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零一九 陰河之火  
   
一零一九 陰河之火

"那邊是什麼?"生死橋上,劉珊珊真君美眸一收,雙目緊盯幽冥陰河的出處.

正在觀察場中局勢的葉空等人聽得這一聲,也都收回視線,順著劉珊珊手指的方向望去.

只見,那黑沉沉好象墨水一樣的幽冥陰河上,緩緩飄來一片片磷磷鬼火.

那火煞是奇怪,一片片,仿佛是羽毛一般,浮在漆黑的水面上,慢慢飄來,也不熄滅.

葉空等人都沒有看過這種火焰,正在奇怪,就聽見身邊汪新大喜出口.

"陰河之火!真的是陰河之火,哈哈,我賭對了!留下果然沒錯,果然大有收獲!"

葉空等人這才明白,原來這就是汪新剛才所的陰河之火.

拜火魔宗,最重奇火,平日里,看見哪里失火都要去查探一番,而今日,看著這萬年難得一見的傳之火,汪新真君有些瘋狂.

"葉空,感謝你,感謝你帶我們來到這里,又沖破鬼皇的防線,我們才有機會來到這里,汪某謝了,汪某永遠感謝你."一直以來話不多的汪新此刻來有些語無倫次.

葉空笑道,"汪新真君,你別客氣了,下邊就是陰河之火,你快點收,不然可要飄走了."

汪新點頭,"我去了."

完,他一腳踩在欄杆上,便欲從生死橋上跳入幽冥陰河♀把眾人都嚇了一跳,劉珊珊連忙拉住汪新,問道,"夫君,你這是何意?"

汪新道,"你們不知道,這陰河之火無法收取,得到就必須就地吸收煉化,若是離開幽冥陰河就會立即熄滅,消失于無形."

劉珊珊臉色大變,"就地吸收煉化?這仙陣中禁止飛行,你如何吸收煉化?莫非,你要跳進幽冥陰河中?"

葉空也勸道,"汪新真君,你還是別激動,這幽冥之河,深不見底,漆黑如墨,並不是個好河,你還是好好想個取火的辦法才能下去."

汪新並不急,微微一笑,抬手摸出一只折疊好的元寶紙船.他手指一彈,扁扁的紙船張開,手又一揮,紙船落在河里,變成獨木舟大.

"這不就行了?"汪新手撐欄杆,翻身一躍,跳下生死橋,穩穩落在舟上.

那紙船舟也奇怪,雖然浮在幽冥陰河上,但卻不隨河水流動,任河水流動再湍急,它的一動不動.

沒一會,就看見那羽毛樣的陰河之火漂流而來.

汪新臉上大喜,趕忙趴在船邊,伸手去抓那陰河之火.葉空也練過拜火魔功,知道煉化吸收火焰就是如此,用手去抓.

"陰河之火!我拜火魔宗數十萬年前開宗祖師取得煉化過,以後便再無人有此機緣,想不到我汪新也取得陰河之火!"

汪新伸手去抓那羽毛樣的磷火,本以為十拿九穩,可誰知,當他的手指觸碰到幽冥陰河的水面時,異狀產生了.

那漆黑如墨的水面仿佛有生命一般,猛地一顫,隨後,一圈漣漪蕩起,汪新手指觸摸的那塊水面開始往下凹陷.

讓人驚恐的是,汪新現自己的手指粘在那水面上.

手指粘在水面上,水面又往下凹陷.也就是,汪新被水面一點點往下拉.

關注著他的橋上眾人也現了異樣,劉珊珊心中一陣緊張,扶著欄杆,喊道,"夫君,你把手收回來啊!"

汪新趴在船邊,一動不能動,他吼道,"不行啊!我手被粘住了,拿不回來!"

劉珊珊美眸一,急道,"那怎麼辦?"

郝一龍道,"斷指求生!"

汪新那邊又喊起來,"還是不行!我不能動,我微微一動,河水就拉力加倍,我一點都不敢動……快來個人幫我!"

"我來!"到底夫妻一條心,劉珊珊翻身也跳下生死橋,躍進紙船中,接著,取下簪抬手一揮.

這簪也是一件法器,可以出微纖細的劍光,戰斗中用處不大,可此時卻剛好用上.

寸許長的劍光一閃,准准切在汪新的中指指節上.

"呼~"汪新身子一松,大出了一口郁氣,趴在船舷邊苦笑了一下.

雖然中指切去一截,可是憑著丹藥,以後會長起來,倒也沒什麼問題,就算長不起來也沒關系,一個指節換條命,傻子也知道劃算啊.

劉珊珊責怪道,"你也不心點,這幽冥陰河能是簡單的嘛?"她責怪一句,又道,"好了,我們還是上去吧."

汪新卻搖頭道,"等下,我還沒取到陰河之火呢."

劉珊珊臉色一白,"你還要去取?"

汪新點點頭,"當然要取,我拜火魔宗以火修煉,嗜火為命,這陰河之火乃是一種冥界異火,若是能取得並煉化,對我修為將大有幫助,我不能眼睜睜看它流走!"

"可是那樣很握!"劉珊珊又勸道.

汪新道,"我知道握,可是我等修仙之人,本來就走在一條懸之又懸的獨木橋上,哪一次不是機緣與握並存,哪一次得到異火不是曆經握.我之前沒有和潘東一塊離開,就是因為這陰河之火,如果看見都不取,我都無法原諒自己,這不是一個拜火魔宗弟子干的事."

汪新完,又趴回到船舷邊,伸手去抓那即將流過的陰河之火.

這一回,他更加心,手指根本遠遠離著水面,動作也更加快,指望戰決吧.

可是,他已經觸動了幽冥陰河,陰河吞噬了他的手指,就不會讓他離開.

"嘩啦!"突然一聲巨大的水聲響起,平靜的幽冥陰河中突然翻起巨浪,黑色的河水好象油漆一樣掀起,劈頭蓋臉打在汪新身上.

隨後,那些粘度極大的河水把他拉向水中.

異狀出現的比較突然,汪新根本來不及反應,半個身子就被拖下了河中.

'夫君!'劉珊珊驚呼一聲,趕緊上去一把拽住汪新.

可是那幽冥陰河仿佛怒了一般,又掀起一道水幕,把兩人全部包裹,猛地拽進漆黑水中.

而汪新到最後,也死死抓著那片陰河之火.

葉空和郝一龍都驚呆了,沒想到眨眼之間,汪新和劉珊珊都隕落在此.葉空心里有些沉重,更加有些自責,看著這一幕,恨自己剛才怎麼沒果斷施救?

可是,面對隔絕天人的陰河,他施救又能如何?不過多個人下水罷了.

ps:大年初一,兔年第一天,蠻在這里向所有支持蠻的讀者們送上節日的祝.

祝大家兔年吉祥,全家幸福,身體健康,萬事如意!

蠻給大家鞠躬了!

過年了,本來蠻還想加更一下,可是現在才現,家里實在太忙了,親朋好友來來往往……所以只好先2字,下午我會補上的,謝謝~

再次祝大家!謝謝!

上篇:一零一八 生死橋     下篇:一零二零 普羅天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