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零一七 煞魂絲  
   
一零一七 煞魂絲

潘東真君道:"算了,我也不玩了,八荒鬼皇,實力太過強橫,我連一擊都擋不住,怎麼逃過去,我離開.)"

"你要離開?"郝一龍有些吃驚,若是汪新和劉珊珊離開還有可能,他沒想到一直挺積極,挺堅定的潘東想要離開.他又開口道:"你的法不是預測了,跟著葉空就可以安全經曆此次探寶,就能大有收獲?"

潘東笑道:"雖然我確信自己的法沒有錯,可是預測畢竟是預測,並不一定結果就和預測的一樣,其中會生很多可能……而且,我看見鬼皇,我怕了,所以我離開."

汪新開口道:"潘真君,我理解你,你走吧.話,我要不是看見幽冥陰河,我也離開了."他完,又對道侶劉珊珊道:"珊珊,你也離開吧,我留下,是因為古籍中記載,幽冥陰河中會有陰河之火出現,作為拜火魔宗的弟子,看到這種冥界異火不采,我就不是拜火魔宗的弟子!"

劉珊珊搖頭道:"不,我不會離開的,你不走,我也不走.人人都知道,你是火,我是冰,我們到哪里都是一起的,若是以後只有我一個人出現,那我還不如和你一起隕落在此!"

汪新本來就話少,雖然心里感動,可也不知道什麼,只有緊緊抓住了劉珊珊的手.

潘東離開,葉空他們的隊還有四個人.

劉珊珊笑道:"我們留下,也是因為我們相信你,隊長葉空,你有能力保證我們過去,是嘛?"

葉空也只有苦笑,"試試吧."

實話,對付相當于煉虛期的八荒鬼皇,他根本一點把握沒有,他才是一個剛化嬰的修士,雖然他夠強橫,神通也多,更有骨龍助陣,可是,那是煉虛期的鬼皇!別打敗對方,就算能躲過其全力一擊,也是玄之又玄.

一會以後,想走的人全部都走了,留下的還有**十個修士,這些人都是鐵了心留下,不取到寶物誓不罷休的那種.也有的是壽元將近,與其坐化老死,還不如玩命一搏!

隨後,傳送陣消失,天空傳來繼伯的聲音,"好吧,八荒,交給你了."

八荒鬼皇頓時大喜,站了起來,他並沒有跳下高台,而是很聰明地站在生死橋的一側,堵著路口,守株待兔.

看著如此高大強橫的鬼皇,修士們都覺得嘴里苦,雖然他們都想拼這一次,可是真是要面對的時候,心中還是有著巨大的恐懼.

"裴航道友,請."楊鼎老仙嘿嘿笑著道.

裴航苦笑,沒理他,卻對那邊方云麟夫婦喊道:"方兄,剛才你你們神行魔宗玩的就是度,現在好了,到你們的強項了."敢這子還沒忘記剛才的一箭之仇.

方云麟嘴一張,還沒開口話,就看見對面的八荒鬼皇有些不耐煩了.

"你們敢不敢過來啊?"八荒鬼皇吼了一聲,張口往手心吐了口唾沫.

眾人再一看,哪是什麼唾沫,竟然是一個白森森的骷髏頭.

"以為不過來就安全了?死去吧!"八荒鬼皇厲吼了一聲,扔壘球一樣地把骷髏頭扔向修士人群.

修士們嚇得四散而逃,也有不怕死的放出法器想要硬接,試試鬼皇實力.

可是那骷髏飛到眾人上方時,竟然自己爆開,濺出數以百計的黑色絲線,那絲線有個血的腦袋,好像是很丑陋的絲蟲,對著下方的修士撲來.

"不好,是煞魂絲!"人群頓時大亂,在幽冥鬼域中又無法飛行,修士們四散而逃,可是那些煞魂絲卻個個很有靈性一般,在空中游動著,以飛快地度攻擊向那些修士.

"快,放結界,收了他們!"神君們個個放出結界,而真君們則是個個使用瞬移躲避.

有的真君一個瞬移躲過一根煞魂絲,可是當他們出現,卻現在身邊已經有好幾根煞魂絲在等待♀些煞魂絲度飛快,仿佛黑色的電光一樣,一下就撞在真君的靈力罩上.

不過靈力罩的效果並不理想,煞魂絲很快就鑽進去,鑽進他的身體.

隨後,就看見那真君的身體中到處都鼓起來,非常恐怖,臉皮下也不知道什麼在湧動,最後,腦袋爆開,一根煞魂絲,竟然又分裂成數十根.

真君的日子淒慘,神君也好不到哪去,他們雖然把煞魂絲收進結界,可是他們現,就算進了結界,這些煞魂絲也不太好消滅.

煞魂絲雖然厲害.不過最難防的,卻是人類.

對于楊鼎老仙這些後期神君來,消滅煞魂絲並不太費勁.他消滅掉幾個追著他跑的煞魂絲以後,抬頭觀看了一下局勢.

只見方云麟裴航等人也消滅了煞魂絲,不過都沒動.而葉空那邊,有骨龍的龍焰消滅煞魂絲,保護著幾個人.

不過其他的修士就沒這麼輕松了℃君在四處逃竄,神君站著貌似呆,其實在專心對付結界中的煞魂絲……

一個化神初期的老者剛剛消滅掉結界中三條煞魂絲,喘了一口氣,收回結界.可他卻猛然現,楊鼎老仙不知何時站在了他身後……

"老仙……"老修士話沒出口,楊鼎老仙已經對著他打出一掌……楊鼎老仙干干瘦瘦,可手卻白白淨淨∏只白淨巴掌一下印在老修士靈力罩上.

