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零二零 普羅天梯  
   
一零二零 普羅天梯

"幽冥陰河,活人不得過,鬼魂也不得過.首發唉,明明他自己的,卻不知道珍惜生命."緊隨葉空等人之後,第一個踏上生死橋的方云麟和道侶朱燕君看見這一幕,不由得感慨道.

神行魔宗借著度,搶先突破,走上生死橋.

隨後,來到的就是老謀深算的楊鼎老仙.當走到金燦燦的生死橋前,他一個瞬移,把那些半人半妖的東西全部扔下,而他則穩穩站在橋上.

"葉道友果然精明過人啊."楊鼎老仙將拂塵甩在手臂上,開口歎道.

葉空知道,這老家伙也看出來了,鬼皇是越往後越強大,越是早過越輕松.

不過葉空也沒理他,跟這種老家伙還是少打交道為好.

不但楊鼎感覺到,其他人也全部感覺到,鬼皇的力量要比剛才強大,而且,越來越大.

眼看就要走上生死橋,飛舟魔宗紀航的鐵甲傀儡卻被鬼霧包圍,無法挪動.

這鐵甲傀儡淬煉困難,其中關鍵的結構也複雜得很,紀航不知道花了多少心血才弄出這一只,現在看見其無法挪動,所以心疼地想要沖回去解救.

"師弟!"裴航大喝一聲,硬扯住紀航的胳膊,把他拉上生死橋,道,"留得青山在還怕沒柴燒?傀儡沒了,以後再煉就是,若是連命都沒了,那就什麼是沒有了!"

裴航話音未落,就看見那濃墨樣的鬼霧化成一只巨手,一把捉住鐵甲傀儡.

巨手猛地一下收緊,鬼皇的實力恢複,這一下也知道有多大力道,就聽見鐵甲傀儡內部不時傳來爆豆一般的"啪啪"聲……

最後,轟地一聲巨響,那個鐵甲大家伙被捏碎,成為一堆廢鐵零件.

紀航看得目瞪口呆,若是他剛才回去,此刻怕是多半要隕落了.

那邊楊鼎老仙則是出笑道,"鐵疙瘩到底是鐵疙瘩,雖然外表堅硬,可是哪有血肉之軀靈活聽話?"

楊鼎這是譏諷飛舟魔宗的鐵甲傀儡不如他的那些動物,紀航聽了不快,反唇相譏道,"我看你的那些人妖,也沒有出來一個嘛."

楊鼎老仙臉上一,怒道,"紀航,你話客氣點,雖然你們飛舟魔宗吃香,可是我們卻是你們的主顧,衣食父母!"

紀航還要爭辯,裴航卻笑道,"算了,大家都莫要爭了,現在我們第一關已過,後邊還有第二關,也不知道有多握,我看,大家還是齊心協力,合作一番."

楊鼎老仙如此精明狡猾,當然點頭稱是.

接著,裴航又把目光移向方云麟夫婦,方云麟也點頭道,"如此甚好,我方云麟和道侶在此承諾,若無必要,絕不攻擊在場各位."

顯然,大家都怕楊鼎老仙再玩什麼花花腸子.

楊鼎老仙笑道,"放心,楊某也不是那種隨意殺生之人,就算你們把後背交給楊某,也不用有任何擔心."

不擔心才怪!裴航哧了一聲,又對葉空那邊道,"葉道友,你們呢?"

雖然葉空修為低,可是經過他一系列表現,大家都認可了他的實力,所以裴航不問郝一龍,而是問葉空.

葉空這才把眼神從河面上收回來,他確定汪新和劉珊珊沒有生還可能,才又歎了一口氣,轉回臉,道,"我們當然沒意見."

正在他們話間,就看見那濃黑的鬼霧中,又走出幾個修士.只見那一行四人,個個全身帶血,在四人身周,有一圈色血霧,抵擋住鬼霧.

楊鼎老仙感歎道,"天殘魔宗果然也是有些實力,天魔殘體**雖然殘忍些,可是畢竟是對自己殘忍,別人也不得什麼啊."

雖然老仙一向狡猾歹毒,可是這幾句話,葉空倒是贊同的.天殘魔宗雖然殘忍,可那是對自己殘忍,別人又能什麼?

來得四個人正是天殘魔宗的殘煜神君帶著殘天神君,另外就是陳友和啞巴兩個真君,至于他們隊另兩個真君,已經隕落在鬼霧中了.

