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零零四 又遇包場  
   
一零零四 又遇包場

這半個月來,別看葉空東轉轉西轉轉,看似漫無目的,其實葉空已經大致現了規律.

原來在這鮮花草原中的傳送陣排列也是有規律的,所有的傳送陣聯起來,竟然形成一個偌大的中文字"花".

只是因為這個草原面積太大,傳送陣又分布太廣,而修士又不能飛太高……所以很難現.

當然了,除了葉空,其他人現也不一定會感覺到.因為他們根本不認識中國字,甚至哪頭朝下都不知道.

葉空之前就感覺到了,這才帶著大家到處轉,就是想證實一下自己的猜測.

這一轉,還別,真的是這樣!

這個現讓葉空很興奮.既然在五行仙府現了中國字,很顯然,這個仙府肯定和五行散人有關系,證實了葉空一直以來的懷疑,他覺得自己這次真的來對了.

這個現,對他另外一個作用,就是可以確定方向,有了這個作為坐標,不但可以確定方位,還能知道,距離邊界有多遠!

對于劉姍姍的問題,葉空只是笑道,"告訴你也沒用,跟我走吧."

"切,故作神秘,我看你是吹牛吧."劉姍姍立即送上譏諷.

其實葉空倒不是故作神秘,而是告訴他們也沒用辦法,誰叫你們不識字,沒文化呢?

還是有文化好啊.

也不管眾人信不信,大半個時辰以後,一行六人,竟然真的走出了鮮花草原.

"蒙對了而已."劉姍姍雖然這樣,可是心里卻很清楚,真的被這子找到規律了.

大家都是活了幾百年的老妖怪,這點事誰看不明白?

郝一龍點頭微笑道,"那麼兄弟,下次我們再遇到仙陣,就不會這麼久了吧?"

葉空笑道,"也難,不知道下個仙陣是什麼樣呢."

潘東也道,"看來我法果然沒有錯,葉兄弟帶路,那是最合適的."

李建礦哧道,"可就是半個月都沒尋到一件寶!"

正著,寶還真的來了!

出了鮮花草原,面前是一片高大的圍牆,白牆綠瓦,牆高三丈,葉空等人飛的也挺高,可看見圍牆中,卻是一片白茫,云海中,遙遠處,隱隱有一顆參天大樹.

葉空剛想飛進牆頭,卻被郝一龍拉住,"莫慌,這是禁制,進去以後很可能又是仙陣."

葉空吐,罵道,"進個果園也要走仙陣?日他先人板板,到處都是仙陣,時間全浪費了!開府三個月,我們能走幾里路?"

潘東笑道,"這你就不懂了,從大門進去,那就沒有禁制了."

眾人都笑了起來,葉空老臉一道,"這仙修的,修地都不知道走大門了."

沿著圍牆,一路行走,走了大約一里路,就看見遠處一個高大的牌坊,牌坊前兩只玉石獅子,顯然,那就是大門了.

不過,貌似已經有人先占了地方,兩個元嬰後期的大修士堵在門口,見人就大喝道,"這片果園被我天殘魔宗包了!各位其他地方財,請!"

門口有幾個元嬰修士不服,怒道,"大家都是來尋寶的,你們天殘魔宗憑什麼這麼霸道?這片果園那麼大,我們采些果子,有什麼不可以?"

守門的一個獨眼老者冷哼道,"憑我們殘煜神君和殘天神君兩大神君,哼,你們想進去,那就請!"

天殘魔宗還真是囂張,獨眼老者大手一揮,讓那幾名元嬰進.

可那幾名元嬰卻不敢進去了.里邊兩個神君,進去不是找死嘛?天殘魔宗若是來個前後夾擊,關門打狗,十個自己都不夠死.

獨眼老者看他們已有懼意,又冷哼了一聲,嘲弄道,"請啊,自持有實力的就進去試試."

那幾個元嬰想想,最後跺腳道,"也罷,不和你們這些殘人計較,我等去其他地方,不定還有更好的寶物."

"走走走,不跟這些殘人一般見識,靈果而已."

那些修士都駕著法器離開,一道道遁光飛離,牌坊前,立即走了個乾淨.

留下的只有六人.

因為之前剛進府時大家見過面,所以那獨眼老頭看見這六人,客氣了不少,過來行禮道,"天殘魔宗五殘真君陳友,見過一龍神君."

雖然這陳友剛才霸道,可現在很給面子,郝一龍也不好拉臉,點頭道,"陳友,你們的動作好快啊,這是包場第幾個果園了?"

陳友笑道,"回神君話,這是我宗包場的第三個果園了……"

聽見這句,李建礦使勁瞪了葉空一眼.心道,都是跟著你子,在仙陣里白轉半個月,人家都包了三個果園,也不知道收獲了多少靈果!若是其中有珍稀靈果或者仙果……哎呀,虧死了虧死了!

