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零一六 幽冥陰河  
   
一零一六 幽冥陰河

"鬼皇!"

高高的土台下,個個帶著傷勢的修士們眼中都閃過敬畏,就連楊鼎老仙等人也呆了.

鬼皇,傳中陰司鬼冥之術中最高階的,修為遠化神期,雖然古籍上早有記載,可是,云遙卻從來沒出現過.

傳,一個鬼皇就能攪得修仙界天下大亂,而現在,一個活生生的鬼皇就在面前……

楊鼎老仙嘴里苦,不露痕跡的後退幾步,剛好撞上殿後的裴航.

裴航也在郁悶,也顧不上譏諷楊鼎,傳音道,"老仙,這次真的踢到鐵板上了,想不到進入仙府核心得先殺鬼皇……"裴航著,苦笑搖頭,"這五行仙府核心搞這個名堂,簡直不是讓人進的."

楊鼎歎道,"是啊,弄個鬼皇守門,誰能進去,這不是要命嘛?我看在場修士……"楊鼎老仙完,搖頭道,"怕是沒幾個能活著出去."

裴航回頭看看遙遠處,峽谷出口方向的傳送陣,苦笑道,"就連我的實力,也不敢能安全逃到那邊."

葉空等人也是大驚,沒想到這里弄出一個鬼皇,就算骨龍之力,對上鬼皇也沒有勝算.

而嘯風狼王已經嚇得化成一個青色光團縮進獸魂幡了.

葉空怒道,"這個膽的家伙,沒義氣的東西,每次都這樣!"

郝一龍苦笑道,"別怪他了,實話我現在還想找個地方鑽呢."

潘東更是絕望喊道,"沒可能,沒可能啊!法了沒有生命握,怎麼會有鬼皇呢?我的法不准了麼?"

"吼!"祭台上方,鬼皇吞噬下無數鬼物,他徹底地蘇醒了.驚天動地的大吼中,漫天的鬼霧收縮成型,組成他大山一樣的身體.

沒一會,一個全身漆黑,身高好幾十丈,頭上盯著一根血獨角的鬼皇複活了,全身都已經實體化.他高高的站著,雙目血,輕蔑地看著下邊眾多修士,仿佛上界天仙俯視螻蟻.

下邊還有一百多個修士全部都後退了一步,可誰也不敢回頭狂奔,這時候吸引鬼皇注意,只有死得更快.

現在已經沒人再考慮什麼寶物,只要能逃命,就已經謝天謝地了.

不過面對如此強大的鬼皇,有幾個人能逃出生天呢?

正在此刻,天空的高處,卻傳來洪鍾般的聲音.

"八荒,等一下."蒼老的聲音從黑沉沉的天空傳來,仿佛打雷一般.

聽見這個聲音,鬼皇很不滿的抬頭吼了兩聲,不過他對話之人卻非常敬畏,也不敢出反駁,更不敢不停號令,只好瞪著血雙目看著下邊眾修士.

"有人話?"

"仙府有控制者?"

"五行仙府竟然是在人控制下!"

所有修士都驚訝莫名,這個現不碲于看見鬼皇的驚訝,要知道,五行仙府存在數十萬年,若是其有主人,那就是幾十萬歲了?

"上仙仁慈."楊鼎老仙果然狡猾,而且不要臉.他第一個轟然跪倒,口中高呼道,"請上仙贖罪,我等受人鼓惑,驚擾上仙,此非我等本意,請上仙饒我等性命,我等絕不敢再犯.若是上仙憤怒難平,便懲治前邊幾個主謀,放過我等挾從."

眾人都心里暗叫楊鼎老仙果然無恥歹毒,剛才推舉葉空帶隊時可謂意氣風慷慨激昂,現在好,一句話就把葉空等人賣了.還把自己打扮地無辜到要命,高明啊高明!

眾人心里雖然這樣想,可卻也都轟然跪倒,口中學著楊鼎喊道,"上仙饒命啊,我等也都是挾從!"

一百多號全都嘩啦跪下.只有前邊葉空,郝一龍,殘煜幾人依然站著.

潘東跪著,伸手拉葉空,可卻現這家伙仿佛神游天外,也不知道是不是嚇呆了,根本沒反應.

潘東只有又去拉郝一龍,急道,"一龍神君,快跪下,別惱了上仙!否則你我都死無葬身之地!"

郝一龍甩開他的手,罵道,"你蠢不蠢,現在楊鼎我們帶頭鼓惑,若是跪下不是承認鼓惑下跪認罪麼?我就是要站著分辯幾句!"

潘東一聽,貌似郝一龍地有些道理,忙問道,"那我也站起來?"

"不用,你跪就跪了,別亂動."

"哦."潘東點頭,又問道,"葉空他……"

郝一龍郁悶,"我也不知道他在搞什麼,這時候還走神?真是不要命了."

其實葉空聽出這個聲音,竟然是黑衣魔宗大長老的聲音!

