他依然緊抓的手中搶過銅鏡,對著上邊喊道,"老神仙,你還在嘛?"

青銅人臉又浮出來,道,"林楓,我在的.其實我早已算到現在的局面,所以我剛才故意騙他,讓他放松警惕,你這才如此輕易得手……其實你才是我真正的主人啊."

"原來是這樣!"林楓大喜,抱著銅鏡道,"未卜先知,知道前世今生……老神仙,你太厲害了,看來,鏡有一老,如有一寶,此話果然沒錯!"

青銅人臉心里好笑,又催促道,"好了,林楓,我們快點離開吧,否則我們真的死無葬身之地啊!"

林楓倒也利落,拿著鏡子,跳上玉如意,飛向最近的一個傳送陣.

黑暗的夜空繁星點點,傳送陣上的白光猶如一條光柱噴泉,而在這噴泉的前方,一個瘦的穿著下人衣服的老者,靜靜站立.

林楓突然看見老者,嚇了一跳,不過他也不敢招惹,改變方向,想從另一側進入傳送陣.

可光影一閃,老者依然擋住他.

林楓心里知道不好,想扭頭離開找其他傳送陣,可卻現自己被一股強大的無形之力抓牢了.

"前輩,您這是……"林楓臉色白問道.

"我是這座府邸的管家,你可以稱我,繼伯."老者道.

林楓一驚,從來沒有聽五行仙府還有管家.他忙又道,"那麼繼伯,您……有事嘛?"

繼伯點頭,"兩件事……殺你,取鏡."他完,一揮手,天道之力湧來,林楓哼都沒哼一聲就隕落了.

"你不該殺他,你知道嘛,他就是我看上的繼承人."青銅人臉又一次從鏡中浮現.

繼伯哈哈笑道,"這麼多年不見,你撒謊的水平越來越差勁了,他怎麼會是繼任者?愚蠢,貪婪,喪心病狂,主人在九泉之下也不會答應的."

青銅人臉笑道,"老繼,其實我也是你主人身體中產生的,嚴格,我也是你的主人啊,不如你效忠我好不好……我知道你快不行了,以你的修為怎麼樣都活不到這麼久,雪成星的蟠桃仙果功用要到期了……如果你效忠我,我這有些丹方,讓你再活個幾千年,完全沒問題."

繼伯哈哈大笑起來,一把收來銅鏡,笑罵道,"你做了這麼久神棍,就把自己真的當神仙了?居然連我都開始忽悠了,難道我會忘記你的底細和主人留下你這害人精的目的?"

青銅人臉道,"還不是利用我對未來的敏銳感知,想讓我找到那什麼繼承者,你的主人就是個無恥混蛋."

繼伯一閃身,便出現在五行仙府的主殿中.他對著銅鏡打了一個懸空訣,接著,右手連變幻了幾次法訣,再接著,他的手竟然可以伸進銅鏡內部,把青銅人臉給抓了出來.

"喂,老繼,有話話,你這是干什麼?"青銅人臉嚇得面無人色.

繼伯冷道,"老實告訴我,你找到的人叫什麼名字,此刻在哪里?"

"告訴你?告訴你,我就死得更快!"青銅人臉知道這是最後的機會,又道,"老繼,只要你放我出去,我就告訴你,永遠不回來."

繼伯笑了起來,"你覺得可能嘛?你以為你是什麼東西?你不過是主人的一道心魔,你生來就是要與主人作對的,專門做損人不利己的事,你自己都無法控制!"

青銅人臉又哀求道,"老繼,雖然我只是主人的一道心魔,可也是來自他的思想,你就放過我吧°看我沒兒沒女,沒寶物又沒財產,連張臉都沒有,你何必非殺我不可呢?"

繼伯根本不理他,又加了一把力,將青銅人臉捏得變了形,口中道,"你這個害人精,你還有最後一次機會,繼承者是誰?"

青銅人臉知道了也是死,連忙道,"老繼,繼承者是誰,我不會告訴你的.不過我會認你為主,為你查看千里之外,為你查看前世今生,為你預將來的展……"

"你的預成功過嘛?我一個要死的人還有什麼可看的?"繼伯淡淡一笑,手中猛地收緊.

禍害了這麼久的青銅人臉終于煙消云散,什麼都沒留下.一道心魔,一個念頭而已.

繼伯又抬手一揮,那面低階銅鏡飛出宮殿,飛了個無影蹤.

"雖然不知道那人是誰,可是,那人一定就混在這次探寶的人群中,好吧,就讓我把你找出來."繼伯看著那張金燦燦的椅子道,"主人,放心吧,我會把你留下的仙府送到繼承者的手中,不達成所願,我絕不死!另外,我閑暇時建的一個魔宗,也可以助他一臂之力."

……

"喂,老潘,你給我們找來一個高手,這我信.可你我們跟著他就有好運氣,我就懷疑了,我們到現在啥寶物也沒尋到."李建礦嘮叨著.

進來仙府十天了.大家跟在葉空這個向導後邊,東逛逛西逛逛,啥寶物都沒看見,架卻沒少打.葉空這人本來就是見不得殺人奪寶的事,再加上知道了這次有不少投靠聖魔宗的修士混進來,所以他一路也不客氣,專門劫殺那些殺人奪寶的哥們.

隊中其他人等心想:閑著也是閑著,殺就殺唄,殺壞人也是賺靈石的一種手段.

于是,六人探寶隊變成了六人治安隊,看見殺人奪寶的,殺!恃強凌弱的,殺!出不遜的,殺!一路殺過來,只管閑事不干正事,收入倒也不錯.

唯一郁悶的是,那鮮花草原的仙陣走了半個月都沒出來.

眼看這個仙陣中死的死逃的逃,幾天遇不到人了,郝一龍和潘東也都有些急.

郝一龍清清嗓子道,"葉兄弟啊,你往西就往西,也不管是不是西了,大家就對准一個方向走,可是,你現在是忽東忽西,象這樣,我怕三個月也離不開這個仙陣啊."

葉空卻嘿嘿一笑,道,"郝神君,您就別著急了,葉我保證今天日落前出去."

看著葉空的如此准確,眾人都跟上來.

李建礦哧道,"日落前,你是不是做夢啊?還有一個時辰,我怎麼看這草原還是無邊無際."

葉空笑道,"所謂勞心者治人,勞力者治于人,這些道理,你是不會明白的了."

兩人一路上經常開玩笑,李建礦也並不真的生氣,道,"喂,你不要瞧不起我們哀勞魔宗啊,我們不但有力氣,也有腦子的,外間送我們四個字,胸大有腦."

葉空艱難地吞了口唾沫,"李大哥,你胸肌是很大,不過……你那四個字,我聽了不是滋味啊."

著,劉姍姍真君笑著過來,問道,"葉第弟,你為什麼這麼確定日落前會出去,莫非,你現仙陣布置的規律了?也教教我們呀."

葉空對李建礦道,"看見沒有,什麼叫胸大有腦?這才叫胸大有腦,你不如人家大,又沒腦,還好意思自誇?"

李建礦羞憤,掩面躲到一旁.劉姍姍啐道,"什麼亂七八糟的,我才不跟他比呢……喂,你快,現什麼規律了?"

ps:隆重慶茁,新親王死開2邊的誕生,蠻向你致敬!

感謝打賞的低調才是最牛逼的泫耀,道友,你的名字實在不低調啊.

上篇:一零零二 洪荒至寶     下篇:一零零四 又遇包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