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零二七 五行生平  
   
一零二七 五行生平

葉空就這樣懵懵懂懂地被繼伯拉著走上高台,在那張金燦燦的大椅上坐下.他這才現,繼伯竟然是仿佛奴仆一般的站在旁邊.

"繼伯,使不得,您是前輩,我怎麼能坐著,讓你站著回話?"葉空慌忙想要站起身.

可是卻被繼伯按在了大椅上.

繼伯道:"不,這就是你的座位,本該是你的,這座位空了二十萬年,就在等著你坐,除了你,旁人沒有資格坐,而在這個五行大殿里,從古至今,就沒有我一個管家的座位."

葉空爭不過他,也只得坐下,開口問道:"前輩,這到底是怎麼回事.我到現在還沒明白,我怎麼就成了主人?"本來葉空就是一肚子的問題,被繼伯這一弄,他覺得自己反倒是問題更加多了.

繼伯仿佛是看出他的疑惑,開口笑道:"主人,不急,時間還很多,你的疑問我會一一解答,不過在此之前,你先聽我講一個故事."

"在這個世界,有一個非常遙遠的傳,每隔上十萬年或者更長的時間,就會出現一個天命者♀個傳實在太久遠,所以漸漸的就會被人遺忘,現在恐怕也只有象我這樣接觸過天命者的老家伙才能知道……"

"天命者?"葉空眉頭一蹙.

繼伯點頭道:"沒錯,就是天命者.傳是來自另外的世界,來幫助這個世界的人類,接受天命,完成天命."

葉空心里一動,他正是來自地球的,就算是來自另外的世界☉道自己就是天命者?

"那天命又到底是什麼呢?"葉空又問道.

"我又不是老天,我怎麼知道?"繼伯反問一句,笑了起來,道:"了聽我講故事,主人你就不要插嘴了."

葉空忙點頭,正襟硒,聽繼伯講訴.

就聽繼伯又講道:"在二十多萬年以前,紫滄星上出現了一個天命者,此人來自另一個世界,他的名字叫王煒.若這個名字知道的人不多,可是起他的稱號,確實鼎鼎大名,他一生從來沒有加入任何一個宗派,是一個徹徹底底的散修,所以自稱為五行散人."

聽到五行散人的字號,葉空忙點點頭,壓住心中的問題,等著繼伯講訴.

可誰知,繼伯的講訴也簡單的很.

"五行散人乃是經世絕倫的天才人物,雖然他一生沒有加入任何宗派,可是卻幫著他的五個朋友開創了滄北五大宗,號令紫滄星所有修仙者,弟子門人遍布這天下.後來,他和他的朋友們飛升上界,更是力壓五大仙帝,震驚全仙界.五大仙帝無奈,只好與之交好,誰知這些家伙表面和善,可卻背後下毒手,特別是其中某些仙帝,更是勾結域外天魔,突襲紫滄星."

"紫滄星告急,五大宗派向仙界求救,五行散人的五個朋友趕緊來援,卻寡不敵眾,最後全部隕落.隨後,消息更是傳到閉關的五行散人耳中,五行散人為人仗義,明知這邊握重重,可依然堅持破界回到紫滄星……卻沒想到,敵人早有准備,竟然埋伏了2名魔神,五行散人不敵,最後也隕落了.他們的那次大戰實在太過激烈,差點就毀滅了紫滄星,云遙八千境就是那時產生的."

繼伯完,看著金色座椅感歎一聲,仿佛又回到了那個遍布烽火的年代.

"哦,原來五行散人竟然如此厲害,需要魔神才解決了他."葉空點點頭,不過又感覺繼伯的不是太合理,如果只是五行散人和仙帝的矛盾,又怎麼會弄出域外天魔?還是魔神?魔神是什麼概念?那是比仙人還厲害的玩意.

接著,就聽繼伯又道:"告訴你,這五行仙府就是五行散人的住處,這座椅便是他當年所坐,背後五個雕像,便是他五個朋友的雕像,而我,則是他仙府中的一名管家."

"原來如此."葉空又點點頭,問道:"五行散人不是和仙帝的矛盾那麼簡單吧,為什麼此事還驚動魔神呢?"

繼伯笑道:"這些我也不甚清楚.其實,這五行仙府只是主人他在仙界時的住處,不過他這人喜歡廣交朋友,在外一游曆就是數百年.所以我這個管家也酬的見不到他,他在外邊的事,很多我都不太清楚的.我最後一次見他,是他從神界破界回仙界,回到仙府,並帶著仙府來到凡界.當時他就怕不測,所以將仙府扔進茫的凡界蒼冥,並囑咐我,如果他隕落了,就要幫他找到後來人!"