殘煜眼看生死橋就在眼前,不由得獨眼中喜色一閃.

可就在這時,鬼霧竟然又起了驚天的變化.

"哈哈,我終于又恢複了鬼皇的真正實力!今天的血食真是不錯,全部都是真君神君,哈哈,我從來沒有吃得這麼痛快過!"八荒鬼皇的聲音震得天空中嗡嗡作響.

強大的氣勢瞬間蕩開∏片鬼霧也變得更加濃厚,仿佛是油漆一般.

就連修為最高的楊鼎和方云麟等人也瞬間色變,這才是真正的鬼皇力量,若是他們再慢一步,恐怕也難以到達生死橋.

楊鼎老仙不由得又把視線轉向葉空,心道,這子還真是精明啊,大家都在往後退縮的時候,他已經清楚意識到鬼皇實力沒有恢複.看來以後,還是要緊跟這子.

而葉空則是把目光擔憂地看向鬼霧中的修士們,以現在八荒鬼皇的實力,怕是再無一人可以到達生死橋!

其他修士,都死定了!

不但身陷鬼霧中的修士,就連已經快要走出鬼霧的殘煜等人也遇到了危機∏厚重的黑霧一下變得厲害無比,天魔殘體**放出的血霧頓時無法抗拒,硬生生被逼退回去.

殘天又取出那把銀刀,在胸腹上連捅七下.頓時,血霧彌漫,眾人身外的血霧保護層一下又濃厚了許多.

不過殘天卻依然皺眉,口中道,"師兄,放血已經沒有什麼效果了,必須再殘一處!"

殘煜搖頭道,"不行,你不要再殘了,天殘魔宗,殘了就無法生長,你已殘十三處,不能再殘!"

殘天道,"可是此刻已經沒有選擇了,獨手獨腿,獨眼獨耳,師兄,我把最後一只眼也刺了……"

就算天殘魔宗也有規定,保證必須的生活需要,兩只眼可以留一只,如果全刺瞎,那勢必以後很不方便.

陳友忙道,"師叔,你不要殘了,讓弟子來吧."

殘天擺手道,"沒用,我一個神君展施的法術,不是你殘一兩處能夠奇效的,除非你以命祭術!"

以命祭術!以生命祭祀法術♀是天殘魔宗最強大的功法,不過使用以後,使用者不但隕落,而且其魂魄也分散,再也沒有機會投胎轉世.

陳友沉默了.他可能殘體,甚至可以隕落,可是要魂飛魄散,永世無法輪回,他不願意.

不過身邊啞巴,卻沒有一句話,上前一步,抬手取出屬于他自己的銀刀,准准刺進自己的心髒……又猛地拔出.

以命祭術!

血霧一下強勁起來,仿佛被一股強力,猛地撐開,把黑色的鬼霧頂開,而血霧的外沿,已經和生死橋的邊緣連接.

"啞巴!"殘煜那只獨眼中已經淚水滿溢.啞巴是他最的徒弟,可天生聾啞,不能話,所以一直得不到殘煜的喜歡.

可沒想到,在這關鍵時刻,卻是這個最不喜歡的徒弟挺身而出.

一句話沒有,毫不猶豫付出了生命!

"宗主,快點."殘天猛地拉起殘煜,可殘煜卻一動不動,殘天吼道,"快點,不要讓啞巴白死!"

一語驚醒夢中人,殘煜站起來,含淚喝道,"走!"

殘煜走上生死橋.

現在橋上一共是整整十個人.葉空,郝一龍,楊鼎,方云麟,朱燕君,裴航,紀航,殘煜,殘天,陳友.

大家都看著濃重的黑霧,心里都有些沉重.所謂兔死狐悲,就連楊鼎老仙都心有戚戚,歎道,"就我們十個人了."

唯一的女人朱燕君點頭歎道,"其他人一個都過不來了."

正在他們歎息間,突然天空中又響起繼伯的聲音.

"恭喜你們,你們成功通過了第一關,現在你們將迎來的是第二關的考驗."繼伯的聲音無悲無喜.

十個人都轉過身,抬頭看著天空,眼中都有喜悅之色.他們都成功渡過了第一關,距離得到寶物又近了一步.

繼伯聲音又響起來,"第二關,普羅天梯!"

隨著他話音,只見生死橋的另一頭廣場上出現了五條通天的天梯,每條天梯一千階,而在天空的高處,天梯的盡頭,每個天梯都通向一個金色的門.