大概是看出李建礦的嫉妒,陳友又道,"不過收獲不大,神君知道,那些靈果沒成熟之前是禁制保護的,根本無法摘取……而那些兩百年內成熟的,又不是什麼值錢的靈果,還不如去探仙陣呢,我們這是吃力不討好啊."

汪新冷臉板著,哼了一聲,道,"吃力不討好?還一個果園接一個果園的包場?你們天殘魔宗的想法還真是奇特."

陳友心中大怒,心想,這六個家伙之前不是挺低調?怎麼這會囂張了起來?其實他不知道,自從葉某人展現實力,這隊人馬的囂張等級提高了好幾個層次.

不過他臉上依然帶著微笑道,"看這位道友的,我們天殘魔宗不過采些靈果,掙點錢,不和大家去搶什麼古寶靈寶,莫非這樣也有錯?"

郝一龍是鐵了心尋找仙府核心,不願耽誤時間,忙道,"沒錯沒錯,應該的,你們繼續,我等先走."

葉某人對天殘魔宗沒好感,一直沒好感,見他們如此霸道就更加沒好感.

不過想想,仙陣已經耽誤半個月了,算了,忍了,以後再吧.

葉空哼了一聲,臨走還丟下一句,"身有殘缺,就該懂得珍惜其他不殘的地方."

陳友看見一個結丹中期的家伙竟然敢出這種話,火氣就憋不住了.媽的,元嬰後期的諷刺我,我忍了°一個結丹中期的,也想羞辱我?

其實葉空他們都駕著飛郊備走了,卻聽見後邊陳友大喝道,"厙兒,你給老夫把話清楚,莫非你也想威脅我天殘魔宗不成?"

葉空頓時在天上劃了個大弧線,飛了回來,站在半空,凜然道,"忠逆耳,良藥苦口,我不是威脅你們,我是警醒你們!你們天殘魔宗,一向行事殘忍無道,將好人致殘,強迫入宗,囂張妄為,橫行霸道,殘害他人,更殘害自己,你們再做這等逆天之事,距滅宗不遠了!"

葉空這番話的是深刻透徹,陳友聽了竟然無法反駁,臉色漲成豬肝一般,口中只是吼道,"反了反了!結丹中期也敢教訓元嬰後期了……"

他又抬頭,對著郝一龍大聲道,"一龍神君,你作為隊的隊長,請你約束好你的人!"

郝一龍飛回來,笑道,"陳友,你搞錯了,我不是隊長,他才是隊長……提醒你一下,他可不是表面那麼簡單哦."

陳友一愣,沒想到這個才結丹中期的子竟然是隊長.他身邊那個一直沒開口話的大修士是個啞巴,啞巴敏銳的很,也感覺到葉空的不一般,忙拉拉陳友,搖頭示意不要惹這子.

陳友都要吐血了,恨不得上去跟這子干一仗.

可想想此刻果園里正在關鍵時刻,也只好強忍一口氣,抱拳道,"這位道友,感謝提醒了,我會報請宗主約束弟子的."

人家元嬰後期大修士都軟話,承認錯誤了,葉空也算是個講理的人,也只有點點頭,准備離開.

可誰知,在這時,那果園門內突然出來一聲呼喚,"是葉空賢侄嘛,救命啊!"

陳友真的吐血了,恨自己剛才多嘴,若是早點壓住火氣,這些人已經走遠了.

現在好,來事了.

只見呼喚聲未落,一個灰衣老者奔出大門,化成一道遁光,飛向葉空等人.

看見里邊有人出來,那啞巴臉色大變,毫不客氣,一抬手,也不知道是什麼神通,一個巨大的血手印對著灰衣老者拍來,就准備殺人滅口.

那灰衣老者不過是元嬰初期的修為,若是挨這一擊,必死無疑.

灰衣老者驚慌失措,趕緊瞬移閃過.可沒想到那血手印如影隨形,緊跟而來……

葉空早已看見此老者是在嚴家認識的鄧老,鄧明圓.都是熟人,還是無不知前輩當年好友,他怎能不救?

葉空也一揮手.只見血手印下方,也是一只金光閃閃的巨手出現!

祿山之爪!

隨著葉空各種法寶的齊全,這神通也不經常用了,可是這神通的威力也是跟著他修為的增長而增長≈在使出來,絲毫不亞于元嬰後期的神通.

轟的一聲炸雷在鄧明圓頭頂響起,血手印和祿山之爪撞在一起,同時撞得粉碎,化成強勁的氣流蕩開.

啞巴心里一凜,當下知道此子實力不可視,立即對著身後院門扔出一張傳音符.

修仙無丑女.修仙也無蠢漢!

潘東李建礦等人,之前就覺得陳友剛才對葉空認錯顯得太突兀,現在又看見啞巴對鄧明圓不顧一切地攻擊,立即明白了.

殺人滅口!

鄧明圓剛逃過去,立即被大家保護起來.

李建礦急道,"里邊有什麼?"

上篇:一零零三 一道心魔     下篇:一零零五 我要九世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