"那你所的某些仙帝,就是西方仙帝吧?我上次見過那家伙了,一看就不是好東西,父子都不是好東西."葉空道.

"你見過他了?"繼伯有些吃驚,接著又道:"其實西方仙帝當初也是個修煉飛升的蛇妖而已,確實不是好東西,不過他現在已經脫去妖身,實力強橫,你不要和他結仇,要隱忍,慢慢地增加自己的實力……"

葉空苦笑道:"早就結仇了.唉,我一個修仙者,得罪了上界仙帝,這日子有的受了."

葉空如此,其實是想跟繼伯要點什麼強橫的寶物.

可誰知繼伯突然失笑,道,"既然是天命者,就該有不同于一般人的命運.既然你得罪了西方仙帝還活著,看來我也是多慮了……其實你也不要有太大壓力,畢竟,我們現在還在凡人界,你只要努力修煉,一步步的往上爬,終有一天,你就會飛升仙界,知道更多的秘密."

繼伯沒提送寶物,葉空無奈也不好意思,突然他又想到什麼,開口問道,"為什麼我拿出鏡子,你就認定我了呢?"

繼伯笑道,"你拿出鏡子肯定要問那個青銅面具的事."

葉空連忙點頭,道,"對對對,我這次來探索五行仙府,就是要打聽那青銅人臉到底是什麼玩意,他為什麼老是跟我對著干呢?"

繼伯道,"其實那個青銅面具既不是妖也不是魂魄,只是主人的一道心魔.當年,主人臨去和魔神大戰前,便將自己的一道心魔封印在銅鏡中,這心魔具有一些預測未來的能力,所以主人便利用他的能力,讓他找到新一代的天命者."

"原來那東西只是心魔."葉空點頭.怪不得什麼陣法都無法困住這家伙,原來他只是心魔.心魔到底只是一個念頭,什麼陣法可以困住人的念頭呢?

繼伯繼續道,"心魔就是要跟主人過不去,所以主人想要找到新一代天命者,他就想拼命要把對方毀去,這才如此執著的與你作對."

葉空笑道,"怪不得那家伙總干損我,又不利己的事."

繼伯道,"放心了,既然找到你,我就已經將其毀滅,以後都不會再出現了."

葉空又問道,"那麼繼伯,黑衣魔宗又是怎麼一回事呢?按照您所,五行散人隕落以後才有的云遙,有了云遙以後,才有的黑衣魔宗,那麼……黑衣魔宗就不是五行散人建的."

繼伯哈哈笑了起來,"主人他乃是經世絕倫之才,若是他建立的黑衣魔宗,怎麼可能象現在這樣半吊子?這魔宗是我建的,成立至今也有十萬多年,可是卻實力薄弱,根本不能與聖魔宗抗衡."

葉空忙安慰道,"已經很不簡單了,在聖魔宗的眼皮低下,搞出這麼龐大的組織.再,我們老家有位偉人過,星星之火可以燎原°別看火苗,只要保留下火種,終有一天,它就會熊熊燃燒,出毀滅草原的力量."

繼伯點頭贊許道,"到底是天命者,一句話的都有道理,我愛聽."繼伯完又道,"不過我成立黑衣魔宗的時候並沒有想那麼多,我的目的只有一個,那就是湊錢,賺靈石."

"啊!"葉空吃驚地長大嘴,本來還以為黑衣魔宗的宗旨就是對抗聖魔宗呢.可誰知卻只是為了賺錢.

這繼伯也忒俗了,要那麼多靈石有什麼用呢?怪不得黑衣魔宗里到處要錢,守財奴啊.

不過葉空卻又聽他道,"主人當年豪爽,也不知道積蓄靈石和寶物,而我為了尋找到下一任天命者,便弄出二百年開府一次的規矩……經曆了幾萬年以後,仙府中的大量寶物被探索一空,甚至就連運行仙府中各大陣法的靈石都用盡……為了保持修士們探索仙府的興趣,為了維持仙府的運行,我愁眉不展,這才決定創立黑衣魔宗……"

看著這個干瘦老者的淡淡敘,葉空肅然起勁♀偌大的仙府,兩百年一次的開府,竟然全部是這老者一人在操勞,二十萬年,沒有一刻懈怠,那些修士探索到的寶物,很多都是他事先放置的!

心念及此,葉空走下座來,對著繼伯一拜到底,道,"繼伯,請受葉某一拜→這份堅持,感天動地,我做不到,所以我佩服您."

繼伯忙扶起葉空,道,"使不得,當年我受主人大恩,無以為報,做這點事又算什麼?"

葉空道,"有了這二十萬年的堅持,便是天大的恩,也報了."

上篇:一零二六 奇人奇事     下篇:一零二八 鎮府寶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