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零二九 無用的禮物  
   
一零二九 無用的禮物

"五行令牌?"葉空有些疑惑,搞了半天自己並不是主人,空歡喜一場,他又問道,"那麼這五行令牌去哪里找呢?"

"這確實是個難以完成的任務."繼伯歎了一聲,講述道,"當年,主人他酬不在府中,就由他的五個朋友掌控仙府,為了互相制衡,主人煉制了五塊令牌,分別賜予他的五個朋友,五塊令牌都可以進入寶塔中,可是想要開啟寶塔比較重要的功能,就必須五人齊聚,五塊令牌同時使用……象仙府改換主人這種事,就必須取得全部五塊令牌."

葉空苦笑道,"五行散人的朋友都不知道隕落多少年了,我上哪去找那五塊令牌呢?"

繼伯道,"據我所知,那五人把他們的令牌全部傳給了宗門後輩,分別是混元宗,靈藥宗,青冥宗,尸陰宗,青靈宗……"

"呃……"聽到這里,葉空的心里一動,這五行令牌的傳,怎麼跟紫滄令有些相似呢?

那邊繼伯還在感歎,"自從滄北被域外魔族占據,那五大宗全部逃往滄南,而現在從云遙去滄南又萬分艱難,所以,找到這五塊令牌,對你來,非常艱難……"

繼伯覺得葉空想要去滄南找到五行令牌非常困難,所以他不由得長歎一聲,可誰知某人一抹儲物戒指,一塊金色令牌出現手中……

"你已經得到了五行令牌!"繼伯已經瞪大了眼,愣了好一會,才吶吶歎道,"天意如此,果然是天命之人,一切展,俱有天命在冥冥中安排……"

葉空笑道,"按照您的法,隔十來萬年就會出一個天命之人,那他們最後都哪去了?"

繼伯道,"就算天命者,也不能個個都可以君臨天下♀世界已經數以千萬年以上,也不知道來了多少天命者,可是天命卻至今沒有完成,象主人那樣驚豔絕倫之輩,最後也隕落了……所以,你也不能因為自己是天命者,就可以肆無忌憚,自以為天下第一,如果有這種想法,你就死的快了.要知道,你頭上有仙,仙的頭上有神,他們的力量足以影響和改變天命!"

葉空點頭,"我知道:天命,其實掌握在自己手中!"

繼伯這才含笑點頭,從葉空手中接過那塊五行令牌,左右看看,道,"這是石老二的令牌."

葉空疑惑道,"幾塊令牌完全一樣,您是怎麼分清的呢?"

繼伯笑道,"我感應到了令牌上的木屬性,我猜其來自青冥宗,那就肯定是石老二的那塊."

"那麼這塊呢?"葉空又取出一塊五行令牌.

繼伯笑道,"這是武老大的,混元宗的那塊,金屬性."

葉空又取出第三塊.

繼伯笑得更開心了,道,"青靈宗的,水屬性."

繼伯完,又對葉空伸出手,可這次葉空卻苦笑道,"繼伯,你真當我那麼大本事積齊五塊令牌?有三塊就不錯了."

繼伯笑了起來,把令牌還給葉空,道,"看來你已經找到去滄南的辦法了,好吧,等到五塊令牌聚齊,你就再次來到這里,把五塊令牌放進塔中,將此塔煉化,到時候,這座仙府,你就可以收入囊中了."

葉空又問道,"那我離開了,怎麼樣才能找到仙府,還是在這方位嘛?"

繼伯搖頭道:"不是,只要你聚齊五塊令牌,站在蒼冥中,放出五塊令牌,它們就會給你指引方向,具體方法在剛才的玉柬里……好了,我們出去吧."

隨後,繼伯帶著葉空走進鎮府寶塔,進入一個房間,房間中有一個石門,石門上有並排的五個凹槽,凹槽上方,斜貼著一張明黃的符咒封條,封住石門.

葉空走過去,看著那個凹槽,取出一塊令牌放進去.果然是嚴絲合縫,剛剛好.

葉空不由得笑道,"我真是蠢啊,當初在芥子時光塔中,我就看見了這一樣的五個凹槽,我居然沒想到這是放紫滄令的."

繼伯道,"這有什麼好奇怪的,各家宗派的信物令牌都是大差不離,就連我黑衣魔宗的黑衣令,大尺寸也是和此一般,我不誰能想到?"

葉空點頭,問道,"一樓是十倍時間,二樓是百倍時間,那麼三樓四樓五樓豈不是要外邊一年里邊十萬年?"

繼伯搖頭道,"不是這樣的.我給你介紹一下吧.一樓二樓不用.三樓四樓五樓……其實你都已經去過了."

繼伯笑了起來.葉空心智一動,猜測道,"莫非那里是黑衣魔宗的所在?"