在芥子時光塔大殿中,葉空和大長老,也就是繼伯有過不只一次的對話,所以天空中聲音一響起,葉空就聽出來了.

有人聽出來就聽出來,干嗎呆這麼久呢?葉空也腦子不夠用嘛?

確實,葉某人真腦子不夠用了.繼伯,黑衣魔宗大長老,五行仙府掌控者……哪個是他真正的身份,他還有沒有其他身份?

他到底有什麼目的,他為什麼成立黑衣魔宗,又為什麼讓五行仙府兩百年開放一次,還讓自己長期呆在芥子時光塔,他今天開放仙府核心的目的又是什麼?

他和五行散人什麼關系?

總之,疑問太多了,縱然葉某人自詡為聰明人,一時間也想不明白其中關鍵.

實在想不明白,葉空也只好回過神,看著天空.

就聽天空中繼伯聲音又響起,"你等莫要驚慌,我只是個管家而已,也不是什麼上仙,更不想取你等性命……"

眾人眼中又紛紛閃過驚訝,管家,仙府的管家?那麼仙府的主人……

和眾人疑惑不同,葉空眼中卻電光一閃.

管家!對,自己在芥子時光塔中,繼伯也這樣過!

難道,芥子時光塔,就在五行仙府的核心中?

之前遠遠看了一眼核心大殿,貌似確實看見殿後豎著一棟寶塔.

葉空為這個猜測興奮.不過他也不可能愚蠢地大喊,繼伯,是我啊,我認識你,我知道芥子時光塔就在仙府核心中……

他如果真這樣喊,那就死得快了.

繼伯繼續著,"相反,我是來助你們過關奪寶的!現在你們面對的,就是第一關,八荒鬼皇."

那些剛開始開心的修士臉色又變了,這八荒鬼王太強大了,若是要殺了他才過關,這樣的關卡誰能過去?

好在,繼伯又道,"經過這一關,並不要求你們殺了八荒鬼皇,而只是要求你們成功登上高台,進入安全區域,就算過關."

繼伯完,修士們就看見在八荒鬼皇巨大的身體後,憑空出現了一條懸空的河流,此河非常神奇,看不到來路,也看不到去處,橫陳在祭台上方三丈高處.

"竟然是懸空之河!"葉空等人的眼睛也為之一亮,任修仙界奇事叢生,卻也沒見過懸空的河流.

繼伯的聲音響起,"此河名叫幽冥陰河,只要成功擺脫八荒鬼皇,到達陰河彼岸,便算過了第一關."

"怪不得能生出鬼皇,原來這里有幽冥陰河!"一直沒開口的汪新驚呼出口,看來對這幽冥陰河有些了解.

因為他是喊出了聲,所以四周的修士全部都聽見了≡然大家都沒聽過此河,紛紛看來,有的修士更是開口道:"前邊道友,知道什麼就出來,讓我等也知道."

汪新也沒保守,繼續道:"幽冥陰河沒有頭,也沒有尾,傳從冥界流出,進入幽冥,它是陰陽兩界的分界線……這道河,人不得過,鬼也不得過,分割兩界,永世隔絕!"

眾修士一聽都紛紛呱噪起來,"鬼不得過,擋住鬼皇,倒也合理,可是人不得過,那我們還如果通過第一關?"

大概是聽到汪新的話,穹宇之上的繼伯道:"自有辦法讓你等過."

隨後,就看見金光一閃,那懸空的河流上,竟然又駕起一道懸空的金色橋梁.

繼伯道:"這是生死橋,只要度過此橋便到了安全的彼岸.不過我要提醒你們的是,我不要求你們殺死鬼皇,可是鬼皇卻能殺死你們!通過三關有著數不清的好處,可是也請你們想想清楚,是不是願意為了好處隕落在此……現在你們還有最後一次的選擇機會,留下,或是離開!"

繼伯完,就看見盆地四周的峽谷全部合攏起來,全部通道都被堵死,峽谷口的傳送陣也全部暗淡下去∥時,在眾人身邊又升起一個傳送陣.

唯一的傳送陣.

留下還是離開,又一次選擇擺在所有人的面前.

留下就有微薄的機會得到寶物,而離開就可以帶著即得的寶物離開,一次選擇,最後一次選擇的機會.

眾修士都站立在傳送陣旁.

少頃,終于有一個受傷的修士開口道:"八荒鬼皇,我沒有實力逃過去.而且,第一關就這麼難,後邊還有兩關,我離開,我不玩了."

他走了傳送陣,白光一閃,消失.

接著,又有不少修士走進傳送陣,他們得到或者沒得到寶物,但是他們選擇離開,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,只要命在,一切都好.

一百五十多個修士,一下走了五十多個.

而葉空這邊隊,又有人想想還是決定離開.

上篇:一零一五 鬼皇出現     下篇:一零一七 煞魂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