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零一三 幽冥鬼域  
   
一零一三 幽冥鬼域

裴航大怒,"豎子!爾敢!"

看著骨龍越飛越遠,楊鼎搖頭歎道,"遲了,現在想動手都遲了,剛才多好的機會……"

裴航心里冷笑,你不動手,讓我動手,當我傻的嘛?

不過他臉上卻依然暴怒,吼道,"追,給我追!"

紀航一臉愕然,一愣,道,"追不上了……"

裴航吼道,"追不上也要追!"

空中戰車也化做一點烏光.甩開楊鼎等人,飛射而出.

飛了老遠,裴航才罵道,"笨蛋,讓你追就追,廢什麼話?不能第一個到,就是第二個到也不錯啊."

楊鼎老仙當然知道裴航想法,也不多,又給白鶴嘴里塞了幾顆丹藥,瘋似的往前趕.心里詛咒著葉空等人都遇上強大的仙府傀儡.

還別,他的詛咒還真的有用了,不過卻不是傀儡.

"仙府核心"四個金光大字雖然看似不遠,可是卻也不近,以骨龍的度飛了大半天,才感覺真正的接近.

經過之前一番恐懼擔心,現在大家都放松了許多.

劉姍姍笑道,"真想不到葉你如此膽大,在後期神君面前,我腿肚子都哆嗦呢."

李建礦也笑道,"是啊,我一句話都不敢,沒想到這子還真敢得罪他們."

葉空笑道,"其實我倒不是膽大,而是看出他們也互相牽制,當然,最重要的是他們忌憚我的骨龍,否則他們早動手了."

郝一龍則道,"我勸你回到云遙還是要心些,那幾個都是響當當的神君,得罪他們不是什麼好事."

葉空點點頭,心道,我回去都去滄南了,才不會有事.不過,消此事不會給郝一龍他們惹上麻煩.

這時汪新開口笑道,"葉道友,跟你個事……"

汪新從來不笑,今天居然開口笑了,一看就是有求于人.

葉空問道,"何事?"

汪新道,"我拜火魔宗就是崇拜火,修煉也是如此,特別是各種奇火,象這種龍火,能否……"

汪新嘿嘿笑了起來,還別,習慣他鐵板臉了,現在看他笑臉,感覺要多不習慣有多不習慣…

葉空知道他是想要龍焰,也不推辭,幫汪新取了這些♀些龍焰就讓他大喜了,這可是神龍噴出的火焰,對他是大補之物.

又飛了一會,終于,前方出現了一片金光燦燦的所在.

那大片的金光,亮得人根本睜不開眼,眯縫著眼睛去瞧,只見一座被金云包裹的大殿,若隱若現,浮在半空之中.

"是仙府核心!"李建礦驚呼一聲,一張大嘴長得老大.

而郝一龍則看著那片金光,歎道,"原來仙府核心是隱藏在半空中的,怪不得這麼多年,無人現."

葉空笑道,"那還等什麼?搶寶去!"

他立即控制骨龍沖向仙府大殿……

可當他們沖進大殿外的金光中時,所有人都感覺到眼前一黑,有種失重的感覺,葉空心道,不好.

大家連同骨龍,都全部摔倒在地.

等眾人睜眼打量,現自己已經來到一個仿佛是夜晚一般的世界,天空中黑沉沉,腳下是泥土沙石地面,兩側是萬仞絕壁,只有中間一條路,而眾人就在路中間.

好在天空中那四個金光大字仍在,為他們指明方向.

郝一龍歎道,"仙陣,我就知道核心不會這麼容易進,必定先經過仙陣,也不知道,這是哪一種仙陣."

潘東站起來,拍拍身上灰塵道,"神君之前介紹過,內圍三種仙陣,傀儡的,妖獸的,鬼怪的,也不知道這是哪一種."

正在他們疑惑,前方地面竟然伸出一塊石碑,跟墓碑一樣出現在路中間.

那黑色石碑上,寫著四個血大字,"幽冥鬼域".

郝一龍苦笑道,"現在是知道了."

劉姍姍卻是跑到石碑後,喊道,"這里還有字."

大家過去一看,原來石碑後面明了,要去核心大殿,就必須通過這幽冥鬼域,鬼域中非常握,不但有各種厲鬼,還有相當于元嬰修士的鬼王,運氣好還能碰上相當于化神的鬼帝.

而且,鬼域中還有種種限制,無法飛行,無法外放神識,甚至瞬移的距離都被壓制,還會定時出現鬼霧……總之非常握.

石碑最後了,新進入的修士有半個時辰尋找出去的傳送陣,若是自忖修為不夠,就趕緊找傳送陣離開仙府.否則鬼霧一起,想走就走不掉了.

"有鬼王還有鬼帝……"劉珊珊面色不好看,就算葉空的神通再驚人,如果來上幾個厲害的鬼帝,大家全都要死翹翹.