繼伯含笑點點頭,示意葉空的沒錯.他接著道,"關鍵在這個塔的六層和七層.此塔七層,就是本仙府的控制中心,等到你得到五塊令牌,打開此門,就直接上七層,煉化了控制中心,那時候你才是真正的仙府主人."

他完,取出一塊玉柬,遞給葉空道,"這就是煉化的方法,到時候你按照其中記載的方法煉化,就可以收伏此府,五行仙府就是你的了."

葉空接過玉柬,用神識探了一下,笑道,"人家來都是探寶物,而我卻把仙府都給收了."

繼伯道,"你也別高興的太早,還要等你聚齊五塊令牌才行.不過我相信你,應該不用很多年,就會湊齊令牌的……唉……兩百年一次的開府之日,從此再也沒有了."

葉空笑道,"沒有了開府之日,我們可以改成論道之日,或者比武之日≤之,關鍵是要推翻聖魔宗,趕走那些域外魔族."

繼伯道,"沒錯,這才是關鍵,那些魔人,非我族類,對人類除了奴役就只有屠殺,不過想要趕走他們,恐怕也不是那麼簡單,還是要從長計議."

繼伯完,又帶著葉空走出寶塔,道,"其實這個五行仙府並不是主人留給你的禮物,這只是一個空架子的住處而已∵,去大廳,我將主人留給你的禮物交給你."

葉空聽這神奇的仙府並不是正禮,真正的禮物還在後邊,他頓時大喜,心想,不知道五行散人留給自己一個什麼樣的神奇寶物呢?

不過跟著繼伯離開鎮府寶塔,葉空又想到一個關鍵問題,上前一步,跟上繼伯,問道,"繼伯,你剛才漏了寶塔六層."

繼伯仿佛知道他肯定要問,歎道,"我本來不想告訴你的,不過我消你煉化這座仙府以後,最好不要去六層."

"哦?六層有握麼?"葉空好奇問道.

繼伯道,"六層倒沒有什麼握,關鍵里邊放置的是幾個傳送通道,以你的修為進入實在握……算了,總之我告訴你,不要輕易使用那些通道!"

"哦,是的."葉空迷迷糊糊地點頭,可是心里卻在狐疑,什麼幾條通道,都通向哪里,很握麼?

兩人一前一後回到正殿,繼伯又讓葉空在金燦燦的椅子上坐了,這才鄭重道,"新主人,我這就把主人留下的物品轉交給你."

繼伯完,口中念念有詞,也不知道是什麼樣的祭文,念了好半天,葉空聽得昏昏沉沉,頭昏欲睡……

可這時,卻聽繼伯沉喝一聲,"嗨!"

接著,他啪地一聲拍了一下自己的腦門.

葉空也沒看見什麼,可繼伯卻抬手,在虛空中一抓,等他張開手.

他的手心有寒光一點,仿佛抓住了一點星光,閃亮中,竟然看不清實質.

繼伯左手托著那點星光,右手雙指並攏,念出一道口訣,指尖竟然射出一束明亮的白光∏白光射在星光上,就看見星光變得暗淡,最後,顯出了真容.

這是一個菱形的金屬樣東西,綠豆大,八面體,土黃顏色,很,很普通的東西.

"這是什麼?"葉空瞪大眼,等到繼伯微笑著把手掌送過來,他才用食指和拇指去捏.

"好重."葉空沒想到,這綠豆大的東西,竟然有上百斤重的感覺,依靠著兩個指頭根本無法捏起,只有用手掌去托住.

葉空又在仔細打量著這個看似平淡無奇,卻十分沉重的東西.

"無法感應到靈力,可是卻感覺到其中具有強大的能量,這到底是什麼寶物?"葉空又一次問道.

可誰知,繼伯卻搖搖頭,道:"不知道,主人只把東西給你,沒是什麼."

葉空暈倒,"那我都不知道是什麼,我又怎麼使用它呢?"

繼伯繼續搖頭,"主人沒讓你使用,他了,這不是什麼法寶,也不是仙器神器,它只是一個證明,證明你的地位,證明你的資格……"

繼伯越越玄,葉空也越聽越迷糊.

"總之,這是一個好東西,級好東西,在沒有擁有足夠強大的力量以前,你在任何人面前都不要拿出來,別是在仙界,就算到了神界,這也是個人人眼的東西."

葉空有些好笑,這東西不能增加修為,也不能用來作戰,更不能當作煉器材料使用……這是什麼好東西?本來就是個無用的東西.

不過繼伯既然五行散人如此看重,那不定在以後的日子會用得上,還是收下吧.

大概看出葉空的漫不經心,繼伯又道:"我的你可記住了?你在得到此物以前,必須誓,要象保護自己的性命一樣保護它,如果你的生命可能遭受不測,那就要找到合適的人,將它交給下一個天命者!"

看繼伯的鄭重,葉空也只有照著他的話誓.

上篇:一零二八 鎮府寶塔     下篇:一零三零 離開仙府