繼伯道,"只要走上天梯,打開門,就可以進入仙府大殿,就算通過了第二關."

眾人臉上又是喜色一閃.本以為第二關要比第一關握,誰知道卻是這麼簡單,走樓梯,誰不會?

隨即,大家又都想道,恐怕不是這麼簡單,若是單純走樓梯,又何必算成一關考驗呢?

果然,繼伯又道,"你們不要看這普羅天梯,它並不好走,至于有多難,那得你們自己感受.我要提醒你們的是另外一件事,這普羅天梯盡頭的門,只能打開一次,關閉以後,就再也無法打開……換句話,你們中,只有五個人可以進入仙府核心大殿,那就是每道天梯第一個到達者!"

"當然了,作為對你們通過第一關的獎勵,其他沒有到達者也不會永遠困在這里,其他五人將會被傳送出仙府."

"好了,足們成功渡過第二關."繼伯完,聲音消失,再也沒有響起,當然,也不可能再給葉空提示,幫他一次,就已經很夠意思了.

第二關規則一出來,剛才大家短暫達成的同盟立即分崩破裂.

五條天梯,五個門,只有五個人可以通過!而其他五人雖然不會死,可也和寶物失之交臂了.

眾人全部是一呆.

在下一秒,全部暴起!往著五條天梯狂奔而去,誰也不讓誰,在這里時刻,就算親兄弟,也是不會讓的!

神行魔宗方云麟到底是強項,和朱燕君夫婦率先搶到第一道天梯.當第一步踏上天梯第一階,方云麟頓時感覺到異樣.

"好重!"方云麟覺得腳下一沉,雙腿好象灌鉛了一樣,不但如此,還有一種沉重的壓力從空氣中壓來,別瞬移,就算一步步走都非常艱難!

和他一起踏上普羅天梯的朱燕君神君差點被這種力道拌了個跟頭.她晃了一下,接著看看方云麟,隨後一步退下了台階.

"快,去二號天梯!"方云麟連忙大喊道.

朱燕君搖頭道,"不了,這天梯如此難走,在上邊,神君的優勢不能揮,我們神行魔宗的強項更不能揮,若是我們各占一條天梯,最後結果很可能是一個都上不去……所以,還不如我們只占一條,力便一人成功過關!"

朱燕君完,轉身對後邊的人等喊道,"十個人五個名額,我夫妻必有一個名額,所以我們不和你們爭,你們也不要和我們爭,一號天梯,你們就不要過來了!"

隨後,她大馬金刀站在一號天梯前,擋住路口.

化神後期擋路,誰敢過來?方云麟回頭遙遙對老婆拱拱手,又抬頭看著高高的千階階梯,開始艱難的登天梯!

二號天梯被楊鼎老仙占據.

三號被飛舟魔宗兩人占據.

四號天梯被天殘魔宗占據.

五號天梯則迎來了葉空和郝一龍.

楊鼎老仙大步踏上天梯,身形晃蕩兩下,隨後,又一甩拂塵,開始提步登梯.

裴航和紀航則是你看我,我看你,誰也不願意讓路,可是又不好意思對自己人出手,只好大眼瞪眼,順便觀望其他天梯的況.

不打自己人,那就打外人吧.

紀航扭頭看,一號沒指望,二號也沒指望,自己占著三號,五號葉空貌似也不是善類……別看在這里葉某人修為最低,可是不到最後,誰也不願招惹他.

狠人一般都是這樣的.

好了,都是狠人,唯一一個可以欺負的,也只有那三個殘疾人了.

沒辦法,升仙大計,也顧不得許多了,要欺負也只有欺負一下了.

紀航走過去,對著殘煜等人喊道,"各位,把位置讓給我吧,否則大家刀兵相見就不好看了."

可是殘煜卻搖頭道,"紀航前輩,這是我宗三名弟子用命拚來的一個機會,不管怎麼樣,我們絕不會退縮!"

紀航冷哼道,"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!"

陳友走上台階,哈哈笑道,"紀前輩,若是在天梯下,我們三個都不是你對手.可是上了天梯,就要被天梯上的重力壓制,修為越高,壓制越大,你的修為一點優勢沒有,有本事就上來試試!"

紀航也哈哈一笑,"就算不用靈力,我就怕你們了?三個人四條腿,哈哈."

而在五號天梯前,郝一龍和葉空則也是對了眼了.

上篇:一零一九 陰河之火     下篇:一零二一 爭天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