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零二一 爭天梯  
   
一零二一 爭天梯

其實郝一龍和葉空還是很為難的.

郝一龍非疇去仙府核心,這一路上他是最堅持的,現在到了仙府核心,卻只有一個機會.而葉空,那就更得去了,關于五行散人的事和繼伯的事,這些事有了些眉目,就更加讓他想上去問個清楚.

不過葉空和郝一龍都是一個隊,別他們不想打,就是想打也打不成,因為兩人都簽下了精血契約.不允許敵對,不允許對對方產生敵意,更不允許戰斗,若是先出手的一方,將會精血破,人隕落.

當然了,就算沒有精血契約的約束,郝一龍也無法對葉空出手,先是道義上,如果沒有葉空,他連第一關都無法過來.接著,是實力上,若是真的拼殺起來,比葉空高一整個境界的郝一龍也不一定是葉空的對手.

"我還是去其他天梯吧."郝一龍笑笑,走下台階.

其實郝一龍的選擇也很艱難,一號下邊有化神後期的守著,過去等于找死.四號天梯此刻正打得不可開交,最郁悶的是,在他們打斗時,玉石台階上那些刻繪的奇花異草竟然會真的出現,也對他們動攻擊.

"還是不去湊熱鬧了."郝一龍心一橫,抬步走向三號天梯.

剛走到天梯口,那邊紀航從四號天梯上跳了下來吼道:"郝一龍,你敢上去跟我師兄搶,我現在就滅了你!"

郝一龍大怒,吼道:"那你來好了!"完,提步踏上天梯,前邊裴航已經走了十多節台階,上邊的花草羈絆都已經清除,所以郝一龍很輕松地跟了上去.

"郝一龍!你!"紀航大吼一聲,指著郝一龍.不過他最後還是沒去.

很簡單,就算他上去把郝一龍推下來,他也不能去和師兄去搶吧.他唯一的選擇,只有依然在四號天梯和天殘魔宗的人等糾纏.

普羅天梯,前邊兩百階的台階上都刻畫的是奇花異草,所以每走一步,都會出現無數青藤纏繞,枝葉婆娑.

走的最快的要數神行魔宗的方云麟了,他基本不和那些花草糾纏,而是頂著壓力,借著神行魔宗奇特的步伐躲避開那些花草的攻擊.不過等到他過了兩百階,這樣的法子,就不行了.

台階上的花草已經換成了妖獸的圖案,每走上幾步,就會出現一種強大的妖獸,若是在天梯下,這些妖獸不會對他這個後期神君構成威脅.可是在天梯上,他受重力壓制,那些妖獸卻不受限制,所以他想躲避基本是沒有可能,只好硬著頭皮和那些妖獸戰在一起.

方云麟在兩百階以後,度嚴重減慢.

其次就是楊鼎老仙了,他走的雖然慢,可是走的卻瓷實,可謂一步一個腳印.雖然楊鼎老仙為人歹毒陰險,可是其實力也是大家中最強的,再加上他那靈獸袋中的變異人妖仿佛取之不竭一般,所以也穩穩地走了一百個台階.

度第三的是殘煜神君,殘天和陳友守在下邊和紀航糾纏,他埋著頭往前走,雖然慢些,可是也走了五十多節台階.

接著就是飛舟魔宗的裴航了.他看著郝一龍跟上來.他心里也有話,好啊,我給你開道是不是?若是馬上前方出現個強大的植物妖怪,這時候郝一龍跟上來偷襲怎麼辦?

所以,裴航想想,干脆不走了,盤腿坐在五十節台階處.嘿嘿,哥們不走了,等著你子上來,先解決掉你這家伙,然後再繼續走.

不過郝一龍這家伙也操蛋.好啊,你不走,你不走我也不走.于是郝一龍也在四十節台階處盤腿坐下,兩人耗上了.

第五道天梯的葉空走的也是比較輕松的.雖然天梯上台階不大,無法放出骨龍,可是憑著他五把級飛劍,那些花花草草根本不是問題.

他一步步向上走,抵抗著那巨大的壓力,一道道強大的氣浪斬出,把那些花花草草全部摧殘.

不過很快,他就現,越往上走,壓力越加的大了.他的動作有些緩慢了,那種壓力,實在太大,不是他一個元嬰一層所能抗拒的.

不過葉空也有辦法,他玩的就是法寶多,神通多.只見他身體外流光一閃,仿佛有一層透明的水流覆蓋,在這層水流的覆蓋下,他的防禦力增加了無數,最重要的是,那種壓力,不見了!

這可不是普通的水流,這是邱國鋒化成的薄膜.他把薄膜放出來,包住全身.所以他此刻雖然看似在普羅天梯上,可是其實他的真身已經進入了琵琶珠空間……

這是一個很取巧的辦法.