李建礦的臉色也猶豫了起來.要知道,他已經得到了最需要的寶物九世果,他迫切地回去化神,如果在這一刻死在仙陣中,那可真是虧大了.

而汪新此刻卻拍拍劉珊珊道:"放心吧,既然來了,怎麼能什麼沒干就離開呢?我想,如果我回去,一定會後悔一生的."

李建礦也笑了起來,點頭道:"沒錯,仙府驚現核心大殿,我們趕上機緣,還是第一個進入這里的人,這是多好的機會,怎麼能離開呢?不走,肯定不能走!"

郝一龍本來還有點擔心大家全都走了留他一個,那他想通過這個仙陣就更加艱難了,現在都留下,他肯定是非常欣慰的.

潘東笑道:"你們還是忘記了一點,你們忘記了,我的法預測,這次只要跟著葉,我們就可以安全度過,雖然最後得到好處最多的是他,可是我們也都會有收獲的."

眾人都點頭笑了起來.而葉空卻抓抓頭,苦笑道:"看你的,好像我得了多大好處似的."

正在他們著,就聽那石碑下出咔咔的聲響,就看見石碑竟然又沉了下去.

"別讓他沉下去!"突然潘東大呼一聲.

郝一龍神君也來得快,抬手一道弧形的絢麗劍光,仿佛黑夜中閃現的血色圓月.

劍光閃過,那塊石碑轟然翻倒.

葉空還在呆,就看見潘東取出一把鋒利的匕法器,走過去,把大石碑准准地分成六塊,接著,他抬手一掃,把屬于自己的一塊,收進儲物袋中.

其他人等也一一走過去,取了一塊石碑,端詳一下,喜滋滋地把屬于自己的那塊收起來.

葉空不由得愕然,心道怪不得仙府中一株草都要弄個禁制,敢探寶的都是狼啊♀些探寶之人,還真的所過之處,寸草不生,就連人家告示的石碑,都不放過.

當然了,他也沒那麼清高,也走過去,取了屬于自己的一塊,用手一捏,現石粉如同面粉一般,軟軟糯糯,也不知道是什麼材料.

其實不但他不知道,就連其他幾人也不知道.

潘東問道:"郝前輩,這是什麼材料."

郝一龍搖頭,接著反問,"你為何問我?"

潘東笑道:"剛才看前輩使用的劍光,霸道中有血色,顯然是血澗宗."

眾人都驚訝,他們只知道郝一龍在影雪城開店,還以為他是散修,沒想到他是血澗宗的弟子.血澗宗精于煉器,特別是煉制劍形法寶,潘東問他什麼材料,問得倒也不錯.

可誰知郝一龍搖頭道:"我早些年就退出了血澗宗≈在的血澗宗已經不是原來的血澗宗,現在的血澗宗只知煉器,一個個都不修煉血劍訣,舍本逐末,所以我才退出血澗宗,自己在影雪城開了一個鋪子."

葉空點點頭,這才知道為什麼和屈亞對戰時,郝一龍都不使用法寶,原來他羞于公布自己是血澗宗的弟子,只是剛才事出突然,才泄了底.

不過這些跟葉空沒關系,他消隊友變得更加強大,這樣,才有可能安然度過這幽冥鬼域.

郝一龍顯然也不想多,抬頭道:"既然大家都決定留下,那麼,我們就上路吧,趁著這半個時辰的安全時間,多趕些路."

進入仙陣是隨機傳送地點的,所以很可能有後來人傳送到他們的前邊,他們先進入的優勢並不明顯.

葉空他們進入仙陣,一個時辰後,飛舟魔宗的裴航和紀航也一頭紮了進來.

又過了兩個時辰,楊鼎老仙和方云麟夫婦也到了.

整整一天以後,其他修士這才陸陸續續前來,跌跌撞撞進入幽冥鬼域.

高大堂皇的殿堂中,金光閃閃的座椅威嚴佇立,而在大殿的一個角落,一張簡陋的蒲墊上盤腿坐著的一個老者,正在看著自己面前的一方水鏡,水鏡上顯示著幽冥鬼域中修士們的況.

水鏡的鏡頭一閃,葉空的模樣出現在水鏡中.

老者冷厲的臉上竟然露出了久違的笑容,"想不到這子也來了,我倒消這子能度過這三關呢,不過……"

著,他的面色又冷了下來,"不過我絕對不會幫任何人,這是主人留下的三重考驗,若是這點考驗都不能經過,又怎麼能完成主人的使命?要知道,我要送出的,不但在這一界,就算是在上一界的上一界,這,也是值得人拼命的!"

看著水鏡上不時閃現的人臉,老者看看那金燦燦的寶座.一聲歎息從大殿流出.

"不知道,最後是誰能過這三關呢……"

上篇:一零一二 後期神君     下篇:一零一四 李建礦離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