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零零六 神君守門  
   
一零零六 神君守門

走進門口,葉空驚訝地現,原來這門也是有著禁制的.

只見進入果園的大門仿佛厚重的城門一般,從外邊走進去,竟然有著數百步的距離.

走在其中,仿佛走在一個並不寬敞的山洞中,頭頂,和左右,都是似霧似幻的晶瑩牆壁,看著非常的神奇,也不知道是何種特殊的結界.

一行人走在其中,最緊張的要數啞巴了.他被葉空挾持,有心一句,朋友,你放開我好不好?可是,他是個啞巴,口不能是他最大的杯具,至于什麼口蜜腹劍,笑里藏刀之類,對他就是高難度動作了.

另一個緊張的是陳友.他跟在葉空後邊,本來是想保護師兄.可是他卻現,自己背後跟著一個神君.前邊這個子,貌似也不簡單……握啊,實在是握.

而葉空等人卻是輕松進去,還不忘欣賞兩側的景色.

通道對面,果林中,殘煜神君和殘天神君兩人隱在樹後,看著這一邊的況.

殘天道:"師兄,他們挾持著陳友和啞巴,還偷襲不偷襲了?"

"還怎麼偷襲?"殘煜沒好氣地冷哼一聲,道,"這兩個笨蛋,居然被一個結丹中期的修士劫持,若是我們出手相救,就無法偷襲.若是偷襲就沒法救人,而且只有有一人逃走,我們就有很大麻煩."

殘天郁悶道,"難道我們要跟他們分九世果嘛?總共才十五顆,他們又來七個人!"

殘煜冷笑道,"這些不知死活的東西,他們總不能老挾持著我們的人吧,等他們進來,我們再找機會.哼,一個神君的隊,就想跟我們搶寶,活得不耐煩了!"

殘煜臨時改了主意備等郝一龍等人進來,再找機會下手.可就在這時,那邊竟然又有了變故.

葉空擁著啞巴往里走.口里嘻嘻哈哈,不過心里卻在嘀咕,要不要出手干掉啞巴呢?

其實葉空還是很想干掉啞巴的,因為剛才啞巴對鄧明圓出手了,看得出啞巴不是個心慈手軟的家伙,這種人還是早點讓他消失為好.

不過想想,葉空還是打消了念頭.畢竟,啞巴現在已經有所防備.別看啞巴被自己摟著,可那是礙于面子而已,如果自己真要出手,啞巴肯定會提前使出瞬移,自己最多讓他受個傷,不會致命.

更重要的大家都是來求九世果的,能避免麻煩,和平解決,那就是最好了.人家兩個神君,那也不是吃素的,真的要動手,自己這邊還是有點虧.

不過,不減弱對方的實力,馬上談判將會很吃虧,而且,殘煜他們還會找機會偷襲.

"這些禁制很漂亮啊,是不是可以進去呢?"葉空指著通道中晶瑩的牆壁問道.

"當然可以進去."回答葉空的是陳友.陳友怕郝一龍偷襲他,又上前一步,和葉空並排道,"其實這些禁制和圍牆上的白霧那是一樣的,不心撞進去,就會進入仙陣中."

"哦,不會有生命握吧."葉空眉頭一皺,想到鄧明圓剛才從門內沖出來喊救命♀家伙明明可以沖進仙陣逃命,卻愣是沒走,而是冒生命握向自己求助……唉,人的貪心啊,鄧明圓甯可冒著隕落的可能也不離開,看來這老家伙也是舍不得九世果.

陳友聽葉空問,點頭道,"不會,仙陣而已.五行仙府外圍的仙陣大多數被前人清理乾淨了,進去基本沒有風險,除了遇到殺人搶寶之人……不過誤入仙陣,就會有點麻煩."

葉空擁著啞巴扭頭問道,"什麼麻煩."

陳友笑道,"難出來.進入仙陣後東西南北不分,沒有個七八天難以出來,而且仙府太大了,很多人進去一趟,出來找不到自己的隊了."

聽他這樣,葉空哈哈一笑,"這樣正好."

陳友和啞巴頓時臉上變色,心知這家伙打的什麼主意.

不過已經遲了.葉某人雙臂往外一推,左腳往外一踹.

陳友和啞巴雖然有准備,可他們的准備卻是防著葉空殺他們,都以神識鎖定葉空的靈力,只要這子一出法寶或者法器就逃離……

卻沒想到這子竟然搞出這麼無恥的行徑,根本不用任何法器,而是直接把他們一左一右推進禁制中.

陳友和啞巴根本一句話沒出,就踉蹌撞進仙陣中.

"混蛋!太無恥了!"陳友站在大雪飄飛的仙陣中放聲怒吼.

仙府外圍最主要的就是"風花雪月"四大仙陣,里邊握倒是沒什麼,可就是耗費時間,等他們出來,想要找到殘煜等人,又是件麻煩事.