更讓葉空開心的是,他走了幾步,才現,那刻畫封印在台階上的花草異獸,竟然全部都不能感覺到他的到來,所以根本都不出了!

"日他先人板板,早想到這個辦法多好!"葉某人大喜,別一千節台階,就是一萬節台階,又有什麼難度?這跟爬樓沒有什麼區別呀.

于是,五條天梯上出現一幕奇景.前邊幾個都在打的熱血沸騰,聲嘶力竭,而五號天梯上,某人卻毫無阻擋的大踏步前進,神馬花妖,神馬獸妖,全部都是浮云,根本出都不出來,某人不但跑,還大跳,看的其他眾人全部吐血.

一號天梯上,二百三十節台階處.方云麟正在跟一只三頭蟒玩命,就聽見下邊老婆一聲驚呼,回頭,再順著老婆的視線看去……只見五號天梯上某人正一步跨了三節台階.

方云麟心里連死的心都有★的,人比人氣死人呀!我走一步台階都困難,他憑什麼一腳跨三節,他那天梯上的妖獸呢?都冬眠了嗎?

"哎呀不好!"方云麟一聲驚呼,就是看葉空的,那只三頭蟒尾巴一掃,差點把他掃下台階.

"算了,還是安心打吧,雖然慢,可是只要上去就行."

二號台階上楊鼎老仙也是納悶了,這子到底什麼來頭?這麼就運氣這麼好呢?這五號天梯必定和其他天梯不一樣,可能早有人先經過把妖獸清除了!

楊鼎老仙又一次恨自己≌才在生死橋上,他就想過了,跟著葉空,葉空干什麼,他就干什麼.可是,當時就忘了這茬,若是老夫當時去搶了五號天梯,想必這子也沒意見……唉,算了,還是繼續上吧.

楊鼎老仙一抖拂塵,銀光閃爍,根根銀絲飛出,把一只豹型妖獸綁住,接著一抬手,將那豹子扔下天梯.他繼續往上行進.

"姓葉的確實運氣不錯啊."第三道天梯上,裴航開口笑道.看著葉空在快步走向天梯終點,他的心里有些急.

他才到達五十節台階.

所以他決定先解決郝一龍.

"是啊.他一直運氣不錯."郝一龍笑笑,也站了起來.

"這麼來,我的運氣就有點不好?"裴航淡淡一笑,往下走了一步.

"我們的運氣都不好."郝一龍笑笑,也往後退了一步,兩人打起了拉鋸戰.

裴航心里惱火地很,自己下,他就下,自己上,他又上……簡直比狗皮膏藥還可惡.

裴航惱道,"姓郝的,你要不要臉?你不敢上來,卻又要跟在我後邊,難道你這樣就有機會成功嘛……算了,我被你跟煩了,你別跟著我了.我們飛舟魔宗靈石還是有一些的,你開個價."

郝一龍搖頭,"我不缺靈石."

"我們飛舟魔宗煉制的大威力攻擊寶物,從來不外賣……"

"我不缺寶物."

"那你要什麼!"

"我就想去仙府核心看看."

這家伙油鹽不進,裴航簡直要瘋了.扭頭看見四號天梯師弟正在拼命抵擋血霧.

裴航吼道,"紀航!別打了!過來我這邊,幫我擋住這個不要臉的人!"

紀航心里有話門,我把三號天梯讓給你,我來跟別人拼命°現在還要我去給你守門?憑什麼?做師弟的就該死麼?

紀航也不答話,埋頭對著面前的血霧攻擊.殘天和陳友在每個台階上布下血煞陣法,紀航一路打上去,他心里想的是,看你們有多少血可放!

看見紀航不理自己.裴航大怒,道,"好好好,和天殘魔宗的人呆久了,自己耳朵也聾了,我不求你,我自己解決就是!"

裴航完,又一指郝一龍,道,"也罷,我便先殺了你就是."接著,大踏步走下.

郝一龍面色一變,裴航急了♀是想把他逼下台階,然後殺之啊!

此刻,在仙府大廳里.繼伯也驚訝地看著五號天梯上的葉空,青衣飄飄,衣裾飛揚,帶著微笑奔上來.

"這子到底有什麼名堂,天梯上封印的普羅眾生像都不能現他?"繼伯好奇地道.

只要少頃,葉空走上天梯,推開那扇金色門,兩人就可以見面了.繼伯點頭,等會非得問問,這子是不是賄賂那些普羅眾生了.

可在這時,事卻又有了讓人無法預料的變化.

"葉空!救我們!"一聲悲呼從生死橋對岸傳來,這是一個姑娘的聲音.

"葉空,救命啊!"一個老嫗的聲音.

接著,更加多的人一起喊起來,"葉空!救命啊!","葉空,救救我們!"

第五號天梯上,葉空佇足回眸,凝神望去.

給讀者的話:

下午還有章~

上篇:一零二零 普羅天梯     下篇:一零二二 獸靈符顯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