"去!"楊鼎口中吐出一字真,手心中立即吐出一個黑色的東西,也不知道是蟲子還是法術,仿佛掌心雷一般出,一下破開靈力罩,把那東西打進老修士的身體.

老修士頓時就感覺身不由己了,驚慌道:"老仙,你這是作何?"

楊鼎哈哈一笑道:"不作何,讓你大膽一點過關而已!"

老修士怒道:"控制我的身體去給你做肉盾?你想得美,我可以元嬰脫體,我還可以自爆!我看你如何控制我!"

楊鼎陰惻惻笑道:"是嗎,那麼請便!不過,請你先想想,在這里,元嬰脫體,你還能活嘛?"

顯然,如果這時元嬰逃出,那肯定是死路一條.至于自爆,不到最後,誰也不會選擇這條絕路.

每個人都是有僥幸心理的.老修士想著,不定我也能沖過八荒鬼皇呢,不定我也能過第一關呢,不定我還能過三關呢……也罷,拼一次好了.

楊鼎並沒有急著讓老修士沖上去,而是又瞬移到另一個才緩過神的神君身後.依樣畫葫蘆.

"呼~"骨龍張口噴出一道紫色黑的龍焰,幾根煞魂絲瞬間化為灰燼.

站在骨龍後邊的陳友和啞巴心頭一松,看向葉空的表也不那麼仇恨了.和其他元嬰真君比起來,他們實在太輕松了.

看來還是宗主大人有眼光啊,這葉空真不是凡人吶.陳友的心中想道.

骨龍護著的除了天殘魔宗,還有就是鐵畫境眾人了.

其實葉空認為鐵畫境的隊不應該留下,以他們的實力,想要從鬼皇面前經過而不死,那簡直是太艱難了.

不過葉空也不好.哦,你勸我們走,你自己留下獨自尋寶,你也太卑鄙了.

當然了,現在傳送陣消失,想走也不可能了.

葉空道,"各位,雖然我有骨龍相助,可是那鬼皇實力太強,等會沖上高台渡過生死橋,我怕是沒有能力照顧你們那麼多人."

殘煜笑道,"你順便就照顧下,不順便就別管,最多管好自己隊就可以,照顧太多,顧此失彼,最後自己深受其害,反而無法過橋."

鐵畫境眾人也道,"你就放心吧,我們各人有自己的辦法."

既然他們都如此,葉空也就放心了.一抬頭,卻剛好看見楊鼎老仙正在搞的名堂……

大家都在忙著對付煞魂絲,這家伙卻在背後搞自己人.

葉空頓時心頭火氣,冷冷一聲,"楊鼎前輩,您在干什麼?"

這一聲以靈力所,在場所有修士都猛地一驚,趕緊警惕觀看左右,遠遠躲開楊鼎老仙.

看著眾人仇視的目光,楊鼎老仙毫無覺悟地笑道,"不干什麼.既然沒人敢做第一個吃螃蟹的人,那我就借他們些膽量.再了……"

楊鼎老仙臉上笑容消失,指著葉空道,"不懂就不要亂喊!我這是為大家好,也是為你好!等會,我讓這幾個被我控制的神君先沖上去,讓他們拖住鬼皇,然後我們大家就可以趁機過橋!"

楊鼎老仙完,其他眾修士竟然都收回灼灼的目光,反而都點頭,贊同地笑道,"原來是這樣,此計甚妙."

修士之間人淡漠,自私之極,沒有一點道義可.在場修士個個都指望著別人去做炮灰,然後他們可以趁機過河.反正死的人又不是自己.

楊鼎老仙看這麼多人贊同,他又笑起來,道,"葉友,你那骨龍精,真的是不錯,要不我們再合作一下.我的神君肉盾,加上你的骨龍,我們可以穩穩的過去."

這個建議還是讓人很動心的,就連郝一龍都在心里巴望著葉空答應.

可葉空想都沒想,搖手道,"在下從來不和沒有誠信沒有道義的人合作,我真的害怕到時候老仙也給我來一下,哈哈."

郝一龍臉上一,心里暗罵自己糊塗,楊鼎老仙這種人可以合作嘛?

楊鼎也哈哈笑起來,"葉友果然是有趣……就怕有的人,現在的頭頭是道,等會還是要沾我們的光.唉,這年頭,虛偽的人真是越來越多."

葉空哈哈笑道,"虛偽?人活著有點虛偽還是好的,謙虛,講理,同,忍讓,這些不都是虛偽麼?若是想吃就吃,想喝就喝,想睡就睡,想女人就在大街上xx,這樣就不虛偽了,世上最不虛偽的是牲口,想不到老仙修煉千年,最後卻修成一只牲口."

眾修士都忍不住笑起來,楊鼎老仙勃然大怒,喝道,"黃口兒,牙尖嘴利,有本事,等會我們沖鋒時,你不要跟著後邊占便宜!"

讓人想不到的是,葉空回道,"放心,不可能的……因為,我們要先過去!"

給讀者的話:

除夕了,蠻祝大家三十快樂!在這一年的最後一天,送上蠻的祝.

下午如果沒事,應該還能再整一章~

上篇:一零一六 幽冥陰河     下篇:一零一八 生死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