"轟!"

葉某人壞事做完,自己也結實地摔了一個跟頭,一邊爬起來,還一邊道,"哎呀,修為低就是差勁啊,飛了半個月,靈力不濟,竟然路都走不動……不好,陳兄,啞巴兄,哎呀都怪我."

葉空此舉實在突然,後邊眾人全呆住了.對面殘煜和殘天也呆住了.

"這個混蛋,無恥之尤!"殘天大怒,一個瞬移就出現在通道中,擋在葉空面前,喝道,"何方子!竟然在神君面前撒野,你想死麼?"

郝一龍心中大悅,可臉上卻有些悲哀地道,"殘天神君莫怪,葉道友修為尚淺,跟我們連續飛行半月之久,也難為他了,站不穩也是很可能的."

殘天怒道,"這是什麼話,明明是他故意使壞!"

李建礦抱著胳膊眼看頭頂,自自語道,"結丹中期靈力枯竭,腿腳軟很正常嘛.可笑那兩個大修士,在別人沒有動用靈力的況下,居然還給推那麼遠,我看他們也是軟腳蝦啊."

潘東卻道,"李道友此差矣,修士煉的是靈力,那兩名大修士他們不是也沒用靈力抵抗嘛."

李建礦哈哈笑道,"那麼好吧,李某不用靈力,你也不用靈力,你推李某試試……"

李建礦本來就是哀勞魔宗,吃的是苦力飯,若是不用靈力,在場誰也不可能推動他.

他嘿嘿笑道,"就算神君不用靈力怕是也推不動吧,所以,不要怪別人,要怪就怪那瞎子和啞巴自己是軟腳蝦."

殘天本來憤怒難平,被這兩人一翻戲弄,更加惱火,忍不住就要火,動手.

不過殘煜神君卻瞬移過來,拉住師弟,傳音道,"莫慌動手,這些人有古怪,必有隱藏實力."

那邊劉姍姍掩嘴笑著走上來,道,"不過葉他最近確實辛苦了,這半個月還不只是飛行呢,幾乎每天都在戰斗,話……"劉姍姍妙目一轉,笑道,"屈亞神君還是他親手斬殺的呢."

是這子殺了神君!

對面的天殘魔宗人眾全部驚呆,怎麼樣都沒想到,竟然是這子斬殺了神君.

那邊殘煜和殘天也在不停的傳音.

"真的假的?"

"看他們有持無恐的樣子,八成這子壓制了修為."

"可萬一他們是虛張聲勢……"

"唉,陳友和啞巴都不知去向,就算表面上實力,他們也不比我們少很多,而且,他們還有隱藏的實力啊……"

殘煜的沒錯.天殘魔宗現在有兩個初期神君,兩個大修士.

而對面,卻也有一個神君,四個大修士,一個元嬰初期,再加上牛叉轟轟,不知道真正修為的葉空.

有人做白臉自然有人做臉,郝一龍道,"殘煜宗主,其實你的兩位得力手下也並無大礙,仙府外圍的仙陣,除了那些極其偏僻的不,象這果園外的仙陣,基本上都是安全的.陳友道友他們還是安全的,沒受傷,也沒死人,我們何必還要計較呢?不定,他們兩人此番另有奇遇呢,哈哈."

殘天心里罵道,老狐狸,奇遇,有奇遇你怎麼不進去啊!

殘煜涵養要好很多,笑道,"一龍神君的也是,這也不算什麼大事,葉友一時不察而已,大家不要傷了和氣,我看我們還是先進去商量一下分配的比例為好."

李建礦插嘴道,"我們不進去,剛才這位殘天神君實在厲害,我等害怕,若是進去有什麼埋伏,你們兩個神君出手偷襲,我們不是死定了?所以,我建議,進去的人數和實力應該般配."

殘天火氣剛壓下,又被人挑釁,頓時怒吼道,"那你要如何?"

李建礦笑道,"我覺得,果園外沒有人看守還是不好的,不如我和你去守大門吧."

殘天都要瘋了,怒道,"讓我一個神君去守大門?"

李建礦瞪眼道,"干嗎,我元嬰大圓滿陪你守."

"你這個哀勞魔宗的苦力,守大門對你來那就算高貴了!"

李建礦也吼道,"看不起我們哀勞魔宗?我們宗主正在閉關沖擊化神後期,你們這些殘廢給我心點!"

"好了,這位哀勞魔宗的道友的也有些道理."殘煜開口了,對著殘天揮揮手,讓他去守大門.

殘天這才怒氣沖沖的走出,出去就看見一隊倒黴的修士飛過來,正對這邊張望,殘天正愁沒地方泄呢.

大吼道,"哪里來的修士,探頭探腦,一看就不是好東西,給我納命來!"

上篇:一零零五 我要九世果     下篇:一零零七 九世果到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